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品修仙 > 始于壺梁 第二一三章 蒙毅的眼睛,無盡之沙
    “真的亂了……”秦陽坐在城頭,微微蹙眉。

    又過去了一周的時間,除了三圣宗之外,整個壺梁都開始亂了。

    無量道院覆滅之后,不過三天,背棄魔石圣宗,投誠到玄天圣宗的三個宗門之中,虎山派也被滅門。

    只是這次虎山派覆滅的莫名其妙,門內高層忽然之間意見不一,有的覺得投靠玄天圣宗殊為不智,有的覺得能不能得到重視,就看現在是否出力。

    然后兩撥人就打起來了,最后打的兩敗俱傷,大半高手都受了重傷之時,靈臺圣宗麾下的一個門派上門,輕輕松松將虎山派覆滅。

    十來天時間,兩個第二梯隊的門派覆滅,絕對算是數千年來,壺梁前所未有的大事。

    魔石圣宗與靈臺圣宗之間的恩怨,變得尖銳無比。

    跟著又不知道是誰,泄露了三派已經投靠玄天圣宗,兩個門派覆滅,全部都是玄天圣宗暗中挑撥,力圖攪和了靈臺圣宗與魔石圣宗之間的關系。

    因為誰都看得出來,靈臺圣宗和魔石圣宗準備合作,將玄天圣宗落下第一的寶座。

    這時候就又有人猜測,玄天圣宗的鎮派法寶,已經毀掉……

    于是,三圣宗之間的恩怨,被搬到了明面,除了三圣宗之外,下面的門派,更是人人自危,斷絕與其他門派的來往,誰都不想在這個時候當做炮灰。

    可是這仇恨拉開了序幕之后,所有人都會身不由己,深陷其中。

    兩個門派覆滅,這兩個門派有交好的門派,有敵對的門派,門下弟子之中,也有親朋,冤冤相報,無法停止。

    今天無量道院一個弟子的親朋好友,去殺了青云門的一個弟子,明天飄云宗的弟子殺了一個前來報復的修士,而這個修士又是其他門派的弟子……

    仇恨就這么不斷的擴散開,三圣宗尚未在明面上表態的時候,下面的門派就已經打的不可開交,然后中間自然而然的,又會有許多人莫名中槍,不但門派內的人被卷入其中,連數量最多的散修都開始被卷入其中。

    秦陽所在的蘆湖城,這幾天都開始有人在城中交戰,慘死了好幾個修士。

    空氣里都彌漫著戾氣,所有人似乎都變得有些警惕易怒。

    秦陽從城頭下來,回到客棧里,只是這邊剛關上房門,秦陽渾身寒毛瞬間炸立,一種察覺不出來在哪的危機感盈,徒然浮現。

    念頭一動,體表化作紋身的龜殼浮現。

    下一刻,就見一只手掌,忽然從虛空之中浮現,貼在龜殼表面。

    預料之中的力道沒有出現,手掌消失不見,房中的方桌邊,衛老頭的身影緩緩浮現。

    衛老頭端著茶壺,自顧自的給自己斟茶,面帶一絲笑意。

    “不錯,倒是挺警惕的,沒想到,那不著調的老烏龜,竟然舍得將他的負碑龜甲送你一副,你倒是好運道。”

    “見過師尊。”秦陽緩緩松了口氣,躬身行禮。

    能將凌虛踱步練到這種層次,于世界的陰影之中,現行隱匿,出手收手,舉重若輕,不著痕跡,也無半點氣息外泄,除了衛老頭之外,不可能有人假扮。

    “你去找了三七?”

    “恩,我要確認一下目前局勢。”秦陽點了點頭,而后神色一動,忽然問了一句:“師尊,壺梁亂局,是不是盜門的手筆?”

    “不是。”衛老頭毫不猶豫的搖了搖頭。

    “不是?除了盜門之外,誰會費盡心機,挑撥三圣宗之間的恩怨,而且這么短的時間,這么多巧合,怎么可能?”秦陽一臉不信,這幾天想來想去,就覺得盜門的嫌疑最大。

    除了盜門之外,還有誰樂得三圣宗斗個三敗俱傷。

    “真不是,你太小看三圣宗了。”衛老頭搖了搖頭,輕嘆一聲:“這就是三圣宗之間的爭斗,你沒發現么,到目前為止,三圣宗相互之間,根本沒有什么正面沖突。”

    “嗯?”秦陽神色微變。

    “沒錯,三圣宗都清楚的很,靈臺魔石想要趁機打壓玄天圣宗,而玄天圣宗也在挑撥他們的關系,可是三圣宗卻不約而同的讓下面依附的宗門去拼殺,為的就是清洗,清洗掉下面的幾個大門派,無論最后的結局怎么樣,三圣宗還是三圣宗,而下面的門派,永無出頭之日。”

    “為了資源?”

