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三界之城市獵人 >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身陷敵營
    細細地聽了一會兒,鄭方才發現,那嗚咽聲竟像某個人在唱著一首歌曲,曲調詭異至極,讓人心緒煩悶,他聽不下去,便想用靈力堵住耳朵,卻料不到,即使耳朵堵住了,那聲音依舊清晰地傳了進來,讓他坐立不安。

    好在,除了讓人情緒焦躁之外,那嗚咽的歌聲再沒有其他特異之處,鄭方鉆入里間石室,盤膝坐下,掏出身份牌看了看,只見那黃色的一片已經漸漸淹沒了代表自己的那一粒綠色的小點,又看向下方,代表手下的綠色小點正在次第熄滅,而整個身份牌的下半截,代表出發地點的黑色小點下方,一大片綠色也漫了上來。

    主戰軍團出動了!鄭方屏息凝神,努力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

    他一個人沖到這最前沿,倒不是什么英雄主義泛濫,想著拯救手下一伙異鬼,原因其實很簡單,一個是他必須單溜,和手下在一起,目標太大,幾乎無法逃脫那不停地魂力掃蕩,而且在這種大戰中,靠100來個手下結陣廝殺,那就是找死,所以擺脫手下單溜才是正著。其次,可隆死死盯著他,不沖得遠一點,擺脫不了可隆的監視。他原本計劃逃過可隆的鎖定,然后瞅機會向鄭會那邊躲,總歸不能就這么當了炮灰。然而,冥鬼上來的太快,鄭方已經沒法改變方向,只能見機行事了。

    下面終于傳來了悉悉索索的聲響,自己能靠身份牌發現對方,冥鬼當然也有手段發現自己,鄭方倒是對自己被冥鬼發現毫不驚訝,他掏出祭煉好的攝鬼戰旗,悄悄插在里間入口處,現在已經走投無路,只能指望前來的冥鬼境界不高了。按魂飏城這邊的路數,現在攻上來的冥鬼,應該都是初、中境的,自己若是能不聲不響地拖到主戰軍團打過來,也就有機會脫身了。

    下面悉悉索索的聲音不停傳來,鄭方收縮精神力,絕不向外有任何延伸,他默認下面上來的是蹈虛境冥鬼,自己無法逃出對方的探測,他不求率先發現對方,只要在對方發現自己的同時也能感知到對方,就是萬幸。

    奇怪的是,鄭方沒有感覺到任何精神力波動,身份牌上黃色已經漫過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從異鬼這邊算起來,眼看著就快到2500步一線了,而下方的大片綠影也已到達了自己出發的黑點防區,鄭方看著身份牌,暗暗估摸著雙方碰撞的時刻。石屋的震動一直就沒停止,顯然異鬼的神力轟炸以及冥鬼的魂力掃蕩,一刻也沒有停歇過。

    就在這時,洞口的攝魂戰旗突然一陣光亮閃過,旗面劇烈抖動了一會,緊跟著就平息了下來。一只低階冥鬼,鄭方心中悄悄念叨,他精神力籠罩上戰旗表面,赫然出現了一個白色的火焰標志,鄭方估計這意味著戰旗已經攝取了一只冥鬼。

    過了沒多久,當冥鬼大軍已經前進到2000步一線,而異鬼大軍也已經離開了黑點500步時,石屋下方再次傳來了窸窣聲響。這一次速度很快,沒過多久,鄭方就見攝鬼戰旗再次閃過一陣光亮,表面赫然又多出了兩個火焰標志。

    這次來了兩個?鄭方丟下手里的靈石殘渣,又從乾坤袋里摸出兩只來,不出意外,很快就該自己動手了,是用不朽境異鬼傀儡球,還是自己先開打看看,鄭方腦子里迅速地轉動著,他又摸了摸霓生送的手串,搖搖頭,否決了用手串的想法,這玩意總讓他想起手**,炸出去動靜太大,自己只想悄悄地憋在這兒,開槍地不要。

    又過了片刻,雙方大軍的距離已經到了500步左右,眼看便要撞上了,鄭方突覺精神力一陣劇烈跳動,胸口灼痛感大炙,只見自己插在洞口的攝鬼戰旗突地飛起,緊接著,被一只黑乎乎大手捏住,鄭方眼前一花,一道散發著黑煙的身影出現在了自己面前。

    未待鄭方做出任何反應,對面那身影也似乎沒有任何動作,卻有一道暗影突兀地奔著鄭方面門疾射而來,之前所受的訓練立時體現出了效果,鄭方不假思索,雙臂封擋,同時兩枚飛星躍出體外,卻未攻擊對方,而是停在了對方的體表。

    他和冥鬼半點仇怨也沒有,鄭方只是想著完成砥礪任務,這冥鬼輕易收了攝鬼戰旗,比自己境界只高不低,如今自己被冥鬼大軍團團圍住,他只想與對方坐下來喝喝茶、聊聊人生,等待主戰軍團上來,可沒有半點與對方打生打死的想法,他這一招叫做圍魏救趙,以飛星威脅逼迫這冥鬼收手,大家先談談再說。

