新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尋尸秘錄 > 作品正文卷 第七十九章 我幫你
    侯飛揚再次拽緊自己的拳頭,“只要能找到父母,只要能幫我報仇,讓我干什么都行。”

    也算是大功告成,老楊長舒一口氣。

    “我家小姐所行之事到時再通知,侯飛揚就交給你們了。”黎非畫挽著歐陽小曦的手辭行。

    “歐陽小曦,到底是什么樣的人?”我低語喃喃。

    “咋?你看上她了,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除了不會說話,沒有任何毛病,燕京追求她的人可是能排出整個燕京城。

    你小子條件也可以,整個門當戶對完全沒問題。我看那丫頭對你有意思。”老楊又開始不正經。

    我老臉一紅,“放你媽的螺旋拐彎炸彈屁,再特么亂說嘴都給你撕爛了。”

    “得得!不給你開玩笑成不?”

    老楊扶起侯飛揚,“小侯啊!以后甭拘束,你的事情我很快就派人去查。”

    “知道。”

    侯飛揚沉悶的答上一句,受傷的男人很難復原。他防備世間一切人和物,要想完完全全得到他的信任很難,不過時間還長…

    等招聘散場,算上意外之喜侯飛揚,共有十余人。整個鑫元集團都算是異靈處的外圍勢力,但核心只有我們寥寥幾人。老楊遣散他們,然后讓他們三天后去報道。

    “鄭大哥去哪了?”

    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見到鄭成,我記得他和老楊一直待在一起,這也是作為貼身保鏢的職責。

    “他去了燕京,幫我拿回一部分屬于我的東西。”老楊嘆氣道,“你們明天到北濱大廈來一趟,那里以后就是基地。”

    “一切會好的!”

    留下這句話我就轉身離開,侯飛揚和老楊一同走的。畢竟校醫務室也沒多大,住我們三個都有點兒擁擠。

    回到金城大學,一起的幾個人也分道揚鑣。由于鱗云當時受傷頗重,一直放著養傷。這小家伙貌似有了不小的怨念,怎么說也是通靈之物,懂得用自己的方式去表達情感。

    “喂?至賤,你個狗日的,什么事?”深更半夜的,本來睡的正香,對著就破口大罵。

    鄧志建這家伙從上次聚餐之后也給我打過幾次電話,個龜狗日的總是吐槽自己實習有多忙,我嚴重懷疑他是在忙泡妞。他已經不是我以前認識的那個至賤了。

    “神棍!曹尼瑪!小點聲!”鄧志建反過來一通大吼,“哥們遇到了點麻煩,需要尋求你的幫助…”

    在我印象中鄧志建很少求人,哪怕是和他關系再好的人,他不喜歡欠人家人情。

    “算了,電話里說不清楚,明天九點你來義賢閣。”

    聽他說的煞有介事,我不能不幫,一口應了下來。至于老楊明天說的去什么什么大廈,只能改天了。

    今天沒讓柱子哥陪同,給他放了一個假。九點鐘,特么義賢閣的門都沒開,鄧志建一個人站在大門口,別提有多顯眼。

    “哈欠!你找我干嘛?還神神秘秘的。”我伸了個懶腰,昨天被他攪了瞌睡,要人親命。

    “來不及解釋了,快上車…”

    拉著我一通跑,這句話怎么這么熟悉?我有一句媽賣批不知當講不當講。你特么自己的車就算了,還攔的出租,我冷不丁來了句,“你根本就不是老司機!”

    “我特么考駕照科二掛了五次,你又不是不知道,還當個雞兒老司機?”鄧志建脫口而出。

    這句話把我問住了,因為這事整個宿舍笑了他好幾年。不過關注的主題不是這個。

    “到底啥事,你特么倒是說啊!”

    “兄弟,這事關我未來的幸福…”

    他在車上說了一大摞,簡單來說就是他那個叫張潤娟的小女票家里遇到麻煩了。每天早上起來開門,家門口都會多一雙紅色的高跟鞋。

    而且張潤娟的父親,也就是至賤兄弟八字沒有一撇的老丈人夜里總嚷嚷見鬼。

    去醫院檢查,但是沒有任何效果。所以就想用一些別的手段試試,這可是增加對方父母好感的好機會。

    理所當然的,他就想起我這個封號“神棍”得男人。

    “好兄弟,我就知道你一定回來!待會裝的像點,要有點高人風范,我覺得還是心理作用或者別人的惡作劇,哪有什么鬼什么的。”鄧志建靠在出租的座椅上面。

    差點被他弄的噎住,原來在他心目中,我居然是這種人。我特么裝?裝你媽賣批!這也和我在學校比較低調有關,就算宿舍室友都不知道我會抓鬼。

    “惡作劇?心理原因?或許吧!”因為鄧志建把整件事掐頭去尾,我連吃飯的家伙都沒帶上,一般的怨靈還是手到擒來的。感受到手腕上的冰涼,心里大定。

    張潤娟老爸聽說是附屬醫院的院長之流,也算是身居高位之人。那妹子能看上“隱姓埋名”的至賤同志,應該是真愛。

    一下車,鄧志建臉色微沉,“呂嘉民也來了,狗日的居然比我快一步。”

