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元尊 > 第二宗卷 宗門風云 第145章 圣堂執法長
    在場所陣.也不知是不是因為李家商會和雷紋陣法塔的人突然到來的原因,致使越來越多的人進去樂悅閣,短短片刻竟然涌進來一百余人,他們進來以后望著破爛不堪的樂悅閣,望著地上一具具不知是死是活的修士,又瞧見跪在地上的李正平等人,同時也發現了郡守大人和圣師大人,他們聚集在旁邊,小聲議論著,指指點點。

    “樂悅閣到底發生了什么?怎么會變成這般模樣?躺在地上那些人又是怎么回事?”

    “好像聽人說一個叫道塵尊者的家伙把李正平、陳衛東還有譚雪峰給打了。”

    “什么!他不想活了嗎?那可是金烏商會和雷紋陣法塔啊!到底因為什么啊!”

    “好像是因為搶奪火元種子。”

    “金烏商會的謝博陽和雷紋陣法塔的魏無亮都已經來了,可是……他們怎么還不動手,這可不像金烏商會和雷紋陣法塔的作風。”

    “你沒看見郡守大人和圣師大人嗎?這二人還沒有說話,金烏商會和雷紋陣法塔就算再厲害,也不敢在這二人面前放肆吧。”

    眾人猜疑著,有驚訝,也有茫然,事實正如他們所猜測的那般,面對來歷不明的道塵尊者,面對場內沒有任何表態的上官綺夢和郡守大人,不管是魏無亮還是謝博陽都不敢直接動手,二人也不是泛泛之輩,深知這種情況下,必須摸清事情的來龍去脈,如若自己一方占理的話,那么即便郡守大人沒有任何表態,他們也可以先將人拿下再說。

    “事情是因為兩曰之前在小山谷時,沅長空公子和季大師起先發現火元種子,老朽雖在場,卻也知這等機會留給他們年輕人,所以,便為他們主持了此次爭奪,以光圈為界限,沅長空公子年輕有為,修為高深,奪得火元種子,起先沖出光圈……當時在場的修士都已承認火元種子已屬于沅長空公子,奈何這道塵尊者根本不講規矩,直接出手搶奪,我等與他理論,他不但不聽,還大打出手,此人雖說修為淺薄,但他侵染鬼息,手段甚是邪惡,不但祭出鬼魂幡,召喚出諸多孤魂冤鬼,他還……還暗中勾結血羅那個鬼將,血羅出面,我等不敵……”

    說這話的自然是趙海,場內也只有他和沅長空的傷勢還算輕些,這趙海敘說起來淚如雨下,義憤填膺,慷慨激昂,不僅將自己描述的如何清譽如何寡欲,也將道塵尊者描述的十惡不赦。

    “今曰譚雪峰大師和李正平、陳衛東兩位公子來為當曰小山谷的事情討個公道,沒想到……這道塵尊者不知道施展了什么邪惡之威,竟然……竟然連兩百多位英雄都奈何不了他。”

    趙海越說越激動,指著地上一個個不知是死是活的修士,吶喊道,“大家仔細想想,一個剛剛凝出元種的修士,如若不是動用了邪惡之威,如何抵擋兩百多位英雄的威能啊!如若他不是動用了邪惡之威,又怎會將兩百多位英雄打成這般模樣……他們毛發豎起,皮膜炸裂,這正是邪惡之威所造成的啊!”

    周圍眾人議論紛紛,有人贊同,也有人反對,也有人將信將疑。

    旁邊魏無亮和謝博陽二人聽的十分認真,心念如電,快速思量著,他們二人都很清楚,趙海說的這些話中有幾分真有幾分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這話是由趙海這位在郡都之威頗有威望的人說出來,而沅長空等人也站出來作證,如此之下,不管這道塵尊者是不是真的邪魔,他們都有充分的理由將他拿下,哪怕當著郡守大人的面也無妨。

    魏無亮和謝博陽向上方看了看,郡守大人依舊彎腰坐著,不語,圣師大人同樣沒有說話。

    趙海說出此番話,郡守大人和圣師大人依舊沒有表態,難道這兩位大人已經默認?

    他們猜不出兩位大人的心思,不過此時此刻,二人的底氣顯然比剛才足了一些,尤其是魏無亮,他的確忌憚郡守大人和圣師大人,但也只是忌憚而已,現如今自己占據有理有方,在他看來,郡守大人表態不表態已經不重要,就算表態又如何,到時候我雷紋陣法塔也敢與他一爭。

    “原來都是你這邪魔之輩!”

    以魏無亮為首的煉陣師們,以謝博陽為首的一種高手全部看向那個坐在椅子上的青年,惡狠狠的說道,“侵染鬼息,勾結血羅,又公然在此以邪魔手段殘害我齊天郡修士,你若識趣的話,現在就給我回去,否則……”他又看向道塵尊者身后的馬駝子,道,“否則誰也救不了你!”

