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元尊 > 第二宗卷 宗門風云 第150章 “膽敢反抗者,一律殺無赦!”

第二宗卷 宗門風云 第150章 “膽敢反抗者,一律殺無赦!”

    聞言傳來一聲.那魏無亮可是郡都之內名氣頗大的一名五行煉陣師啊,神魂之足,精神之強大,造詣之深厚,而那謝博陽亦是一位元花修士,更是金烏商會的管事人,現在這道塵尊者竟然說這二人是邪惡之徒?這……可能嗎?

    魏無亮和謝博陽二人惱羞成怒,這道塵尊者今曰讓他們威嚴掃地,名譽受損,二人對其恨之入骨,奈何他拿出小山谷的證據將自己一方吃的死死的,場內有這么多人看著,郡守大人在此,二人也只能干瞪眼,此刻這道塵尊者這般污蔑自己,魏無亮和謝博陽卻是不怒反笑。

    這道塵尊者能以污蔑罪讓符文塔和金烏商會的名譽受損,二人自然也想玩這一招,故此轉過身,咄咄逼人,欲要用污蔑罪將這道塵尊者當場誅殺。

    “諸葛大人,請你拿出幻神令照一照我與謝兄弟,以此證明我等的清白,如若我二人不是邪惡之徒,今曰我以污蔑罪將他誅殺!”

    魏無亮滿臉陰沉,雙目怒瞪,咬牙切齒的死死盯著道塵尊者。

    旁邊,身高九尺的諸葛行云濃眉大皺,他雖說是圣堂的執法長,擁有特權,亦擁有幻神令這等寶貝,可也不能隨便照,這玩意兒你得有證據才行,特別是對一些頗有身份之人,如果照過之后,人家是清白的,那是對人家的一種羞辱,一種污蔑,所以,如若沒有一定證據,諸葛行云很少會用幻神令照那些頗有身份之人,此刻看魏無亮這般要求自己,卻讓他有些不適。

    諸葛行云看向旁邊的道塵尊者,說實話,他對這哥們的印象很不錯,尤其是大虛空擒拿手,他還想請教請教,若是照過之后,魏無亮二人不是邪惡之徒,這哥們怕是要大倒霉了,看魏無亮二人的架勢不弄死他都不罷休,不由秘密傳音道,“哥們兒,我這一照下去,你可就遭殃了啊。”

    陸塵望著他,笑意甚詭,秘密傳音道,“人家讓照你就照唄。”

    “諸葛大人,請你快些為我與謝兄弟二人證明清白。”魏無亮又是一喝,他已經迫不及待想將道塵尊者弄死。

    “照就照,你咋咋呼呼做什么!”諸葛行云也不是好惹的主兒,一雙虎目瞪著二人,道,“這可是你們要求本大人照的。”諸葛行云可是很清楚這幫雷紋陣法塔的煉陣師們有多么難伺候,他前兩年就吃過這種虧,照過一位雷紋陣法塔的煉陣師,對方并非邪惡之徒,結果那次他差點被雷紋陣法塔的煉陣師的吐沫星子給淹死。

    諸葛行云當下也不再遲疑,再次掏出幻神令,舉在頭頂,對著二人,心念一動,樸質無華的幻神令頓時泛起金色微光,照射出一束光芒將石魏無亮二人籠罩。

    被神圣光華籠罩,不管是魏無亮還是謝博陽皆沒有異狀發生,魏無亮不由咧嘴哈哈哈大笑起來,這是一種得意的笑,凝視著道塵尊者,怒喝道,“小輩!你可看清楚了!這是你污蔑我在先,場內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郡守大人也在此,受死吧!”

    話音落下,魏無亮摧動神魂,而旁邊的謝博陽也露出猙獰,摧動體內元種,欲要將道塵尊者擊殺。

    然而就在這時,諸葛行云忽然暴喝一聲,“不要動!”他這一喝,聲如洪鐘,令二人一愣,疑惑的瞧向諸葛行云。

    此時此刻,諸葛行云滿面威嚴,瞪著二人,而周圍眾人亦是不敢相信,駭然張望著,只見魏無亮和謝博陽二人周身浮現出一抹陰森黑色的綠光。

    “鬼息!這是鬼息!”

    魏無亮和謝博陽似乎也意識到異變,不由愣在當場,徹底石化,仿若無法接受,是的!他們無法接受,自己明明沒有侵染鬼息,為何會有鬼息!為什么!他們不知道!

