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元尊 > 第一宗卷 重塑肉身 第76章 唐塔主的失落
    斗靈陣塔最近事出頻繁.唐塔主很生郁悶,等了十來年,好不容易等到一個破解九陽震天殘局,悟性讓他感到很滿意的弟子,可誰知道人家竟然直接拒絕,此,他已經連續跑了三趟青玄門,找自己的老友杜海幫忙了解一下陸塵的背景,可是杜海那老小子只說了三個字,不知道。

    唐塔主畢竟活了一百年多,人老成精,他可不相信杜海一點也不知道那陸塵的背景,可是不管他怎么詢問,這杜海就一口咬定自己什么也不知道,這可讓唐塔主納悶至極。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于是,唐塔主讓他去試圖說服陸塵做自己的弟子,可杜海這老小子的態度讓他很是奇怪,竟然說什么,他不愿意就不愿意,你換人吧。

    什么不愿意?總得有個原因吧?

    唐塔主再三追問,杜海只是重復著,他說不愿意就不愿意,沒有原因,這可把唐塔主著實郁悶壞了,只好語重心長苦口婆心的將自己這么多年來等待弟子的心酸一一道出來,還好,感動了杜海,杜海終于答應替他試一試。

    原以杜海出面,總歸有點希望吧,畢竟杜海可是玄門的大長老,又是德高望重的前輩,算是圣王城的老壽星之一了,可讓唐塔主萬萬沒想到的是,杜海回來后,竟然說陸塵已經答應見他。

    敢情這杜海去了這么長時間,合著就辦了這么點事?只是答應見自己?

    “唉……想我唐南天好歹也是斗靈陣法塔的塔主,參悟符文一百余年,雖然不敢說有什么成就,卻也小有所成,收徒弟收到像老夫這么憋屈的份兒上想來也堪稱第一人了。”

    一路上,唐塔主又是搖頭又是嘆息,大嘆造化弄人,這些年不知多少后起之秀前來拜他師,其中不乏有天賦,有悟性之人,但破不了九陽震天殘局,他只好拒之門外,現在破解九陽震天殘局的家伙終于出現了,而自己卻被拒之門外,想見,還得托關系。

    其實,唐塔主想見到陸塵,不止是想說服他做自己的弟子,更讓他迫切想知道的是陸塵是如何以清靈符所需要的資源煉制出這等強大的風刃符,唐塔主可是在符文之道參悟了一百多年,造詣極深,他也有能力煉制出這般強大的風刃符,但所需要的資源則多的多。

    一旁的杜海斜著眼睛瞪了他一眼,撇撇嘴,內心不禁暗道,你這唐老頭眼光倒是不賴,不過運氣是差了點兒,你要是能收他做徒弟,說不定你丫還真就成了天下第一人。對于陸塵,杜海了解的并不多,但能夠凌威一喝就把千年血妖震的魂飛魄散的高手,他實在想象不出來是何等強大,還有他被丹田殘留的妖氣折磨了將近六十年,其間不知服用了多少靈丹妙藥,不知試過多少方法,最終都沒有用,就連大宗的長老也是搖頭無可奈何,而陸塵贈予他一圣元木訣,只是修煉了短短十數日,丹田妖氣就開始松動,然而,效果還不止如此,他發現自己修煉之后,體內五臟六腑還有經絡仿佛得到滋潤一般,整個人都變得容光煥發,這是何等強大的功法!

    “杜海,你小子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唐塔主忽然止步,一雙深邃的眸子緊緊望著。

    “我有什么可瞞著你的?”杜海深知這唐老頭鬼精鬼精的,唯恐被他看出些什么,嚷嚷道,“快走吧,馬上就到了。”

    唐塔主哦了一聲,低著頭繼續走著,他不是傻子,自然看的出杜海的古怪,按照常理說,那陸塵畢竟是青玄門的弟子,莫說形成了天地靈體,即便是炎陽之體,弟子終究還是弟子,就算他恃才傲物,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杜海的脾氣,唐塔主可是很清楚,如若真是這樣,杜海斷然不會給那弟子任何面子,更不會親自跑一趟去問問。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唐塔主一時間也想不明白。

    終于到地方了,杜海突然說是有些事情要辦就匆匆離去,這更加讓唐塔主疑惑,他盯著杜海那老小子離去的方向,沉吟了許久,搖搖頭,敲了敲門,里面傳來應聲后,唐塔主這才推門而入,這間居室很普通,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只有一張桌子和兩張凳子,桌子上擺著幾壇美酒,刺鼻的酒味充斥著整個房間,一個看起來二十出頭的青年,敞著胸膛,依著桌子,翹著二郎腿,悠閑的坐在那里,有一口沒一口吃著一種堅果。

    這種堅果約有拇指大,通體殷紅,好像是……

    竟然是瘋魔果!

