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元尊 > 第262章 通體碧綠,泛著幽光
    有關于毒霧云山這些荒古陣法其實一直都是藍老祖內心中的秘密,他為了摸清楚這些碎片的秘密,可是沒少折騰,四處尋訪高人,又不敢明說,只能暗暗探查,直到不久前才清楚這些是荒古陣法的碎片,既然是荒古陣法,那么可以肯定,毒云山在荒古時代肯定是修行之地,如此之下,說不定這里就隱藏著一座荒古跡,再不濟也會有荒古寶貝。

    這個秘密,他沒有告訴任何人,擔心被其他人搶奪,只是沒想到現在這個小姑娘竟然知道,而且知道的還不少,這怎能不讓藍老祖震驚。

    “小鱉孫!你是如何得知的!”

    面對陰森恐怖而又強大的藍老祖,趙倩那張蒼白的臉頰上并無半分恐懼,的確,對于一個絕望之人來說,再也沒有什么值得恐懼,她與藍老祖對視著,輕咬著嘴唇,卻是沒有開口。

    自己已然這樣,她不想再害了陸塵,陸塵為救大家,外出尋找解藥,現在她只希望陸塵盡快離開此地,如若讓藍老祖發現的話,定然不會放過他。

    “嘎嘎!不說是吧,老祖有大把的時間陪你玩!到時候用鬼火焚燒你的元神,老祖倒要看看你這毛丫頭的骨頭有多硬!嘎嘎都給老祖帶回去,先挖了他們的眼睛,挨個問!”

    老祖的狠話放出,讓原本就驚恐害怕的姜南等人更加顫抖。

    這方天地,沒有人想死。更不想被折磨后再被煉化,不管是嚴煜歡、霍云他們還是姜南等人,嚴煜歡還好,他雖然不甘心就這樣死去,但也絕對不會因此而去加害自己的救命恩人,而姜南這人向來自傲,既有傲骨。出賣他人這等事情,他以前從來不干,但是。現在事情牽扯到自己的生死,讓他有些猶豫。

    如若說出陸塵可以保住自己性命的話,他絕對會說出來。盡管以后可能沒有臉在風雪地界待下去,大不了換一個地方,只要能保命就行,關鍵是他并不清楚道出陸塵是否能保住自己,萬一說出來,而藍老祖又不放過自己,那自己即便死后恐怕也會被人恥笑。

    就在他猶豫之時,突然有一人嘶聲吶喊。

    “老祖!我知道……我知道是誰!”

    聽聞喊聲,嚴煜歡、姜南、趙倩等人立即張望過去,喊這話的不是別人。正是被陸塵打爛右側臉頰的長孫赫,他這一喊,藍老祖馬上讓那幾只鬼怪停止,走過去,一把將猶如爛泥的長孫赫給提了過來。惡狠狠的問道,“說!”

    “老祖……老祖!”長孫赫顫顫巍巍,渾身每一寸肌膚都在害怕顫抖著,他強忍住心頭的恐懼,說道,“小的……小的若是說出來。老祖……老祖可否放小的一條生路?”

    “嘖嘖……”藍老祖發出陰森的笑聲,提著長孫赫,揪過來,伸出舌頭添了添長孫赫被打爛的右臉頰,陰沉沉的說道,“小鱉孫,你知道嗎?老祖生平最喜歡一種修士,就是你這種貪生怕死的鱉孫,嘖嘖……只要你肯說出來,老祖放你一條生路又能怎樣。”

    眼看長孫赫就要將陸塵道出來

    ,趙倩斥責道,“長孫赫,你怎能這般不要臉,他救我們于水火,你怎能恩將仇報!”隨之,嚴煜歡、霍云也怒斥長孫赫忘恩負義。

    這些話,長孫赫自然能夠聽到,但他現在不在乎,他只想讓陸塵死,讓自己活,說道,“是……是一個散修,是他說的,他說……他說毒云山曾經被一個荒古陰化陣法籠罩,不過后來破碎了,只……只剩下一些陰化碎片,他說這種陰化毒息是一種子母毒,離開毒云山的籠罩,就會化成膿水,要想解毒必須找到什么……什么陰化母息。”

    “竟有此事?”藍老祖猛然一怔,他經過十多年的探查,也只是知道陣法的名字,至于什么陰化毒息,他并不了解,更不知道這玩意兒還有什么陰化母息,沒有多想,立即問道,“那個散修在哪里?”

    “他……他正在毒云山上……尋找陰化母息!”

