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元尊 > 第一宗卷 重塑肉身 第69章 碾壓
    天靈閣內.眾人紛紛抬頭往上觀看.陸塵發現應聲出現的是一個女人,她身穿淡紅色的長紗衣,簡單又不失大雅,雅致的玉顏上常畫著清淡的梅花妝,美艷殊璃的臉蛋上流露著絲絲嫵媚,燦然的星光水眸勾魂懾魄,緩步走來,步履輕盈,整個人顯得雍容華貴,一靨一笑間卻又透著一股妖嬈嫵媚,

    “柳城主……”

    見到這女子,眾人皆是一驚,似若誠惶誠恐,趕緊躬身行禮,因為在座之人都清楚這女人乃是圣王城的副城主,同時也是天靈閣真正的主人。

    “哎呀,柳城主大駕光臨……您怎么也不通知一聲。”

    羅一光也是五十開外的人此刻卻是一臉的諂笑,一路小跑過去,欲要攙扶,奈何那柳城主看也不看他一眼,徑直走來,止步之時,身手的兩名丫鬟立即準備長椅。

    “如此有趣的賭局,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資格做裁判呢。”

    柳城主的似那酥骨般的聲音徐徐傳來,傳入耳中叫人心生蕩漾,不少意志不堅者甚至有些失神與癡迷。

    “有!當然有,若是柳城主沒有資格,那整座圣王城誰還有這個資格呢。”羅一光微微躬著身,畢恭畢敬的拍著馬屁。

    柳城主那雙勾魂奪魄的眼眸躍過趙泰、楊旭華,而后落在陸塵身上時,眸中忽然閃出一抹精光,這一抹精光仿若驚喜,仿若好奇,而一旁羅一光,為她解釋著這場賭局的詳細內容。

    這時,趙泰悄悄走到楊旭華的身旁,低聲說道,“楊,兄,這陸塵神情之間從容淡定,不像是泛泛之輩,看起來很有把握的樣子,你且要小心才是。”說實話,當陸塵掏出藍蘊生命之晶的時候,他也有沖動上前賭一把,可是陸塵那泰然自若的態度卻讓他感到十分疑惑,他深知,陸塵幾日之前才剛剛形成天地靈體,如此之下,根本不可能衍生出真氣。

    若說羅子塵想要一招擊敗陸塵,他覺得有些難度,天地靈體畢竟是靈體,又向來以防御著稱,難以撼動,可是這陸塵賭的卻是一招擊敗羅子塵,這根本不可能!

    外力與內力,乃是境界壁壘,天地法則。

    他憑什么這般自信?

    楊旭華自然不是傻子,他那雙眼睛自始自終都沒有離開陸塵,那陸塵看起來頗為自信,而他更加自信,這陸塵憑借一個天地靈體想要一招擊敗自己,根本不可能!

    羅一光把賭局內容說完以后,柳城主望著陸塵的目光變得更加驚訝起來,柔聲說道,“你坐莊,賭一招,分別是羅子塵與楊旭華,呵呵……有意思。…

    旁邊雷金剛看起來十分緊張,不停的搓著雙手,他不知道陸塵在哪弄了這么一顆藍蘊生命之晶,更不知道陸塵的腦子是不是燒壞了,和羅子塵賭一招也就算了,現在竟然還有楊旭華這等后天高手,他想勸解,而陸塵不但不聽,反而示意他看著。

    反觀那陸塵依舊翹著二郎腿,悠閑的坐在椅子上,吃著瘋魔果,嘴角掛著淡淡的微笑,與柳城主對視著,笑道,“既然由柳城主來做裁判,那就再好不過,開始吧。”

    “慢著。”

    又有一人站出來,卻是趙泰,他踏腳向前一步,對著柳城主點點頭,而后說道,“此次賭注有些頗大,還是謹慎一些為好,趙某認為,打斗之時雙方皆可動手,且不能動用任何符箓。”趙泰這話說的尤為巧妙,他知道陸塵在煉符領域有些能耐,故此一說。

    “趙泰!我們都是同門師兄弟!你竟然幫著外人!”

    雷金剛也一直以為陸塵的依仗可能是符箓,現在聽趙泰說竟然禁止動用符箓,他自然為陸塵打抱不平,更關鍵趙泰那句打斗開始的時候雙方皆可動手,這句話十分犀利。原本大家都默認為打斗開始的時候,羅子塵不準動,任由陸塵施展一招,一招過后,若是羅子塵倒下,陸塵勝出,反之落敗,現在趙泰一句雙方皆可動手,也就是說打斗開始的時候,羅子塵也可以起先動手,這樣以來陸塵勝出的機會就十分渺茫,或者說根本不可能!

    “既是賭斗,自然講究公平公正,我雖然是你們的師兄,卻也不能故意偏袒你們,這樣以來何談公正?更何況現在還是柳城主做裁判。”

    趙泰一句話先是談到公平,而后又抬出柳城主,縱然雷金剛想反駁,卻也只能干瞪眼。

    柳城主一直都在望著此間的陸塵,眉目之間蘊含著諸般驚訝與好奇,趙泰的話音落下,她輕笑一聲,嬌軀微微前傾,饒有興趣的詢問,道,“趙泰此話也不無道理,陸塵,你意下如何?”

