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你倒是松手啊 > 第一卷:出云之陽 第005章 師兄
    這一句話,讓穆書凝大喜過望,楚師兄楚師兄,偌大的靜穹山派之內有幾個楚師兄?除了楚俞情還能有誰?楚俞情是晏青時的徒弟,他是楚俞情的師弟,間接的,這算是晏青時收了他這個徒弟。

    穆書凝大喜過望,又磕了一下頭:“弟子見過師尊。”

    晏青時敷衍一聲,振袖便走。

    等到晏青時的身影在他目光中徹底消失不見,他那種興奮不可自抑的表情倏然消失不見,變得平靜而淡漠。

    -

    一個小童得到掌門的傳令,來凌仞峰這接人,穆書凝從周青馨那里拿了些藥,便跟著小童走了。

    小童一邊領著穆書凝走,一邊給他介紹著。但穆書凝本來就對這靜穹山派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因而聽的時候有些心不在焉。

    靜穹山派分為外門和內門,外門是每五年在大殷境內招收一次弟子,每三年有一次考核入內門的機會,說是考核,其實也就是一次外門弟子大排名,兩兩抽簽比試,贏了的獲得一定積分,晉級,輸了的按照當前積分進入排名。第一次兩兩對決之后,會有一次復活賽,復活賽的前十名可以得到復活,之后再無復活賽。

    按照此種方法根據積分進行一次大排名之后,排在最末尾的二十名弟子會被遣送出靜穹山派,前五十名則會被送入內門供六大峰主挑選。每逢這個時候,會有一些其他門派的長老會來這里蹲守,考進靜穹山派內門的那些弟子全都是佼佼者,各峰主挑剩下的那些也要比普通門派的資質好上許多,因此,其他門派的長老們便會來收人。

    當然,這個大賽的報名是自愿制,如果有弟子覺得自己剛被招收進來,實力不足,則可以等待下一個三年,雖然這個制度殘酷,但考入內門的待遇優厚,每次報名的人都占了外門弟子的一大半。

    靜穹山派內門一共六大主峰,萬劍峰、玄女峰、旭陽峰、常定峰、神光峰、凌仞峰。晏青時為靜穹掌門,居住的便是萬劍峰。

    萬劍峰上環境清幽,煙云繚繞,除了晏青時與楚俞情二人,從來不允許其他人上來,現在,則又多了個占著秦昱行殼子的穆書凝。

    晏青時需要忙的東西不多,掌管門派內事務的有三大長老,再不濟也有常定峰的羅清云管著,因此他倒是十分清閑,心情好了就練練劍,閉閉關,出去溜達溜達獵幾只靈獸,總之,生活過得十分自在。

    小童把穆書凝扔在山腳下面,就躬身告辭了。

    穆書凝徹底傻了眼,他現在身上沒靈力上不去,只能等上邊下來人接,要是等晏青時來接他,那他還不如靠著自己雙手雙腳爬。

    好在等了沒多久,楚俞情翩然落在他身前。

    穆書凝一瞬間神經繃緊,拉到極限,滿心的怨恨幾乎都要實質化,從眼里口鼻溢出,面對著害自己身敗名裂的人,卻還要裝出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楚……楚師兄。”

    穆書凝表面上有多尊敬楚俞情,心里就有多恨他。他的狼狽過往,全都是拜這個人所賜!楚俞情處處害他,以至于他在山門之中被人人喊打的那幾年,晏青時沒有替他說過一句話,甚至連一些仔細的調查都沒有做過,楚俞情害他的手段不算高明,但就這么簡簡單單地割斷了他與晏青時之間的所有瓜葛。

    以致最后他的師尊狠極,刺了他穿心一劍。

    在自己所愛之人面前身敗名裂,這叫穆書凝怎么不恨?

    楚俞情一身白衣飄逸而清俊,他逆光而立,陽光在他身上打下一層光圈,神圣又美好,若是只看楚俞情這張臉,穆書凝幾乎都要被騙過去,誰能想到這般眉眼柔和淡雅如詩的男子竟是那般小肚雞腸能做出謀害自己師弟的事?

    楚俞情人模狗樣地微笑,朝他伸出手:“師弟,我帶你上去。”

    穆書凝勉強壓制住自己要逃離楚俞情的本能,伸出手拉住楚俞情的手,眼中皆是驚惶。

    楚俞情好心安撫:“別怕,閉上眼。”

    穆書凝心中冷笑,表面上卻是乖乖照做,聽話得不得了。

    楚俞情對穆書凝的表現相當滿意,運起靈力,帶著穆書凝踏空而上,轉瞬之間,二人就到了萬劍峰上。

    晏青時已在原地等候許久,見穆書凝上來,也只是淡淡瞥他一眼,說出口的話不帶一絲情緒:“以后都聽你師兄的安排。”

    說完又轉向楚俞情:“俞情,你帶帶他。”

    楚俞情恭敬應下:“弟子知道。”