    這情敵貌似沒那么容易松手,特別是在明面上呂嘉民比鄧志建的優勢大很多的情況下。

    這姓呂的什么品行我不太清楚,但從他上次堵鄧志建來看,不是什么好東西,很可能是覬覦張潤娟給他帶來的身份地位。

    “怕他個錘子?直接上嘛!”我大大咧咧道,“沒事,哥挺你。”

    鄧志建咧嘴一笑,整理衣冠,帶著我往里面走。

    開門的是一個長相甜美的女孩,算不上多漂亮,但比較清純可愛的那種。

    “你找的大師在哪呢?呂嘉民那個討厭鬼也找了個什么大師。”張潤娟悄悄道,卻是在給鄧志建透露“敵蹤”。

    他把我肩膀一拍,挺起胸膛,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這我兄弟,抓鬼大師,一般人還請不到。有他在,你就放一萬個心。”

    張潤娟又不是傻子,眼里全是不信任,但也容不得她考慮。

    “潤娟,誰來了?”

    “爸!是志建。”張潤娟急忙道,給鄧志建使了個眼色,讓他隨機應變。

    “伯父,是我,聽說您有些情況,所以我來看望一下您。”鄧志建瞬間換了個殷勤的面孔,小聲道,“看你的了。”

    走進去時,那個呂嘉民也在客廳,還有個穿道袍的微胖中年。那正中央坐著的應該就是事主,張潤娟的父親張雁。神色憔悴,手捧熱水,提不起精神。

    “伯父,吳大師是金城地帶頂尖的抓鬼先生,有他出馬,做個法貼幾張符,那鬼物必定無所遁形,灰飛煙滅。”呂嘉民大吹法螺,快把那大師拍到天上去。

    明眼人都能看出張雁有些許不悅,“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也不會容許你們請什么大師。”

    “嘉民還不是一片好心,你怎么能這么說他?”娟媽從房間走出來幫呂嘉民解了圍。

    呂嘉民順坡下驢,“伯父教訓的是,子不語神鬼怪力,但試試也無妨,如果好了,豈不是美事!”

    “爸媽!志建也請了一位大師過來,讓他也幫忙看看,指不定吳大師出什么紕漏?”張潤娟幫腔。

    照這個情況看,局勢對鄧志建不利。娟媽明顯偏袒呂嘉民,連鄧志建正眼都不給。張雁有點保持中立的意味,難免不會倒向娟媽那邊,枕邊風吹的可不是好玩的。

    事到如今,鄧志建只能硬著頭皮上,深吸一口氣,用手不停捅我,“伯父伯母,反正來都來了,讓他看看吧!”

    “咦,這不是上次那個小警員嗎?志建兄沒辦法,把你找來了?”呂嘉民笑道,那個吳大師高傲的抬頭。

    這家伙要拆臺,加上鄧志建不知道我的真實底細,還亂了點陣腳。被呂嘉民懟的說不出話來。

    “這么年輕?該不是騙子吧!”娟媽嘀咕。

    吳大師也笑道,“小兄弟有些面生啊!剛出道?要不再回去練練?”

    都說同行是冤家,難免會針對我,也算是情有可原。

    鄧志建努力鎮定下來,破罐子還可以破摔,指不定能發生奇跡呢?

    “是不是騙子不是說出來的,而是做出來的。”我輕笑,“憑你手中那些劣質的驅鬼符箓解決不了今天的狀況。”

    吳大師面色突變,立馬又隱藏起來。這家伙也不算是騙子,應該是半路出家,手上有些把式。只能對付那些眷戀人間,游離不定的魂靈。

    輸人不輸陣,反正吳大師嘴皮上不會服輸,“讓你試試又無妨?”

    “給我取一碗米和三根香,要那種敬神的香。”

    “我去取!”張潤娟動作迅速,這都是家中常備之物。

    “吳大師有沒有聽說過,人怕三長兩短,香怕兩短一長?”

    “哼!故弄什么玄虛?”呂嘉民不屑道。

    所有人注意力都放在我這,卻沒注意到已經不淡定的吳大師。

    鄧志建這時候都快跪地求神拜佛了,心急的不行。本來準備是上上心理課,走走過場,糊弄過關。全被呂嘉民攪黃了,要是我一不小心失手,張家夫妻又會怎么看他。

    不得不說,有我這個兄弟是他八輩子修來的福氣!他看上的女人,勞資來幫他爭!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