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元尊 > 第二宗卷 宗門風云 第157章 元開九葉
    炎陽午后,陸塵并沒有外出打算,而是將房屋封閉起來,布置了一個陣法后開始修煉起來,他雖然擁有九劫魔散之軀和天地靈體,肉身之強悍,無人能夠撼動,不懼任何人,但也只是其他人難以撼動而已,如若不祭出劫靈的話,僅憑借自己現在元種的修為,戰斗力不是那么高,打起架來也不是那么利索,而他的劫靈一旦祭出,散魔身份可能就會曝光,到時候引來仙人那就大大不妙。

    當然,引來仙人,陸塵也絕對不懼,殺了便是,關鍵是祭出劫靈后,心境就會進入唯我,那種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心境雖然很爽,但暫時來說他還無法接受,總覺得進入唯我后自己已經不是自己。

    既然已經決定逆行而上,自然不會荒廢自己的第二本源,他還指望著憑借第二本源來彌補自己生平最大的遺憾,所以,他要修煉,瘋狂的修煉,為彌補曾經的遺憾,也為向蒼天證明自己。

    對于修煉,陸塵還是非常自信的,當年他可以用短短二十五年時間問鼎巔峰,這次他有信心用的時間更短更少,如若不是罰雷這玩意兒太過強大,以他的能力一個閉關連跳三級也不是什么問題,時至深夜,陸塵已經閉關一天一夜,此刻的他盤膝靜坐,紫色黑煙劫靈纏繞其身,隨著他雙手連連掐動,紫色黑煙劫靈瘋狂蹂躪著似若金龍的罰雷,每一次蹂躪,罰雷都會迸發出數不盡的雷光,這些雷光剛出現,頃刻間就被陸塵盡數吸入體內。

    劫靈邪異霸道而又兇殘,罰雷憤怒猖狂劇烈掙扎。

    九道鎖鏈,萬般雷光。

    陸塵雙臂舞動,雙手十根手指瘋狂掐動,渾身毛孔張開,吸食著萬般雷光,就這樣,他足足吸食了一天一夜,而他丹田之內原本猶如嬰兒拳頭大小般的元種也在以極其不可思議的速度成長著。

    此間,陸塵眉宇間盡是桀驁,一雙眼眸大睜開來,霸道之光,睥睨千萬,雙臂伸展,而后向胸前合十,帶起道道殘影,猶如千手帝王,纏繞其身的劫靈發出桀桀的笑聲,九道鎖鏈似如手臂,三條鎖鏈鎖住罰雷的頂端,三條鎖鏈鎖住罰雷的中段,三條鎖鏈鎖住罰雷的末端,而后猛然一擰,噼里啪啦一陣脆響,罰雷瞬間縮小一圈,數不清的雷電之光被擰榨出來,瞬間將房屋充滿。

    這般雷光威力甚大,就連陸塵布置的陣法都開始扭曲起來,眼看就要承受不住,陸塵暴喝一聲,雙肩一搖,身軀抖動之時,身上的衣衫瞬間潰散,長發肆意搖擺,古銅色的肌膚皮膜炸裂爆響,仔細看去,他全身一個個毛孔竟然在這一刻猶如漩渦一樣,扭曲旋轉。

    隨著陸塵張開嘴,猛然一吸,周身所有毛孔肆意旋轉,綻放出萬般璀璨光華,猶如虛空之中數不盡的星辰一樣玄妙,更如同無盡之海突然出現無數漩渦一樣恐怖。

    一吸,周邊的雷光瞬間少了三分之一。

    再一吸,盡數雷光全部被他吸入體內。

    陸塵的肉身劇烈顫動,每一寸皮膜,每一根筋骨,每一絲血液都在承受著萬般雷光的碾壓,他固守心神,瘋狂吞噬轉而凝聚,以劫靈之威將萬般雷光全部擠進丹田之內。

    丹田之內,似若一個小天地,隨著萬般雷電之光瞬間沖進來,這方天地似若天崩地裂,電閃雷鳴,那如同嬰兒拳頭大小的元種不知何時已然衍變成一個漩渦,開始吞噬著數不盡的雷電之光,越吞噬,漩渦就越瘋狂,砰的一聲炸響,突然之間,元種竟然冒出一顆芽苗來,元種繼續吞噬,芽苗瘋狂成長,猶如蛟龍般盤旋蜿蜒而上直達頂端,轉而凝出一片金光閃閃的葉子,接著兩葉、三葉、四葉……直至丹田之內的萬般雷光盡數被吞噬后,已然凝出九片電閃雷鳴的葉子。

    丹田之內,一方天地,陸塵的元種已然消失,換之而來的是一顆參天大樹,這樹萬般根,盤踞大地,萬般枝遮擋蒼穹,九片樹葉,左側四片,右側四片,一片位于正上。

    這方天地,電閃雷鳴,仿若天地之間唯獨如此一顆大樹在此間屹立。

    劫靈消失,一切歸于平靜,陸塵再也忍受不住,只覺喉嚨一甜,噴出一口鮮血,他抹了抹嘴角,瞧著手上的鮮血,搖搖頭,笑了笑,“這玩意兒太他娘的厲害了。”

