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全球高武 > 正文卷 第893章 認個師父
    帝墳四周,裂縫漸漸泯滅。

    戰天宮好像是帝墳的中樞,中樞被拿走,整個帝墳都要破碎了。

    方平掃了一眼四方,此刻,周圍已經沒有任何人,其他人死的死,跑的跑,此刻就剩下他們這些人了。

    又看了一眼妖劍客,方平淡淡道:“你先出去,帶御海山妖族離開,回歸御海山,用得上你的時候,我去找你!”

    “主人……”

    妖劍客精神力波動,有些躁動道:“主人,劍一想繼續追隨主人……”

    “你現在還不夠格!我的敵人,可不是今日這些人!”

    方平擺擺手,低喝道:“去吧!”

    妖劍客見方平語氣冷厲,也不敢再停留,急忙傳音道:“那劍一回御海山,等候主人召喚……”

    方平沒回話,劍一也不敢再說,迅速破空離去。

    它一走,老王迅速道:“現在去地下通道那邊嗎?”

    戰天宮被收走,帝墳的東西差不多都被方平他們一方奪走了。

    現在出去了一些人,這些人都是失敗者,所有人都會盯上方平他們。

    誅天劍、帝尸、戰天宮……

    這些東西,很多人都想要。

    這還不算方平之前冒充莫問劍的事了!

    他冒充的時候很爽,可現在那些人出去了,不用問,必然會告知外面強者。

    莫問劍當年斬殺那么多大帝,方平是莫問劍轉世,這些人豈能無視?

    之前大家不確定,現在那是不確定也得確定了。

    縱然有人存疑,也會先殺了方平再說。

    方平沒急著離開,此刻正在腦海中呼喚蒼貓。

    “貓兄,在不在?”

    “貓兄,接電話!”

    “貓兄……”

    方平呼喊了很久,這才聽到蒼貓有些喘息的聲音,方平腦海中忽然浮現出蒼貓吐舌頭的樣子。

    這只肥貓,好像很累。

    疲憊不堪道:“騙子,本貓不能睡的……完了完了!大水牛和大烏鴉都要追殺我,完了完了……騙子,又怎么了,你都欠我11億了……”

    蒼貓說的直喘氣!

    算計失誤!

    大烏鴉等大水牛一到,二話不說,馬上告知,必然是蒼貓干的!

    大水牛那是毫不懷疑,其實半道上就想到了是蒼貓了。

    于是乎,兩位帝級強者,那是在海中鬧的翻天覆地,要把蒼貓找到,打死這只貓再說!

    新仇舊恨,都要報了!

    方平盡管不知道這些,也知道蒼貓大概是真的有些要倒霉了,急忙道:“那就廢話少說,莫問劍的師父和莫問劍之間有沒有什么秘密的往事,或者獨特的溝通方式……”

    “啊?”

    蒼貓有些呆滯道:“騙子,你問這干嘛呀?”

    “和公羽子聊聊天。”

    “騙子,你要騙人了嗎?”

    “胡說八道!”

    方平否認道:“快說說看,貓兄,你忘了你還有敵人追殺你了?”

    “是呀……喵嗚,遲早吃全牛宴……不吃大烏鴉,一看就難吃。”

    蒼貓很快把話題轉移到了吃的上面,方平催促了幾次,蒼貓這才想起了正事,有些糾結道:“秘密……秘密……本貓想想呀。”

    “哦,小劍好像說過……他小時候不聽話,他師父打過他屁股……算不算秘密呀?”

    方平無語,急忙道:“還有呢?”

    “還有……哦哦,好像還有,公羽子喜歡吃雞屁股……小劍以前經常給他帶這個回去吃的……偷偷吃!”

    蒼貓大眼睛陡然瞇了起來,竊笑不已。

    這是秘密!

    因為和吃的有關,它記得的。

    有次它也好奇,以為很好吃,偷吃了一點,結果吃了一塊,蒼貓差點吐了。

    方平語氣一滯,迅速道:“我知道了,貓兄,快跑吧!別被抓住了!”

    “是呀,要跑了,喵嗚……小胖臉,別亂動,跑了……”

    蒼貓的聲音陡然消失,方平臉色一變,我去,這貓把方圓帶進來了?

    這蠢貓……自己找死就算了,胡鬧!

    蒼貓大概率死不了,這家伙手段多,能從上古活到現在,沒點手段,光靠睡覺能行嗎?

    可方平才四品境!

    帝級強者追殺,稍微有一點點余波波及,必死無疑!

