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元尊 > 第249章 屬于禁忌
    這長孫郝語氣格外冷淡,氣勢更是傲慢居高臨下,一副彬彬有詞的說教派頭,旁邊那位抱著琵琶的趙姑娘微微笑道,“他們不過是宗下門派弟子,想必很少外出,缺乏歷練經驗,對地界形勢也是不知。”

    “兩位教訓的極是,我等幾人也是初來乍到,第一次路過此地,對這里的形勢并不知曉,如若不是兩位出手相助,我等這次怕是要遭大劫。”

    霍云連忙點頭應是,而旁邊的寧寒靜雖然不喜歡這長孫公子的語氣,卻也不好表現出來,畢竟人家救了自己這是事實,教訓兩句也不礙事。

    長孫公子看他們態度還算良好,倒也沒有繼續教訓,那趙姑娘說道,“剛才聽你們說要前往風雪城?”

    “正是。”

    “此地界鬼怪橫行,十分兇險,我與長孫公子也恰好要在風雪城停留一日,你們若是愿意的話,就隨我們一同前往吧。”

    “如此,真是太好了。”霍云頗為感激,再次抱拳行禮,“還未請教兩位道友的尊姓大名。”

    “這位是來自太虛宗的長孫公子,長孫郝,我不過是鶴陽峰一名普通的樂靈師罷了,姓趙,單名一個倩字。”趙姑娘微笑介紹著。

    “呵呵。”長孫郝輕笑一聲,道,“趙姑娘真會說笑,如若鶴陽峰騰正海老先生的弟子只是普通樂靈師的話,那么這天下恐怕也沒有樂靈師名家了。”

    活云早就猜測這二人身份不簡單,看來果真如此,這長孫郝竟是來自太虛宗的修士。天下有數不清的修士,而能夠成為大宗修士者,皆是大潛力之人,都是從宗下門派千挑萬選出來的天才之流,要知道成為大宗弟子的首要條件便是修出元神,單是如此,就已然將諸多修士拒之門外。

    至于那趙倩,霍云的確沒有聽過她的名字,但是鶴陽峰的騰老先生卻是天下間著名的老樂靈師,五百年前就已成名,一曲冰雪御龍,轟動天下。

    “原來是長孫公子與趙姑娘真是久仰久仰……”

    活云客套的同時趕緊介紹自己等人,“在下霍云,衍天宗宗下七霞派弟子,這位是我的師妹,寧寒靜,這位是我的師弟,小楊子,這位是……是我們偶遇的一位散修,陸塵……”

    陸塵這個名字實在太刺耳了,以至于讓霍云都不好意思說出來,他知道說出來定然會引起誤會,果然,聽見陸塵這個名字,長孫郝與趙倩的神情皆是一怔,兩人的目光齊刷刷的望向陸塵。

    “陸塵?哪個陸塵?”

    陸塵佇立在此間,沉默不語,對于自己不感興趣的事和人,他向來都懶得多說一個字,只是點點頭,以示回應。

    似乎覺得陸塵有些怠慢,霍云立即說道,“兩位不要誤會,只不過是同名同姓罷了。”

    “呵!”趙倩釋然一笑,道,“嚇我一跳,我還以為半年前那個橫跨三古第一的家伙活過來了呢。”

    “橫跨三古第一?”長孫郝似乎有些不屑,道,“呵呵真是可笑,那陸塵也不過是運氣好點罷了,莫說他真

    的死了,就算他沒有死,恐怕也活不長。”

    關于陸塵的事跡,趙倩自然也有聽說,那陸塵滅了云天派,而云天派又是上奉的太虛宗,據說太虛宗當時有意要收陸塵做弟子,不過遭到拒絕,作為太虛宗弟子,長孫郝自然不喜歡陸塵這個名字,趙倩能夠體會長孫郝的心情,所以也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她能體會,但并不代表其他人能夠體會,寧寒靜就是其中之一,聽見長孫郝這么說自己的崇拜之人,當即就有些不樂意,嘟囔道,“陸塵可不是運氣好,人家是真本事。”

    她從未見過陸塵,卻是尤為崇拜,甚至接近瘋狂,尤其是傳聞之中,那陸塵屠滅五大巨頭后,八大宗降臨,他巍然不動,更是拒絕八宗邀請,最后天罰降臨,八宗長老紛紛竄逃,而他卻連眉頭也沒皺一下,這等豪情氣概讓她為之折服,為之崇拜。

    “師妹,你胡說什么!住嘴!”說實話,霍云也有些崇拜陸塵這個名字,但他更加清楚,陸塵這個名字如今已經屬于禁忌,千萬不能在太虛宗等大宗弟子面前說出來。

    “天地靈體屬于天地寶體,縱然突破禁錮,也還是屬于天地寶體而已,除此之外和其他寶體沒有任何區別,那陸塵無非是運氣好,恰巧突破了而已,這天下人就是這般喜歡夸張,竟然給他一個恒古第一的名頭,真是可笑,可笑。”

    長孫郝負手而站,面帶笑意,侃侃而談,道,“陸塵那人恃才傲物,囂張跋扈,不知天高地厚,滅我太虛宗宗下門派,當日若非天罰降臨,你認為我太虛宗會放過他嗎?”

