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元尊 > 第二宗卷 宗門風云 第152章 魚水之歡
    有時候.藏在體內的心神.其實也是一種復雜的存在,是一個人的內心之神,也稱之為內府之神,守護著一個人的內府,所謂內府,指的是神識,識海、元神、神魂等奇妙的存在,有人說心神是最堅固的同時也是最脆弱的,說它堅固,是因為只要固守心神,沒有人可以探查你的內府一切,心神愈強,可拒絕一切妖魔鬼怪迷惑,斬滅所有雜念,念頭通達,修行之路暢通無阻。

    說它脆弱,是因為只要心神一潰,不僅內府暴露,同時妖魔鬼怪也會趁虛而入,雜念衍生,迷亂心智,易受迷惑,甚至也可能會引發心魔,修行之路魔障重重。

    心神這玩意兒無法修煉,想要心神強大,唯有磨練自己的心姓提升自己的心境。

    白玲瓏知道這道塵尊者神秘詭異,說實話,如若這道塵尊者今曰的表現是他真正的實力的話,白玲瓏自然不懼,也有信心將其拿下,可關鍵是,她并不清楚這道塵尊者還有沒有其他手段,所以,在沒有絕對把握的情況,她可不會來硬的,誰知道這這小子究竟還隱藏著什么。

    既然無法來硬的,白玲瓏又想探一探他的身份以滿足自己的好奇,怎么做呢?自然是擊潰他的心神防線,只要心神一松懈,她便可以探查對手的丹田,窺探其識海,迷惑其神魂等等能用的手段實在太多了,到時候探查道他的身份簡直輕而易舉。

    如何讓心神松懈呢?

    自然是色誘。

    天下男人皆好色。

    只要引發他的春色之心,心神自然就會松懈,這一招白玲瓏屢試不爽,至少她從未失敗過,白玲瓏相信以自己美艷的臉蛋兒,妖嬈的身段兒,嫵媚的眼神兒,香艷的櫻唇,再加上她那特殊的血脈元種,只要她愿意,沒有哪個男人能夠把持得住,更何況她這次還動用了自己珍藏的春心陳釀老酒。

    “好弟弟,你的臉蛋兒好滑好嫩啊……”

    白玲瓏側著身,手肘搭在桌子上,托住嬌艷欲滴的臉頰,微微歪著腦袋,酒紅色的發絲隨意灑落著,修長的玉手撩撥著陸塵的臉頰,劃過嘴唇,順著下巴而后在脖子上游走,她媚眼如絲的望著陸塵,喘息著,香艷的櫻唇發出酥骨的聲音,“姐姐美嗎?”

    此間,陸塵就是那樣隨意坐著,自顧自喝著小酒,瞧了瞧白玲瓏,笑道,“你不僅長得美……”

    “而且呢?”白玲瓏吐息著,挑逗著,小手在陸塵的胸前劃啊劃的,內心暗道,小子,還給老娘假裝鎮定,哼哼,看你能忍到什么時候。

    “而且……”陸塵亦是面帶笑意,一雙眼睛微微瞇縫著肆無忌憚的在白玲瓏胸前飽滿的雙峰上掃來掃去,道,“而且還是一個美艷的尤物。”

    “呵呵呵……”

    白玲瓏的笑,甚是妖嬈嫵媚,她前傾著身子,美艷的臉龐似若與陸塵貼上,迷人的體香,喘息著熱氣,“姐姐是不是尤物不知道,可弟弟你在姐姐眼中比尤物還尤物啊……”說著話,她的小手更是順著陸塵的胸膛向下劃,轉而劃到陸塵的大腿,道,“只是不知弟弟的弟弟是不是更加尤物呢?”她的小手已然順著陸塵的大腿內測開始向里面滑著。

    陸塵與其對視著,微笑著,伸手將白玲瓏的手攔了下來,道,“不好意思,他今天沒空。”

    “沒空?呵呵……”白玲瓏嬌笑,美艷的臉龐貼的更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呢,為什么沒空?”

    “它在呼吸吐納。”陸塵握著她的小手,白玲瓏翻轉欲要掙脫繼續向里面滑,聽聞陸塵的聲音,白玲瓏笑的甚是妖媚,緩緩說著,“姐姐可以幫他呼吸,也可以讓它吐納……”

    “不妥吧,我怕它不習慣。”

    “有姐姐在,它會習慣的……”白玲瓏不停挑逗著,誘惑著,看這道塵的定力不凡,不由讓她感到意外,抽回手,白玲瓏站起身貼著陸塵的后背,雙臂勾著他的脖子,微微低下頭,酒紅色的發絲緩緩垂落,嫵媚的笑道,“好弟弟,姐姐的眼睛美嗎?”說這話時,她那雙勾魂奪魄的杏眼中驟然劃過一抹深紅色的精光。

    “美……”陸塵望著她,與其對視著,一字落下,他那雙幽暗的雙眸中也驟然劃過一抹殷紅色的精光,白玲瓏望著他這雙眼眸,仿若沉侵在剛才那一抹殷紅色的精光中,她覺得渾身滾燙……心跳的好快……陸塵伸手一攬將她摟在懷中,一手托著她的脖子,另一只手托著她的嬌臀狠狠的捏了一把,白玲瓏嬌軀微微一顫,剛想站起身,卻只覺得渾身發軟,她不知自己這是怎么了,自己明明施展了魅惑之眼,受到魅惑的應該是他才對,為何自己卻……“小妞,來,給爺笑一個。”

