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元尊 > 第308章 郁悶的古萱兒
    宗外天下.此刻流言早已傳遍千里之外....

    “哎!聽說了么?那個成就天地靈體,突破天地禁錮,成為恒古天地第一人的陸塵沒有死!”

    “什么!怎么可能!你說的哪個陸塵啊?”

    “就是那個兩年前大鬧齊天郡,屠滅五大巨頭,拒絕八大宗的陸塵啊!”

    “怎么可能!不是說他當年被天罰籠罩,肉身潰散而死了么?怎么會沒死?你是說笑吧?”

    “這是真的,幾天前衍天宗宴請大宗時,那個陸塵出現了,他不但沒有死,而且變得更加厲害,好像又成就了一個大圓滿自然法相什么的,還有一個神佛法無邊的元神,你知道司徒恒、丁浩凡、羅揚飛嗎?這三個天才一同動手,連一個照面都沒有,就被陸塵打的七零八落,而且不止如此喲,聽說后來八大宗將近二三十位長老都被他震的七竅出血。”

    “不可能!我不相信,你從哪得到的消息。”

    “我騙你做什么,我一個叔父這次就參加了衍天宗的宴會,他親眼目睹的。”

    “難道……難道是真的?天吶!一個肉身潰散的人怎么可能還能活過來。”

    “是啊!我也很納悶。”

    數ri之后,陸塵死而復活的消息不知怎么就在圣域之內傳遍開來,一經傳出,立時震驚天下,因為肉身潰散還能活下來,這件事絕對是今古以來最稀奇的一件事,眾人議論紛紛,肆意猜測,一傳十。十傳百,越傳越驚奇,越傳越邪乎,一時間,陸塵的存在,成了神秘、詭異的代名詞。

    “這陸塵加入衍天宗,難道其他大宗就這樣算了嗎?按照大宗的風格。像陸塵這等奇才,如若不能收為己用,必定會將其鏟除。更何況陸塵兩年前屠滅了齊天郡五大巨頭,招惹了不少大宗。”

    “其他大宗自然不會就這樣算了,可是又能如何?據說龍曦公主已經放出話。說兩年前的事情,陸塵的行為是受她所托,要想討公道的話,就來圣域皇宮討吧。”

    “啊!龍曦公主是什么意思?”

    “意思再也簡單不過,龍曦公主這是告訴天下人,陸塵是她的人,她要保陸塵,如若誰再用兩年前的事情找陸塵的麻煩,那就是和龍曦公主過不去。”

    陸塵究竟是什么身份,沒有人知道。所有人都在猜測著,其中最讓人津津樂道的便是她與龍曦公主的關系,要知道龍曦公主一直都很低調,而這次竟然不惜得罪八大宗也要保陸塵,二人之間的關系不得不人猜疑。

    事實正如所有人議論的那樣。龍曦公主已經表明要保陸塵,其他大宗就算再不甘心,也不敢因為兩年前的事兒去找陸塵的麻煩。

    陸塵死而復活的消息傳遍天下,幾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也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因為這實在是違背修行常識。可是事實擺在面前,又不得不相信,只嘆天下之大,無奇不有。

    太虛宗,太奕峰。

    一位身著紅色衣衫的女子此時此刻站在山峰之上,遙望著遠方的天際,狂風肆意呼嘯著,女子的發絲在此間

    亂舞,衣袍在此間擺動,容顏嬌美,卻是棱角分明,眉宇之間更是英氣逼人,她靜靜的站著,宛如一柄利劍,顯得尤為英姿颯爽。

    “應該有兩三年多了吧?不知道清璇姐姐怎么樣了。”

    女子不是別人,正是幾年前一次偶然的機會與陸塵結成道緣的古萱兒,當年把陸塵送到青玄門后,她就返回太虛宗等待著消息,結果沒多久,道緣的事情就被師尊發現,師尊一怒之下,讓其閉關修煉,古萱兒知道自己犯了大錯,不敢反駁,只能在此閉關。

    閉關之時,她從師尊那里知道陸塵死了,是兩年前死在了齊天郡,至于怎么死,師尊沒有說,她也不知道。

    除了惋惜之外,古萱兒并沒有什么特殊的感覺,畢竟她是在偶然情況下和那個人結成道緣的,只見過一面,根本沒有什么感情,更何況她也想與那個人解開道緣,所以,死了就死了,死了或許是最好的結果。

    她原本以為是這樣的,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覺得不對勁兒,因為自己身上的道緣印記根本沒有消失,在通常情況下,結成道緣,如若一方死亡,道緣印記會漸漸消失的,可是等了兩年,道緣印記一點消失的痕跡都沒有,這讓古萱兒十分不解,然而更讓她疑惑的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竟然開始會想念那個家伙。

    是真的想念。

    每次靜修的結束的時候,她的腦海中總會浮現出自己第一次與陸塵見面時的情景,還有在清柳璇洞府時的情景,不止結束的時候會想,就連靜修的時候,這些記憶也會偶爾浮現出來,而且最近越來越頻繁,以至于她根本無法靜下心來,滿腦子都是關于陸塵的記憶。

    她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愛上了那個家伙,不然怎么會無休止的想念他呢?

