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總裁爹地寵翻天 > 作品正文卷 第322章謝謝你還有我愛你
    葉纖柔從未這么尷尬過。

    成名前,她是家里的小公主。

    成名后,她是受粉絲追捧的大明星。

    即便是去參加谷遼溫升那些富二代的局,也不會在大庭廣眾之下,直接給她難堪。

    有果必有因。

    葉纖柔知道唐之芯這樣對她,都是她興風作浪作出來的。

    早知道會這樣,就該聽從傅湘湘的安排,只專注對付姜白冪一人,不招惹唐之芯。

    現在好了,每次遇到危險都能化險為夷的唐之芯,又一次安然無恙。

    而自己呢,卻被賓客們用看好戲的眼神鎖死。

    葉纖柔緊緊的抿著唇,局促不安的臉色越發慘白。

    “唐總,你的話,我真的聽不懂,如果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對,你消消氣,我給你道歉好么?”

    “無需道歉,生而為人,請你善良,喝了這杯酒,我就當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唐之芯鐵了心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自身的方式來懲罰葉纖柔。

    葉纖柔咬著唇,雙手下意識的攥成了拳。

    唐之芯的身后是陸之巖,是國內權威最重的資本家。

    她只是個藝人,沒有和大資本家抗衡的力量。

    “唐總,我現在是生理期,你今天先放過我,等我生理期過了,我再親自登門道歉,陪你喝個痛快,好不好?”

    “少給我來這套!”

    唐之芯怒道。

    “同樣的錯誤,我不會犯第二次,被你蒙騙一次就險些丟了性命,再信你一次,豈不是連白冪的安危都要一并搭上?!”

    姜白冪迅速上前:“什么我的安危?之芯,你從我這搶走這酒有問題嗎?”

    “廢話!”

    唐之芯火更大了。

    “如果不是他們在酒中動了手腳,企圖謀害你,我犯得著這么生氣嗎?!”

    葉纖柔連連擺手。

    “沒有,我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你們不要相信她。”見人們都用懷疑的眼神看她,又慌忙解釋,“真的,我沒騙你們。

    我和姜小姐無冤無仇,為什么要害她?

    這種大型宴會所用到的酒,都有人專門把關,我一個無權無勢的小明星,怎么在酒里動手腳?

    我一沒加害姜小姐的動機,二沒在酒中動手腳的本事。

    你們千萬別聽唐總信口雌黃。

    她在污蔑我!”

    “她有沒污蔑你,把酒拿去化驗,再調監控,查看一下都有誰經手過這杯酒,不就真相大白咯?”

    倏然間,陸之巖沉魅的嗓音,冷冷的從葉纖柔后方傳來。

    唐之芯和葉纖柔面對面站著,自然只需微一抬眸,就能看到向她迎面而來的陸爺。

    只見他踩著華麗的地毯,邁著帥氣的步伐,仿佛每走一步,都會在地毯上盛開出一朵漂亮的蓮花。

    陸爺還是那個陸爺,連走路都是種讓人賞心悅目的畫風。

    “天吶!是陸之巖!”又到了姑娘們被陸之巖顏值折服的時刻。

    “對對對,是他是他!”

    “他來了,他來了,他邁著宇宙無敵超級帥的步伐,來為他心愛的女人撐腰了。”

    “媽呀,老娘的少女心,死了死了,要死了。”

    陸之巖的到來,一下就將宴會的氣氛推到了致高點。

    葉纖柔想起江湖上那些關于陸之巖的傳說,無疑就像見到惡魔了一般,渾身哆嗦的更厲害了。

    酒中做了文章,是萬萬不能拿去化驗的。

    還有監控。

    監控更不能查。

    通過監控,一下就會查服務生,再順藤摸瓜,很快就能查到自己頭上。

    到時,人證物證俱在,就算有九轉還魂丹,就難以起死回生。

    “是不是我喝了這杯酒,你們就會相信我,沒有在酒中動過手腳?”葉纖柔也是個狠人,一語說罷,不給眾人反應的空間。

    騰一下,把酒從唐之芯手中奪去一飲而盡。

    “砰!”

    “滿意了嗎?”

    酒杯擲飛在地,碎裂成片,葉纖柔怒問唐之芯:“我按照你的要求,喝光了這杯酒,唐總,您滿意了嗎?!”

    葉纖柔狠狠的瞪著唐之芯,一臉委屈得不行的表情。

    乍一看,好似唐之芯在仗勢欺人。

    這就是她的過人之處,早在唐之芯在艾薇公司安穩度日時,她就已經在娛樂圈混出頭了。

    精湛的演技,以及對各種場合和人物的把控力,讓她很輕松的就拿回了主動權。

    現在酒已經被她喝下了,除非她在大庭廣眾之下露出丑態。

    否則,誰能證明酒有問題?

    唐之芯望著她震怒的臉龐,唇角微動。

    她低聲笑道:“滿意,如果纖柔接下來能在這里安然無恙的待到晚會結束,我就更滿意了。”

    “唐、之、芯!”

