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元尊 > 第一宗卷 重塑肉身 第97章 張戰,過來受死!
    圣臺上.眾人看見宋長老就這樣在頃刻間變成了一堆殘肢碎血肉,周圍眾人只覺脊背一陣發冷,心中生恐,萬萬沒想到這個看起來文弱如書生般的年輕人出手之時竟然如此狠辣無情。旁邊云天行館的等人也不由倒吸一口冷氣,一直聽說這陸塵實力詭異,突破境界壁壘,以力克氣,起初他們還以為夸大其詞,看見這一幕,他們才意識到這陸塵比傳言中還要詭異三分,因為剛才他們都清晰的感覺一股極其龐大的力道蔓延而來,瞬間就將宋長老彈了回去,至于這一股力道如何施展出來的,場內卻是沒有一人清楚。

    神秘總是讓人忌憚,正因為陸塵的神秘而又詭異,所以讓云天行館的人不敢輕舉妄動。

    幾人紛紛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出了驚訝與駭然。

    陸塵抬起頭,幽深的目光橫掃開來,凝聲沉喝“自己祭養妖氣,卻偏要說他人是妖魔,枉你們一個個人摸狗樣,自稱圣王城德高望重之人,卻行如此茍且之事,修煉兩百年是不是都修到狗身上去了,你們也配站在這里裁決他人生死?”

    幾人的面色一陣青白交錯,怒氣翻騰,那名剛才宣讀罪狀的執事老者,怒斥道“你……你這小輩,竟敢在此信口開河,侮我等名譽。”

    話音未落,陸塵那冷冽的目光猶如漫天刀鋒瞬間掃去,似若冰寒刺骨,嚇的執事老者臉色煞白,心驚膽顫,他咽了一口唾液,強行掩蓋內心的恐懼,顫顫巍巍的怒喝道。“你……你這狂徒好大的膽子,竟敢在圣臺殺人!”

    他這聲音雖是怒喝。卻是底氣不足,說出話來,聲音抖動,說至最后聲調更是微弱。

    陸塵揚手虛空一抓,執事老者手中的卷軸當即脫落落入陸塵的手中,只是掃了一眼,他冷冽一笑,揚手捏動時,卷軸瞬間變成了粉末,目光掃去。厲聲喝道。“胡編亂造,妖言惑眾,留你何用!”話落,只見他右臂微微一側,五指張開。掌心灰色光芒似若漩渦,咻的一聲,那執事老者猶如一棵被狂風掀起來的樹根一樣被強行吸了過去。

    皮膜枯萎,毛發脫落,血液干涸,五臟衰竭,真氣源源不斷的被陸塵吸入體內,只是一個呼吸的功夫,這執事就變成了一具沒有生機的干尸。

    “噬魂大法!”

    “你竟然懂得噬魂大法這等蓋世神通!”

    場內。云天行館的人再也無法保持冷靜,瞳孔驟縮凝聚,這可是自大荒時代就已經失傳的蓋世絕學,歷經上古,直至今古都未曾出現過,現在……現在竟然被這個名不見傳的小子施展出來。這怎么可能,不止云天行館的人不敢相信,就連此時此刻的唐雨嫣也是一陣呆滯,他無論如何也想不通噬魂大法這等蓋世神通陸塵是如何懂得的。

    “是你!是你殺了彥家之人!是你!”

    圣堂堂主、天劍門主、元門主情緒激憤,神色森然,殺機隱現,周身光芒狂閃,澎湃的真氣波動蔓延開來,撕扯著萬般氣流,他們剛才還以為是這小子信口開河欲要替唐雨嫣扛下罪狀,沒想到竟然真的是他所為,幾人壓制一夜的怒火在這一刻徹底爆發開來。

    “殺了便殺了!”原本靜如碧潭的陸塵神色也瞬間變得森然起來,眉宇之間,殺機沖天,眼眸之中,驚濤駭浪,厲聲大喝“我不止宰了他們,今天也要滅了你們這幫兔崽子!”

    “你!!——”

    天劍門主、圣堂堂主、元門主氣的渾身發抖,滿臉猙獰,雙目赤紅,怒不可遏,雖說憤怒到了極點,但畢竟活了兩百年,沒有完全失去理智,這陸塵能夠以一己之力滅了彥家,他們自然不敢沖去,紛紛望向云天館主,因為云天館主的修為已然踏入元之境,這等境界,可以修煉強大的法訣,祭煉法寶,威力之大,遠非氣之境能夠相比。

    “連動手的膽量也沒有,也敢在我面大呼小叫!”