    到底為什么?

    自己怎么會這么想他?

    為什么?

    古萱兒真的不知道,她已經快被折磨瘋了,望著天際,忽然雙手抱著腦袋,狠狠的搖搖了頭,嘟囔道,“該死的,我只是和他見過一面,偶然結成的道緣,怎么會對他產生感情呢?不!這不可能!而且他也死了啊!”

    “啊”

    古萱兒忍不住對著天際吶喊了一聲,像似發泄著心中的郁悶,只是發泄歸發泄,發泄之后,腦海依舊想著他。

    “徒兒。”

    一道聲音傳來,古萱兒轉過身望去,發現師尊正向這邊飛來,立即行禮道,“師尊,您怎么來了。”

    “為師剛才聽你吶喊,像似心中有郁,難道是修煉不順利嗎?”葉無霜走來,顯得端莊而又典雅,望著古萱兒,眼中盡是關懷。

    “沒有啊!可能是太悶了吧。”

    “沒有就行,修行之路,本就枯燥乏味,你要耐得住寂寞才是。”

    “師尊,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怎么了?”

    古萱兒遲疑片刻,問道,“那個陸塵真的死了嗎?”

    嗯?葉無霜微微一怔,像似沒想到古萱兒會突然這么問,點點頭,道,“死了,當年為師親眼看著他被天罰籠罩,肉身潰散而死。”

    “真的死了啊。”古萱兒內心不知怎的覺得難受極了,而后忽然意識到什么,脫口問道,“天罰?他被天罰籠罩?為什么?”

    “那人恃才傲物,膽大妄為,觸犯天威,所以招惹天罰降臨。”

    “他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古萱兒很是好奇,不過葉無霜像似很討厭陸塵這個名字,并沒有多說什么,不管古萱兒怎么詢問,她都只是說陸塵自作孽不可活,死有余辜。

    師尊不想說,古萱兒也沒有辦法,只是內心震驚不小,還清楚記得和陸塵第一次相遇時,他連半分修為都沒有,而且姑姑也說他的資質幾乎等于廢物,七八年能不能筑基都是問題,可他怎么會招惹天罰?天罰是什么存在,那可是只有觸犯天地法則秩序,冒犯天威時才會降臨啊,也并非是個人就可以觸犯法則秩序,冒犯天威的,也得有資本才行,古萱兒自認為自己沒有觸犯法則秩序的本事,她也實在想象不出來,以陸塵的能力怎么就招惹了天罰?

    “徒兒,那件事已經過去了,你也無需想太多,今日我來是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古萱兒隨便問了一句,腦海中卻依舊思索著陸塵是如何招惹天罰的。

    “過些時日,宇文化天會親自前來拜訪我們太虛宗,呵呵,說是拜訪,其實主要目的是想見你呢,到時候徒兒你可一定要把握機會才是,宇文化天畢竟……”

    葉無霜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古萱兒打斷。

    “我又不認識他,干嘛要見他,不見!”古萱兒從未見過宇文化天,但對這個名字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反感,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

    “萱兒!”葉無霜神色肅然,道,“宇文公子乃是你的道緣,你怎么能說出這番話,以后不要這樣,聽見了嗎?”

    “師尊,我現在根本不想結道緣!”

    “萱兒啊!我的好徒兒,宇文化天乃是荒古修真大家族的大公子,擁有炎陽寶體五大成就,又是圣殿大統領,同時也是圣域最年輕的圣君,不止如此,還是赫赫有名的龍武仙君,像宇文公子這等年少有為的蓋世奇才,圣域之內不知有多少女子想做他的道緣,現如今宇文公子擇選了你,你是多么幸運!竟然說不結道緣,真是……真是要氣死我啊!”

    “他是荒古修真大家族的大公子也好,還是什么圣君仙者也罷,都和我沒有關系,就算他是當今圣域皇子,只要我不喜歡,也不會和他結道緣的。”古萱兒轉身過去,背對著葉無霜,說道,“師尊,我的道緣你就不要管了。”

    “放肆!”葉無霜厲喝一聲,道,“你的道緣也是我們太虛宗的大事,為師怎能不管。”

    “你們誰想和他結就結吧,反正我不會和他結道緣的。”

    “古萱兒!”葉無霜正欲怒斥,忽然察覺到什么,扭頭看去,一位弟子正向這邊飛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