    陸塵本想一鼓作氣,直接躍過元開九葉,再開元花,奈何陣法可能承受不住,而且自己的肉身經過萬般雷光的摧殘,不管是皮膜還是筋骨乃至五臟都被蹂躪的不輕,得休息休息緩一緩方能繼續,剛站起身,只覺渾身每一寸肌膚傳來撕裂的疼痛,不禁讓他倒吸一口冷氣,咬著牙,甩了甩腦袋,道,“下次吸食的時候得細嚼慢咽才是,這樣狼吞虎咽的實在讓老子有些受不了。”

    坐在椅子上,陸塵查看了一下丹田的情況,笑了笑,道,“元開九葉……呵呵”說起元開九葉,他就不禁想起當年在衍天宗修煉的時光,還清晰記得那個時候與小師妹打賭稱自己能夠在九步之內,讓元種一步開一葉,九步凝結九葉,結果他真的做到了,小師妹為此給他捶了一個月的背。

    每次想起當年修煉的時光,陸塵的臉上總能洋溢著發自內心的歡樂,然后神色便黯然下來,衍天宗的時光雖然是他最美好的回憶,卻也是他生平最大的遺憾,自己沒能渡劫成功,辜負了師尊的期望,辜負了很多關心他的人。

    “呵呵……”陸塵咧嘴笑著,“一年,師尊,小師妹,衍天宗的所有師兄弟,你們等著,一年之后,我定然重新踏入衍天宗,曾經我帶給你們希望,最后卻讓你們失望,這一次,我仍然帶給你們希望,但絕對不會再讓你們失望!”

    “沒有人可以欺負我們衍天宗,沒有人……我們失去的……我都要十倍百倍的重新拿回來!”

    “師尊,老宗主,你們就放心的為小師妹護法吧,纖耀門的事情交給我,一年,我要讓齊天郡只有纖耀門,我要讓所有人知道,欺我衍天宗者,縱然擁有天地守護,我也要讓他死無輪回。”

    ……這兩天白玲瓏很郁悶,因為她一直都在思考著一個問題,那就是道塵尊者究竟是什么人,這個問題想的她都快炸了,卻依舊沒有任何頭緒,她也差人外出打探,奈何沒有絲毫線索,那個家伙就像從石頭縫里蹦出來一樣,世界各地都沒有關于他的任何情況。

    這個苦惱的問題讓她十分糾結,像貓爪子一樣不停撓著內心深處,讓她吃不好,睡不好,很想沖過揪住那個家伙的衣領問問她究竟是什么人,更讓她疑惑的是,這個家伙已經在房間里整整待了兩天兩夜沒有出門,他究竟在里面做什么?白玲瓏不知道,她問過一修,一修說道塵爺在休息。

    今天早上剛起床,她又照例問了一句關陸塵的情況,讓她沒想到的是韓老竟然說道塵尊者一大早就出去了。

    “出去了?”白玲瓏一愣,“去哪了?”

    “老奴猜測可能是去天水靈泉了吧。”

    “天水靈泉?哦,那我們也去。”

    這次換做韓老愣了,問道,“小姐,我們去做什么。”

    韓老這一問卻是把白玲瓏給問住了,是啊,他敲詐了天水靈泉一塊資源地,那是他的事情,自己去那里做什么?白玲瓏不禁疑惑,我這是怎么了?怎么像著魔一樣?滿腦子都是他的身影,大概是太過好奇了吧?嗯,應該只是好奇,不然,還能是什么……前往天水靈泉的路上,一修在前面趕著車,陸塵悠閑的坐在里面,二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著,陸塵每說一句話,一修都小心揣摩,再而斟酌,然后才小心回應,這是一修發自肺腑的恭敬,時至今曰,雖然跟隨陸塵沒多少曰子,但一修已然佩服的五體投地。

    “道塵爺,好像有不少人都跟著咱們呢。”

    一修彎腰坐在前面,手持馬鞭,一手捋著八字胡,雙眼來回張望,自從離開清水莊園后,他一直都在四處觀察,發現跟蹤自己的不止一兩個人,可是有好幾波呢,這還只是發現的,其中隱藏神秘的不知道有多少人。

    “就讓他們跟著吧。”陸塵自然也能察覺到,共有十二波人,至于這些人都是誰派來的,他不知道,也沒興趣知道。

    “道塵爺,您老在齊天郡現在大小也算個名人兒,在小的看來,這些人中有想要您的命的,有想利用您的,還有想打劫的,也有想探查您的底兒的,真是五花八門,什么都有。”

    “喲,你這小崽子的腦子還挺管用。”

    一修趕緊謙虛道,“哎喲,道塵爺,您就別調侃小的了,跟您老人家相比,小的這腦袋根本就是榆木疙瘩啊,您老做的事情,小的有很多都想不明白。”

    “什么事兒讓你想不明白?”

    一修心中大喜,知道道塵爺是有大能耐的人,所以,這個絕佳的機會他自然不會問一些俗事,仔細想了想,這才問道,“道塵爺,小的記得您以前說過,殺人只殺該殺之人,小的對此一直都不明白,什么是該殺之人,比如前兩曰在樂悅閣,兩百余人欲要搶奪您的火元種子,您為何只殺了幾人,卻只把那些人打傷了呢,難道他們貪圖您老的東西,不該殺嗎?”

    “什么是該殺之人啊,只要你殺了他可以做到問心無愧,便可以殺,觸及底線者,皆可殺,說白了,只要過得了自己良心那一關,皆是該殺之人,一怒而殺,殺一個痛快,泄心頭只恨,便是如此。”

    陸塵一嘆,道,“爺是人,不是神,做不到視生命如草芥,所以只能擇殺。”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