    “你們二人果然是邪惡之徒,隱藏的好啊!”

    諸葛行云手中青龍偃月刀釋放出耀眼的金光,喝道,“給我拿下!”十余位圣堂修士當即沖出來將二人包圍,手持鎖鏈,將二人捆綁。

    “慢著!我不是!”魏無亮二人劇烈反抗,“諸葛行云!我是雷紋陣法塔的管事!你敢拿我!”

    豁然間,一炳青龍偃月刀橫在魏無亮的眉心,諸葛行云兇神惡煞的怒喝,“膽敢反抗者,一律殺無赦!”

    謝博陽當即就軟了,魏無亮指著道塵尊者大聲咆哮著,“是他,是他污蔑我,是他啊——”污蔑?諸葛行云有幻神令在手,一聲令下,魏無亮和謝博陽二人當即被十余位圣堂修士給困住押了回去。

    陸塵佇立在此間,神色平靜,面無表情,他從來就不是什么善類,以前不是,現在也不是,誰搶他的東西,他就十倍搶過去,誰打他,他就十倍打回去誰,誰誣陷他,他就十倍誣陷過去,誰想殺他,他就十倍殺回去,你若不狠,便是對自己的殘忍。

    周圍眾人望著魏無亮和謝博陽被圣堂的人拿下,皆是議論紛紛,這雷紋陣法塔和金烏商會誣陷在先,公然搶奪也便了,現在竟然還侵染鬼息,是為邪惡之徒,實在是可恨之極。

    此時此刻,位于雅閣之內的白玲瓏倒吸一口冷氣,道,“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魏無亮和謝博陽明明不是邪惡之徒為何會有鬼息浮現……”

    “老奴也不知啊……”韓老站著,迷茫著,驚悚著,似若想到了什么,說道,“小姐可曾記得這道塵尊者剛才拍過這二人的肩膀?”

    “肩膀?你的意思是他在那個時候動的手腳?”

    “老奴亦是猜測,至于他動用的什么手段,用的什么手法,老奴也不知啊!”

    白玲瓏看了看圣師大人,而后又看了看郡守大人,這二人皆已然站起身,神色驚悚,不明所以,似若和她有著同樣的疑惑,望著魏無亮等人被抓走,白玲瓏不由覺得毛骨悚然,呢喃道,“此人的手段實在……實在太過不可思議啊!”她閉上眼,說道,“我總算知道他要做什么了。”

    “小姐,您知道?”

    “是啊……他這是在羞辱雷紋陣法塔和金烏商會,這是徹頭徹尾**裸的羞辱啊,現在想想……他在搶到火元種子那一刻怕是早就料到了今曰的情況,他知道金烏商會和雷紋陣法塔的人不會放棄火元種子,所以他提前就準備好了化鏡靈印,然后宣布在我們清水莊園等著他們。”

    “他知道李正平和譚雪峰會來,他知道李正平、趙海等人會當眾污蔑,會教唆他人,所以當時他把火元種子亮了出來,然后……他把所有人都打了,卻只留著李正平等人,目的就是等著雷紋陣法塔和金烏商會的人,魏無亮和謝博陽來了,他與對方爭辯,他知道對方不會相信他手中有證據,雷紋符文和金烏商會的人誣陷在先,不知他動用了什么竟然讓魏無亮和謝博陽二人成了邪惡之徒,他知道……他什么都想到了,為的就是這般徹頭徹尾**裸的羞辱雷紋陣法塔和金烏商會,這種羞辱簡直比殺了場內所有煉陣師還要狠啊!”

    “魏無亮和謝博陽也是因為郡守大人在此,所以才沒有動手,難道這些他也知道?他料定郡守大人會在此?不太可能吧?如若真是如此,那他也太可怕了吧?”

    “不知道……”白玲瓏搖搖頭。

    “他這是在破壞雷紋陣法塔的名譽啊。”

    “這何止是在破壞,簡直就是在踐踏雷紋陣法塔的名譽,塔內的煉陣師為了搶奪火元種子,污蔑在先,而后公然搶奪,現在魏無亮和謝博陽二人又被證實是為邪惡之徒,這件事很快會傳遍齊天郡,到時候雷紋陣法塔的名譽定然嚴重受損。”白玲瓏說著話,睜開眼,瞧著道塵尊者,呢喃道,“只是不知他到底和雷紋陣法塔有什么深仇大恨?”似乎想起了什么,又看向下面的云水瑤,道,“難道……”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