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元尊 > 第二宗卷 宗門風云 第156章 怒火攻心
    經過一番激怒后.李堂回到商會,靠坐在玉椅上,通臉煞白,閉上眼,深重呼吸著,大廳內只站著四五余人,這些都是商會的管事,也是這些年來李堂培養的親信,此刻他們也皆是怒不可遏,不過看著李堂憤怒的樣子,他們也不敢多說話,過了許久,直到李堂的神色漸漸平復下來,這才有一位管事站出來,小聲說道,“李會長,我金烏商會在天水靈泉共有七塊資源寶地,如今你答應給那小子一塊,到時候若是總會追查下來,我等……我等怕是姓命不保啊!”

    “我說過要動商會的七塊資源寶地嗎?”李堂睜開眼,眸中凌厲的寒光讓周圍四五位管事心生膽寒,就連他的聲音也透著一股濃郁的肅殺,“將我們自己的一塊資源寶地暫且先移交給他。”

    什么!

    聞言,周圍四位管事神色大變,心下駭然,金烏商會在天水靈泉的確只有七塊資源寶地,不過在莊園內他們也有一塊屬于自己的資源寶地,這是屬于他們私自所有,與金烏商會無關,這些年來他們憑借自己的身份便利,撈了很多好處,為了得到這一塊資源寶地,幾人當年可是掏出了所有家產,還好這些年用這塊資源寶地賺了不少,現在聽見李堂要將這一塊資源寶地給那道塵尊者,幾人怎能不驚慌。

    “李會長,這一塊資源寶地可是我等幾人的全部家當啊!如若你就這樣給那道塵尊者,我等……我等這幾十年豈不是白忙活了。”

    天水靈泉的資源寶地乃是無價之寶,有錢也買不到,他們雖然為了這一塊資源寶地投進了所有家產,但他們相信,憑借這一塊資源寶地能夠為自己帶來享受不盡的榮華富貴,如此之下,幾人自然不甘,紛紛勸說。

    啪的一聲,李堂將手中的茶杯摔了個粉碎,怒喝道,“你以為我想將咱們的資源寶地送給那個道塵尊者嗎?當年為了得到這一塊資源寶地,我足足運籌計劃了十年,然后花費了所有家當在弄到手,如若還有其他辦法,難道我會心甘情愿的送給他?”

    看見李堂震怒,其他等人也不敢開口,他們內心很清楚,自己等人能夠得到這一塊資源寶地,其中李堂的功勞最大。

    “難道就一點辦法都沒有?”

    “有什么辦法?”李堂赤紅著雙眼,大喝道,“他是什么人,你知道嗎?昨曰在樂悅閣,圣師上官綺雪和郡守大人都場內,卻一直沒有開口,說不定他就是圣師的人,或是那位新來郡守的人,即便他不是,我又能如何?當眾將他拿下嗎?昨曰之事鬧的滿城風雨,不知多少人在盯著我們商會,我今曰若是將他拿下,金烏商會的名譽將會毀于一旦,明天總會就來人將我們全部宰了。”

    “明的不行,我們可以來暗的。”一位管事說道,“那小子雖說身份神秘,修為也有些詭異,但終究不過是一個元種修士,他能厲害到哪去?我等皆是元花修士,難道還拿不下他?”

    “放屁!”李堂惱羞成怒,“你知道他身邊那個仆人是誰嗎?那是冥風洞的馬駝子,一個元嬰修士,你如何傷他?”

    “馬駝子?怎么可能?”幾人也聽過冥風洞馬駝子的名字,卻從未見過,仔細回憶著道塵尊者身邊那位駝子,說道,“李會長,您是不是看錯了?我在他身上根本感應不到任何真元波動,他又怎會是元嬰高手。”

    “我雖然也有些不明白,但那的確是馬駝子。”

    “就算他真的是馬駝子,但他的氣息虛弱的很,怕是受了重傷,體內元嬰受挫,如若不然,根本不可能沒有一絲真元波動。”

    李堂沒有說話,讓他不敢動手的原因,并非是馬駝子,而是動手之后所引發的后果,如若那小子是郡守的人,自己一旦動手,或許能夠瞞得住普通人,但瞞不住郡守,到時候這位新來的郡守一旦以此為由,懲治金烏商會的話,那后果可是十分可怕的。

    這位新郡守沒有人清楚他的身份,不過傳聞他此次來是為整治齊天郡的一些人,至于整誰,那就不得而知,所有人都在猜測著,而偏偏昨曰又出現了這么一件事,李堂思來想去覺得這件事怎么想怎么不對勁兒,像似有人故意針對商會,挖好坑,就等著自己往里跳,而那個坑就是道塵尊者,況且,事到如今,雷紋陣法塔的人還沒有任何動靜,這讓他更加覺得事情不簡單。

    “你們不要灰心,待我查明那道塵尊者的身份后,定然讓他付出沉重的代價。”李堂雙目滿是陰鷙,森然喝道,“到時候我會奪回那一塊資源地,更會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管他是誰,膽敢與我李堂作對,都不會有好下場!”他環視著眾人,威脅道,“你們都管好自己的嘴巴,若是誰敢透漏半句,莫要怪我李堂不講情面。”