    方平有心想說幾句,一想到蒼貓不太靠譜,可能會睡覺和他溝通,方平迅速打消了這念頭。

    將心中的擔憂壓下,方平心中暗罵,回頭找這只貓算賬。

    ……

    清醒了的方平,看向眾人,又看了看被打暈的蔣家兄弟,迅速道:“你們去通道那邊,看看戰王在不在!”

    “你呢?”

    “就說東西都在我在!沒事的,他們也知道,東西大概率在我這,我一個人更安全!你們先回地面,我還有事要做!”

    “方平!”

    王金洋沉聲道:“天南那次,為了救我導師,已經惹出了大麻煩!這次也是我的緣故,戰天宮在我這,我……”

    方平沒好氣道:“少來!你有這能耐逃生嗎?少廢話,帝墳快開啟了!快走,你們不在,我這邊更容易離開,不然人太多,哪怕我收斂氣息,也容易暴露。”

    王金洋臉色變幻一陣,接著迅速道:“好,那我們先走,你自己小心!”

    “放心!”

    吳川幾人也是干脆之輩,方平逃生的本事的確比他們強。

    接下來恐怕就是絕巔之上的戰斗了,他們留下來也于事無補。

    幾人不再廢話,迅速朝帝墳另一頭跑去,那邊是通往御海山的方向,地下通道應該在那邊。

    方平在原地等待了片刻,等他們消失了,忽然騰空而起。

    此刻,帝墳上空,裂縫已經消失了許多。

    方平站在高空之上,笑道:“師父,能聽見嗎?”

    無聲,只有裂縫如水泡崩裂一般的聲音傳來。

    方平再次笑道:“師父,問劍給您帶了最愛吃的雞屁股,要吃點嗎?”

    就在這時候,一聲略顯驚異的滄桑聲傳來:“你……你不是問劍……”

    “我不知道。”

    方平笑道:“我只是有一些記憶片段,我只記得師父最愛吃雞屁股,以前我出門在外,經常為師父帶這些,我不知道我記憶中的那個人是不是你……我只是想試試。”

    ……

    界域之地內。

    公羽子愣住了,問劍?

    是他?

    怎么可能!

    他很多年沒看到過莫問劍了!

    可他猜測過!

    猜過很多人,唯獨沒有方平。

    其實這些年,他也沒怎么關注外界的消息,幾十年前還有一些關注。

    在他想來,幾十年前,徒弟就在布局,那不可能是這些年輕人,哪怕真的轉世了,也是張濤那一代的人物。

    可是……現在此人居然說出了一些機密。

    這是真的機密!

    堂堂帝級強者,愛吃這玩意,傳出去簡直貽笑大方!

    這事哪怕莫問劍,那都是機緣巧合之下才知道的,公羽子根本不會告訴任何人。

    “你還記得什么?”

    公羽子沉聲問道。

    “記得不多了。”

    方平淡笑道:“記得更多的還是蒼貓,還有一些和師父相處的片段,很少很少!在我記憶中,最懷念的時光,還是和蒼貓去釣魚的那些日子,如此悠閑,如此自在……”

    公羽子臉色復雜。

    是啊!

    問劍這一生,最悠閑的時光,大概就是那時候了吧!

    無憂無慮!

    游山玩水,吃點好吃的,釣釣魚,抓點妖獸……

    之后的人生,再也沒有如此悠閑的時候了。

    “你現在叫什么?”

    “方平!”

    方平看不到公羽子,也不介意,再次笑道:“我現在是華國天部部長,和張濤算是同級,也是新武時代,第三代領袖!”

    第一代那是陳沈二位鎮守,第二代是張濤幾位,方平自認第三代領袖,不算自夸。

    公羽子這一刻有些復雜。

    第三代領袖?

    如此天驕之人……真的是問劍嗎?

    問劍也是如此優秀!

    很早很早以前,便被譽為宗派時代的領袖人物!

    也是宗派時代,第一位邁入真神境的強者。

    “你……”

    公羽子一時間真的無法確定!

    這和他想象的不一樣!

    可有些東西,聽起來真的和問劍很像。

    方平又笑道:“我有個稱號,魔王方平……不知道師父知不知道前些時日,地界這邊傳音,通緝我,都說我是魔帝轉世。

    我其實自己也不確定,只是有些好奇,好奇紫蓋山什么樣子,好奇我記憶中那道有些虛幻的身影,喜歡吃雞屁股的強者是什么樣子……”

    “之前,御海山的劍一和帝血樹一族,忽然為我死戰到底,帝血樹一族全軍覆沒……我有些迷茫,我也想知道,我真的是莫問劍嗎?”

