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元尊 > 第一宗卷 重塑肉身 第8章 玩霸王硬上弓
    七彩美奐的藍空中,高崎雄偉的山脈,辟竟的寒湖,如此艷麗碧彩堪比絕世桃園的地方卻不停傳來微微哭泣聲。

    “嗚嗚……清璇姐姐,該怎么辦!”

    古萱兒生性活潑灑脫,絕非愛哭的女子,但是現在卻趴在柳清璇的肩上傷心的哭泣,她無法接受自己和一個陌生男子發生關系的事實,更無法接受和一個陌生男子莫名其妙的結成了道緣,成了永生道侶,退一萬步即便她可以接受這樣一個事實,也無法承受這個事實所帶來的后果。

    因她出身修真大家族,又是赫赫有名大宗門的親傳弟子,如此特殊的身份注定無法隨隨便便選擇自己的道侶,因這關系著一個大家族,也關系著一個大宗門。

    “如果讓我父母和師尊她們知道我已經和其他人結成了道緣,她們會……”

    古萱兒不敢繼續想下去,因她實在無法想象這件事如果傳出去將會引發怎樣的后果。

    安靜而站的柳清璇沒有說話,只是輕輕拍這姑息兒的后背,不知該說什么來安慰,因她也有同樣的困擾和擔憂,其中壓力一點也不必古萱兒的小。

    “既然事情已經發生,我們再后悔也無用,還是想辦法解決問題吧。”

    “辦法還用想嗎?”古萱兒擦干眼淚,說道,“直接把那個混蛋殺了,道緣會自行解除。”

    “萱兒,你不要這么沖動!”柳清璇攔住他,解釋道,“殺了他,道緣或許可以自行解除,但是也或許不會解除,這并不是絕對的,更何況,他現在是已是你的永生道侶,如若他死掉,你的心神必定受挫,修為亦會受損!”

    “我不管!就算我的修為受損,心神受挫,我也要和他解除道緣。”古萱兒性子剛烈,說到做到。

    柳清璇搖搖頭,“事情根沒有那么簡單,永生道侶之間的關系極其微妙和復雜,如若只是修為受損,心神受挫也就罷了,更重要的是會影響你今后的修行之路,尤其是因發生這樣的事情你將他斬殺的話,必定會引發心魔,到時你的修行之路,重重魔障,道道孽緣將會接踵而來……”

    如若這些話是其他人說出的來的,古萱兒或許不會相信,但是柳清璇說出來的,她知道一定是真的。

    “殺又殺不得,那怎么辦?難道我們姐妹注定命該如此?被那個混蛋玷污了身子,又莫名其妙的結成道緣?”古萱兒揪著頭發,內心痛苦,抱頭蹲在地上。

    “萱兒,你不要傷心,道緣也并非解不開,難道你忘記軒轅姐姐了嗎?”

    “軒轅姐姐?”聽聞軒轅姐姐幾個字,古萱兒眼中一喜,“對!對!軒轅姐姐神通廣大,她一定會有辦法的,我們現在就去找她。”說罷,她的神色旋即黯然下來,失落的說道,“軒轅姐姐經常云游四海,我們去哪里找她。”

    “我應該有辦法找到她。”

    “啊!那真是太好了,我在這里等著你,柳清璇姐姐,你快去快回!”似乎看見了希望,古萱兒也不再哭泣。

    “我這一去不知何時才能回來,這里又是我師尊的洞府。”柳清璇苦笑道,“如果師尊她回來知道這件事,我會死的很慘很慘!”

    “那怎么辦?要不我先回家?不行,我父母爺爺他們的眼睛一個比一個賊,一定會看出來我已經和其他人結成道緣,如果被她們知道,我也死定了!回宗門?對!師尊現在應該還在閉關,柳清璇姐姐,我先回宗門等你的消息吧。”

    “也好,回到宗門,你千萬要小心,不要讓你們宗門的長輩看出你們兩人的關系。”

    “什么意思?清璇姐姐,你讓我帶他一起回宗門?”看見柳清璇點頭,古萱兒直接拒絕,“不行,我看見那個死淫賊就想殺了他,況且我帶回去一個男人,宗門長輩會肯定會懷疑的!”

    “你的宗門強者如云,如若將他帶回去,也著實不妥。”柳清璇有些頭疼,道,“可是他現在是我的永生道侶,他的生死也與我們息息相關,在我找到軒軒轅姐姐之前,必須保證他的生命安全。”正說著,柳清璇突然想到什么,道,“你姑姑在青玄門做門主,不如將他暫且先留在青玄門,讓你姑姑照看他。”

    “清璇姐姐,那可是我姑姑啊!她或許看不出我已經結成永生道侶,但是,帶那個混蛋二愣子回去,我該怎么向姑姑解釋?”

    “不用解釋,你就實話實說。”

    “什么什么!清璇姐姐,你想讓我死嗎?”

    “萱兒,你覺得這件事真能瞞得住嗎?你的師尊,你的父母都是修了得,慧眼如炬,哪一個看不出你的處子之身是否還在?哪一個看不出你永結道緣后的變化?你的月宮印已然消失,出現了永生印記,怎能瞞得住?”

