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寵妻有毒 > 作品正文卷 第五章 趙念喜的試探
    趙小沫低頭吃著東西,聽著趙念喜的話,心里十分明曉,趙念喜這個人相當多疑,這樣無緣無故收到莫名包裹,肯定會把自己身邊人都懷疑一個遍。

    但是趙小沫知道,這種時候她不能承認,因為承認了趙念喜會想更多,趙小沫抹了抹嘴,一臉不理解道:“什么鬼?我們吃喝拉撒都在一起的,我給你買水果為什么還用包裹郵寄啊?還要本人簽收。”

    趙念喜直勾勾地看著趙小沫的反應,待發現沒有什么異常時,她才掛回軟綿綿的微笑,像一個鄰家大姐姐一樣說道:“也是,話說也奇怪,我今天收到了一個包裹,里面就幾袋水果,也不知道是誰送,莫名其妙的。”

    “的確挺莫名其妙的,會不會是你有什么追求者送你的啊?畢竟你這么好看,哎,對了,我那天看到我們宿舍樓下有好幾個快遞員在等人拿快遞,全部都是什么鮮花水果之類的,據說都是送給校花的。”趙小沫一臉天真的幫趙念喜分析道。

    對此,趙念喜的眼神微微閃爍了一下,沒再提這個事情,而是轉移了話題,她問道:“對了小沫,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我能有什么事情啊?”趙小沫知道這段時間的自己就算再怎么樣,也與之前不同,從夜不歸宿到吃飯遲到,這些都是以前十八歲的趙小沫不會做的。

    趙念喜想了想,斟酌用詞道:“怎么說呢?就覺得你好像在忙很什么事情一樣,之前夜不歸宿,今天又遲到。”

    “我能忙什么大事,復習準備下個月的月考算大事嗎?”趙小沫翻了個白眼,然后對趙念喜問道:“念喜你怎么了?”

    “沒什么,我就是擔心你有什么事情你不跟我說。”趙念喜說著,拉過了趙小沫的手,一副姐妹情深的樣子說道:“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你也只有我一個朋友,我特別擔心自己照顧不好你,所以小沫,不管什么事情,你都要記得分享給我好不好?”

    趙小沫深吸了一口氣,道了一聲‘好’,曾經就是這樣,她拿真心實意對她,把一切分享給她,但結果呢?趙小沫隨后輕笑了一下,詢問起了有關媽媽的事情,她道:“念喜,阿姨的情況怎么樣?”

    “哎……”趙念喜重重地嘆了一口氣,眉頭緊鎖,就真的像是自己的母親重病在床一樣,要不是她眼底閃過地幾分嘲諷,趙小沫都要給她搬一個奧斯卡小金人了。

    “我媽她身體狀況越來越差,眼下也找不到合適的腎源。”趙念喜說著輕輕低下了頭,長長的睫毛蓋住了她的眼睛。

    趙小沫看著眼前戲多的趙念喜,直接將一屜籠包放在了她面前,然后故作天真的說道:“念喜,你也不要難過,阿姨一定會好的,來吃點包子緩緩情緒,要知道人在心情不好的時候,吃東西可以幫助解壓。”

    “不用了,你多吃點就好。”趙念喜擺擺手拒絕了,對此趙小沫也不多勸,繼續消滅了最后一屜的籠包,趙小沫深知自己的身體素質,她屬于干吃不胖類型,估計這也是趙念喜最嫉妒她的地方。

    快速解決了飯菜之后,兩個人就踏上了回寢的路,趙小沫和趙念喜并肩走在路上,兩個人都沒說話。

    從餐廳到宿舍的路很短,兩個人很快就到了宿舍,淡粉的宿舍樓前站立著幾個男生和一個女生。

    女生身姿纖長,身高約一米七三左右,長發及腰,雖然只能看到背影,但依舊給人一種是個美女的氣場,她穿著一件淺藍色連衣裙,筆直地站在那里就像一些女裝雜志的配圖女模一樣。

    “狐貍精。”趙念喜從女生身邊過去后,忍不住罵了一句,這讓趙小沫有點愣了,她扭頭再次仔細看了看身后和那些男生搭話的女孩,因為夜燈的關系,從側面隱隱能看出女生的五官很精致。

    這樣的感覺讓趙小沫想起了一個人,那就是校花于阿淺,對于這號人物,趙小沫沒有多大印象,只知道趙念喜很討厭她,或者說趙念喜討厭一切比她優秀的同性。

    趙小沫收回了目光,跟著趙念喜上樓,她邊走上樓,邊問趙念喜:“念喜,剛剛那是誰啊,怎么就突然罵她狐貍精了?”