    陸塵一步踏出,絕對力道爆發開來,宛如海嘯一般席卷而去,對面,云天館主、大城主、圣堂堂主、元門主、天劍門主以及六位執事老者只感體內氣血翻騰,一股力道仿若從四面八方碾壓而來,他們的身體猶如漂泊在海嘯中的船只一樣不受控制的橫飛過來。

    咻!云天館主當即祭出一抹黑霧加以抵擋,大城主張嘴之時,祭出一炳大刀,他們二人有能力抵擋,但是其他人完全束手無策,知曉這陸塵修習噬魂大法,若是被吸過去,那就……他們不敢多想,怒吼著,強大的求生機望讓他們瘋狂運轉真氣,雙臂揮舞之間,威武之極,這十多個人都乃是五氣凝元的高手,祭養妖氣之后,實力更盛,每一個都修行了將近兩百年,此刻同時祭出自己最強的一招,欲要滅殺那陸塵。

    陸塵大踏一步,周身泛起灰芒,似若火焰般瘋狂燃燒,只見他雙臂舞動之時,似若攬雀尾,而后雙肩猛然一抖,嗷嗚——龍吟邪靈嘯聲豁然響起,灰色光芒凝聚蒼龍,盤旋而上,再而凝聚猛血靈,咧嘴吞噬。

    邪靈血祭,亡滅天地。

    蒼龍冥吟,冥靈嘯。

    望著這完全由真氣凝聚的蒼蛟與猛血邪靈在半空瘋狂撕咬,被鎖鏈困住的唐雨嫣噌的一瞬間也不知哪來的力氣驟然站起身,美眸之中盡是驚駭,無法相信,她清楚的記得陸塵是在半個月前形成的大地靈體,而后自己送了一本麒麟訣給他,現在……現在他不止領悟了麒麟訣中最厲害的一招,

    不對....

    怎么帶有邪氣...

    而且這真氣明顯是三花聚頂的階段,縱然他修習噬魂大法這等神通,修為也不可能這么快進入三花聚頂。

    要知道氣之境,并不是內力深厚就可以突破,否則也不會有那么多人修煉一百多年還只是后天階段,更何況這陸塵形成的還是以磐石著稱的大地靈體。

    轟!噥叭——

    圣堂堂主、元門主、天劍門主以及六位執事老者雖說都是五氣凝元的高手,內力深厚,但是,陸塵丹田之內可是足足擁有兩千多年的功力,豈是他們能夠抵擋,只是一剎那,這九人就被血蛟之威撕咬的缺胳膊少腿。

    趁此之際,陸塵運轉噬魂大法,九人體內的真氣源源不斷的被他吸入體內,一個呼吸的功夫紛紛變成了干尸,墜落在地上,已是奄奄一息。

    九人的功力足有一千多年,陸塵吸入之后,面孔扭曲,肉身開始膨脹,似若模糊的巨人,只見他一呼一吸,猶如吞云吐霧,隨著雙手由上而下收功之時,丹田之內的九玄真氣開始瘋狂煉化。

    半空之中,云天館主駭然失色的望著地上變成干尸一樣的圣堂堂主等人,只覺頭皮發炸,縱然他是踏入元之境的高手,此刻卻卻連動手的膽量都不敢衍生,這個年輕人實在太可怕了。

    陸塵閉著眼,正在煉化體內的混亂真氣,聲音卻在半空中爆響開來,聲勢之威,如雷電霹靂,震的半空中的氣流一陣動蕩徹響。

    “張戰!過來受死!”

    聲音久久在半空蔓延,回音不斷,震的人耳膜撕痛,云天館主和大城主心下疑惑之時,只見一個人出現在不遠處,那人周身黑霧繚繞,隱隱泛著血氣,可以模糊的看見那是一個面容陰森的男子,只不過他的臉上此刻布滿了驚慌。

    “張大人!”

    看見張戰,云天館主和大城主猶如見到救命稻草一樣,立即飛過去,一直以來,張戰都是他們的主心骨,不僅實力強大,背后也有圣殿撐腰,此刻見到張戰,云天館主立即說道“張大人,這小子膽大包天,破壞我們的好事,絕對不能饒了他,必須將其碎尸萬段。”

    “張大人,請、您老動手!”大城主雖說是精怪一族,活的時間也不短,但他膽小怕事,見識過陸塵的手段后,早已嚇破了膽子。

    張戰沒有理會他們,只是緊緊盯著站在圣臺上的那個年輕男子,雙目之中透著精光,小心翼翼的飛行而去,仿佛有些不確定,也有些慌張,隨著距離越來越近,張戰的臉色愈發難看起來,內心止不住的砰砰跳動,呼吸也隨之急促起來。

    這人……這人怎么……

    難道真的……

    想起昨日杜海對自己說的話,他說六十年,萬獸谷那位前輩就在圣王城,起初張戰并不相信,但是見到這個站在圣臺上的年輕人時,他茫然了,害怕了,六十年那一幕重新在腦海中閃現,那同樣是一個仿若二十出頭的年輕男子,從天而降,一聲之威,把千年血妖震當場粉身碎骨。

    是他嗎?

    張戰有些不敢相信,因為那位前輩實力之高,無法想象,而眼前這人明明只是剛剛形成大地靈體,如若真是那位前輩的話,他怎么可能重新筑基修煉?天地法則根本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可是,杜海的話又讓他不得不懷疑,尤其是這消瘦的身影,這冷峻的臉龐,正是六十年前那位從天而降的前輩啊!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