    “是啊,為了資源,壺梁就這么大,資源就這么多,壺梁平靜了幾千年,修士越來越多,資源都要爭,都要搶,不少資源瀕臨枯竭,他們只能清洗一遍這里的修士,修士少了,或者說強者少了,三圣宗需要的資源,自然就多了,他們的地位也會更加穩固,能繼續培養更多強者,讓頂尖強者突破桎梏,更進一步。”

    “盜門也要出手么?”秦陽沉默了一下,問出了自己想知道的問題,衛老頭不可能忽然跑來見自己。

    “是,也不是。”衛老頭賣了個關子。

    “需要我做什么?”秦陽沒問為什么。

    “不需要你做什么,而是,你需要我們幫你什么。”衛老頭瞇著眼睛,笑呵呵的看著秦陽。

    秦陽心里一個咯噔。

    “你可別不承認,你有想法,沒什么,不過我可是知道,你肯定是想搞出來什么大事,當年你撿到的那柄大錘,應該就是昊陽鐘錘吧,而我卻得到確切消息,昊陽寶鐘已經可以敲響了。”

    “呵呵……”秦陽干笑一聲,知道這事沒法隱瞞了,盜門既然決定橫插一手,若是自己再隱瞞,到時候必然會將盜門也打個措手不及。

    “我要盜走昊陽寶鐘。”

    “噗……”衛老頭一口茶噴了出來,滿臉驚駭,上下打量著秦陽,好半晌才嘖嘖有聲:“你找死的方式可真是出人意料。”

    “師尊,你可真不會說話,我既然決定這么干,自然有一定的把握。”秦陽也不多解釋。

    衛老頭盯著秦陽看了半晌,將秦陽看的渾身不自在之后,這才收回目光:“好,那你去弄你的,我會讓人配合你,另外,告訴你一件事,駐地準備搬走了。”

    衛老頭說完就放下茶杯準備離開。

    秦陽心頭大驚,連忙拉住衛老頭:“搬遷駐地?什么意思?搬到哪?”

    “搬遷到大荒!”衛老頭神色平靜,遙望著大荒所在的方向,神態莫名。

    “搬遷到大荒?盜門現在有實力在大荒扎根了?你這才叫作死吧!”

    “時機不算太好,但也不算差,具體以后你會知道,當然最重要的原因,是現在的駐地已經快沒法用了,魔石圣宗快要完蛋了。”衛老頭滿臉的幸災樂禍。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魔石圣宗作了大死這么多年,以聚靈大陣,牽引日月星輝,化作靈氣灌入下方的枯敗秘境,真不知道魔石圣宗的開派祖師是怎么想的,他究竟是不知道,還是故意的這么做的……”

    “你趕緊說清楚,莫名其妙的要搬遷駐地,這么大事,不害怕被仇家知道了,半途將好不容易恢復點元氣的道門滅門么?”秦陽氣急,這老家伙才是作死,好好的搬遷駐地,弄不好就全部玩完。

    衛老頭收斂笑容,神色也有些凝重。

    “我們駐地之下的枯萎秘境里,有驚世魔物,極為不祥,之前你白師叔就偶爾有感覺到,最近你蒙師叔開卦推演,若我們還不走,便是大兇的下下簽,覆滅就在眼前,魔石圣宗的蠢貨,澆灌了不知道幾萬年靈氣,那魔物已經近乎復蘇。”

    “若非這些年,我們幫他們截留了大部分靈氣,那魔物早就復蘇了,這次徹底確認了兇險之后,自然是要搬走,不搬走的話,等到魔物復蘇,我們必然首當其沖。”

    秦陽擰著眉頭,感覺腦殼疼:“蒙師叔開卦占卜,他靠譜么?”

    雖說聽說過蒙毅除了擅長陣法禁制,堪輿風水之外,還擅長問吉卜兇的紫微斗數,可是卻從來沒見用過,這么大的事情,竟然靠卜卦,太兒戲了吧……

    “非常靠譜。”衛老頭的神色有些郁郁,嘆了口氣之后,緩緩道:“你知道蒙毅的眼睛瞎了之后,為什么無法恢復么?”

    秦陽搖了搖頭。

    “當年盜門遭遇強敵,暴露覆滅只在朝夕之間,若是暴露,布局便會一舉廢棄,而你蒙師叔,動用禁法,強睜神目,洞悉未來一角,只為了尋找到一線生機,他的確做到了,幫盜門度過劫難,找到了那一線生機,可惜他的一雙神目,卻被葬在了未來,永遠也無法找回來。”

    衛老頭神色郁郁,頗有些悲意:“他的神目丟失,這次卜卦,燃燒了三百年壽元,才問出了吉兇,你說我如何不信。”

