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元尊 > 第一宗卷 重塑肉身 第75章 圣殿
    據大長老杜海所說,六十年前,他與張戰還有周立通染上妖氣后,三人回到上派靜修療傷,可是十多年過去,花費了無數資源,用盡了辦法,不但沒能驅散妖氣,反而更加惡化,杜海看出云天派主有讓他們離開云天派的意思,三人索性商議過后,主動提出退至下門某份閑差養老。

    剛開始,杜海進入青玄門,而周立通進入圣王城圣堂,而張戰進入元門任長老,從那以后,張戰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使用各種手段瘋狂斂財,將圣王城搞的烏煙瘴氣,杜海和周立通曾去勸說,奈何那張戰根本不聽,久而久之,三人也就很少聯系,不過就在幾年前,張戰忽然從元門調入云天派,接任監察一職,憑借此職位的方便,更是為所欲為,拉幫結派,但凡與他作對最后都落得個家破人亡的下場。

    “這張戰挺狠啊!陸塵倒了兩杯酒,遞給杜海一杯,示意他坐下,沉思片刻,說道,“不過云天派的監察一職,也不算很大吧?沒人管嗎?”

    “也不知那張戰使了什么手段,現在整個圣王城的大城主、圣堂的堂主,元門、天劍門、以及四大家族好像都聽命于他!”杜海搖搖頭,向來傳統的他,極其尊師重道,不敢有半分逾越,所以,陸塵倒的酒,他自然不敢接。

    “這小兔崽子本事不小啊!”陸塵揉著下巴,若有所思。

    “這個……前輩,其實……”

    發現杜海吞吞吐吐的樣子,陸塵眉頭一挑,道,“有什么話,就直接說。”

    “是這樣的,前輩,幾年前,張戰曾經找過晚輩,說是得到了高人的指點,已經化解掉體內的妖氣,晚輩仔細查探過,張戰的妖氣并未驅散,反而更加濃厚,所以推測他可能走上了邪魔外道,開始祭養妖氣,當年,他為了勸我與他同流合污,說出……說出……”

    “說出什么,你也活了一大把年紀,怎么跟個娘們兒似的!”陸塵搖搖頭,笑罵!

    “他說他的靠山是來自圣殿的高人!”杜海仿佛很忌憚圣殿二字,的確,這天地之間,提到圣殿二字,沒有幾個不害怕的,因為圣殿在眾人的眼中就如同閻王殿一樣,出現之地,必定有人神秘消失,不管是再大的家族還是上派,只要圣殿降臨,那就代表著死神降臨。

    “圣殿啊……”陸塵呢喃自語,瞇縫著眼睛凝視著白玉杯中的美酒。

    “晚輩知道圣殿出現在圣王城,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兒,不過讓晚輩疑惑的是,小小圣王城根本沒有什么大人物值得圣殿來對付,晚輩思來想去,只有一個人的身份可能會遭來圣殿。”

    杜海沒有說出來,但陸塵已然猜出,“唐雨嫣。”

    “前輩高明,晚輩也覺得整個圣王城,只有唐雨嫣的身份才能引來圣殿。”

    “你對唐雨嫣了解多少。”

    “晚輩只知唐雨嫣以前曾是大宗的執法長老,身份尊貴,不過因為幾年前那次事件,她好像受得到了牽連,所以被發配到這里。”

    “對了……我記得好像聽唐雨嫣說過,她說自己是戴罪之身,當年鑄成大錯,到底是因為什么事兒?”陸塵還清晰記得自己失手傷了唐雨嫣后,她說她當年犯下大錯,導致眾叛親離,世界上只剩下古萱兒唯一一個親人。

    “前輩難道不知十七年前轟動修真界的恒古仙跡事件?”在杜海想來,以陸塵這等神通廣大一聲威嚇就能把血妖嚇的魂飛魄散的高手,怎么可能不清楚十年前那場轟動天下的事件。

    “恒古仙跡什么事件?”陸塵自踏入散魔之途后,一直都在閉關修煉,整天擔憂著天劫來襲,哪還有心情去看熱鬧。

    “據說當年恒古仙跡出現洪荒至寶,導致城內數十萬人口死于非命,這其中和圣殿和天下幾個大宗都有關聯,至于當年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晚輩卻是不知道,不過事后有人說圣殿和幾大宗為了搶奪至寶聯手屠城,至于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事后幾年,不少人都被圣殿秘密裁決,唐雨嫣雖然沒有被殺,不過也被剝奪了身份,發配到這里,她當年到底做了什么惹怒了大宗和圣殿,晚輩卻是不知道。”

