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冰氧紀 > 第八十章 臨去之前
    時雪琳聯系不到艾真真,她心中還是牽掛著這個妹妹的,金娜去了艾真真家里找,可那時候艾真真正在酒吧里,她沒找著。

    這傻妮子,去哪里了……

    時雪琳睡到半夜,迷迷糊糊醒來,感覺好冷,原是窗戶沒關。她走到窗前,看著外面黑暗的街道,才發現自己想要的戀愛從來沒有過。

    沒有誰在夜晚陪她走過一段路,沒有誰在黑夜中擁抱她入睡。

    她才發現,自己是孤單的一個人,在感情上面,從來都沒有得到過。

    林墨成功了,可在最后一刻,失敗了。

    時雪琳只感覺一陣陣惡心,這個世道把人逼死,也把心底的情懷抹殺干凈。

    沒有誰會一成不變,只有時間。

    時雪琳關上窗戶,披上一件大衣,去了作戰大廳。

    蟲族占領防御圈后,進攻基地只是時間問題,魔古在等什么她不知道,但肯定是里應外合這樣的進攻方式。基地黑暗中是一尊猛獸,街道上看似安安靜靜,其實不知有多少士兵和破冰人沒有睡覺,死盯著基地外圍的每一個角落。

    她走入大廳,驚訝的發現時破堅還在。

    “爺爺,您沒有去休息。”

    時破堅道:“你怎么這么晚還沒睡?”

    “我睡醒了,睡不著了。”時雪琳走到他身邊,給他揉了揉肩膀。

    時破堅拍拍時雪琳的手臂,說:“人老了,容易多愁善感,睡眠呢也變得少了很多。總是睡不著,總是考慮很多問題,以前覺得我想的都太簡單了。其實在這個年代,家庭什么的都是附庸品,只有活下去,才是根本啊。”

    時雪琳道:“蟲族占據防御圈沒有進攻,是在等待什么。”

    “恩,等待魔古吧。”時破堅也不知道是為什么。

    時雪琳去泡了兩杯咖啡,時破堅道:“晚上的時候孔煉和我聊了一會,他很關心你,但是他很克制自己。我以前一直覺得孔煉是治安官,身上的官氣太重,而且你們彼此太熟悉,可能不適合。”

    “啊?”時雪琳假裝沒聽到的敷衍了下。

    時破堅說:“啊什么啊,孔煉這個人呢,有點小家子氣,小心眼,但是人是很好的。”

    “怎么說起孔煉了?”時雪琳把咖啡遞給時破堅。

    “林墨有三天時間,他應該自己家里。”時破堅沒有回答她,又換了一個人來說。

    時雪琳心中一跳,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說:“是嗎,他沒有被調查了。”

    心中小鹿亂撞,緊張死了。

    時破堅一眼就看了出來,哼了一聲:“他爭取到了三天時間可以自由活動,等過了這三天后,他就要被帶走,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出現在你我面前了。”

    時雪琳這一次沒有說話,只是看著時破堅。

    他問:“如果你要去見他,我不攔你,但我希望這是一次告別。”

    時破堅知道了內幕,他畢竟是總司令,收集點情報很簡單。

    時雪琳張張嘴,沒說出話,她喝了一大口咖啡,說:“什么叫做,一輩子都不會?”

    時破堅看著孫女的表情,搖頭道:“我瞞不住你的,也么想過瞞你,但我告訴了你,希望你能夠從容面對。你現在已經是一個成年人,面對蟲族的進攻,你已經可以做到臨危不懼,但我希望在這件事上,你也能做到這樣。”

    時雪琳點頭。

    她哪管爺爺說的什么做到臨危不懼,她只想知道,林墨怎樣了。

    時破堅緩緩道來:“他已經被聯盟定義為異變物,而且是具有極大研究剖析價值的異變物,他的基因和體質會對人類的進化方向提供更多的幫助。所以,他會被當成試驗品,并且剝奪個人在基地的終生權利,成為聯盟的財產之一。”

    試驗品,財產!

    時雪琳感覺心頭一陣窒息……

    黎明時分的夜,涼如水,冰入骨。

    時雪琳跑著跑著,忍不住咬嘴哭了出來。

    林墨如果只是被審判囚禁,大不了這一輩子做朋友,大不了一生無求。

    可現在,他只有三天時間,將永遠隔絕于她所在的世界,這種殘忍一下子擊垮了時雪琳的心房。

    世道真該死,抹殺了一切。

    時雪琳跑到林墨家里,大門緊閉,她滿懷希望的敲門,一聲又一聲,一次比一次重,一次比一次心痛。

    大門關著,沒有誰來開。

    時雪琳敲著敲著,無力的靠在門上,慢慢滑下去。

    “林墨,你開門,你在哪里……”

    等待,是一件焦灼的事情,時雪琳不愿等待,不愿辜負。可讓她等待了,也注定,勢必,去辜負……

    鐵闌看著林墨,眼里出現一絲霧水,說:“東步拓,東步拓……”