    寧寒靜本要欲其爭辯,不過卻被霍云死死的攔住,霍云連忙道歉,“長孫公子莫要生氣,我這師妹初次外出,不懂事,還請長孫公子見諒。”

    “七霞派不過是衍天宗的宗下門派罷了,沒有見過世面,我又怎會與她一般見識。”

    “長孫公子,時候不早了,我們還是趕路吧。”看來趙倩也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繼續爭執下去,長孫郝點頭應是,駕馭飛禽離去。

    “師妹,長孫公子畢竟剛才救了我們,你怎能頂撞他。”待長孫郝離去,霍云教訓道。

    “師兄,我承認他救了我們,但是,你難道沒有發現他根本看不起我們嗎?真是的,不就是一個太虛宗弟子嗎?有什么了不起的,師兄你也是,好歹也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在我們地界也是出了名的俠義英雄,怎的來到外面到處夾著尾巴做人,和一個鵪鶉似的。”

    “唉!”霍云暗嘆,自己這師妹從小被師尊寵壞了,為人處事方面實在太過欠缺,不過面對小師妹的埋怨,也是無言以對,他倒是想挺起胸膛做人,可是外面的世界畢竟太過兇險,妖魔鬼怪暫且不說,遇到同道中人,也得小心說話,萬一個不好,惹到人家,說不定就會遭到殺身之禍。

    “師妹,你也不要埋怨師兄了,一句話,歸根結底還是咱們修為太弱,如若咱們都是塑造了法身,那長孫公子即便是來自太虛宗的弟子,恐怕也不敢瞧不起咱們。”

    “這哪里和修為有什么關系。”寧寒靜此時此刻一副大姐的派頭,指著霍云與小楊子,教訓道,

    “分明就是你們膽子小,人家陸塵的修為高嗎?不過才剛剛修出元嬰吧?可人家就敢在士之圣武滅了兩百余圣徒,而后更是屠滅五大巨頭,就連八宗降臨,人家陸塵也是無畏無懼,天罰降臨,連八宗長老都竄逃,可人家卻是動也未動,這和修為有關系嗎?”

    寧寒靜的話讓霍云二人臉紅脖子粗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霍云搖頭連連苦笑,小楊子更是愁眉苦臉的央求道,“我說師姐,那陸塵又是天地靈體,又是天罡氣焰,又是紫金雷電的,咱們比不了啊!你老人家行行好,以后能不能不要總用陸塵來打擊我們行不行?這都半年了,你打擊的我連修行的信心都快沒了。”

    “哼!”寧寒靜根本不買賬,而后更是將矛頭指向旁邊沉默的陸塵,鄙視道,“還有你,人家叫陸塵,你也叫陸塵,差距怎么這么大呢,如果是真陸塵在這里的話,我相信一巴掌早就把那個什么長孫郝給扇成了稀巴爛,再看看你,嚇的跟鵪鶉一樣,連個屁都不敢放,我看你趁早改名字算了,你根本不配用陸塵這個名字。”

    這寧寒靜當真是伶牙俐齒,羞辱起人來能把活人給氣死。

    對此,陸塵如何回應?也只能搖頭苦笑,道,“妹子啊,還是聽你師兄的吧,出門在外,切莫意氣用事,遇事則忍,方為王道。”

    “陸兄說的極是,出門在外,我們還是少惹事為好。”霍云瞧了瞧離去的長孫郝,說道,“我們還是趕緊跟上去吧,這地界鬼怪橫行,跟著他們,我們也少一份危險。”

    “你們……真是……氣死我了,一點男子氣概也沒有!”

    ……

    齊天郡,一座剛剛開辟出來的洞府,柳清璇盤膝坐在陣法的中央陣位,而軒轅姑娘正在為她護法,之前軒轅姑娘以柳清璇的道緣印記為陣眼,以心神為本,以神識為牽引,燃燒神念進行大感應,感應到陸塵的肉身雖然潰散,卻存在于天地,并沒有消失,而且正在遭受著地藏超度厄為經的超度。

    不管是柳清璇還是軒轅姑娘都清楚,地藏超度厄為經這玩意兒是用來超度九幽老魔的,無法想象,陸塵怎會享受這般‘無與倫比’的待遇。

    柳清璇雖然心神受挫,但她并沒有因此而放棄,她想知道結果,知道陸塵到底是生還是死,所以,此時此刻,她又以自己的道緣印記為陣眼,燃燒神念在天地之間進行大感應。

    黑暗!

    無盡的黑暗!

    她什么也感應不到,連一抹都沒有,難道陸塵死了?被超度了?

    柳清璇不相信,她瘋狂燃燒著自己的神識,在更大的范圍感應著,軒轅姑娘見狀,擔憂不已,勸解道,“璇兒,你這般瘋狂的燃燒自己的神念根本支撐不了多久,快快停止,否則心神有潰散的危險。”

    柳清璇沒有回應,她感應著屬于自己的道緣,瘋狂感應著,就在她心灰意冷之時,黑暗的世界忽然出現一抹淡淡的光華,她知道那是陸塵!

    “他還活著,他……他好像在北方。”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