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宅人的宅神系統 > 第二十三章 收藏
    林楚家的裝修風格偏向于現代簡約,簡潔干凈,并不顯得臃腫。但也正是這樣才讓人感覺舒適,因為一些人家刻意的追求上檔次,讓家里反而不像是一個家了。

    屋子里面的擺設簡單大氣,充滿著一種難言的美感。

    說不清楚是什么,但當那樣日常生活里面常見的物品擺放在那里的時候,卻又多出了一種讓人覺得不平常的感覺出來。它在那里,要是往前移一點,又或者干脆換上另外的一個東西,可能就完全不同,破壞了那一分和諧。

    在這里你看不見什么太貴,或者是奢華的裝飾,只有最簡單的生活中的東西,有生活的氣息。

    客廳在進門的左側,右側的話則是開放式的廚房,廚房里面廚具齊全,看得見的干凈,也不知道是常常擦洗,還是干脆就沒有用過。

    客廳一側是落地窗,輕柔的白紗遮蔽了原本不受阻礙的視野,營造出來了一份私人的空間。不過外面的光亮卻不受阻礙,可以透著白紗傳遞進來,因此客廳不顯得陰暗,反而無比的明亮。只差旁邊另一側的窗戶沒有打開,不然此時微風吹拂,輕紗便會有如白色的云朵晃蕩開來。

    不過這美景是需要用鼻涕來觀賞的,林楚自然敬謝不敏。

    再往里面走,則是小佛堂,屬于供奉一些神佛的地方。這也是這個地區濃厚風俗習慣,不管家里面再窮再小,都必須要有這么一個佛堂,四時享祭,完全不同于城市當中的住宅。佛堂的位置則是正對著大門,只要一踏進大門,一進來便可以看見佛堂。

    這顯得有些突兀,甚至與房屋的整體風格完全不符。

    林楚以前也不知道家里放著這么一個佛堂干什么,因為他的父母既不是任何一家神學的信徒,也不是像他這樣子抱著不管什么神都信一信總不會少幾兩肉想法的泛信徒,所以他才覺得奇怪。

    但是后來吧,隨著所知所感越來越多,他才漸漸地明白了一件事。

    任何事物的存在都是有其存在的理由的,像神佛這種東西,可能是一份寄托,可能是虛無縹緲的希望,也可能是一種傳承。

    若只是單純的看看家里面,林楚自然不必像是一個導游一般,他家里面除了裝修比其他人家里面更加用心一些,實在是沒有太多可看的。不管是家里,還是外面自家的院子。事實上家里的清潔工作一般林楚半個月才清理一次,好在冬日里平時極少開窗門,沒有多少沙塵被帶著落進屋來。至于屋外,從父母出外旅游后,林楚對于照顧院子里面栽種的那些花草一直都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勉強維持不死是因為旅游的父母終究有一天會回來。

    花草不必說,栽種的西紅柿,和番薯葉,則是因為方便吃喝。西紅柿炒雞蛋堪稱下飯神器,后者則是一年四季瘋長,不用太多照料,現摘現炒,清炒極其鮮嫩。

    佛堂左右是兩個房間,這是一樓唯一的兩個房間,也是為什么父母的朋友來到家里面會需要林楚來帶領的原因。

    “進來吧。”林楚打開左邊房間的門,對著門外的兩人說道。

    邢銘一臉好奇,他來過林楚的家里面很多次,但是房間里面是什么樣子他是沒有看過的。

    他踏進房間里面,一眼便看見偌大的房間擺滿了一張張小的展示桌,桌面上用透明的玻璃罩蓋著,里面放著瓷器一類的物品。四周圍的墻壁上,掛著一幅幅的水墨畫,畫是裱好的,紙張有些發黃,從上面的風景勾勒之中看得出來歲月留下的痕跡。

    邢銘看得有些發愣,一瞬間有一種置身在博物館的感覺。他只是覺得很厲害,具體厲害在哪里他也不知道,反正厲害,三擊666就成了。

    他只聽說過有些人會收藏一些東西,甚至開設私人博物館,眼前的雖然不算,卻也算是差不多了,就是沒有想到這樣子的人竟然正在自己的身邊,還是自己的朋友。

    本該只有兩個6,后面多出第三個6的原因卻是家里收藏這么些東西的林楚竟然不怕小偷,反而是一個個小偷在他這里折戟沉沙,連通緝令上的小偷都沒有例外。

    你說6不6?