    唐塔主眉頭不禁深深皺起,他可是很清楚,長期服用這玩意兒會瘋瘋癲癲。

    “唐塔主是吧,坐吧。”

    陸塵瞇眼微笑,給他倒了一杯酒,遞過去,道,“我這里也沒什么好招待的東西,你將就點吧。”

    “陸小友不必客氣。”唐塔主活了將近兩百年,他還是頭一次遇見這么奇怪的年輕人,怎么說呢,這個家伙言行之中透著一股隨意,仿佛在他的世界里從來就沒有什么禮節。

    “聽大長老說你來找過我三次。”陸塵又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輕輕拽著下巴幾根并不是十分明顯的胡渣子,道,“直接說吧,若是當初我知道你擺下那個殘局是收弟子,我也不會去破,我知你等待一位傳人的心情,不過,我已經有師傅了,所以……”

    對于此事,陸塵也是感到很抱歉,為了不打擊這老頭兒,所以,隨便找了個理。

    “原來小友已然有師傅了啊……”唐塔主的聲音蘊含著無盡的失落,其實他早已想到這個原因,只是仍舊還心存僥幸,不甘就此放棄,他亦是強顏歡笑,道,“小友能夠破解我布下的殘局,悟性定然非同凡響,說實話,老朽真是羨慕你的師傅,不知可否告知小友師傅是……”

    “這個……抱歉。”

    陸塵搖搖頭,關于符紋,他也是一路摸索出來的,他倒是希望有一個師傅,也好自己解答一下雙肩上那個被邪邪靈詛咒印下的兩個神秘符紋究竟是怎么回事。

    “既然這樣,老朽就不打擾了……”唐塔主滿是失落與沮喪,他正欲站起身,仿若又想起了什么,思忖片刻,這才說道,“陸小友,老朽有一個不情之請,還望小友能夠解答。”

    “哦?但說無妨。”

    唐塔主從懷中掏出一張符,說道,“這張符可是小友煉制?”

    陸塵瞟了一眼,的確是他煉制的風刃符。唐塔主想了想,又道,“老朽也知符文之道,打探對方的符文之密是禁忌,可是老朽參悟符文一百余載,至今想不通小友究竟是如何以清靈符所需的資源煉制出如此神奇的風刃符。”

    不管是煉制符,還是煉制陣法,一旦符形成,便會出現符象,一旦陣法形成,也會出現陣象,至于之前用符文筆勾畫的符文是什么,只有人才知曉,而符紋界一直都有個不成文的規矩,打探對方的技術是十分不禮貌的,特別這唐老頭兒還是一塔之主,如若不是實在太過好奇,他也不會如此不顧身份的冒昧詢問。

    “呵呵……”陸塵搖搖頭,也不說話,直接打開桌子上放著的一個包袱,取出一支符紋筆和一些法墨以及黃紙,說道,“也不知這狗屁規矩是誰制定的,殊不知符紋之道在于交流,如今了自身利益,一個個都是藏著掖著,生怕被別人學了去,如此以來,單靠自己摸索,猴年馬月才能悟得符紋之奧妙!”

    陸塵這一句話說的無意,但傳入唐塔主耳中卻如晴天霹靂,更似醍醐灌頂,在他的心靈深處狠狠的猛擊了一下,這句話雖然說的有些忤逆,但卻是真理,唐塔主第一次覺得眼前這個年輕男子似若高深莫測,他沒有繼續想下去,而是認真看著陸塵以清靈符所需的資源勾畫符文。

    陸塵單手持握符紋筆,抬手之時,劃過法墨,落至黃紙之上,他勾畫的速度極快,唐塔主卻是看的暗暗心驚,他從未見過一個人勾畫符文可以這般行云流水,仿若一氣呵成,這等高深的境界,著實讓他羨慕不已,隨著一個個玄妙的符紋落入黃紙上,唐塔主的神色漸漸變得震驚起來,那表情就仿佛見到夢寐以求的大荒真跡一樣。

    “是了……是了……萬羅之妙,也只有萬羅之妙才能以清靈符所需的資源煉制出風刃符啊!唐塔主滿面盡是激動之色,就連伸手捧起那張風刃符時都在顫抖著,甚至雙眼都有些微紅,“老朽有生之年,能夠見到萬羅之妙這等高深的手法,真是死而無憾啊!”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