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元尊 > 第二宗卷 宗門風云 第120章 身披萬丈雷光
    在場的所有人.沒有人知道這位什么玄龍.什么尊者.要做什么,只見他怒喝一聲,揚手之時,五指變換,原本金色光華.此刻瞬間衍變成灰色玄氣.不停在指尖流轉,一抹真元從指尖祭出,速度極快,帶起破風之音,咻的一聲出現在上空,似若星辰一般綻放溫和的微光,微光籠罩而下,下方頓時一炳飛劍出現,又是一炳,眾人看去足足十余件各式各樣的法寶豎立在半空中,恰好圍成一個圓圈。

    眾人都看的出,這些都是一些法寶陷阱,皆是在趙前輩設置的光圈之內,如果夏幫主和宋元為詆毀趙前輩而捏造的是假證據,那么這些法寶難道都是?看見這一幕,眾人都意識到一個事實,德高望重,享有清譽之名的趙前輩竟然……竟然真的在暗中動了手腳,擴大了光圈。

    這……實在是……讓人難以接受啊!

    趙前輩怎么可以做出這種事情?

    真是太讓人失望了。

    眾人的目光投來,趙海的身子在顫抖,那張鐵青的臉都在扭曲。

    “這就是你的清譽?”陸塵神色怒然,雙眸冰冷,言語更是凌厲,“你這小兔崽子站在那里也是人五人六,道貌岸然,內心本骯臟,卻是滿口仁義,你不嫌惡心?我都替你害臊,好歹你也活了兩百多年,都活到狗身上了,為了一個區區火元種子,你就連人格都不要?這不就是一個火元種子嗎?如果他娘的是火行之根,是不是連你祖宗的衣裳都敢扒光,老子活了大半輩子,還沒見過你這號畜生,草你大爺!”

    “你……住嘴!住嘴啊!!”

    趙海惱羞成怒,急火攻心,一口老血吐了出來,一口氣沒提上來,從虛空墜落下去。

    陸塵那雙幽深的眸子橫掃開來,刀鋒般凌厲的目光在場內每一個人臉上一一躍過,喝道,“就你們這些小兔崽子還跟大爺玩這一招?不就是搶奪寶貝嗎?用得著這么虛偽嗎?有本事盡管來搶,本沒事撿起你的破銅爛鐵,給我滾蛋。”

    周圍眾人被他說的一個個臉色都是鐵青,惱羞成怒,氣血翻騰,望著那邊十來件豎立虛空的法寶,卻是無人敢去撿取,誰去撿不就證明自己也是陰險的小人嗎?

    “哈哈哈哈哈!”

    陸塵冷笑道,“本是小人,何必裝他娘的君子,既然沒人要,那大爺替你們收了。”陸塵虛空踏步而去。

    一旁宋元發現陸塵要收眾人的法寶,當即秘密傳音過去,“尊者天師,趁此之際,你還不快些離開!”奈何陸塵沒有回應,這讓宋元著急上火,現在若是陸塵離去,恰似最好時機,而他不但沒有離開,竟然還要收取眾人的法寶。

    這尊者畢竟還未凝出元種,縱然法訣玄妙,這里這么多高手,你能敵得過嗎?

    “尊者,不要意氣用事啊!快走!”

    宋元再次秘密傳音,可依舊無人回應。

    一旁眾人,看著自己辛苦煉制的法寶眼看就要落入這小子手中,沅長空以及他身后的六位元種修士,七葉商行的何寬、陳家家主還有其他等人的心都在憤怒的顫抖。

    沅長空再也忍受不住,深吸一口氣,怒喝道,“你算什么東西!也敢在我面前指手畫腳!”話音落下,這沅長空心念一動,其中一件屬于他的法寶立時顫抖起來,看見沅長空動手,其他等人再也沒有遲疑,心念而動,召喚自己的法寶。

    法寶,是為祭煉,祭煉之后,與心神磨合,磨合的越久,越是得心應手,心神一動,一念而發,法寶便會變化無窮,然而,當他們召喚自己的法寶時,虛空中十余件法寶只是連連顫抖,綻放光華,卻如同被人強行壓住一樣動彈不得。

    “小兔崽子,我還真以為你們準備君子到底呢,現在想要?遲了,都是大爺的!”

    只見陸塵彈指一動,指間祭出十余道灰色真元,恰好纏繞在場內十多件法寶身上,頓時劇烈顫抖起來,發出噼啪聲響,他大手一揮,十余件法寶盡數落入囊中。

    “你!找!死!”

    沅長空乃是齊天郡赫赫有名的貴公子,更是九大巨頭之一金烏商會的會員,何時受過今曰這般屈辱,一字一頓,咬牙切齒,摧動元葉,真元涌動,周身光芒暴漲,揮舞著手中的斑斕飛劍,一劍祭出,蘊含三大威能,元葉之威,青叱劍訣之威,法寶斑斕之威。

    與此同時,他身后的六位元種修士也紛紛動手,何寬、陳家家主也都加入戰團,他們無法忍受這般屈辱,更不會讓價值連城的火元種子落入這小子手中,看見陸塵被眾人圍攻,一旁的宋元神色亦是有些復雜,不知該幫還是不幫,不幫的話,良心難安,這道塵尊者雖說是水瑤師姐找來的騙子,可畢竟也是纖耀門的客人,不過,若是幫的話,纖耀門便會豎立金烏商會這么一個大敵,還有七葉商行,而且自己等人的實力即便幫的話,恐怕也無濟于事。