    ……清水莊園。

    陸塵一邊曬著太陽一邊與白玲瓏聊著天,后者本想為昨晚之事賠個不是,奈何被陸塵連連調侃,讓她十分尷尬,只好賠笑謊稱自己昨晚喝醉酒胡言亂語,陸塵卻是不饒,瞧著她,道,“我可是記得很清楚,你說要保養我呢。”

    “弟弟可真會開玩笑,如今你擁有天水靈泉一塊資源寶地,又擁有五百萬靈石,可是名副其實的金主兒,姐姐還想你保養我呢。”

    “好啊。”陸塵吃著瘋魔果,笑道,“好啊,我這還缺一個敲背的丫鬟,來,先給大爺捶捶背。”

    “讓姐姐給你做丫鬟?想的美你。”白玲瓏嗔笑,卻是注視著這個仰躺在老爺椅上的道塵尊者,這家伙說起話來不是大爺就是老子,時不時的還以爺自居,她還是頭一次見到這般狂妄放肆的家伙,看這道塵尊者心情不錯,白思量了片刻,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好弟弟,這李堂今曰可是帶著三十多位高手,你這般敲詐他,難道就不擔心他狗急跳墻嗎?若是他舍棄自己的身份,舍棄自己的前途,舍棄自己的一切與你拼命,那你怎么辦呢?”白玲瓏的疑惑也是韓老的疑惑,她們清楚李堂不敢動手,并不是忌憚道塵尊者的實力,而是因為現在的情況容不得他們動手,一旦動手,金烏商會名譽將會嚴重受損,到時候總會絕對不會放過李堂,可是每個人都有一個底線,如若超出底線,保不準這李堂就會狗急跳墻。

    他就不擔心嗎?他就這么篤定李堂不敢找他拼命嗎?

    “他?”陸塵輕笑一聲,搖搖頭,“他沒這份氣魄。”

    “你怎么知道?”

    “猜的。”

    猜的?白玲瓏自然不信,在她來這道塵尊者今曰獅子大開口,李堂斷然不會給他,因為李堂不過是一個執掌會長,他的上頭還有總會,即便李堂肯,總會也不會同意,讓她沒想到是,沒過一會兒李堂竟然真的來了,不止來了,還把天水靈泉的一塊資源地的地契帶來了。

    白玲瓏瞧了瞧那個地契,竟是云寶商行擁有的那一塊資源地,云寶商行乃是郡都赫赫有名數一數二的商行,白玲瓏也是聰明的緊,立刻猜測出這家商行幕后的主人竟是李堂,不由驚訝這李堂的斂財能力,這些年背著金烏商會以一家商行的名義在天水靈泉得到一塊極其珍貴的資源寶地,更讓她驚訝的是,這道塵尊者開出一塊資源寶地的條件,顯然已然料定李堂有能力做到,而李堂私自擁有資源地的事情,連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如何得知的?

    “閣下,地契我已然帶來了,還請你為我兒除掉臉上的符文。”

    李堂不止帶來了地契,同時也把李正平給帶來了,白玲瓏瞧去,坐在轎子內的李正平虛弱不堪,似若只有出氣沒有進氣,陸塵對著旁邊的一修,說道,“打一盆涼水潑在他臉上。”

    此話一出,李堂強忍著怒火,森然說道,“閣下,你這是什么意思。”

    旁邊白玲瓏也是萬般疑惑,難道連符文塔的大佬都無法破解的符文,他只需一盆涼水就可以?開玩笑的吧?事實證明,陸塵沒有開玩笑,當他們親眼看見一修一盆涼水潑在李正平臉上后,那些符文猶如被撲滅的火焰一樣,冒出一絲煙霧而后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怎么可能!

    “你!”

    李堂指著此間的陸塵,暴怒不已,氣的渾身發抖,卻是說不出任何話,整張臉都為之扭曲,他沒想到方法竟然如此簡單,更沒想到雷紋陣法塔那幫大佬怎么會連這么簡單的方法都不知道,竟然為了驅除符文還煉死了譚雪峰。

    旁邊,白玲瓏和韓老面面相覷,神色亦是很不自然,他們望著這一盆涼水只覺得好貴好貴,貴的讓李堂賠上一塊無價的資源寶地外加五百萬靈石,同時,他們也覺得這個仰躺在老爺椅上的家伙手段實在太可怕了,簡直就是吃人不吐骨頭。

    李堂走了,和上次一樣是被人攙扶出去的,他已經氣的頭暈腦脹,氣的怒火攻心,氣血倒流,以至于心神恍惚,意識消沉。

    白玲瓏也走了,她覺得自己腦子很混亂,有些承受不住剛才發生的一幕,那個家伙的神秘,讓她好奇,但那個家伙的手段,卻讓她感到毛骨悚然,靜心下來,仔細想想,這道塵尊者似乎什么都知道,他知道李堂今曰會來,他知道李堂帶這么多人是在造勢,他知道李堂沒有豁出去找他拼命的那份氣魄,他知道李堂私下有一塊資源寶地,他什么都知道,一切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念及此,白玲瓏只覺渾身發冷,內心發怵。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