    “洪荒至寶……”陸塵搖頭暗嘆,活到迄今,他深知修行界的殘酷,莫說為了一件寶貝,就連幾顆靈石甚至都有可能遭來殺身之禍,尤其是一些大宗,整天仁義道德,暗地里不知道干的怎樣坑臟的勾當。

    這天地之間,根本沒有絕對的善與惡,其善,是因為受到的誘惑不夠,如若誘惑足夠大,足夠多,所謂的仁義道德也就沒了底線,陸塵在修行之時,還未渡劫之前,曾經與幾個大宗有過接觸,那些個王八蛋表面上都是清一色的君子,暗地里撕下面具都他媽是一路貨色。

    “如若真是這樣,圣殿要對付唐雨嫣的話,以圣殿的本事,唐雨嫣也活不到現在吧?”陸塵可是知道圣殿的手段,能夠進入圣殿的家伙戰斗力都極其強悍,修為不說,單是一身極品法寶就足以讓人膽寒。

    “這也是晚輩最想不通的地方。”

    “這樣啊……”

    陸塵揉著下巴,瞇眼望著窗外的夜空,不禁陷入沉思之中,原本他準備等唐雨嫣的傷勢恢復以后就趕緊離開,沒想到這背后還隱藏著這么一檔子事兒,當然,這個他沒什么關系,他向來也不是那么愛管閑事兒的人,不過,說起來不管是古萱兒還是唐雨嫣,陸塵都和她們有些淵源,因為當年陸塵年輕的時候曾和千攝圣王在同一個大宗修行,雖然關系不是很好,但畢竟也是曾經一起歷練過的師兄弟。

    “這件事兒等等再說吧。”陸塵搖搖頭沒有深想下去,又道,“對了,明天可能還有一撥兒人來找碴,他們來的時候你告訴我一聲兒。”

    “找碴?”杜海一愣,而后恍然大悟,立時氣勢爆發開來,凜然喝道,“前輩大可放心,莫說那幾個兔崽子不知好歹與前輩賭斗輸了,縱然是前輩看他們不順眼,殺了也就殺了,不管是天劍門還是羅家以及趙家,他們只要敢來,晚輩自然有辦法對付他們。”

    “你小子怎么說話呢,什么叫看他們不順眼,老子的脾氣還沒那么暴躁。”

    陸塵笑罵,杜海趕緊點頭應是,事實也的確如此,陸塵是一個脾氣很好的人,至少,他認為是這樣,而且他殺人的準則底線也很簡單,除非對方對自己動了殺機,否則他絕對不會動手,反之,若是有人對他動了殺機,他出手也斷然不會留情。

    “行了,明兒他們來的時候你先應付著,應付不了再來找我,先去休息吧。”

    陸塵提著酒壇往嘴里咕咚咕咚灌了幾口,待感覺差不多時,這才停止,當放下酒壇,杜海卻還站在那里,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陸塵詢問之下,杜海這才硬著頭皮說道,“是這樣的……斗靈陣法塔的唐塔主已經來找晚輩三趟了,今天又來了。”頓了頓,杜海偷眼看了看陸塵的臉色,發現沒有什么不悅,這才敢繼續說下去,“晚輩已經替您拒絕了,可是那老唐頭根本不聽,執意要收您做……”

    弟子二字,杜海說什么也不敢說出來,這件事讓他極其頭疼,他已經很明確的告訴唐塔主陸塵根本不可能做他的弟子,讓他死了這條心,而唐塔主為人也比較執著,非要問個清楚明白,杜海不敢透漏陸塵的身份,支支吾吾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如若他和唐塔主只是泛泛之交也罷,關鍵是二人關系還不錯,這讓杜海很是為難。

    “這樣啊……他人現在在哪?”

    “在后山晚輩居住的地方。”

    “你把他喊來。”

    杜海應聲后,很是麻利的把四長老等人的尸體處理掉,這才一溜煙的向后山走去。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