    就在他猶豫遲疑之時,場內激斗頓時發生異變,那佇立在虛空的陸塵,面對四面八方襲來的萬般威能,卻是無畏無懼,不躲不閃,反而直接迎了上去,只見他大踏一步,身影如梭,周身紫灰色光華纏繞,那紫色光華之中更為耀眼.仿若蘊含著數不盡的閃電雷光,噼里啪啦響個不停,祭出之時,引周邊空氣為之連連爆破,蕩起千層氣勁,引發靈氣顫抖潰散。

    此時此刻此間,陸塵宛如身著金甲披掛千般雷光的威武戰神,一招一式電閃雷鳴,噼啪作響。

    周圍眾人只覺得一陣頭皮發麻,紛紛駭然,這是什么光華,怎能蘊含如此恐怖的威能?這還只是光華啊!那他的真元之威該恐怖到何等地步?這怎么可能,他連元種都未凝成啊。

    陸塵一拳祭出,周邊盡是疾雷,盡是閃電,襲來的萬般之威盡數被如此一拳震的潰散消失。

    “你!”

    何寬和陳家家主驚恐萬狀,心中駭然不止,正欲后退,那陸塵身影一抖,卻是出現在二人面前,雙臂揚起,五指張開,掌心金雷綻放,雙掌扣在何寬和陳家家主二人的頭頂,被紫金色狂暴的真元纏繞,萬般疾雷與閃電肆意蹂躪。

    要知道陸塵之前可是吸收煉化了少許罰雷,這罰雷可是天罰之眼的東西,連他的九劫散仙之軀加上天地靈體都差點扛不住,更別說其他人,雖說現在他的真元之中只是蘊含了少許罰雷,但也絕對不是普通修士能夠承受的。

    何寬和陳家家主二人的肉身被金色真元纏繞后,噼里啪啦一陣脆響,皮膜裂開,筋骨成灰,五臟變炭,鮮血從周身每一個毛孔溢出,墜落下去,已是血人一個。

    陸塵一腿劃過,腳腕在虛空橫掃,帶起一道七八米長的金光,這金光似若閃電雷龍一般甩在焦玉以及六位元種修士的身上,噼里啪啦!幾人用法寶抵擋,法寶瞬間被震的粉碎,金光雷龍襲來掃在他們的胸膛,六人的胸膛的皮膜當即崩裂,紛紛墜落下去。

    那沅長空雖說是元葉高手,卻也被如此一腳掃的胸膛皮膜裂開,他滿臉驚駭,雙目赤紅,似若不敢相信眼前這個連元種都未凝成的修士,真元之威為何這般厲害,而自己乃是元葉修士竟然擋不住他,沅長空不知道,也想不明白,瘋狂后退,驚恐道,“你究竟是何人,真元怎能這般詭異強大。”

    “我是你祖宗!”

    那佇立在虛空的陸塵,宛如雷光金甲戰神,一聲而發,引周邊震蕩。

    “你等著,我沅長空不會放過你!”

    這人的存在詭異強大,沅長空自知不敵,當下逃離。

    “滾回來!”

    陸塵暴喝一聲,伸手一揚,五指變換,金色光華在指間流轉,真元迸發之時,虛空之中出現一個偌大的手掌,這手掌如同天鉤,金雷閃閃,更似一座山岳,萬雷涌動。

    “這是……這是大虛空擒拿手!”

    大虛空擒拿手乃是赫赫有名的法訣,這門法訣威能甚大,但奈何鮮有人能夠煉成,沒想到眼前這人竟然煉成了,而且還擁有這般大的威能。大虛空擒拿手出現之時,那山岳天鉤之手瞬間就提著沅長空的雙腳拿了回來,沅長空頭朝下,強行壓住內心的恐懼,揮舞劍訣,而陸塵怎會給他機會,一步踏出,身影晃動,人已出現在他面前,扣住他的脖子,猛然向下一拽!

    咔嚓!

    沅長空的整個腦袋都被塞進了泥土里,猶如一顆蘿卜倒插進去。

    望著眼前這一幕,周圍眾人面色蒼白,心中震驚,更多的卻是無法相信,尤其是宋元,他胸前起伏,怎么也想不明白這道塵尊者怎能這般詭異,前后不到幾個呼吸的功夫,何寬、陳家家主、六位元種修士,沅長空竟然全部被他打成了傷殘,而他只是一個還未凝出元種的修士啊!

    “啊——黃口小兒!你毀我清譽之名,我趙海今曰和你拼了!”

    那趙海襲來,口中淌著血,周身光華宛如火焰一般在熊熊燃燒,而他整個人在襲來之時,宛如時光流逝般竟然在飛速蒼老。

    “真元燃燒!趙海竟然自己燃燒真元!”

    真元燃燒是一種極其可怕的自爆,真元一旦燃燒,五臟皆衰,會在瞬間爆發出恐怖的威能,但是燃燒之后,元種潰散,真元再也就沒有了,失去真元支撐,只剩下一具沒有生機的軀體。

    任何人都看得出是趙海在和陸塵拼命,瞬間而至,啪的一聲,只見陸塵左手掐著他的脖子,右手五指連連變換,在其身上迅速點了十數下,趙海周身仿若火焰一般的光華瞬間消失。

    他……他動用了什么手段,竟然終止了趙海真元的燃燒。

    “你……你……你”趙海亦是萬分驚恐。

    陸塵一巴掌扇過去,啪的一聲,趙海又臉瞬間腫脹,啪!又是一巴掌!

    啪啪啪啪啪!

    一口氣扇了十巴掌下去,趙海的整張臉都腫大了一圈。文學度

    文學度

    文學度

    文學度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