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黑蝴蝶 > 第一卷 無形的刀劍 第八章 確認身份
    這時胡波叫來于文龍耳語了幾句,于文龍點頭悄悄的返回尸骨發掘現場,不多時于文龍帶著兩名民警,抬著擺放在擔架上剛挖出的尸骸走了出來,記者和照相師忙走過去拍照采訪。

    指揮車內大勇從前排駕駛座,來到車內的座位上坐下,看著吳睿打著哈欠贊嘆道:“小吳,你小子也太厲害了,埋了那么多年的尸體都被你給翻出來了,這次案件論功行賞你可是首功啊!”

    吳睿忙謙虛的說道:“這都是大家的功勞,我可不敢貪功。”

    大勇打趣道:“又沒外人,你還謙虛個什么勁兒啊,和我說說你是怎么發現的。”

    之前也許是因為尸骨并未找到,薛正南并沒有和組員們透漏具體的情況。

    徐東興奮的笑道:“還是我來說吧!這次找到王金財的尸骨,我可是給出了重要的提示。”

    當下徐東便將事件的經過敘述了一遍。

    采訪結束后,胡波指揮于文龍負責帶著王金財的尸骨,回縣公安局讓法醫科做死亡鑒定,期間縣委書記和縣長在指揮車上接見了吳睿和徐東,說了一番感謝勉勵的話,之后一行人離去。

    因為吳睿和徐東打算留下來調研,為了方便他們行事,所以薛正南把大勇和指揮車留了下來,商量好等在王立勇處搜出的毛發DNA檢驗完畢后,一旦確定他是真兇,他們就回隊里,同時發布全國通緝令。

    折騰了一晚上,待這些大小領導走時,已經是早晨五點多,天已經蒙蒙亮,東北農村有貓冬的習慣,所以這個時間還沒有人起來生火做飯,三人在車里說了會兒話,確定接下來要調查的事情,決定睡一會兒再繼續調查。

    七點多鐘家家戶戶都冒起了炊煙,新的一天正式拉開帷幕,直到八點左右,路上才依稀有行人路過。

    快八點半的時候三人被吳睿的手機鈴聲吵醒,是他的未婚妻劉雪莉打來的,詢問他什么時候能回來,二人聊了一會兒才掛了電話。

    車內的二人被吵醒看了看時間,沒想到已經到這個點了,這也不能怪他們,奔忙了一夜案件也有了結果,心弦一松沒睡個昏天暗地已經是不容易了。

    三人打著哈欠各自抽了根煙醒了醒神,大勇去村里看能不能買到早餐,吳睿則和徐東再次走進了王老漢一家的家門。

    鑒定核對骸骨的身份有兩種方法,一種是通過做DNA比對,另一種就是通過死者的身體特征鑒定,前者比較耗時,后者相比要更快一些,當然前者大部分時候更準確。

    王老漢是王金財生前的鄰居,對他的身體特征應該會有所了解,所以二人再次來到他家詢問,別說還真讓他們給問著了。

    據王老漢回憶,王金財早年喜歡賭·博,經常在村里或者是鄉里參賭,記得有一次他在鄉里賭·博輸了欠下一筆賭債無力償還,后來被人剁了右手的小拇指抵債,這是一個重要的身份信息。

    吳睿當即便讓徐東聯系張盼盼,調取縣法醫科對尸骨的檢驗報告,那具尸骨的右手果然少了跟手指,而且斷口整齊閉合顯示是一處老傷,由此基本可以斷定那具尸骨的主人,應該就是王金財無疑。

    二人從王老漢家告辭,大勇已經在大門外等候多時,二人上車落座后,徐東不禁說道:“難怪王立勇殺人時那么冷血,原來他在十三四歲的時候就殺過人,而且還將尸體埋在家中,一起居住了那么多年,我就納悶了,他就不害怕,沒做過噩夢?”

    “那具尸骨的身份確定了?”大勇看著二人問道。

    “嗯。根據王老漢所說的體貌特征,那具尸骨應該就是王金財。”吳睿隨即看向徐東說道:“至于你的問題,等抓到了王立勇,你可以問問他本人。”

    車里一時陷入沉默,只有吳睿打開電腦在觀看著關于本案的全部資料。不時有路過的村民向車內張望,可是卻什么也看不見。

    大勇從一個塑料袋里拿出三個桶面,說道:“村里沒早餐鋪,咱們就泡點方便面對付一口吧。”

    說著把桶面遞給二人,而后又拿出一個小折疊桌打開,把裝著開水的暖壺放在桌上。

    三人把方便面泡上,徐東問道:“接下來還有什么要查的嗎?”

    先前吳睿在離開王老漢家的時候,突然想到一個之前被他忽略的細節,就是犯罪現場的門。

    他記得犯罪現場的門應該是完好無損的,既然如此那王立勇又是怎么進入室內犯案的呢?會是像先前猜測的那樣在劉穎接客的時候,王立勇痛下殺手的嗎?

