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元尊 > 第229章 裂縫橫出
    無盡黑暗侵襲,八方殺機四伏,雷云霹靂,雷龍吟,猛虎嘯,天地之怒,開天威勢。

    陸塵佇立在雷紋陣法塔的塔尖,俯視而下。

    以塔主為首的數千位符文師聚集在下方,驚恐張望著,烽雷紋陣法塔乃是齊天郡的首塔,其內自然高手如云,五行符文師不計其數,自然符文師也有不少,能夠成為自然符文師,其神魂亦是強大,符文造詣更是深厚,實力堪比法之境修士,但是,現在,他們卻是連動也不敢動。

    塔主是一位淬煉神魂足有七百余年的老符文師,他的肉身早已五臟皆衰,完全是憑借強大的神魂支撐著,羽白色長袍,須發潔白,面容慈祥,本是仙風道骨,奈何現在蓬頭垢面,滿臉煞白,神情惶恐,急促呼吸之下,開口說道,“你……你要做什!”

    陸塵要做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只是想做,所以便做了,僅此而已。

    幽暗如淵,孤寂如冷的雙眸掃視著眾人,沉抑的聲音在黑暗之中響起。

    “十年之前,纖耀門之事都有誰參與,自己站出來受死!”

    十年前?纖耀門?

    老塔主與眾多符文師皆是一怔,似若沒想到他會過問這件事,而圣武廣場的白玲瓏、圣堂堂主、郡守也大為震驚看向不遠處的云水瑤。此間,白衣勝雪,清冷如一的云水瑤,深深凝皺著柳眉,仿若有諸多事情想不通,也想不明白。

    老塔主咽了一口唾液,故作鎮定道,“你是何人,十年前纖耀門之事與你何干。”

    “說。”

    陸塵居高臨下,佇立而站,黑暗之中,衣袂獵獵作響,黑發肆意亂舞,顯得尤為瘋狂,他看似平靜,不過心神并不平靜,因為之前悟得天地靈景時,天罰降臨,音罰而至,盡管他借此之際成就了一顆桀驁之心,但是,天罰并沒有結束,那一道霸道充滿王者威嚴的聲音仍然在他的腦海中不斷的響起,折磨著他的心神,識海渾身一切。

    老塔主活了數百年,人老成精,雖不知道這人究竟為何要這么做,可以肯定顯然是為十年前纖耀門之事而來,而且還準備為纖耀門報仇,他的第一句話是要誰參與當年之事站出來受死,說明其并沒有殺紅眼,還有理智,只想報仇而已。

    分析如此,老塔主思量著該如何應對。

    這時,陸塵的聲音再次傳來,“十年前,纖耀門偶的奇寶先天大日花,欲要在天水靈泉培育,故不惜花費巨資邀請雷紋陣法塔的十六位煉陣師布陣,事成之后,纖耀門發現陣法不穩導致先天大日花漸漸枯萎,而后纖耀門三位長老找你們理論。”

    “雷紋陣法塔卻一而再再而三的閉門不見,最后纖耀門三位長老硬闖雷紋陣法塔,要求你們進行道歉賠償,你們雷紋陣法塔不但沒有賠償,甚至連道歉也沒有,更是將一切責任推的干干凈凈,甚至出手將纖耀門其中一位長老打傷。”

    “離開之后,三位長老一氣之下打傷了你們一位煉陣師,后來這位煉陣師莫名其妙的死了,你們雷紋陣法塔所有符文師全部出動,轟轟烈烈的圍攻纖耀門,列出纖耀門十大罪狀,稱纖耀門威脅雷紋陣法塔,而后威脅,再而惡言重傷,惡意敲詐,斬殺符文師……”

    “你們逼的纖耀門門主自毀元神,逼得三位長老自刎謝罪,獲得纖耀門無數資源寶地!”

    陸塵陳述著十年前的事情,說的是那么真實,那么誠然,那么冷靜,猶如他親身經歷過一樣,他每說一句話,以塔主為首的雷紋陣法塔等符文師們的臉色就難看幾分,當他說完,數千符文師們已是嚇的滿頭冷汗。

    “你……!你……”老塔主指著站在雷紋陣法塔塔尖陸塵,嘴角不停的抽搐著,顫顫巍巍的說,“你……你胡說八道啊!”

    “哈哈哈哈哈哈!”

    陸塵張狂大笑,笑的霸道至極,他這一笑,黑暗之中,殺機更濃,雷電更厲,龍虎更威,大地更怒,幽暗如淵的雙眸猛然睜開,暴喝一聲,“歐陽烈!你可再敢給我重復一遍剛才的話嗎?”

    歐陽烈乃是老塔主的名諱,由于他修煉的時日極長,所以齊天郡內除了一些老家伙外很少有人知道他叫什么,此刻聽聞眼前這人喊出自己的名字,老塔主身心俱顫,咧嘴,張口,卻不敢說一個字。

    “王躍!”

    陸塵又喊了一個名字,數千符文師中一個人猛地一驚,險些嚇的癱瘓在地上。

    “李耀輝!”

    “張玉遲!”