    方平面露唏噓之色,自嘲道:“我很討厭莫問劍,我不希望我自己是他!帝墳一行,莫問劍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完全破碎了,我不希望自己是他!可是……有時候,也許我恨的就是我自己,真可笑啊!”

    空間裂縫,越來越少了。

    公羽子心情愈加復雜了,許久才道:“老夫……也無法確定……方……方平,帝墳快破碎了!現在外界,來了不少強者,之前我看好像有人逃離了此地,他們……知道你是問劍嗎?”

    方平苦笑道:“應該知道!這次表現的有些明顯了……其實我有一個懷疑,我也許不是莫問劍,莫問劍在算計我!

    他想讓所有人覺得我是莫問劍……帝血樹一族都在為我死戰,之前誅天劍也有異動,我居然可以操控,這一切無一不表明,我就是莫問劍!

    我以為前輩知道的,剛剛故意試探一番,沒想到……前輩也無法確定。”

    剛剛喊著“師父”的方平,現在卻是喊著“前輩”。

    公羽子急忙道:“誅天劍呢?”

    “不知道,消失了。”

    方平再次嘆道:“所以我才懷疑,我被利用了!誅天劍去哪了?前輩,能為方平解惑一二嗎?我到底是不是莫問劍?”

    公羽子沉默,不知道。

    也許是,也許真的是問劍在布局,故意將此人偽裝成他自己。

    不管如何,方平都是值得去救的。

    想到這,公羽子迅速道:“不管是不是,這些我們可以之后再談!現在你來紫蓋山,大陣還沒徹底破碎,他們短時間內無法攻破紫蓋山外圍封禁,老夫想辦法送你離開!”

    “離開……”

    方平囈語般道:“此次出了帝墳,天下之大,真的還有我容身之地嗎?我不管是不是莫問劍,這次之后,都會被確定是他!回到人類世界,也許也是麻煩不斷。”

    “先保住性命!”

    公羽子說著,帝墳上空的裂縫已經徹底消失!

    “快進來!”

    就在這時候,帝墳上空,一道透明封禁呈現,開啟了一個小小的口子,公羽子迅速道:“快,帝墳一破,他們都會發現你的存在!”

    方平看了一眼小口子,笑了笑,騰空而起,直接擠進了小口子。

    界域之地的封禁,方平也知道一些情況。

    非絕巔進出還好一點,絕巔境出入,幾次下來,就容易導致封禁破碎。

    之前蒼貓出來,沒辦法回去,就是怕封禁徹底破碎了。

    不過方平實力不到那地步,出入問題都不大。

    就在方平剛進入紫蓋山內部,下一刻,轟隆一聲爆鳴,響徹整個界域之地!

    帝墳爆碎了!

    大片大片的血色開始消散!

    黑色裂縫一道道泯滅。

    整個帝墳,開始收縮,崩潰。

    帝墳建立在界域之地上,卻又獨成空間,仿佛另一個世界。

    可現在,之前血紅色的世界,血紅色的泥土,都在崩潰中。

    御海山之外,有強者喃喃道:“帝墳破了!”

    “莫問劍呢?”

    “誅天劍在哪?”

    “……”

    與此同時,好像有強者感應到了什么,很快,有人聲音平淡,卻是傳蕩數千里:“有人在渡海!誰出來了?”

    姬瑤那群人,此刻剛出帝墳不久,正在渡禁忌海,準備回歸外域。

    下一刻,御海山方向,一道道氣機升騰。

    ……

    同一時間。

    御海山內部,地下通道,戰王再次趕到。

    之前有界壁擋道,這時候隨著帝墳破碎,那些擋道的東西都消散了。

    帝墳內部的絕殺大陣,也隨著誅天劍消失,心臟消失,戰天宮消失,都消散了。

    戰王已經看到了吳川這些人!

    掃了一眼,頓時皺眉!

    方平呢?

    至于兩個后代,都活著,他就沒多看了。

    可方平去哪了?

    這家伙要是折在了這,這次張濤鐵定要找他麻煩!

    畢竟帝墳這邊,是紫蓋山弄出來的,也是他之前說好了可以護衛這些小子的。

    “方平呢?”

    當帝墳徹底破碎的一刻,戰王已經和他們相遇。

    剛問完,戰王忽然抬頭,上方的通道是整個紫蓋山的封禁,他看不透,不過好像隱約看到了一道人影沖天而起,消失了。

    “方平說他自己想辦法離開!”

    吳川迅速道:“前輩,我們先撤!長生他們現在都無力再戰,必須馬上送回地面!”