    穆書凝望著晏青時遠走的身影,涼涼地笑。

    也是,晏青時是靜穹的掌門,怎么可能會一對一地指導他這個小角色。晏青時還有一個天道眾要管顧著,怎么會分心來看他。

    天道眾著實是個讓人頭疼的組織,修真界稍微一點風吹草動天道眾就得注意著,一有事就要立刻派人去處理,同時還做著保證資源公平分配的工作。算是個修真界的主心骨。它的成員是修真界各個稍有名氣一些的門派的掌門和一些優秀弟子。所有人都以加入天道眾為榮,甚至一些小門派的掌門為了加入天道眾,不惜花大價錢賄賂考核人員,只可惜沒一個成功的。要是天道眾真的是那么容易就能進得去的,修真界恐怕早就已經烏七八糟了。靜穹作為修真界第一大門派,歷任掌門都是天道眾的一把手,到晏青時這一代也不例外。他兩百歲那年就被上一任掌門引薦入了天道眾,成為天道眾年紀最小的成員,百年之后老掌門坐化,他就成了天道眾歷任統領者之中最年輕的一位。

    晏青時不管走到哪,都是個神話。

    楚俞情腰間掛著一個潔白細膩的羊脂玉牌,背面用花紋點綴著的“俞情”二字在穆書凝看來極為刺眼。

    多年以前,他也有這么一塊玉牌的,象征弟子的最高身份,親傳弟子。那塊玉牌他視為珍寶,只可惜在他被趕出去的那天,被晏青時親手震碎。

    以至于在數個難以入眠的夜晚,他想回憶往事,他想睹物思人,都無物可睹。

    楚俞情注意到穆書凝的視線緊緊黏住他的腰牌不放,便十分大方地摘下來給穆書凝看:“這個是親傳弟子的腰牌,只要是掌門或者各大峰主名下的弟子,都會有一個,估計過不了多久,常定峰就會通知你去領。”

    穆書凝僅僅是看了兩眼就還給了他,微微笑著:“那還真好。”

    話剛說完,他的眸光就冷了下來,好什么好,常定峰就算給他重新做一個腰牌,上面刻的字也不是“書凝”。屬于他的那塊,早就碎了。

    楚俞情把穆書凝領到一處木屋前,笑道:“這個就是你的屋子了,萬劍峰上實在沒有空余的屋子,今天就先委屈你住這了,明日我就去常定峰讓他們過來給你搭間房子。”

    穆書凝看著眼前破敗的小木屋,下意識地扭頭看向自己原來住的那間。那間屋子是整個萬劍峰上采光最好的地方。

    楚俞情注意到穆書凝視線飄忽,便解釋道:“那間屋子是書房,師尊常在里面靜修。”

    書房?

    穆書凝心里一陣高過一陣的酸澀抽痛,他曾經住過的屋子被改成了書房?他的師尊竟是如此厭惡他存在的痕跡嗎……

    穆書凝一聲不吭,連與楚俞情周旋的心情都沒有了,他沒精打采地走進那間破木屋,懨懨地和楚俞情說了聲再見,將他疑惑又探究的視線隔絕在門外。

    此時此刻,穆書凝心里說不出的難過,又暗罵著自己犯.賤,明知道根本不可能會有他所期望的結果,卻還像得了失心瘋一樣一次又一次地期盼著,俗話說,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晏青時是個神話,即使穆書凝再努力,再往上爬,也是他連衣角都永遠無法觸碰到的神話。

    穆書凝開始從頭捋著他與晏青時有接觸的記憶片段,平時不明顯,可真正回憶起來,他發現,這個人的一顰一笑,他都在腦內記得無比清楚,清楚到他就算想忘卻,也得血淋淋地剖開心臟,拿刀一層一層地將那些褶皺刮下去,連筋帶肉。

    他不怕疼,但他怕忘了晏青時。

    晏青時對他有多好,他全都記著。五歲他被抱到萬劍峰上,還沒辟谷,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似的人,怕外門的飯菜他吃不習慣,親自在萬劍峰這個清幽靜謐的山峰上開了伙。

    天才就是天才,即使是第一次做飯,就讓穆書凝一下子嘴刁了起來。從那以后,靜穹派掌門無論身在何方,只要一到飯點,必須回一趟萬劍峰,峰頭還有個孩子等著喂。

    后來穆書凝漸漸長大,辟谷了,晏青時總算放下重擔,成為了一個稱職師尊。

    因此,直到現在穆書凝也想不明白,他心中藏著掖著的那份感情,當真就那般骯臟齷齪沒法見光?

    晏青時是神話,他忍不住去愛慕的神話。

    回憶往事,先是蜜糖一樣的甜,后來就是苦,最后是痛。

    他像過街老鼠一樣逃下山,他想死,沒死成,被大殷的先皇給救了。

    現在,晏青時對于他來講,就像是蛇蝎之毒,離得越遠越好,太近了,他真怕被他強壓多年的情感觸底反彈,最后爆發迅猛如噴發的火山……他說,他恨晏青時,晏青時做過那么多對不起他的事,他怎么可能再至.賤.無敵地貼上去?

    穆書凝的眼睛有些疼,他揉了揉眼,迎上窗外有些刺眼的陽光,忽然聽得外面有人敲門。不用多想,是去而復返的楚俞情。

    穆書凝開門,禮貌問候:“師兄。”

    楚俞情掏出三本功法給他:“這是比較基礎一些的心法和秘籍,你還沒引氣入體,按著第一本的做,等你能自由吸收靈氣了,第二本第三本就全看你自己想練哪個。”

    穆書凝接過,微笑一聲:“多謝師兄。”笑容挺淺的,有點冷。

    楚俞情也回了他一個笑容,親切得就像是愛護小師弟的師兄:“多多練習,可別偷懶,要是被師尊抓到了小心挨罰。”

    “多謝師兄提醒。”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