    他之所以沒有立即動手,也是因為馬駝子這個元嬰高手在這里,不過讓他有些疑惑的是這馬駝子的氣息怎么如此微弱,難道他受了什么傷不成?而且這馬駝子死氣沉沉,周身也沒有任何真元波動流露,這究竟是怎么回事,魏無亮雖有疑惑,卻也不敢妄動,因為他接觸的元嬰高手并不多,對這種級別高手的手段不是很理解,不知道馬駝子這種情況算不算正常。

    金烏商會的謝博陽也曾去過冥風洞有幸見過馬駝子一面,他也和魏無亮有著同樣的疑惑,可惜他們二人沒有韓老那一份閱歷,看不出其中貓膩。

    突然,樂悅閣又來了一群不速之客,這些人約有二十余左右,一個個皆是身著黑色威武盔甲,后掛銀色披風,披風之上印著圣之圖案,所有人都看的出這是圣堂的修士,為首的一人身形魁梧,高九尺,國字臉,神色冰冷,一雙虎目之中盡是凜然,此人手持一把金色的青龍偃月刀,龍行虎步而來,威武之極。

    這是圣堂的執法隊,而為首這莽漢正是執法長,有著正守悍將之稱的諸葛行云。

    這諸葛行云的正守威名在齊天郡人人皆知,此人實力強大,更是公正無私,這些年來齊天郡將近百分之八十邪魔之輩都被他斬殺,之所以稱之為悍將,是因為他從不徇私枉法,也從不畏懼任何人,只要被他查出有人侵染妖魔鬼息,統統殺無赦,不管你有多么強大的靠山都不管用。

    圣堂的突然到來,尤其是來的還是諸葛行云這么一位鐵面無私的悍長,對于騎虎難下的金烏商會和雷紋陣法塔來說絕對是一個好消息,對于場內陳衛東等人來說更是一個驚喜,不過魏無亮和謝博陽卻只有驚,沒有喜,因為他們無法判斷這道塵尊者是否是邪魔之輩,如若是的話,那一切都好說,如若不是話,那如何收場,尤其是魏無亮,在看見諸葛行云時,他心頭不禁一慌,有些擔憂的看向李正平,而此刻李正平看見諸葛行云也是嚇的魂飛魄散,魏無亮立即傳音過去,“李公子,不要慌,你的丹田有秘寶隱藏,只要不被諸葛行云盯上,他是不會發現的。”

    諸葛行云身形魁梧,邁步而來,似若巨人一般,手中那柄金色的青龍偃月刀晃的人眼暈,他邊走,一雙虎目四處張望,一眼掃過,亦是驚訝不小,在他旁邊還跟著一位老者,這老者抱著古琴,正是剛才從這里逃離出去的亦老先生,而此次圣堂到來,也是他通知的。

    “諸葛大人……”

    魏無亮和謝博陽立即上前打招呼,并且將剛才趙海說的話一字不落的講給了諸葛行云聽。

    “哦?”諸葛行云聲如牤牛,即便一聲輕咦,也是嗡嗡作響,“一個元種修士,兩百多人同時動手不但沒有奈何得了他,反而被他打的盡數生死不明?”

    “就是他!諸葛大人,他就是老夫給你說的那個道塵尊者。”亦老先生跳出來憤怒指過去。

    諸葛行云虎目一瞪,凝視著那位坐在椅子上的道塵尊者,一邊走,一邊驚,疑惑道,“侵染鬼息?勾結血羅?邪惡手段?”

    “是的!諸葛大人,此人如若不是邪魔之輩,又怎會掩蓋丹田。”亦老先生說道,“諸葛大人大可祭出神識探查一翻,此人怪異的很,我等的神識根本無法探查。”

    諸葛行云剛才就已經祭出神識探查,也真如亦老先生說的那樣,自己的神識觸及到那人的肉身時,無論如何也無法滲透進去,他忽然止步,就是這么盯著。

    “諸葛大人,你快些動手將此邪魔之輩當場誅殺!”這亦老先生內心狹隘,之前由于道塵尊者突然鬧事,讓他沒能演奏自己的成名曲,而后道塵尊者的手段又差點把他嚇了個半死,他簡直恨透了這勞什子道塵尊者。

    諸葛行云辦案多年,斬殺的邪魔之輩多不勝數,對邪魔之道也很是了解,雖然自己的神識無法探查其內丹田讓他很疑惑,但他也絕對不會因此就判定為邪魔,因為他知道,自己若是沒有對方的心神強大,神識根本無法滲透。

    這小子不過元種修士,心神難道比老子的還要強大?

    諸葛行云不信,他經驗豐富,猜測著對方可能有什么秘寶之類的東西守護著心神。

    當下,他手腕一翻,手中出現一面令牌,這令牌名為幻形令,是一件法寶,其內神圣氣息,只要被此令照耀,在神圣氣息的籠罩下,不管你侵染的妖息還是魔息以及鬼息,不管你將它們隱藏的多深,這些邪惡的氣息都在神圣氣息籠罩下都會浮現出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