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尋尸秘錄 > 作品正文卷 第三十八章 柱子哥逞威
    見方郎下了逐客令,胡一斌到底有些急了,慌忙道,“方總,你有些誤會了,我們不是這個意思。”

    江琪這個古板的老女人還嫌事不夠大,也站了起來,“方郎,你今天怎么也得和我去警局走一趟。”

    “我特么要是不去呢?你能怎么著?”方郎反而愜意的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別以為你金城警局就能遮了金城的天。”

    “你鬧夠了沒有!”蔡中治爆吼一聲,一手抬起,這一巴掌最后還是沒有扇下去。

    江琪身軀微微震動,眼里蒙上一層水霧,目睹著離自己的臉不足一公分的巴掌。

    “你這個女人真的是無理取鬧,就因為你這性子,得罪了多少人?要不是蔡中治那個王八蛋在后面給你打點,早特么被一擼到底。還覺得自己辦案很牛逼?很了不起?愚蠢至極!”老楊再也忍不住,爆喝道。

    “我不需要他幫忙!”江琪低吼,“我今天一定要把方郎帶回警局問清楚。”

    “弱智!”

    我瞥了江琪一眼,口口聲聲說把案子交出來,全程跟隨不插手,說話跟放屁一樣。控制欲這么強的女人也只有蔡中治這樣的蠢蛋受得了。

    “在我的地盤還想帶我走?怕是做不到吧!”方郎老神在的點燃一根煙。

    黃云陽見事情不妙,急忙將胡一斌護在身后,柱子哥也擋在我的身前。那三人的吵鬧也不再繼續,一陣雜亂的腳步聲突兀的響起。

    “方哥,發生了什么事?”率先出現一個穿著背心的肌肉男,開口問道。

    “請這幾位出去。”方郎隨意的擺手道,“別傷著胡家少爺,其余的不論。”

    老楊一臉凝重,看向我,“怎么辦?”

    怎么辦?涼拌!按照原計劃,以胡家的名義來和方郎私談,至少有百分之八九十的幾率找出事情的眉目。但是江琪這女人,我真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如果這么一走了之,再找到方郎還不知道何年何月,還不如直接來硬的。

    “柱子哥,放倒他們所有人。”然后把懵住的老楊往我這邊一扯,大叫一聲,“鄭哥,保護我兩!”

    拳腳無眼,刀劍難防,要是一不小心被人暗算豈不是虧大了?柱子哥一個應該能解決問題,鄭成保護我和老楊,胡一斌有黃云陽護著。至于兩位局長,愛誰誰,不熟!

    柱子哥沒有多費一句話,將汗衫用力扯去,抖動身上那壯觀的腱子肉,摩拳擦掌,往門口過去。

    “我看你們這一個人能打幾個?敢到我場子上動手,活的不耐煩了!”方郎氣定神閑,認為吃定了我們,可他小瞧了柱子哥的戰斗力。

    帶頭的那個肌肉壯漢也是一臉興奮,有樣學樣的扯掉自己背心,還特么紋了幾條龍在身上,不知道有沒有九條,整好來個現代版九紋龍,那也很霸氣。

    “你,太弱了!”

    柱子哥依舊剽悍,下盤穩扎,一躍而起。一拳轟擊而出,對面壯漢同樣目露鋒芒,也是一拳打出。

    “咔!咔!卡擦!”

    “啊!我的手!”

    緊接著一聲慘叫,夾雜著骨頭折斷的清脆聲音,盜版九紋龍頓時大汗淋漓,倒在地上慘叫不止。

    真特么勇敢,銅頭鐵骨豆腐腰,說的是狼。柱子哥一拳可是能把狼頭都砸碎,可見其力度之大。

    “媽的,一群豬啊!一起上,都特么給勞資上。”方郎大呼道。

    壯漢后面的小弟本來還有些畏懼,但是聽到老大這么一喊,人多壯膽,個個都掏出隨身的家伙,眼露嗜血的光芒,一擁而上。

    柱子哥不屑,蒲扇大的手不停飛舞,揮動一下就有一個人甩飛出去。但是畢竟對方人多,而且地方狹小,施展不開拳腳,總會被攻擊到,不說普通人。

    就算黃云陽來了,堆都要被堆死。可柱子哥練的啥?金鐘罩!壓根就不怕那些拳腳利刃,反而是那些被扇飛出去的人爬了半天都爬不起來,柱子哥的力道不是那么好受的。

    “曹你奶奶的!這么多人連人家一個都打不過,還是要勞資出馬!”

    方郎叫罵一聲,將嘴里的香煙吐了出去,一手入懷,看這動作都知道是要掏槍。

    “不許動!”

    我靠!那兩傻逼總算是排上了用場,蔡中治和江琪比方郎動作更快,兩柄黑色的五四齊齊對準方郎。

    方郎的手慢慢從懷里往外抽,不僅沒有半點緊迫,反而咧嘴一笑,“知道我方郎憑什么坐到今天的位置嗎?”

