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你倒是松手啊 > 第一卷:出云之陽 第004章 入門
    穆書凝有知覺的時候,只有一個感覺,疼。

    全身都像是被拆開之后又一針一線地縫上去那樣,稍微一動,就要耗費他所有的力氣,太陽穴突突地跳。

    他抬頭打量四周,見周圍十分熟悉,而且鼻間還縈繞著藥香,是凌仞峰。

    心里得到答案,穆書凝瞬間就松了口氣,他最終還是進來了。

    他仰頭看著屋頂,忽然就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凌仞峰是靜穹山派最重要的一座峰,各種丹藥,藥草皆出自這里,凌仞峰的弟子主攻煉丹與醫術,而峰主周青馨一手醫術高絕,煉丹技藝也是出神入化,修真界盛傳寧可得罪晏青時也不要得罪周青馨,因為如果得罪了晏青時的話,他直接壓倒性的實力會讓人感到絕望,最后死去,而如果得罪了周青馨,他會折磨人到生不如死……

    當年他被逐出師門的時候,周青馨冷眼旁觀,雖沒說什么落井下石的話,但也沒有拉他一把。

    穆書凝掙扎著從床上坐起來,剛好聽到外面有人對話,一個聲音清脆動聽,一個聲音低沉富有質感。

    “快醒了。”這個聲音干脆利落,清脆好聽,想必就是周青馨了。

    “嗯,我去看看。”說這話的是晏青時。

    周青馨常年板著張臉,不茍言笑,冰寒孤傲,不是愛說話的主,晏青時身居高位,多年嚴肅刻板,自然也說不出什么敘舊的話來,因此這兩位一碰面,空氣就冷得讓人尷尬,好在二人是多年的師兄弟,彼此之間的默契自然是有的,倒也不用過分地去客套什么。

    聽見二人對話的穆書凝卻是一陣緊張。

    晏青時本來只是想看見人安然無恙之后就打算走,畢竟人是在靜穹山派出的事,他怎么也要意思意思負責一下,可沒想到本該昏迷著的人卻是醒了,這讓沒準備說話的晏青時有些不自在。

    晏青時反應快,頗為自然地問道:“身體如何?”

    穆書凝看著晏青時,愣愣的。

    他有記憶,他知道自己昏死過去之前遇到的那個黑衣人就是晏青時,可那個時候身體都到了極限,沒有精力去管顧二人的重逢,可這個時候二人面對面,彼此的雙眼撞上,瞳孔里都有彼此的模樣。

    晏青時頗為奇怪地看著穆書凝,這個孩子眼中摻雜的情緒極為復雜,有歡欣,有抵觸,有猶豫,甚至還有……怨恨。

    晏青時仔仔細細地打量了一遍穆書凝的臉,他確定他以前絕對沒有遇見過這個孩子。

    穆書凝自知失態,他眼睛閃了閃,回答:“多謝晏掌門關心,身體挺好的,本就不是多嚴重的傷。”

    穆書凝抬頭看向晏青時,目光灼灼:“晏掌門,我有一事所求。”

    晏青時與他的目光對上,再去探尋時,卻發現他眼中那種復雜的情緒已經消失不見,剛才他看見的那些,就像是一場幻覺。

    晏青時挑眉,疑惑:“何事?”

    穆書凝不顧身上疼痛,翻身下床,“撲通”一聲跪地,磕了三個頭:“求您收我為徒。”

    一句話,立即讓晏青時的臉冷了下來。

    “你可知,我已經多少年沒收過徒了?”

    穆書凝頭還保持磕在地上的姿勢:“求您收我為徒。”

    他知道自己的請求突兀又無禮,而且他算是破釜沉舟,這次若是失敗了,他將再也沒有機會接近晏青時,他會淪為全修真界的笑柄,一個天資不佳的弟子,竟妄想做昊天尊者晏青時的徒弟。

    晏青時看著這個少年,心里有一股無名火在肆意沖撞,可他偏偏不能將這火撒出去,他怕他一出手,眼前這個脆得像張紙似的孩子就得去地底下跟閻王報道了。

    “你為何想做我的徒弟?”