    葉纖柔恨之入骨的瞪著唐之芯,怒吼道:“不要以為有陸之巖給你撐腰,就可以為所欲為,我有人身自由,我想什么時候走就什么時候走。

    憑什么要聽你的?

    還有,清者自清,我不會、也不可能,因為你一時間的懷疑,然后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就被你一直牽著鼻子走。”

    說罷,葉纖柔轉身就走。

    因為她這一番操作,人們對唐之芯有了不同的看法。

    “唐之芯可真過分,纖柔都已經不要自尊,按照她的要求喝了那杯酒,居然還不讓纖柔走,難道非要纖柔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出格的事,才會善罷甘休嗎?”

    “就是,女人何苦為難女人,這樣的她可真讓人討厭,仗著陸之巖寵她,就飛揚跋扈。”

    “我也覺得現在的唐之芯很討厭欸,整個人都飄了,也不想想在沒有遇到陸之巖前,自個是什么社會地位,連給纖柔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重點是,不管纖柔在酒里做了什么手腳,都已經按照她的要求把酒喝了,如果酒真有問題,葉姐就會自食惡果。

    老祖宗們都講得饒人處且饒人,唐之芯今晚真的有點過了,那咄咄逼人得理就不饒人的模樣,真是越看越討厭。”

    飄了嗎?

    唐之芯并不覺得自己變得狂妄自大了,她只是在做覺得對的事情而已,她不明白這些路人,為什么會這樣指責她。

    明明是葉纖柔做錯了事情。

    害她在先,想對白冪下手在后。

    作為一個被害人以及險些被害的白冪的朋友,難道連懲治葉纖柔這施害者的權利都沒有嗎?

    她掃了一圈眾人此時看她的眼神。

    她知道人類有喜歡同情弱者的天性,可因為同情弱者,就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批判她。

    那么,這些人的喜歡,不要也罷。

    “之巖,我們走。”

    人性,是最經不起考驗的東西,唐之芯很失望。

    如果做錯事,只需要在人前裝裝可憐,就可以得到大家的同情和原諒,害人的成本也太低了。

    陸之巖倒是心寬,盡管有人對唐之芯投來了攻擊的目光。

    他懂。

    因為,這就是人性。

    樹秀于林,風必摧之。

    只能怪他,太優秀了,優秀到那些女孩都嫉妒唐之芯,因為嫉妒,所以抱團攻擊。

    倘若今天唐之芯不是他的女人,這些姑娘,就不會覺得她有錯。

    因為,人只有在被討厭的時候,才會無論做什么,都會讓人覺得是錯的。

    ……

    陸之巖陪著唐之芯一路健步如飛的走出酒店,看著唐之芯氣得似要飛起來的背影,忽地勾唇笑了起來,然后一把拽住胳膊。

    “干嘛?”唐之芯有些煩躁。

    “就這么走了?”陸之巖笑看著她,臉上是外人少見的溫柔。

    “不然咧?”

    她也不想走啊。

    本來就是來談合作的,結果卻和電視臺的臺長鬧的那么難堪。

    一想到今晚差點被臺長那樣就惡心。

    找葉纖柔算賬,還被人們那樣指責,心情糟透了,哪里還有心思和臺長聊合作。

    陸之巖看著唐之芯一臉抑郁的模樣,愣了一瞬神,而后就咧嘴笑了開。

    食指在她額頭點了下。

    “你啊,不是說要強大嗎?怎么還是和從前一樣玻璃心?要是這點打擊都承受不了,將來遇到更大的挫折怎么辦,不活了?”

    “才不是承受不了呢,我只是不明白,現在的人為什么要這樣,今晚最該受到譴責的明明是葉纖柔,卻說我過分。

    她們的三觀,都這么扭曲嗎?”

    “好啦。”

    陸之巖摟著她的肩安慰她道:“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那些人啊,只是嫉妒你擁有了我,把你當成了情敵,這才會一股腦的幫著葉纖柔。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和她們一樣腦殘,除了少數幾個,其他人都很理智的,她們都知道,葉纖柔是咎由自取,是不值得同情的。”

    唐之芯看著陸之巖輕言細語耐心的開解她,深邃的眼眸,俊美的面龐,是那么的溫柔。

    心里的那些委屈和不快的情緒,瞬間就煙消云散了。

    她忽然間想到了一句話。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陸之巖就好比皇冠,她既擁有了這個舉世無雙的絢麗瑰寶,就必須承受別人的嫉妒和攻擊。

    只有這樣才公平。

    否則,她擁有了陸之巖這樣的男人,還得到了世上所有人的喜歡,剩下的人也太可憐了吧?

    人,要懂得知足。

    陸之巖的愛,她要,別人喜愛的眼光她也要。

    太貪心了。

    所以,唐之芯環住了陸之巖的腰際,陸爺溫暖的懷抱讓她倍感幸福:“之巖,謝謝你,還有,我愛你。”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