    陸塵吃著瘋魔果,神情懶散,一雙狹長的眼眸橫掃過在場每一個人,而后將剩余的十來顆瘋魔果隨手仍在桌子上,站起身,懶洋洋的深了一個懶腰,道,“無所謂,你們說怎樣就怎樣。”

    陸塵一答應,柳城主神色微微一怔,眼眸之中的疑惑更加濃厚,而趙泰、羅子塵、羅一光似乎沒想到他會答應,先是一愣,而后內心一喜,唯有楊旭華那張僵尸般的臉龐上面無表情,不屑一笑,仿佛趙泰提到這個要求,陸塵答應與否,他都不在乎。

    “夠威武,好膽識!”趙泰拍手鼓掌,站出來,笑道,“既然大家都這么有興趣,我若是不參與的話,豈不是無趣,想來陸兄也不介意多我趙泰一個咯?”

    趙泰對斗靈陣法塔一事耿耿于懷,一直都想找個機會肆意的踐踏陸塵,如此一個賭局,正是一個絕佳的機會,不過他是謹慎之人,陸塵的從容淡然讓他拿捏不穩,當然,他也不會放棄這么一個絕佳的機會,所以提出雙方皆可動手,且禁止陸塵動用符箓,如此以來,只要陸塵答應,他就有絕對把握。

    趙泰的話音落下,場內所有人都注視著陸塵,而陸塵卻是隨意而站,那枚掛墜在指間翻轉,目光一掃,落至趙泰身上,道,“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

    此話一出,眾人不禁大驚。

    一個羅子塵難道還不夠?加上一個心狠手辣出手向來無情的楊旭華不說,現在趙泰要加入,而陸塵居然答應了,就連柳城主都覺得眼前這個家伙實在是狂妄自大,他究竟憑什么。

    “好!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今日有柳城主做裁判,陸塵!你可莫要后悔才是!”趙泰心中頓時大喜,眸中劃過一抹陰鷙,又向前大垮一步,氣勢凌厲,傲然喝到,“打斗之時,拳腳無眼,你我生死,各安天命,諸位可愿意否。”

    眾人這才看出來,這趙泰是想借此機會要陸塵的命。

    羅子塵萬萬沒想到自己運籌的好事兒不止有楊旭華參與,現在又多了一個趙泰,他向來對三俊五杰不服,既然趙泰說出此話,他自然也不甘落后,大踏一步,喝道,“既然趙兄興趣這么濃厚,我羅子塵又豈是貪生怕死之輩!”

    楊旭華不屑一笑,他向來恃才傲物,目空一切,陸塵在他眼前猶如螻蟻一般,冰冷的說道,“殺他,我只需一劍而已!”

    “賭斗只是賭斗,你們怎么這么卑鄙!”牽扯到生死,雷金剛心頭開始不安起來。

    …雷金剛!這里沒你什么事,滾開!”趙泰勝算在握,欲要趁此機會抹殺陸塵,當下也不再偽裝謙謙君子,將一顆隱藏在內心深處的傲然之心全部釋放出來,渾身上下,趾高氣揚,又向前大踏一步,盯著古越,“陸塵兄!你可敢?”

    “你們這幫小兔崽子夠狠啊!這是想要我的命啊!”陸塵眉宇凝皺,神色有些不悅。

    “我看你是不敢吧?”趙泰冷笑一聲,欲要激怒陸塵。

    這時,柳城主的聲音傳來,“陸塵,若是你不愿意,本城主可以做主取消這一規則。”

    “呵呵!”

    原本隨意而又懶散的陸塵不知為何變得邪然起來,那雙幽靜的眸子時不時的劃過一抹暴捩,橫掃眾人,嘴角噙著一抹狂傲的笑意,“既然你們對老子的命這么感興趣,那就開始吧,誰先來!”

    “自然是我羅子塵!”

    “我且問你,若是反悔,現在還來得及!”

    “反悔?我羅子塵從不后悔!”羅子塵也是狂的緊,橫向站出來,輕蔑的望著陸塵,喝道,“況且,你也沒有這個資格!”話音落下,只見雙肩抖動,搖身一晃,丹田真氣瘋狂運轉,衣袍啪啪作響,周身泛起陣陣青色微光,見他雙臂揮舞之時,周身青光盡數聚集在食指,指間青光綻放一圈圈光暈,仿若天地指間,唯有一指,駭然不已!

    這是羅家的炎天指,威力極大,眾人也看出來,這羅子塵將全身功力都凝聚在這一指尖,如此一指,若是被擊中,恐怕連后天期高手也得當場癱瘓。

    炎天指襲來,眨眼之間,便已經出現在陸塵的身前。

    那陸塵佇立在此間,如同一尊雕像,神色不變,衣袂不動,唯有那雙深邃如浩瀚夜空般的雙眸瘋狂閃爍著暴捩之色,只見他揚起手臂,五指并攏之時,指間筋骨噼啪作響,引周邊空氣震蕩,撕扯萬千氣流,如無形的裂縫蔓延開來,單手握拳之時,凝聚的力道直接將周邊十米之內的空氣震的盡數潰散!

    一拳揮出,狂風嘶吼,空氣爆破,大廳動蕩!

    砰!

    羅子塵駭然的炎天指與陸塵狂暴的一拳碰撞在一起,轟的一聲徹響,眾人只見陸塵拳頭的力道將炎天指蘊含的真氣直接碾壓潰散,咔嚓!羅子塵食指當場粉碎,

    沒有完!

    陸塵的這一拳層層遞進如同兇殘的蛟龍般擊在羅子塵的胸膛,轟的一聲,羅子塵整個人直接橫飛出去,橫飛之時,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四道撕裂的聲音響起,羅子塵的雙手,雙臂竟然被陸塵如此一拳給震的生生分裂開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