    古萱兒知道柳清璇說的都是實情,可是她仍然無法接受,搖頭說道,“能瞞得住一時算一時吧,我不想告訴姑姑。”

    “傻丫頭!這件事不管是你還是我根隱瞞不住,你姑姑經歷的比我們多,處理事情也絕對比我們妥善周到,況且她那么疼你,如若萬一你的師尊和家人或是我的師尊和家人開始有所懷疑,你姑姑還可以幫我們周旋一下。”

    “可是……可是……”古萱兒揪住頭發,使勁搖著腦袋,啊啊大叫,“到時候姑姑會訓死我的,清璇姐姐,你陪我一起去!而且你告訴姑姑。”

    “好吧!我陪你去!”

    ……

    昏暗的石室內,陸塵依靠著墻壁,坐在角落里,腦袋隨意歪著,左腿弓膝,右腿伸直,神情尤黯然,眉宇深深凝皺著,剛才試著感應邪靈詛咒,結果心神差點被威懾的潰散,邪靈詛咒蘊含的天勢實在太恐怖了。

    “呵呵呵……”

    陸塵莫名其妙的咧嘴傻笑,搖搖頭,自語道,“老子自從踏上散魔這條路就一直被魔劫蹂躪著,現在又多了一個邪靈詛咒,反正都是被蹂躪,也不差你一個,你們就使勁折騰吧。”

    對于陸塵來說,事已至此,他也沒有能力去改變,既然這樣,索性不去改變,管你他娘的是魔劫還是詛咒,咱該活還得活不是。他能夠活到現在,靠的不是修為,也不是運氣,而是一種灑脫的心態,拿得起,放得下,窮有窮的活法,富有富的活法,要學會苦中作樂,否則歷經九重魔劫,早已抑郁而死。

    似乎察覺到腳步聲傳來,陸塵連眼睛也沒睜,說道,“你們倆還想干嘛。”

    “什么叫我們還想干嘛!”古萱兒看見陸塵就忍不住發怒,特別是這個家伙一副失魂落魄很無奈的樣子,讓古萱兒恨不得跑過去打他一頓,指著林天,怒斥道,“你這該死的無賴,占了我和清璇姐姐那么大的便宜,現在還表現出一副很受傷的模樣,就好像我們把你怎么著了一樣,你真不要臉!”

    “難道不是嗎?如果不是你們硬逼著我,你以我愿意做?我說我走吧,你們竟然還點我穴道,玩霸王硬上弓,給我來硬的!”

    不管是古萱兒還是柳清璇都不得不承認陸塵說的是事實,可是怎么聽著這么不對味兒,古萱兒更是氣的咬牙切齒。

    “還大便宜?”陸塵突然睜開眼,瞇縫著肆無忌憚的在兩女身上掃來掃去,嘴角噙著一抹不屑的譏笑,“什么大便宜?你是指和你們姣歡?還是和你們結成道侶?如若這就是你們所謂的大便宜,抱歉,我不覺得這是什么便宜,也不想占這樣的大便宜。”

    “你!!你個挨千刀的!我!我!要殺了你!”

    古萱兒幾乎是咆哮出聲,陸塵這話說的連諷帶刺,外加不屑一顧的口吻,這已然是渾身裸的鄙視,沒有哪個女人可以忍受,更何況還是古萱兒這等天之驕女,莫說古萱兒,縱然連向來安靜淡然的柳清璇也是怒瞪著雙眼,冰冷的吐出幾個字,“無恥的混蛋!

    不但古萱兒沖過去,就連柳清璇這次也沖了過去。

    對于此次發生的事情,陸塵也是憋了一肚子火,他現在肉身虛弱不堪,修為盡失,根不是這倆娘們的對手,也只能靠言語來發泄心中怒火,看見兩女襲來,他也不躲不閃,只是閉上眼,任兩女對自己拳打腳踢,啃撓抓咬。

    兩女瘋狂發泄著心中的委屈與傷痛,也不知打了多久,柳清璇忽然察覺出不對,發現陸塵狼狽不堪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立即制止古萱兒停手。

    “他……昏過去了。”柳清璇微微蹲下身子,握起陸塵的手腕,心中不禁有些歉意,說道,“都怪我們剛才出手太重了……”

    “活該他昏過去!”南宮雪兒心中余氣未消,道,“誰讓他欺負我們,留他一條性命已經夠仁慈了。”

    “其實,他剛才說的并沒有錯,事情之所以變成這樣,責任完全在我們,如果不是我們好奇要打開那個黑色花紋塔,如果不是我們點了他的穴道,可能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古萱兒自然也知道柳清璇說的是實情,可是就這樣和一個陌生的男人發生了關系,并且結成了永生道侶,他怎么想都覺得委屈,發現柳清璇查看著陸塵的身體狀況久久沒有回應,古萱兒詢問道,“清璇姐姐,他怎么樣了?傷勢嚴重么?我剛才出手并沒有動用內力……”古萱兒的言語之中亦有些歉意,她雖然任性,但質不壞,只不過性格太過蠻橫而已。

    “他之前應該是受過什么內傷,身體很虛弱。”柳清璇從腰間的取出一個白玉瓶,倒出一粒靈丹給陸塵喂了下去,站起身后,道,“萱兒,幫我把他扶起來,我們還是盡快去找你姑姑吧。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