    然而,對面冥鬼半點也沒顧忌身邊的飛星,發出的暗影毫不遲疑撞上了鄭方的雙臂。

    “不好,胳膊千萬別斷了!”鄭方心中暗叫一聲,他已經高估了對方的境界,可事到臨頭,還是發現自己有些輕敵了,急切之間,他正想著操控飛星傷敵,不料飛星一顫,卻突然停了下來,鄭方意外地看向對面冥鬼,那冥鬼也直愣愣看著鄭方,似乎傻了一樣。

    雙臂之間架著的是一根黑漆漆的骨頭,這根骨頭從對面冥鬼的左胸腔內伸了出來,鄭方可以清楚的看見,冥鬼身上,正有無數根骨頭在向外生長,弄得這冥鬼看上去好似刺猬一般,可在與鄭方碰撞的一剎,這些骨頭的生長全部停了下來。

    沒有任何力量,這是鄭方在與冥鬼骨頭碰撞的一刻感覺到的,他大為意外,不明白這冥鬼怎么會在最后一剎收了手,難道是最后關頭突然想通了?怕了自己的飛星?可自己中丹田府主令牌依舊傳來陣陣痛感,接著鄭方就發現,在他的手臂與對方骨頭相接的地方,一只黑色的蝴蝶正停在自己的手腕上,緩緩地撲扇著翅膀。

    “你和蝴蝶公爵是什么關系?”對面冥鬼突然開口問道,聲音嘶啞,就像聲帶上開了七八個孔洞。

    “什么蝴蝶公爵?是你親戚?”看見黑***,鄭方已經猜到了事情的原委,當下趕緊與這冥鬼攀起親來,有關系就好,凡事都好談。

    “休得胡說,不可對公爵不敬。”那冥鬼呵斥了一聲,全身骨頭驟然收攏,鄭方發現,這只冥鬼與他之前見過的相比,體外也是彌漫著濃濃的黑氣,只不過黑氣之中,身體呈人形,不像之前所見的冥鬼,外形不停地變幻,不過他面部依舊被黑煙遮擋,只能看見一雙黃色的眼睛,在黑煙繚繞中閃爍著光芒。在它收攏骨頭的一刻,鄭方胸口的灼痛也停歇了。

    “你既然是蝴蝶公爵選定的靈人,我沒有資格向你動手。”那冥鬼一雙黃橙橙的眼睛瞪視了鄭方片刻,突然冒出了一句話,然后轉過身,也沒見他如何彎腰,就出洞離開了。

    我去!好不容易來了個能交流的,怎么說走就走啊,大家再談談好不好?談不攏再走也不遲嘛。鄭方看見冥鬼拔腿就走,心下抱怨,掏出身份牌,見上面黃影已經與綠影交織在了一起,當下只能盼著主戰軍團給點力,趕緊打過來才好。

    然而等了許久,黃影綠影只是混雜在一起,不停地有一片黃影或一片綠影消失,但陣線卻再沒有往上延伸出哪怕100步。

    什么混蛋玩意兒?鄭方心下吐槽,不是搞什么大型進攻嗎?又是不能后退,又是全面壓上,雷聲大得要命,怎么真打起來,一點也不給力呢?難道沒了我們這伙炮灰,后面的家伙都是吃翔的?還前進4000步?這特么連1500步也沒到吧?

    正在那里郁悶著,鄭方只覺眼前一花,皺眉看去,卻見不大的石室里多出了三道身影,一個是剛剛離開的那只冥鬼,新來了一個滿頭紅發如肆意燃燒的火焰般的冥鬼,這只冥鬼身上的黑氣比剛剛那只少了不少,身體輪廓清晰可見,也呈人形,只是面孔古怪,沒有鼻子,竟有四五只黃色的眼睛和兩三張滿是裂痕的嘴巴,而且還在那里不停變換著位置,他的整張臉就像這些眼睛和嘴巴在一刻不歇地做著各種排列組合一般,看得稍久一點,便讓人眼暈。

    最后一位身披曳地白袍,袍服下是一張滿是滄桑的面孔,赫然是一位童顏鶴發的人界華國老翁,一只干枯遒勁地大手杵著根拐杖,正滿臉好奇地打量著鄭方。

    “你是人類?”鄭方看見這白袍老者渾身沒有一絲黑氣,長得五官端正,看不出一絲異樣,當即驚喜地叫了起來。這時候看見同類,感覺不要太好,大家應該可以愉快地聊天了。

    “你是人類?”那老者聽得鄭方以人界的聲音驚叫出聲,也不禁驚問,說的卻依舊是冥界的言語。一邊的兩只冥鬼也驚愕地看向鄭方。

    “是啊,是啊!我是人類!”鄭方繼續說著華國語言,也沒理會那老者一直都在說那冥界的鬼話,他不停地在三界言語之間切換,大部分時候都是隨著對方的說話應聲而出,事先根本沒有好好想想該用哪一界的語言,此刻他篤定那老者是華國人,下意識地就堅持用華國語言交流,渾然沒在意那老人實際上一句人話也沒說過。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