    “手拿出來,別耍花招!”江琪大吼道。

    “嘿嘿!我方郎能有今天這成就,靠的就是忠心和膽氣。如果讓你們警察搜了天下,那我就對不起大爺寄予的厚望。如果我今天退卻了,丟的也是大爺的顏面。”

    “嘭!”

    方郎對著頂上就是一槍,震的人耳朵生疼。

    “哈哈哈!有本事你們開槍啊?我看你們走不走得出天下。”徑直將槍扔在地上,娟狂的一口酒猛灌而下。搞了半天,這廝是個瘋子,我特么居然想跟瘋子來硬的…

    江琪和蔡中治面面相覷,手上的槍握的很緊,但就是不敢開槍,還被方郎驚出一身冷汗。

    柱子哥解決手上的最后一人,猛的沖過來,“又一隊人來了,他們有槍。鑫哥兒,快走。”

    江琪冷言道,“你們還敢私藏槍支?”

    “私藏?等你弄到搜查令來搜天下,勞資讓你找到一顆子彈就不姓方!”方郎獰笑道。

    我臉都捂了起來,人家敢把槍弄出來給她看,壓根沒有忌憚。她還說的有板有眼,誰給她的勇氣?

    “方總,你今天確定要兵行險招?”黃云陽拉長臉沉聲道。

    “我本無意與胡家挑是非,但這個女人一逼再逼。貌似,是你胡家占不到理吧!”方郎冷笑道。

    黃云陽默然,指了指我,“我要確保我小少爺安全,還有這位小先生。”

    他自知理虧,的確是我們這方不對在先,私話是私話,官面是官面,不能同一而論。

    方郎就一瘋子,誰跟瘋子講理?把自己的命都不當數,更不可能有人會做出挾持方郎這等蠢事。

    最主要的是這個瘋子還很聰明,他要是想殺人,那一槍就不會崩在頭頂,而是在某人腦瓜上留一個洞。

    我算是明白了,方郎在耍賴,逼我們離開。然而只要江琪和蔡中治一開槍,那就百口莫辯,黃泥糊褲襠,不是屎都是屎。而讓他有恃無恐的正是他口里說的大爺,金城的某位黑幫教父。

    “開槍啊!開槍啊!朝這打!哈哈哈哈!”

    “踏踏!踏踏!踏踏!”

    幾個人奪門而入,一人端著一把黑色手槍,“方哥…”

    話沒說完,甚至還沒來得及耍酷。

    “嘭!嘭!嘭!嘭!嘭!”

    一連五槍,五朵殷紅的血花飛濺,緊接著零零散散幾聲槍支落地的聲音,再然后哀嚎遍野,五個牛皮沖沖的打手全部捂著自己的手在地上哀嚎打滾。

    “鑫哥兒的安全大于一切!”鏗鏘有力,柱子哥隨意的掃視地上幾人。

    牛…牛逼…只有這兩個字能形容此事的柱子哥,這個老實憨厚的保鏢到底瞞了我多少事?

    “兵王!”老楊驚道,“這速度,只有兵王能做到。”

    蔡中治和江琪二人懵了,方郎狂笑的嘴差點沒合上,整個人抖了一個激靈。

    柱子哥悄無聲息的拿著手槍站在我身邊,注意所有人的異動。

    江琪目睹柱子哥搶過她的槍,硬是沒有任何不滿的話。再說柱子哥也間接的解決了這次危機。

    老楊從愣神中立馬回過神,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方總?”

    “好,好的很吶!沒想到你們中還隱藏著如此高手?真要把事情鬧大?難不成金城警局要和我們撕破臉皮?”方郎震驚后鎮定道。

    老楊狠狠瞪了江琪一眼,而后者根本不知道自己錯在哪!更不會認錯。

    “我們其實和這個女人沒有多大的關系,不過是她自己自作主張,方總不必動怒。”

    方郎看著在地上哀嚎的手下,臉色愈發陰沉,都快滴出水來,“現在說這些話有什么用?你們傷了我手下是鐵打的事實,這事沒完。”

    “所以,你叫的人也快要過來了吧!”我淡淡道。

    在柱子哥打的正激烈,方郎就撥通了一個電話。顯而易見,天下的主事人不是他,方郎只是一個管事一般的人物。

    “哼!”方郎別過頭悶哼一聲。

    “不好意思,這件事我們沒幫上什么忙。”黃云陽對我和老楊道,“方總,我帶我家小少爺先離開,這件事我們胡家不過是中介,并沒有參與。黃先生,請您和我們一起離開。”

    黃云陽要走,無可厚非!本來跟胡家沒什么關系,而且該做的都做了,算得上仁至義盡。

    方郎也不會和胡家鬧翻,揚言道,“把那打傷我手下的人留下,其余人離開。這事過段時間再到金城警局說道,至于他!勞資今天教他做人。”

    “你要留誰?”

    我拍桌而起,銳利的目光直射方郎,拋棄柱子哥?我做不到!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