    李長生、蔣家兄弟,現在都是無力再戰了。

    就算有,他們的實力也不足以參與接下來的紛爭。

    此刻還是先回去才安全。

    “這小子……”

    戰王皺眉,他想辦法離開?

    怎么離開!

    來不及多想了,戰王已經感受到了一些強者氣機升騰,大手陡然脹大無數倍,一下子將眾人握在了手中,掉頭就走。

    剛出通道,御海山對面,山巔之上,有人冷冷道:“戰王,吾等等候多時了!”

    這時候,吳川喝道:“我們沒拿到任何東西!東西都在方平那邊,方平沒有隨我們離開!”

    此刻,守在御海山山巔的不是一人,而是三人!

    三人氣機都是極強,御海山之巔的裂縫在他們身上劃過,幾乎無法近身。

    三位絕頂強者!

    就在這時候,山巔上,多出了一道身影,張濤淡笑道:“他們說沒拿,那就是沒拿!幾位,不會和這些小輩計較吧?”

    談話間,又是一道身影閑庭闊步,打破虛空,在黑暗中行走,眨眼間出了空間裂縫,出現在了御海山之上。

    來人是命王!

    命王掃了戰王一眼,又看了看王金洋眾人,淡淡道:“方平還在界域之地內躲著嗎?”

    說罷,淡笑道:“方平會轉換氣息,你們……真的無人是方平偽裝?”

    他們說東西在方平那,命王相信。

    可關鍵是,方平不在這些人當中?

    人,越來越多了!

    界域之地對面的禁忌海,此刻也有人渡河而過。

    第一個過河的,便是王若冰和王晗月兩人。

    兩人剛過河,一道身影直接穿過了御海山,直接出現在了兩人身邊。

    張濤這些人也感應到了,之前這樣的強者穿越御海山,那是決不允許的。

    不過龍變天帝過去了,張濤也沒說什么。

    現在連禁忌海中都有帝級強者趕到,封鎖御海山意義不太大,只要這些人不過通道,張濤也不愿管這些。

    而且,通道外這時候也有人類強者坐鎮,張濤也不是太擔心。

    龍變天帝剛趕到,還沒來得及開口,下一刻,七八道精神力覆蓋而來。

    龍變天帝冷哼一聲!

    這些人,居然敢在他面前散發靈識!

    不過這時候,強者不少,龍變天帝還是壓下了怒火,看向女兒,眼神微動。

    女兒溢散的生命本源……好像不再溢散了!

    龍變天帝心中有些驚喜,又有些不敢置信,真的奪到寶物了?

    王晗月也感受到了四面八方的威壓,臉色發白,迅速道:“師尊,我和師妹沒拿到任何東西,我們離開的時候,他們正在交戰,帝墳內的確有誅天劍,還有數具完整帝尸和戰天宮!”

    “戰天宮?”

    龍變天帝有些意外,驚訝道:“戰天帝的居所怎么在這?”

    “戰天帝?”

    這時候,龍變天帝附近,一道虛影呈現,一位頭戴冠冕的老者,看不清具體相貌,緩緩道:“里面是戰天宮?”

    “是。”

    老者看向龍變天帝,聲音滄桑道:“戰天帝……老朽沒想到戰天帝的宮寢會出現在這……莫問劍倒是運氣好,不知戰天宮中,可有戰天帝遺物存留……”

    說著,老者虛幻的眼睛陡然爆發出一道璀璨的神芒,看向對岸的帝墳,很快,輕聲道:“空無一物,已經崩毀,戰天宮既是戰天帝所留,不會崩碎在此,被人拿走了!”

    就在這時,又一道中年虛影呈現,略顯疑惑道:“戰天帝?本帝好像曾聽聞過……”

    老者和龍變天帝都懶得理會!

    不知道戰天帝的,那就是地位的差距,時代的差距。

    戰天帝在天界名聲雖然不大,可經歷過那個時代的人都知道此人!

    此人天庭大宴上,箭鎮諸皇!

    當然,有資格參加大宴的,都是一些古老大帝。

    當年,連真神都沒資格去參加,不夠格。

    那些大帝,見識過戰天帝的威風,霸道,強大……

    可后來的大帝,可不知道這一切。

    不少天外天大帝,當年也只是真神境而已,還沒這個資格了解這些,也沒人會說出來。

    事關皇者和幾位極道帝尊之爭,也沒人敢說什么。

    哪怕如今皇者和極道強者都已經消失在歷史長河之中,照樣沒人會提這些事。

    中年帝尊被兩人無視,也不在意。

    這老人和龍變天帝,都是最古老的一批大帝,和他們格格不入,從神魔時代就是如此,他們也懶得說什么。

    談話間,又有人出來了。

    不是人,是妖。

    力無奇直接進入禁忌海中,看都不敢看對岸的那些人,心中祈禱著老祖快來。

    可是等了半晌,也沒等到老祖。

    力無奇忐忑不已,又不敢就這么離去,一時間緊張的都快窒息了。

    這時候,龍變天帝掃了這頭小水牛一眼,淡淡道:“水力被人釣走了,東西你拿了?”