    “呵,她就是我們學校的大校花——于阿淺。”趙念喜輕哼了一聲,滿臉的嘲諷,重生前,趙小沫對趙念喜和于阿淺之間的事情不太清楚,但是現在就不同了,有一句話怎么說的?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趙念喜顯然不愿意多談于阿淺的事情,只是簡單的說了一句“她這人很心機婊,你記住別跟她有來往就行。”。

    只是對于趙念喜的話,趙小沫只想說,再心機婊能有她心機?要知道趙念喜可是趙小沫心中的第一婊,且沒有之一。

    對于趙念喜不想提的東西,趙小沫現階段也不也會太追問,畢竟問多了會引起趙念喜的警覺,因此她決定有空私下調查一下。

    回到寢室后,趙小沫簡單洗漱了一下后就貼了一個睡眠面膜躺床了,閑于無聊,她貼著面膜邊躺床邊看手機的時候才發現,高凱不知道在什么時候給她發了一條微信,對于這個男人,趙小沫忍不住頭疼了起來,在送她回去的路上,他一直在詢問她的聯系方式,最后各種威逼利誘下,她把自己的微信號告訴了他。

    高凱的信息內容很短,就一句話:小妖精,回家了嗎?

    趙小沫想了想,回了一句‘已回,勿擾’,然后把手機放在一邊準備睡覺了。

    早上,趙小沫是被太陽光照醒的,外面的太陽就像一團火球,孜孜不倦地攻略著大地。

    趙小沫揉了揉眼睛,拿起手機想看下時間,這才發現昨晚在她回復完信息后,高凱又給她發了幾條信息。

    ——你說不回就不回,我偏不。

    ——小妖精,你在干嘛呢?

    ——小妖精,你是不是特別缺錢,要不然我們來談一宗交易吧?

    談交易?趙小沫微微想了想,然后回復問道:

    ——什么交易。

    趙小沫發完了信息,就開始洗臉刷牙,結果對方秒回:

    ——我包養你,你服務我,身體交易,公平合理,童叟無欺。

    趙小沫沉默了兩秒,忍住了想要爆粗口的沖動,雖然說她是利用身體和高凱搞了一夜情,但是不代表她要提供賣肉服務啊!她默默的深吸了一口氣,沒有回復消息,而是收拾了一下行李準備去上課。

    趙小沫這周的課程基本都在下午,重生回來,她最大的感觸就是學業上,趙小沫是學珠寶設計的,她深刻的記得當年在臨近畢業的時候,她為了能一躍成名,耗費了大半年的時光制作了一款珠寶,然后參加了當時由JE集團舉辦的珠寶比賽,只是當年的她太過單純,被人賣了還不知道,參加那場比賽的結果就是不僅被人誣陷剽竊,還最終落了一個被行業開除的命運。

    趙小沫握了握拳頭,現在還有三年的時間,這一次她絕不會再重蹈覆轍了,此時鈴聲響起,負責該科目的導師踩著鈴聲進入了教室。

    趙小沫大學期間負責珠寶設計的導師一共有兩位,但趙小沫主要上的是‘劉球’教授的課,劉球,人如其名是一個胖子,三十五歲左右,大概因為胖的緣故,發量還很少,頭頂有點禿,算是標準的地中海。

    劉球把書本往桌上一放,開始講道:“這次我們主要來欣賞和鑒別一下文藝復興時期的一些珠寶和設計理念。”

    趙小沫看著投影里的一部分教材圖片,一邊認真的做著筆記,這一世回來,她最大的改變大概就是養成了上課做筆記的好習慣。

    一堂課四十分鐘,很快就上完了,趙小沫將整理好的筆記放在了一起,這時,手機響了兩下,她看到趙念喜發來了短信:

    ——小沫,中午我不能陪你吃飯了,我媽突然進了急癥室,我要過去一趟。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