    “哼!”藍老祖直接將長孫赫仍到地上,祭出神識開始探查毒云山。

    霍云怒盯著軟在地上的長孫赫,怒罵道,“長孫赫,你個卑鄙小人……”

    遠處,候遠祥和將太星不知道具體情況,不過聽意思,好像是一個散修不但救他們出來,現在更是替他們去尋找解藥,而這個長孫赫卻為了自己活命,將這件事說了出來。

    對于這等人,候遠祥向來厭惡,恨不得將其千刀萬剮,但他現在也沒心思去想這些,滿腦子都是如何解救姜南他們。而將太星看見長孫赫做出這等忘恩負義出賣恩人的事情,他的面子也有些掛不住,畢竟長孫赫是太虛宗的弟子,這件事日后若是傳出去,對太虛宗的名聲太不好。

    面對千夫所指,長孫赫冷笑道,“哼!我也是為大家著想,死他一個,讓我們大家活命,你什么不妥,他應該感到榮幸,你們也應該感到幸運!”

    “你!”嚴煜歡沒想到世間還有這等無恥之人。

    “長孫赫,你真的以為說出來,他就會放過你嗎?你真是太可笑,太可憐了……”趙倩很絕望,但她望著長孫赫卻流露出可憐,是真的可憐。

    藍老祖將整個毒云山探查了一遍也沒有發現任何異樣氣息,大為震怒,陰森喝道,“你敢糊弄老祖!”

    “沒……我沒有啊!那個散修說陰化母息就在毒云山,他一定是藏起來了啊!一定是,請老祖再仔細找找!小的……小的可以對天發誓,絕對沒有欺騙您,他們這些人都可以作證!不信老祖可以審訊他們!”

    藍老祖活了很長很長時間,早已人老成精,他自然看的出這長孫赫沒有說假話,可是他的確在毒云山沒有發現任何異樣,就在這時,忽然察覺到一道人息,迅速張望過去。

    與此同時,其他兩位老祖與候遠祥以及將太星都發現一道陌生的人息正在向這邊飛來,隨之,嚴煜歡、姜南等人也都察覺到,紛紛張望過去。

    虛空之中,不知何時出現一個人,他身形消瘦,身著白衣,看起來長的眉清目秀,只是一雙幽暗的雙眸似若碧潭一樣冷寂

    ,又如深淵一般黑暗,他敞著胸膛,隱約可以看見古銅色的肌膚和一道道猶如鎖鏈般的印記,他就是這般虛空漫步,一步九米,縮地成尺,一腳落下,淡淡的紫金色光華腳印殘留在空中,而后潰散消失。

    他走來,手中拿著一塊如同頭顱般大小的石頭,石頭宛如綠寶石,通體碧綠,泛著幽光。

    是他!

    陸塵!

    他沒有走,他真的去尋找解藥了,至于他找到了沒有,此時此刻,不管是嚴煜歡還是霍云以及趙倩都已經不關心解藥的問題,因為陸塵能夠為他們去尋找解藥,已經足以讓他們感動的無言以對。

    “是他!他就是那個散修!老祖快把他拿下啊!”

    看見陸塵,長孫赫猶如見到殺父仇人一樣,也不知哪里來的力氣,竟然噌的一下站了起來,情緒激憤的指著陸塵,瘋狂咆哮著。

    沒有人回應他,藍老祖神色復雜的盯著那個虛空漫步而來的青年,滿臉的驚恐,他望著,卻是害怕著,內心嘶聲吶喊著。

    是他!就是這個家伙搶了我的紫焰毒蝎草蠱啊!

    就是他搶了我花費數百年收集的所有法寶啊!

    看見陸塵,藍老祖第一時間是憤怒,隨之他的腦海中立即浮現出這個家伙的恐怖元神!

    藍想跑!但這個念頭剛剛衍生,立即被扼殺掉。

    因為他很清楚,自己不但動不了這個家伙分毫,而且在這個家伙面前自己連跑的機會都沒有。

    恐懼席卷而來,籠罩著藍老祖的心神與鬼魂,萬般念頭衍生,皆是恐懼!

    身旁的兩位老祖看他不動,剛要自作主張動手將來人拿下,突然,耳旁傳來藍老祖顫抖的聲音,“不要動,他就是我說的那個人!”

    那個人?

    哪個人?

    另外兩位老祖先是疑惑,而后一想,神色大變,不敢相信的望著虛空漫步而來的這個人,難道他就是讓藍使出渾身解數也無法撼動其分毫的家伙嗎?難道他就是那個祭出元神就差點讓藍的鬼魂之火熄滅的家伙嗎?

    兩位老祖嚇的后退一步,只感一陣后怕,慶幸藍提醒了自己,這才沒有動手,開什么玩笑,這個家伙連動也沒動,只是祭出元神就差點把藍弄死,自己如若動手,后果簡直不堪設想,恐怕連給人家塞牙縫都不夠。

    “陸道友,藍老祖在這里,你快走!無需管我們!”嚴煜歡出聲提醒,看見陸塵繼續走來,嚴煜歡著急萬分。

    而長孫赫恨透了這個散修陸塵,只想將他碎尸萬段,猙獰咆哮道,“藍老祖,他就是我說的那個散修……”

    依舊沒有人回應他,長孫赫爬過來,看見藍老祖如雕像一樣動也不動,不由心下疑惑,“藍老祖?”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