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修仙游戲滿級后 > 滿級之后 第二百二十六章 先生的字跡
    葉撫知道胡蘭很想念她的師姐,但是沒想到到了如此地步,以至于在那樣重要的修煉之路的決斷之中,也念念不忘。

    他如今算是知道了,在未來胡蘭的修煉旅途當中,曲紅綃將起到很關鍵的作用,從某種程度上來講,甚至比她的天賦還要重要。這件事是好是壞,葉撫現在不想去判斷,未來如何發展,要等她們再次相見才能知道。

    “你知道昨晚的白晝有多遠嗎?”葉撫問。

    胡蘭不知道為什么先生突然就這么問,想了想然后猜著回答:“應該疊云國都能看到吧。吧?”

    葉撫搖搖頭,“你再多說一點。”

    “莫非周圍的國家也看得到?”

    “天下,整座天下。”葉撫開口出聲,平淡的語氣,“你點亮了整座天下。”

    胡蘭心頭一動,撓頭笑笑,“我有那么厲害嗎?”

    她知道先生不會騙她,不過一個天下終歸是空泛的,到底有多厲害,她并不清楚。

    葉撫神情不變,心里卻是一片復雜,想著胡蘭終究還是太稚嫩了,不知道自己點亮黑夜是多么影響深遠的一件事。

    “你點亮了天下,那么未來你也要承擔這座天下的責任。”葉撫撇掉沉重,輕聲問:“你做的到嗎?”他換了一種說法,“你會去做嗎?”

    胡蘭有些不太懂,于是問:“天下的責任,是什么?”

    葉撫笑了笑,“就是這座天下若是生病了,你就幫忙治一治,天下若是遭難了,你就幫忙抬一抬。”

    胡蘭想了想,先生說的這些不都是自己從小就有的理想嗎,扶一手天下蒼生。她正準備點頭,忽然,心頭升起一股莫名的感覺,這股感覺讓她無法第一時間回答,呆愣愣地看了看葉撫,然后問:“先生,其實,我只能接受,對吧?”

    葉撫眉頭一凜,想到了什么,然后點頭。

    胡蘭呼出一口氣,展顏一笑,“我接受。”

    葉撫輕撫她的額頭說:“你的未來必定是最精彩的。”

    胡蘭輕輕點頭,轉而她期待地問:“對了,先生說我點亮了天下,師姐她會不會看到?”

    葉撫笑著回答:“當然看得到。”他在心里添了一句,“不僅看得到,她還感受得到你的思念”。

    “真好。”胡蘭笑彎了眉毛。

    “明天就是荷園會了,你要不要準備一下?”

    胡蘭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人生嘛,時時刻刻都在準備著。”

    葉撫愣了愣,笑罵道:“人不大一點,說起話來一套一套大道理。”

    ……

    胡蘭又和葉撫問了一些念書上和修煉上的問題,解惑之后便打算去找秦三月出門。

    走到廊道盡頭的桃園,碰到了正在念書的何依依。何依依完全沒有被昨晚點燈的事情影響到,同往常一樣精神飽滿地大聲念書。

    見到胡蘭走過來后,他停了下來,笑著擁上去打招呼,“胡姑娘剛從先生那里回來嗎。”

    胡蘭挑了挑眉,“我說啊,你還是別叫我胡姑娘了,聽著多別扭啊。我從小到大,就只有你這么叫過我。”

    “那我該叫你什么?”何依依想了想,“小姑娘嗎?說起來,你應該才九歲的樣子吧。”

    “算了,你還是直接叫我胡蘭吧。”胡蘭,“先生和三月姐姐都是這么叫我的。”

    “直呼其名多不禮貌啊。”何依依連連揮手。

    胡蘭嫌棄地看了一眼,“你可真是死腦筋。”她就著石凳坐了下來問:“你在念什么書?”

    何依依笑著看了看手頭的書,“《石祝》,這次荷園會的三本推薦書之一。胡姑娘你不也要參加荷園會嗎,不知道你看過沒有。”

    “我看看。”

    何依依將書遞給胡蘭。

    胡蘭翻開第一面,頓時就愣了,她看著上面的一些修改痕跡,下意識說:“這不是先生的字跡嗎。”

    “什么?”何依依愣了一下。

    “我說,這本書上修改的痕跡是先生的字跡。”胡蘭重復了一遍。

    何依依連忙擁過來,手指發顫地指在書本上修改的痕跡處,“你說這些是先生修改的?”

    “對啊,先生的字跡我還是認得的,而且這般粗細的字應該只有先生自己做的那種筆才寫得出來。”

    何依依頓時只覺得胸口一陣發悶,這些天,他每日都在研究這本《石祝》上修改的地方。原本這本書上是沒有修改痕跡的,但是約莫在前天早上出現了修改痕跡,他當時以為是自己福靈心至感念了半圣石祝留在書中的魂靈,導致了這些修改的出現,但是現在經由胡蘭這么一說,他便想起了前天早上自己在讀書的時候先生的確是來過。

    這么一看,這些痕跡十有八九就是先生留下的了。

    “修改半圣的著作……修改半圣的著作……”他知道葉撫很有學識和深度,但是從不至于想過可以這般輕松地修改一位半圣留下的著作。這么想來,似乎也只有圣人可以做到了。

    何依依不敢在想下去了,他不能接受,或者說接受不能自己身邊就有一位超越半圣的存在。

    “你怎么了?”胡蘭看著發懵的何依依問。

    何依依手指懸在空中,不住地顫抖。

    “喂,喂,喂!”胡蘭連連三聲才將何依依驚醒。

    “啊!”何依依驚覺,連聲道:“沒事,我很好,什么都沒發生。”

    胡蘭一眼就看出來他在說謊,但是她不至于要去刨根問底,將書放下,然后說:“明天就是荷園會了,你穩當點,可別出什么岔子了。”

    何依依笑了笑,很是牽強。

    胡蘭邁步離開,走了幾步回頭問,“對了,不是有三本推薦書嗎,其他兩本呢,是什么?”

    “《浮生繪世卷》和《閑樂》,圣人唐康所作。”何依依回答。

    “謝謝了。”胡蘭笑著招了招手快步離開,她要去找秦三月。

    何依依遠望胡蘭的背影,怔怔出神。他腦海里不斷回響著胡蘭的話語,“先生的字跡”、“先生修改的”……無法撇去,漸漸地看著書都看不進去了,這是自念書以來,第一次看不進去。

    良久之后,他才晃神一般出了門。他想出去散散心。

    :。: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