    “你怎么知道他的,他的名字已經被封存,整個基地都不可能會有人叫出他的名字!”鐵闌抓住林墨的手。

    林墨看到鐵闌這么緊張,更加確定了這一點,兩人關系很好很好,可他不知道該不該說出東步拓的事情,如果東步拓沒有告訴鐵闌,肯定有原因,他也不能說。

    林墨看著鐵闌那刺人的眼眸,搖頭道:“我,我,我在野外撿到一本日記,是東步拓寫的。”

    “日記?”鐵闌松開手。

    林墨點頭:“是的,日記,我看完才知道是東步拓寫的。他寫了一些東西,包括在野外殺蟲族,也包括他和你們家的關系,寫了對基地的感情,對鐵家的恩情。我知道這個人肯定有苦衷回不來,卻沒想到…他是一個異變物,和我一樣。當然,我是后來才知道我是異變物的,聯盟對于人類的界限分別還真是很明顯。”

    鐵闌苦笑一聲:“是啊,東步拓以前是我們家的人,他后來基因產生其他變化,聯盟為了調查這件事,把他關起來了。后來他不知道怎么回事逃了出去,從此就沒有再回來過,一直到現在。”

    “有多久了?”林墨問。

    “從他逃走那天算起,已經有二十三年了吧,不過也可能有二十四年。那時候我和阿綠剛結婚,他參加過我們的婚禮。”

    鐵闌眼中閃爍淚花,追憶往事總是令人痛苦不堪。

    林墨大致說了些日記里的事情,引得鐵闌幾度猛男落淚。

    東步拓的事情是聯盟封閉的丑聞,很多時候這件事一度不存在他們的回憶之中,他給聯盟帶來了一些損失,不過那是在后來了。他逃走后曾經和追捕人員發生過多次戰斗,最初他并沒有傷害那些破冰人,但后來出手十分歹毒,也可能在野外待久了后,人性缺失導致。

    鐵家不認同聯盟說的人性缺失。

    東步拓想活下來,當然要反抗,反抗的越激烈,就越會發生意外。

    死人肯定無法避免,而東步拓也永遠回不來了。

    鐵闌想知道日記的下落,林墨無法回答,只是說埋在某個山頭,花點時間能找到,但他現在也出不去。

    鐵闌嘆口氣,說:“也是,找到日記又有什么用,東步拓一定是死了。”

    林墨道:“可能吧,我沒有見過他。”

    鐵闌又嘆一聲:“不能見最好,他對聯盟有很深的惡意,而且他一直在強調人類的本質,生而為人的本質。可是,這些東西都很虛幻,在如今的基地,說本質問題是沒有任何用處的。”

    因為很多東西根本就不是本質上能解決的。

    林墨喝掉杯中酒,說:“我是異變物,聯盟也要我奉獻,我比不上東步拓逃不掉,我也不想你們幫我,連累你們可不行。不過我在日記里看到東步拓提過一樣東西,應該是異變物的基因拓展,他說放在一個盒子里,所以……”

    “你想在這里找找看?”

    林墨點點頭。

    鐵闌凝視林墨好一會,才說:“我幫不到你,但是這件事我可以幫到你,但是你這三天從來沒有來過這里。”

    “聯盟可是派人監視我呢。”

    鐵闌道:“從來沒聽過東步拓這個名字。”

    林墨道:“那是當然。”

    鐵闌本來就有些愧疚,他想過要幫林墨,但因為很多原因他幫不了,現在也算小小的彌補下,他非常樂意。

    如果林墨走了東步拓的老路,這結果他覺得比被聯盟囚禁要好。

    夜深人靜。

    鐵闌帶林墨去了東步拓的故居。

    東步拓逃走后,他之前居住的地方徹底封鎖,沒人去過,自然也沒有人打掃。

    塵封的房門打開,一股霉味撲鼻而來。

    鐵闌道:“這些事情我也不清楚,所以不能幫你找,不過盒子應該不多,很容易能找到吧。”

    林墨走近房間,客廳有幾個箱子,他找了一遍都沒有,都是衣物。

    臥室的床頭擺著三個箱子,他一一打開,第三個箱子里有好幾本書,林墨一本一本拿過,都是一些基礎知識,最下面的一本沒有封面,林墨心頭一跳。

    鐵闌道:“找到了?”

    “恩。”林墨拿起那本書,翻開第一頁,赫然寫著:基因拓展。

    “果然。”林墨拿起書,給鐵闌瞅了一眼。

    鐵闌不看,說:“找到了就行,我能幫你的也就這么多了,說實在的,我很慚愧。”

    林墨走過去抱住鐵闌,給了他一個結實的沖撞。

    “是兄弟就不說這么多,我懂你的苦衷。”林墨收起書,“我先回去了,呆太久了我怕連聯盟會找這個借口整你。”

    鐵闌送林墨離開,回到臥室,阿綠還沒有睡。

    “他走了。”

    “恩。”

    “你們剛才去哪了?”

    “東步拓的房間。”

    “哦。”

    阿綠不問去干什么,她懂一點,就是不該問的,不問。

    天際亮起光,林墨走在回去的路上,遠遠的,看到家門口有一個身影,他胸口悶的慌,在路口站著,不是很敢過去……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