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元尊 > 第二宗卷 宗門風云 第125章 神魂分裂
    這葛恒軒被沈婆婆說的臉色有些鐵青,卻也是冷哼一聲,故作鎮定,對著云水瑤說道,“十年,只要你等我十年,我會證明給你看,我葛恒軒才是真正的天才。”說罷,他又瞪了那沈婆婆一眼,御劍而去。

    沈婆婆拄著拐杖在虛空中走了兩步,望著葛恒軒離去的背影,一雙明亮的眸子盡是鄙視,道,“資質雖不錯,卻也只是不錯而已,奈何一個井底之蛙,天下之大,他連一丁點都不知道,要是在域都,他有一百條命都不夠死。”

    旁邊云水瑤輕笑道,“走吧,我的沈婆婆。”

    “也是,得盡快調查調查到底是誰搶了火元種子,老身得想個辦法搞到手才行。”

    云水瑤搖頭無奈的笑了笑,忽然想到了什么,問道,“婉兒,我記得你以前這幅打扮的時候經常自稱是天妖秘境,怎么這次又換成玄龍秘境了?”

    “甭給我提玄龍秘境,提起這四個字我就生氣。”沈婆婆看起來很生氣,虛空游走時,拐杖一搗,震的周邊一陣噼啪作響,“老身行走江湖多年,一雙美眸上可洞天之玄,下可探地之妙,只有老身釣別人的魚,沒想到這次反倒被人釣了,真是豈有此理。”

    “哦?怎么回事?”云水瑤可是知曉這沈婆婆的真實身份,更知她聰慧過人,雖說一雙美眸上可洞天之玄,下可探地之妙有些夸張,但也差不了多少。

    “水瑤,你有所不知,前幾曰之時,老身在郡都閑逛,發現一個騙子,那騙子口氣甚大,大的沒邊兒,老身本想教訓教訓他,沒想到那騙子擺的攤位上竟有幾張蘊含萬羅之妙的符箓,老身當時甭提有多高興吶,趕緊回去以師尊傳我的分解之妙對符箓進行分解,你猜老身最后分解出了什么。”

    “什么東西?”

    “給你看看,不過不準笑哦。”沈婆婆抬起手時,一行黃紙符箓出現在掌心,這金黃色紙上面沒有符象,只有五個字:給爺笑一個看見這五個字,縱然是向來心靜如水的云水瑤也不禁失態般呵呵笑了起來。

    “水瑤,老身說過不準笑的。”沈婆婆那雙美眸瞪的賊大,冷哼一聲,拄著拐杖又是虛空一搗,氣的渾身發抖,怒然道,“那個該死的騙子,最好不要讓老身發現他的行蹤,不然……哼哼!老身一定要讓他給姑奶奶笑一個!”

    “呵呵呵呵……”云水瑤搖頭失笑,握著這張符箓,過了好久笑意才漸漸消散,道,“可是這和玄龍秘境有什么關系。”

    “那個該死的騙子就自稱是玄龍秘境的第五十九代傳人,叫什么道塵尊者的家伙,那廝的口氣狂的很哩,煉符煉陣煉器,降妖除魔捉鬼,號稱無所不能啊,真是……氣死老身啦。”

    “你說你遇見那個騙子是來自玄龍秘境的道塵尊者?”云水瑤神色微微驚訝,美眸連連眨動,看見沈婆婆點頭,云水瑤訝然道,“那個騙子現在就在我們汘耀門啊。”

    “啊?水瑤,你認識他?”這次換成沈婆婆驚訝了。

    “我不認識。”云水瑤搖搖頭,一時不知該如何解釋,思忖片刻,道,“我上午找你的時候不是說過,我找了一個幌子嗎,讓你借助他的手來布置陣法,我說的那個幌子就是道塵尊者。”

    “當真?”沈婆婆甚是激動。

    “是啊。”

    “呵呵呵……老身的運氣真是……真是好到爆啊。”沈婆婆發出沙啞而又妖異的笑聲,“真是……想什么來什么呢,真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呢……嘖嘖嘖嘖……小子,你敢釣老身的魚兒,你敢讓老身給你笑一個……嘖嘖……這次……這次老身一定把你折磨的體無完膚,一定……一定讓你給老身笑個夠……”

    “老身先以迷幻將你的神魂迷惑,再以幻境讓你沉醉其中,再以美色之誘麻醉你的神魂,然后……然后當你無法自拔之時,當你沉侵之時,老身會……會肆無忌憚的蹂躪……蹂躪啊……想想……真是爽啊!真是忍不住笑啊——”

    沈婆婆仿佛已經預見自己如何蹂躪那個騙子一樣,笑的甚是妖異,笑的肆無忌憚,笑的嬌軀都在顫抖,一旁云水瑤微微皺眉,暗嘆這妮子的老毛病又犯了,她也不去打擾,而是退至遠處,固守神魂,她可是清楚這沈婆婆犯病時,笑聲之妖,妖到足以顛倒他人的神魂。

    一旁御劍飛行的修士路過之時,內心十分詫異,不知這老婆婆發什么神經,正欲前去問問怎么回事,剛接近,還未開口,只覺得神魂一陣顫抖,仿佛如遭雷擊更像被一只魔手擠壓一樣,嚇的那些個修士趕緊一溜煙的離開。

    也不知她笑了多久,沈婆婆終于笑夠了,清了清嗓子,卻是有些煩躁的搖搖頭,“真是好傷心,最近犯病的頻率越來越多了呢,這樣下去,老身遲早會瘋掉呢。”

    “婉兒,你這毛病難道沒有一點辦法壓制嗎?”云水瑤擔憂的詢問。

    沈婆婆搖搖頭,道,“沒辦法,神魂修過頭了,我師尊她老人家都沒找到解決的辦法,婉兒又有什么辦法呢。”

    一想到婉兒的師尊,云水瑤的神色有些不自然起來,小心翼翼的詢問,“你師尊她……已經到什么程度了?”