    陸塵嘴角噙著邪然的笑意,一手再她的臀部滑動,而后掠過她的裙邊,在她的美腿游走,白玲瓏嬌軀連連顫抖,重重喘息著,望著陸塵,嚶聲呢喃著,“你……你對我做了什么……不……不要……”隨著陸塵的手指在她的肌膚緩緩劃過,白玲瓏愈發顫抖的厲害,陸塵的手指每劃過一寸肌膚,她內心的春意就強烈幾分,她不停喘息著,只覺口干舌燥,呢喃著,“不……不要……我……我快受不了……”

    “小妞,你長的真美……”陸塵的手撩撥著白玲瓏嬌羞緋紅的臉頰,挑著她的嘴唇,學著剛才白玲瓏的口吻,說道,“你的皮膚好滑好嫩啊……”

    “不……我……我錯了……不……不要這樣……”白玲瓏是妖艷,是風搔,但那只是表面,她的內心卻是一點也不妖嬈一點也不風搔。

    “不要哪樣?”陸塵笑的甚是歡樂,手指劃過她的香頸,在她飽滿的雙峰游走,輕輕一捏,白玲瓏禁不住的發出輕嚶一聲,“好……好弟弟……不……道塵爺……我……我知錯了,您放過小女子吧……求求你……”

    “那你給爺笑一個。”

    白玲瓏那張嬌艷欲滴的臉蛋兒流露著一抹笑意,雖是勉強的笑,卻是更加誘人,她不停喘息著,呢喃著,“我……我笑過了……你……快些……快些放了我吧。”

    “笑的不夠真誠……得罰。”

    陸塵的笑,猶如魔神的笑,讓此間的白玲瓏感到恐懼,卻又為之著迷,他撩開白玲瓏的衣裙,那一對飽滿的雙峰立即高聳呈現,陸塵笑道,“要不要……我幫她們呼吸?幫她們吐納?”說著,陸塵伸手對其蓓蕾輕輕一彈,白玲瓏仿若著魔一樣發出酥骨般的呻吟聲,“我……受不了了……”也不知她哪里來的力氣雙手勾住陸塵的脖子,一下子抬起頭,欲要親吻。

    陸塵眼疾手快,一手擋住自己的嘴,白玲瓏直接親在他的手心,欲血焚身的她癡癡的說,“給我……我要……”

    陸塵捂著她的嘴唇,戲謔道,“你要什么?”

    “我……我要你……我要你……”

    “要我什么?”

    “和你魚水之歡……”

    “這恐怕不行……”陸塵捂著她的嘴將她摁了回去,笑道,“爺可是正經人,不玩一夜風流……”

    “給我……快給我……我要……我不管……”此間,白玲瓏欲血焚身,只想與眼前這人合歡一夜,呻吟而又呢喃著,“只要你給我……你要什么,我都給你……你想做什么,我都……都幫你……”

    “你的意思你養我?”

    “我養你,我包養你……好弟弟,快……快些給我……人家……人家受不了了……”

    “得了吧你,還敢來迷惑爺,膽兒不小,今兒爺高興,放你一次,你的貞艸還是留著吧……”陸塵在她眼前彈了一個響指,白玲瓏神色一怔,似若癡迷,漸漸的閉上雙眸…………庭院內,屋頂上,林老趴伏著,透過縫隙仔細觀察著里面的一修。

    一修盤膝坐在地上,一邊捋著八字胡,一雙小眼緊緊的盯著地上的卷軸,他看起來頗為激動,將卷軸捧起來,雙手都在顫抖著,的確,作為一只鬼魂,捧著鬼魂界的無上寶典,氣祭吞魂,一修相信任何一只鬼都會無比激動,他閉上眼深吸一口氣,壓住內心的興奮,小心翼翼將卷軸收起來,而后手腕一翻一縷鬼魂浮現出來,這鬼魂若隱若現,鬼息虛弱,意識消沉,正是之前陸塵從陳衛東手里搶到的那只鬼。

    “嘿嘿,老邪,你還記得修爺嗎?”一修嘖嘖陰測測笑著。

    “你……你是誰……什么修爺?”老邪驚恐著。

    “不會吧?這么快就把你一修爺爺忘記了?”

    “一修?一修?你說你是一修?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是一修,你快放了我……不然……不然血羅大將會把你撕成稀巴爛!”

    “嘖嘖……放了你?你修爺還要拿你試刀呢,桀桀……”

    一修得意的笑著,將氣祭吞魂回憶了一遍,而后雙手掐動,猛然張開嘴,嘴中似若一個綠色的漩渦,老邪原本扭曲虛弱的鬼身猶如煙霧般一絲絲被一修吸入口中,老邪驚恐吶喊著,“這是什么功法……你怎么……怎么可以吞噬我的鬼魂……為什么!”

    趴在閣頂的韓老看見這一幕,瞳孔驟縮,嚇的抬起頭,內心瘋狂吶喊:這是……這難道是?不!絕對不可能!風子岳的東西怎么可能……不!不可能!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