    力無奇呆滯了一下!

    釣走了?

    什么意思?

    盡管糊涂,力無奇還是急忙傳音道:“未曾!無奇是被殺退的,無奇離開之前,人間界武者還在和地皇神朝余孽交戰……”

    龍變天帝視線投向遠處,淡淡道:“該出來的都出來了,沒出來的恐怕都死了。”

    此話一出,不少精神力波動起來。

    轉瞬間,附近多了多道虛影。

    禁忌海上空,甚至也多了一道虛影,有人平靜道:“吾徒何在?”

    這時候,剛提著姬瑤趕到的祁幻羽大聲道:“除了我們,剩下的人都被方平他們擊殺了!戰天宮、誅天劍、帝尸……全部被方平他們奪走!方平是魔帝轉世,收服了帝血樹一族和御海山妖族,此事皆是方平謀劃!”

    說著,看了一眼身后剛趕到的趙興武,冷冷道:“天植王庭左帥,念念不忘復生武者,此次左帥可是出力不少!”

    河對岸,此刻也有天植王庭一方強者趕到。

    樺王虛影浮現,看向趙興武。

    趙興武平靜異常道:“趙某只戰祁幻羽,其他之事,概不參與!”

    樺王淡漠道:“東西呢?”

    “方平收走了。”

    “方平!”

    這一刻,這些強者都記住了這個名字。

    所有東西都被方平收走了!

    包括御海山那邊,所有強者也都清晰了,帝墳之中的一切收獲,都被一人奪走了,這一點,出乎他們的預料!

    祁幻羽、趙興武這些強者入內,居然都一無所獲!

    禁忌海上空,來自無名山的帝級強者卻是渾身溢散著冷氣!

    死了!

    都死了!

    除了這些人,其他人都死了,那他的徒弟不用說了,也死了。

    御海山方向,命王一開始只是看姬瑤,接著臉色微變,玄虬呢?

    玄龍守護是他的老友了,玄龍唯一的后裔去哪了?

    而就在此刻,姬瑤聲音冰寒,喊道:“王祖,玄虬已被方平擊殺,還望王祖擊殺方平!”

    玄虬被殺了!

    命王眼神陡然冷厲起來,該死!

    祁幻羽怎么辦事的?

    玄虬,祁幻羽,這兩位都是真王之下的頂級強者,原本應該是天命王庭一方勢力最強,結果一無所獲不說,連玄虬這樣的神道強者都死了!

    這讓自己如何和玄龍交代?

    命王眼神冷厲,再次看向戰王手中的眾人,不管方平在不在,這些人……最好一個不留!

    此刻,張濤目光平靜地看著他。

    命王淡漠道:“武王,方平拿了不該拿的東西,殺了不該殺的人!此次,你也護不住他,除非你想復生之地,成為公敵!”

    張濤淡笑道:“機緣,奪寶,各憑本事……你倒是會扣大帽子……”

    張濤笑的淡然,仿佛并不在意。

    而就在這時候,界域之地的屏障忽然透明了一下。

    方平屹立天宮之上,遙看四方,笑的燦爛,不知有沒有看到各方強者,方平朝四方揮了揮手,眨眼間,界域之地界壁再次渾濁,無法窺探!

    “公羽子!”

    “方平……莫問劍!”

    “紫蓋山真的收留了方平……好大的膽子!”

    “莫問劍乃是公敵,公羽子這是在找死!”

    “……”

    一道道聲音震顫虛空,帶著冷厲殺伐之氣!

    魔帝的身份確定了!

    若不是如此,方平豈能進入紫蓋山!

    ……

    這一刻,張濤微微凝眉,方平怎么混進去的?

    公羽子那個老東西,這么容易欺騙?

    還是說,就是要坐實方平是莫問劍的身份?

    此刻,無人再去管戰王這邊。

    方平現身了,就在紫蓋山內!

    莫問劍的轉世身,甚至比神器都要重要!

    而且神器有主,一般人也帶不走,哪怕帶走了,多少會有點氣機留下,戰王手中那群人,并無此種氣息。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