    “神魂分裂。”沈婆婆的聲音突然有些落寞。

    “什么是神魂分裂?”云水瑤對神魂一事知道的并不是很多。

    “唔……婉兒也不是知道的很清楚,不過……我師尊她老人家神魂分裂后變得很……很神經質,唔……就像這樣。”沈婆婆站到一邊,發出嘻嘻哈哈桀桀的笑聲,雙肩抖動著,指著對面一位正在御劍飛行的修為,笑道,“呵呵呵……你……呵呵……好像在飛?為什么要飛?給……給……給本宮下去。”只見沈婆婆指尖一抹幽光閃現,那一名正在御劍飛行的修士根本不知怎么回事,直接從飛劍上墜落下去。

    “呵呵呵……你……呵呵呵……為什么要墜落?……為什么呢……給本宮上來。”沈婆婆指尖又是一抹幽光,那名墜落的修士咻的一聲又重新落入飛劍。

    一旁凝云水瑤看的直皺眉頭,無法想象婉兒的師尊竟然會神經質成這樣,她可是……可是一個與陸蒼天齊名的當代傳奇啊。

    “唔……大致就是這樣,不過最近和洛天衣打了一架后,師尊她老家清醒多了。”

    “你師尊和洛天衣打?為什么?”即便云水瑤不是那么八卦的女人,但這個消息對于她來說都值得打聽,不為別的,因為不管是婉兒的師尊還是洛天衣都乃是當今天下通天徹底的女傳奇。

    “還能因為什么,我師尊罵了洛天衣一句蕩婦,洛天衣罵了我師尊一句銀婦,結果兩人一個在域外一個域內大打出手。”

    “這……”云水瑤啞口無言,不知道該說什么,搖搖頭,“那陸蒼天真是幸運,竟讓天下兩位當代傳奇絕世美女為其著迷成這樣。”

    “幸運?呵呵……陸蒼天幸好死了,若是他不死,可能會崩潰死的,洛天衣那是什么女人,那是何等霸道,以無上之威凝詛咒截殺,連九天之仙都無法逃脫她的詛咒,而我師尊更別說,那叫一個神經的沒邊兒,玩仙人跟玩小雞一樣,被這兩個女人迷上,甭說那陸蒼天是神通悟姓,他就是個神,也得躲著。”

    云水瑤默默不語,內心卻是蕩起無限波瀾,她無法想象,洛天衣的修為到底強大到何等程度,竟然可以凝詛咒截殺連仙人都無法逃脫,也無法想象婉兒師尊的神魂究竟強大到什么程度,能玩仙人跟玩小雞一樣,這種存在讓她敬畏,但更讓她向往,內心暗暗發誓,一定要努力修煉。

    “好了,水瑤,你快帶老身回汘耀門吧,老身已經迫不及待要見到那小子了呢。”

    “好吧。”

    ……此時已是傍晚,汘耀門和往常一樣清冷,很多弟子都被蔡成拉出去捉鬼,至今未歸,而在汘耀門大殿的前面,一個身著灰袍的中年背掛飛劍正著急萬分的來回踱步。

    此人正是從小山谷趕回來的宋元,自從回到門派后,他一直心神不寧,的確,道塵尊者搶了火元種子,打了雷紋陣法塔的季大師和金烏商會的沅長空,而后更是張狂到約他們三曰之后在清水莊園大戰,這等大事怎能讓萬元不著急,奈何等了一個多時辰也不見云水瑤歸來,還有那道塵尊者也不知道此時去了哪里,他會不會回來?

    宋元嘆口氣,搖搖頭,突然,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讓他心神一怔。

    “宋師弟,你怎么慌里慌張的,發生什么事了嗎?”

    聞言,宋元朝天空望去,果然發現了云水瑤的身影,當即說道,“水瑤師姐,你終于回來了啊,出大事了,出天大的事了啊!”

    “怎么回事?”

    云水瑤深知宋元向來穩重,若非天大的事情,他斷然不會這般焦急,仿若意識到什么,問道,“難道是派內弟子……”

    “不……是小山谷。”

    “小山谷?”聽聞此言,云水瑤和旁邊的沈婆婆皆是一愣,那沈婆婆明亮的眸子閃爍著精光,似乎太過激動,一把扣住宋元的肩膀,“小輩,你知道小山谷的事情?”

    被這只小手扣住肩膀,宋元只覺自己的神魂一陣顫抖,如遭雷擊,差點軟在地上,驚駭的望著這位神秘的老婆婆,疑惑的看向云水瑤,云水瑤會意,道,“無礙,你且說什么事情。”文學度

    文學度

    文學度

    文學度

    文學度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