    此刻邢銘只覺得自己像一只被曬干的咸魚,腌了超多鹽的那一種。

    一直沉默不語的男子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眼中不自覺閃過了一道精光。他迫不及待的往前走了幾步,注視著玻璃罩里面的瓷器,又重新抬起頭,端詳起周圍墻壁上的畫作。

    作為一個有眼力勁,對于一些畫作瓷器有研究的人,這里不亞于是天堂。

    “這是游春圖吧?”男子走到一幅畫作前方,仔細端詳一番,轉過頭來對著林楚問道。

    “沒錯。”林楚點點頭,倒是沒有想到這男子這么識貨,竟然看得出來墻上的這幅畫是屬于四季圖當中的游春圖。

    四季圖當然只是一種說法,更常見于野史當中流傳,確切只有畫作存世的,僅僅只有游春圖而已。作為展子虔的大作,游春圖歷經五朝,流轉不知道多少帝王名士之手,最終呈現在現代人面前。

    “贗品?”男子又問了一句。

    林楚淡淡一笑,回答道:“當然是贗品,如果不是贗品的話,我們家這小廟還真的放不下。”

    真正的游春圖收藏在故宮,已經是國家瑰寶一類的文物,被鄭重收藏保管起來。

    “不過臨摹得倒是不錯。”男子點點頭,畫作上的一筆一劃,自然有一種蒼勁之力留存,山水描繪得極有層次感,雖說不及真正的游春圖,卻也可以以假亂真,騙一騙那些眼力稍差一些的收藏家。

    因為職業的特殊性,男子有系統性的學習過,對于此道有深入的了解,因此才能夠一眼看出眼前的游春圖是贗品。對于普通人來說,可能連游春圖是怎樣的一幅畫,作者是誰都不能夠說得明白,更別說看得出畫作的深淺。

    男子以前也是這樣的,不過因為工作的關系,他才最終成為了一名行家。

    畢竟以某些人作為假想敵,自然而然,他們的喜好也會是你的喜好,只有這樣才可以更加的了解那些人。

    “那其它的這一些?”男子的目光從游春圖上移開,投向了旁邊展示桌上的一只色彩艷麗的花瓶。

    這是乾隆時期的花瓶。

    “這不是真的,但也不是特別貴的那一種,雖然是官窯的產出,卻不是御用的那一類。”林楚解釋。

    因為父母職業的關系,林楚對于這些家中的藏品基本了解了個大概,對于它們的來歷也能夠說個明白。

    “那也算是挺貴的了。”男子淡淡一笑,對于林楚的說法不置可否,至少一般人是沒有那個閑工夫和閑錢來收藏這些東西的。

    哪怕有,大多數時候都是浪費了時間賠了錢。不像是在這個更像是陳列室的房間里面的東西,雖然有的是臨摹贗品,有的僅僅是官窯所產,并非御用瓷器,可這些都是值得付出時間與金錢,擁有不錯的價值。

    現在看來,燕飛之所以要對這里下手,是有一定原因的。不過究竟是不是,他也不管這方面的事情,還是留給專案組那邊去頭疼。

    男子在房間里面轉悠起來,每一樣東西都仔細的看了一遍,宛如一名普普通通來到林楚家做客,對于收藏有著相當興趣的客人。

    可只有他本人,以及專案組當中的少數成員知道他究竟是一個怎樣的身份,是做什么的。

    他是一個讓某些官員聞風喪膽的人。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