    ……陸塵一共叫出十六個人的名字,十六個符文師驚慌失措,霎時,站在塔尖的陸塵驟然一怒,喝道,“滾出來!”

    嗖嗖嗖嗖!十六個大虛空擒拿手憑空出現,瞬間而至,準確無誤的將十六人從數千符文中提了出來,而后狠狠的將他們摁在地上,這十六人在雷紋陣法塔的地位都不低,皆是長老,而且他們正是十年前為纖耀門布置陣法的那十六人。

    “王躍,我且問你,十年前,你們為纖耀門布置的陣法是否穩定?”

    王躍害怕極了,左右環視,向塔主求救,他這一遲疑,頭頂上方再次出現一個大虛空擒拿手,王躍劇烈掙扎,吶喊著,“救”一字未落,陸塵一巴掌扇過去,直接把他的腦袋給拍了個稀巴爛!

    “李耀輝!我且問你,十年前,你們纖耀門布置的陣法是否穩定?”

    陸塵說著同一句話,不同的是,他換了一個人。

    李耀輝親眼目睹王躍是如何死的,他不敢有任何怠慢,立即說道,“十年前,我等……我等為纖耀門布置的陣法……并不穩定,所以……所以才導致他們的先天大日花枯萎。”

    “既然如此,當年為何要推脫!”

    “我……我……”李耀輝我個不停,陸塵怒眼一瞪,喝到,“你得死!”虛空一掌,李耀輝瞬間暴斃!

    “一群畜生,依仗圣塔,為所欲為,你們不道歉,不賠償也便罷了,為何還要傷人!”

    抬手雷霆,一人暴斃。

    “傷人之后,威脅逼迫!致死纖耀門長老自刎!門主自毀元神,這就是你們干的勾當?”陸塵大怒之下,嗜血張狂,怒而發,發而爆,橫罵道,“滅了你們!”

    砰!砰!砰!

    血花四濺,十六人皆暴斃。

    望著這一幕,眾多符文師嚇魂飛魄散,紛紛逃離。

    塔尖之上,陸塵怒氣沖天,霸喝道,“這件事不說清楚,誰都不準走!”話落,揚起雙臂,十指在虛空掐動,嘩!數千道紫金光華在虛空綻放開來,而后化作道道大虛空擒拿手,一時間漫天皆是大虛空,大擒拿,瞬間就將欲要逃離的符文石們給拽了回來!

    砰砰砰一個個從虛空中墜落下來,癱瘓在地上,再也站不起來。

    “歐!陽!烈!”

    一聲喝,字字頓,聲聲狂,音音霸,震的那雷紋陣法塔的塔主七竅出血,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上。

    “當年出主意的是你!”

    “帶頭圍攻的也是你!”

    “搜刮纖耀門的依舊是你!”

    “聯合眾多勢力孤立纖耀門的還是你!”

    陸塵的聲音傳來,穿透歐陽烈的耳膜,在其內內心深處、心神之中,識海之內炸響,直指他的神魂,每一句話落下,他的神魂都顫抖幾分,肉身就衰老幾分,四句話,神魂顫抖,失去神魂的支撐,他的肉身極速衰老,毛發開始脫落,皮膜開始枯萎,筋骨開始老化。

    他抬起頭,已是老的不成模樣,但那雙渾濁的眸子中卻透著無盡的恐懼,嘶啞說道,“放過我吧!求求你,放過我……我……我知錯了啊!”

    “放過你?那你當時為何不放過吳長老他們,為何不放過纖耀門?”

    似若感應到陸塵的殺機愈發絕然,歐陽烈不再求饒,開始變得頑抗起來,雙眼之中的恐懼也驟然轉化為猙獰,嘶喊道,“陸塵,我雖不知你是何人,但你今日的所作所為,大宗不會放過你,我圣塔也不會放過你,天下人也不會放過你,你就……就等死吧!”

    “哈哈哈哈哈哈!”

    陸塵仰頭大笑,笑蒼天,笑天下,也笑眾生。

    他之笑,笑之狂,笑之霸,笑之大怒。

    黑暗咆哮,殺機涌動,紫金雷電,肆意霹靂,天罡氣焰,龍吟虎嘯,天地之怒,開天之威。

    轟隆隆咔嚓!

    嗷嗚!

    轟!噥叭!雷紋陣法塔突然蹦出一道裂縫,咔嚓!咔嚓!裂縫橫出,一道接著一道。

    轟!

    齊天郡首塔,雷紋陣法塔在陸塵的笑聲之中,在黑暗之中變成了一堆廢墟。

    那陸塵佇立此間,仿若從未動過,他抬腳而來,沒有殘影疾隨,也未曾瞬間而至,只是一步一步的走來,卻如死神一樣,竟然嚇的歐陽烈的肉身劇烈顫抖,轉而扭曲,接著血液溢出,而后筋骨盡失,當他走至跟前,歐陽烈的肉身已然化成了血水,只剩下神魂還茍延殘活著。

    “老子要殺人,莫說大宗,莫說圣塔,縱然天地終結,老子也照殺不誤!”

    陸塵一把將他的神魂抓過來,直接搓成了碎渣!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