    “因為您最強。”

    如此明顯奉承的話,從穆書凝嘴里說出來卻不讓人厭惡。

    “那我為何要收你為徒?你若是一點長進都沒有,那我豈不是徒勞?”晏青時一口氣說了這么多個字,耐心還在。

    穆書凝大言不慚,眼神堅定:“我不會讓您徒勞無功,我會成為第二個穆書凝。”

    晏青時的眼瞳在那一瞬間,驟然縮小。

    在看到晏青時眼神的那一瞬間,穆書凝就知道,他賭準了。穆書凝在晏青時的心里,永永遠遠都是那一根拔不出來的刺。

    -

    晏青時以為“穆書凝”這三個字永遠也不會在他耳邊響起,各峰峰主也都是小心翼翼的,不敢與他提與這個名字有關的任何事。

    穆書凝是他最寵愛的一個徒弟,他悉心教導,可最后,那個孽徒是怎么回報他的?

    晏青時不愿再想,他眼神中透露出幾絲疲憊,當著這個大言不慚的孩子的面揉著眉心。他記得,穆書凝被趕出靜穹山之后,萬劍峰上孽徒住過的那間房子被拆掉,改造成了書房,所有穆書凝存在過的痕跡,他也全都消滅掉,可那個孩子畢竟是他一天一天看著長大的,即使他存在過的證據被消滅得一干二凈,可他腦海里儲存的記憶也不會騙人的,以至于數十年后,孽徒的面容越來越模糊,可那個飄飛清逸的雪白身影卻在他的腦海里越發深刻。

    得知穆書凝死訊的那天,向來沉穩自持的他竟失手打翻了一個茶壺,急急忙忙地趕下山,卻是什么都沒趕得及。

    他趕到的時候,人已經死了,兩個宦官正在那草率地挖著坑,嘴里還念叨著:“真是晦氣,直接扔海里去喂鯊魚多好,王上還偏要我們找個地方埋了,真是麻煩。”

    那一瞬間,他說不清他的心情是什么樣的,只知道這個他捧在手心里呵護多年的孩子,就這么死了,連個像樣的棺槨都沒有,涌上他心頭的,是幾分酸澀與苦楚。

    以至于他一時昏頭,竟帶回了……

    晏青時眼神閃爍,把自己的思緒強行拉回,眼神與這個面色堅定毫不退縮的少年對上,他嘴角勾起:“第二個穆書凝?”

    就算秦昱行有穆書凝那樣的天資,他也不會再傾盡心力去培養這個“穆書凝”了,在得知自己的孩子背叛師門的時候,那種如潮水席卷而來的失望與痛苦,他不想再體會第二次。

    穆書凝知道晏青時不信自己的話,他也知道他在怕什么。他抬頭,漆黑的眼瞳中是堅定毫不遲疑的光:“我的天資比不上他,但我可以自行領悟功法,而且我保證不會煩您,我只求您能在靜穹山派之內給我一個棲身之所,甚至您讓我當一個仆從也可以,只要讓我留在萬劍峰上。”

    晏青時眼眸瞇起,他不解為什么秦昱行這么想要留在萬劍峰上,莫非是對萬劍峰上的什么東西有企圖?

    這個時候,晏青時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穆書凝為什么這么想來萬劍峰。

    穆書凝保持著跪在地上的姿勢:“求您成全。”他抿唇,頭往下沉,竟是又連磕了三個頭。

    晏青時有些詫異,在這種時候,就算是行拜師禮也不用磕這么多頭的,而這個孩子的堅決心著實讓他有些驚奇。萬劍峰上什么東西有這么大的誘惑力,讓他連最基本的為人尊嚴都給拋棄了?

    靜穹山派不是做慈善的,但也不是什么鐵面心腸的組織,晏青時見穆書凝額頭都磕出了些血痕,他冷冷道上一句:“跟著你楚師兄吧。”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