    “是徒兒猛浪了。”秦陽神色一肅,躬身道歉。

    這時候,才明白為何蒙師叔的眼睛,一直沒有恢復,這個世界,縱然是肉身被毀,都有重塑肉身之法,只是瞎了眼睛,又不是先天沒有眼睛,自然應是有恢復的方法的,而且不難……

    可是現在卻明白,蒙師叔的眼睛,永遠無法恢復了。

    他的神目葬送在了未來,葬送在了明日,這明日永遠無法抵達,永遠都在未來,看不見摸不著,自然永遠無法找回來。

    也永遠無法恢復……

    現在也算是明白,盜門能傳承這么多年茍延殘喘,而且在暗中布局,卻沒有被滅了,可不是走了狗屎運。

    而是有人在為盜門規避劫難危機,這代價對于整個盜門來說,并不大,可是對于個人來說,卻是無法承受之重。

    衛老頭走了,這次來,主要就是告訴秦陽,盜門駐地準備搬遷的消息。

    這個消息只有盜門駐地里極少數人知道,正式的搬遷還未開始,不過最近壺梁亂了起來,盜門就正好借助這個機會,等到三圣宗相互之間打出狗腦的時候,借機搬遷駐地,那個時候應該是最容易最順利的時機。

    接下來十來天,三圣宗依然很克制,沒什么正面沖突,也就下面的一些弟子,跳出來打打,可是下面的那些宗門,卻已經打出狗腦了。

    而這個時候,距離壽典開啟,只有一周的時間。

    玄天圣宗依然沒有傳出消息,說改時間或者是壽典不舉辦之類的話,一切照舊。

    內海北側,熱鬧非凡,這里幾乎沒有受到其他地方的影響,一派平和,除了半空中懸著一座九層糕的漆黑鐵塔之外,跟平日里沒有任何區別。

    展翅過百丈的,周身靈光四溢,駕馭勁風,形如鷹隼的大鳥,在玄天圣宗周圍三千里之地,不斷巡視。

    這是玄天圣宗的巡天寶獸追風隼,有一絲上古三頭大風隼的血脈,速度極快,六個時辰便能巡視三千里地。

    據說這是鯤魔王于千年前帶回來的幼崽,現在還未成年。

    秦陽登上岸,遙望著再次遠去的追風隼,心里暗暗羨慕,若是有這么一頭異獸當坐騎,橫渡死海,應該不是特別難的事情了。

    碼頭上有一排白玉打造的車輦林立,這些都是玄天圣宗安排在這里迎接客人的,連同拉車的麟馬在內,可以直接買下來,若是不買,使用也不需要租金,參加完壽典離開的時候,直接丟在這里就好,會有人接手。

    秦陽拿出一張金箔請柬,走到一輛麟馬玉輦,拉扯的麟馬看了一眼,玉輦車門便自行打開。

    秦陽上車之后,讓麟馬自行前進,前往玄天圣宗。

    兩匹麟馬揚蹄嘶吼,行進在大道之上,速度不快不慢,要一天的時間,才能趕到玄天圣宗。

    而玉輦之內,被拓展了空間,形如一個三進的宅院,里面還有幻陣加持,頭頂能看到藍天,院中也有小橋流水,花鳥魚蟲,很是別致,在這里待個一天時間,根本不是什么大問題。

    只是行進了一個時辰之后,秦陽忽然睜開眼睛,抬頭望去,頭頂幻化出來的藍天白云,轟然崩碎。

    這里的小橋流水,三進宅院,也如同被一雙大手擠壓,不斷崩碎成齏粉。

    秦陽從玉輦之中走出,就見周圍黑暗一片,唯有玉輦撐起的一圈光暈,照亮周圍數丈空間,四面八方,無數黑色的流沙,不斷翻滾著,將玉輦拉向更深的地底。

    兩頭麟馬被卷入黑沙之中,噗嗤一聲化為一團血霧融入黑沙之中,玉簡的防護,也在不斷的削弱,靈光閃爍,近乎徹底崩潰。

    秦陽望著上下左右四面八方翻滾的黑沙,感受著這里濃的化不開的土靈之氣,心里頗有些納悶。

    “無盡之沙,死亡沙漩,還真有人想殺我攪渾水么?這是將老子當成海族的小烏龜了么?指望龍龜王去當這個揭開三圣宗正面沖突的引子么?這對三圣宗完全沒好處吧?”

    看看這里的布置,秦陽就有些明白,為何有人動手,卻要在陸地上動手,原來是有人將自己當成海族了,土能克水,水多土流,在海中坑一個防御高的可怕的海族,純粹腦子有水。

    可是到了陸地上,有用了無盡之沙,布置出大陣,強行逼散所有水汽,自然是水弱逢土,必為淤塞之局。

    這是有人要將自己活活悶死在黑沙里。

    秦陽看著周圍翻滾的黑沙,咧著嘴笑出聲:“正好在這里好好修煉一下厚土載身妙法。”

    身體上忽然浮現出一絲沉穩如山的氣息,而后盤膝而過,任由無盡黑沙將自己掩埋。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