    根據報案人女老師的描述,她來家訪時犯罪現場的門并沒有落鎖,因此她才順利的進入犯罪現場,從而發現這起命案。

    按照正常的思路來說,兇手殺完人后應該是會封閉現場,這樣才能給自己創造更多的逃亡時間,大多數的兇殺案現場都是這樣的。

    這是犯罪者的一種下意識的行為,但是王立勇卻沒有,理論上說這是不合理的。

    吳睿說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徐東想了想說道:“這王立勇和一般的殺人犯不同,也許他根本就沒有這種意識。”

    大勇也贊同徐東的看法。這確實是一種解釋。

    “那他是怎么進入房間的?”吳睿提問道。

    大勇說道:“也許死者當天忘關房門了,或者是死者給開的門,又或者是王立勇會開鎖,這都有可能。”

    思來想去,吳睿還是覺得死者開門接、客這個說法最靠譜,在很多時候,人心里的想法,總是需要別人的認可。

    徐東靈機一動說道:“說不定王立勇經常去踩點,正好趕上死者忘鎖門也未可知,要知道有很多的謀殺案之中,都摻雜著各種意外。”

    “我還是覺得以嫖、客的身份,誘使其開門的可能性最大,她家的門是彈簧鎖一關就自動鎖上了,除非拉開卡簧,所以基本上可以排除死者忘記關門這種可能性。”吳睿理智的分析道。

    面泡好了,三人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徐東不禁懷念昨晚吃的燒雞火腿腸,和大勇抱怨道:“這大老爺們就是沒有人家女孩子細心,買了方便面也不知道再買幾根火腿腸鹵蛋啥的。”

    “有的吃你就別抱怨了,你要是不吃就都給我,正好我還不夠吃呢。”大勇撇著嘴故作不滿的說道。

    徐東唉聲嘆氣道:“我就先對付吃吧!小吳哥,等回市里你可別忘了請我吃頓好的。”

    “沒問題。”吳睿打保票道。

    “呦,到時候可別忘了叫我啊。”大勇笑道。

    “哦了。”

    吃完飯后吳睿說道:“我一會打算去看看李海洋,看從他那里能不能了解到王立勇的殺人動機。”

    “李海洋當時受到了很大的驚嚇住在鄉醫院里,不知道他現在還在不在那,我讓盼盼幫查一下。”徐東說著給張盼盼打電話。

    “呦,盼盼。你們不會是真有情況吧!”大勇擠弄著眼睛八卦道。

    吳睿笑著點點頭。

    徐東和張盼盼說完,過了幾分鐘張盼盼便給徐東打電話回復了李海洋的位置,掛了電話后徐東得意的笑道:“看吧!我們家盼盼的辦事效率就是高。”

    “我們家盼盼?”大勇怪聲玩笑道:“盼盼什么時候成你們家的了,你們現在處對象呢?”

    “沒有。”徐東頓時像泄了氣的皮球似的說道:“我倒是想了。”

    “怎么個情況和我說說,看哥哥我能不能幫上什么忙。”大勇一副情場老手的語氣說道。

    就這樣二人邊說著邊開車向李海洋現在的住處駛去,細心的張盼盼還給大勇發了個位置導航,所以不擔心找錯了。

    李海洋爺爺家也在永豐村,住在村子中心偏西的位置,三人開車來到他家家門外,考慮到李海洋剛受到重大的刺激,所以吳睿決定一人進去詢問。

    吳睿下車來到大門前推了推,發現大門上著鎖,也不知道屋里有沒有人,這時院里跑出來一只大黑狗,狂吠著向他跑來,模樣甚是兇狠。

    吳睿向他家煙囪的方向看了看,發現微微的冒著煙,想來家里應該有人,當即拍著大門大聲喊道:“李老爺子在家嗎?家里有人嗎?”

    李海洋姓李,子隨父姓,所以吳睿才會喊李老爺子,這么喊不生硬也會顯得親近一些,有時候一個稱呼就能將距離拉進不少。

    吳睿喊了半天,惡犬狂吠不止恨不得跳出來咬人,半晌后房門打開,一個灰白頭發身材瘦高的老人走了出來,看著吳睿問道:“你是誰啊?有啥事?”

    說話間向路邊停著的指揮車上看了一眼。

    吳睿忙道:“我是市局的刑警,想向李海洋了解一些情況。”

    “你們不是了解過了嗎。我孫子啥也不知道,沒啥好了解的。”李海洋的爺爺停下腳步沒好氣的說道。

    “李老爺子,我們這也是為了盡快把案情弄清楚,還請你們配合調查。”吳睿放緩語氣客氣的說道。

    “弄不弄清楚我們不關心,我們啥也不知道,你走吧!”李海洋的爺爺氣憤的擺手道:“我兒子都死好幾年了,那個敗壞門風的娘、們和我們老李家沒關系,你們要調查就上別的地方去吧。”

    從他的話里吳睿聽出來了,這老爺子是覺得劉穎賣、淫敗壞了他們家的門風,所以才會有這么過激的舉止。于是只能耐著性子和他講道理讓他開門。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