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品修仙 > 始于壺梁 第二一二章 自己都不知道才是最安全的

始于壺梁 第二一二章 自己都不知道才是最安全的

    帶著華煉,回到海岸,率先感覺到的,便是一股風雨欲來的氣氛。

    大街上喧囂依舊,商鋪里人來人往,比之往日還要多了些,偏街擺地攤的修士,密密麻麻的占據所有可以擺攤的地方。

    酒樓里嘻嘻哈哈吹牛逼的人,比往日更多,酒香味相隔數十丈都能聞到。

    “秦兄,勞煩你了,我暫時不能回去。”華煉的臉色有些難看。

    秦陽的臉色也有些難看。

    回來的第一時間,就聽到那些有什么大新聞,就先來酒樓里吹牛逼的人,爆出來一個大新聞。

    無量道院,被滅門了。

    具體情況不知道,可是聽到這個消息,兩人都瞬間明白,這次襲擊,絕對不是突發奇想。

    到了酒樓客棧里,華煉開始養傷,魔石圣宗的據點,暫時不能回去了。

    因為據點里的人,也已經不能信任了,華煉身受重傷,力量耗盡,近乎油盡燈枯,回去但凡有一點變故,就會變成任人宰割的情況。

    “按理說,許慎出門之前,肯定是不知道無量道院被滅,這才過去多久,頂多不到一天的時間,無量道院便被滅門了,而且消息竟然這么快就傳的人盡皆知,那些沒什么實力,整天碎嘴的家伙,竟然都知道,這是誰傳出來的?”

    秦陽坐在椅子上,端著一杯茶,雙目有些失神。

    許慎拼著身死,不顧一切,就是為了無量道院能度過現在的危機,可是他恐怕都不知道,無量道院早就被放棄了。

    太快了……

    快到若說這一切都不是提前準備好的,秦**本就不信。

    據說大荒的神朝,的確有橫跨數十萬里,也能迅速傳訊交流的法門,僅僅神朝麾下的驛站,傳訊速度,便有一日八萬里之說。

    可是若說哪里發生了什么事情,傳播到下面的小嘍啰都知道的地步,那就不是一天兩天可以做到的。

    也就是說,許慎再出去截殺華煉的時候,無量道院就已經被滅門了。

    哪怕許慎死在自己手里,秦陽也為他不值,從頭到尾都是被逼迫,被蒙蔽,到死都不知道他想要保護的東西,已經沒了。

    而現在傳的沸沸揚揚,不用說也知道,這后面肯定是有人在推波助瀾,刻意擴散這條消息。

    “有人在推波助瀾,我誰都不能信了,起碼宗門內的人,我不能隨便相信了,無論是誰,這事頂多算是一個開始,秦兄,若是無事,近來最好不要出去了。”華煉苦笑連連,滿嘴苦澀。

    望著窗外,也有些失神,甚至有些懷疑,在這個時間點,宗門將他提拔為新一任圣子,到底是為了什么。

    若說僅僅只是為了一個門面招牌,揚威壺梁,絕對不可能。

    秦陽拍了拍華煉肩膀,出言安慰:“你別管那么多了,無論是什么,起碼你也要先養好傷再說,沒有實力,任何問題都無法解決。”

    華煉點了點頭,神色郁郁。

    秦陽走出門,輕輕為華煉關上門,腦海里思緒萬千。

    走到二樓,找了個靠窗的位置,點了壺酒,自斟自飲,回想著這一切到底是因為什么,接下來會怎么發展。

    真出大亂子,自己的計劃,能否順利進行。

    想來想去,也覺得想要獨善其身,怕是不太可能了,真要是三圣宗之間斗出真火,整個壺梁,誰都不可能置身事外。

    而且以自己現在的身份,若是有人想攪渾水,將海族拉進來,未嘗不是一個好辦法。

    畢竟,龍龜王的性情,人盡皆知,雖然無拘無束,可是卻無甚殺伐之意。

    許慎之前說的不錯,龍龜王怒火沖天,頂多也不過是砸了整個山門駐地而已,殺不了多少人,也不會去滅其道統傳承。

    只有宗門之間的爭斗,才會發展到滅絕道統傳承的地步。

    三天時間過去,傳來的消息越來越多,無量道院在城中的人,已經全部不見了,也不知道是死了,還是逃了。

    而傳來的消息,無量道院被滅門,門中高手,一個不剩,盡數被誅殺,除了極少數在外的門下弟子之外,幾乎沒有活口了。

    他們的駐地,被付之一炬,無數散修趴在無量道院的尸骨上,挖掘出還有價值的東西。

    現在傳來的消息,沒人會在意為什么無量道院被滅,更多的是誰誰誰在廢墟里挖掘出什么好東西,誰誰誰找到了無量道院的藥田,掃光了里面的靈藥……

    秦陽沉思良久,離開蘆湖城,在一座幾乎都是全部都是修士的小城里,找到一家販賣藥材的店鋪。

    “道友需要點什么?我們這里雖然小,但大體上常用的藥材都是有的。”

    “三錢紫筍花,要新鮮的,十斤斷腸草,要用干烘處理過的完整植株……”秦陽語氣平靜。

    “呃,道友,請里面請,稍事休息,讓我去看看夠不夠……”

    秦陽被請到后院,不一會,笑瞇瞇的掌柜挺著肚子走來。

    “這位道友,十斤斷腸草是有,但是干烘的完整植株卻沒有,帶土的新鮮貨,差不多有十三斤,您看夠不夠?”

    “只要根,不要葉。”秦陽緩緩的道。

    掌柜的神色一愣,瞳孔緩緩的散開,整個人如同失了魂一樣,呆立了好幾個呼吸,瞳孔才緩緩的收縮,整個人的神態,都在此刻發生了變化。

    “渡河人門下三七。”掌柜的收斂笑容,腰身微微佝僂,雙手捏出一個怪異的印訣,掌中托著一枚烏色符文,形如小船。

    “傳道人秦陽!”秦陽站起身,腰身一挺,同樣手捏印訣,掌中幻化出一個書籍圖案的符文。

    三七面色大變,連忙行禮。

    “未知閣下駕臨,有失遠迎,還請……”

    “我們這不興這種規矩。”秦陽打斷了三七的話。

    這時,三七才徹底松了口氣,微微躬身,笑瞇瞇的道:“公子見諒,老朽這里已經很久沒人來過了,不得不小心一點,還請公子稍事片刻,老朽再行確認一下。”

    “規矩定下了,自然是誰都要遵守。”秦陽不以為意,點了點頭。

    盜門駐地的人很少,但是外面的布局卻很廣,秦陽身為傳道人傳人,乃是除了衛老頭之外,唯一一個知道所有人身份的人。

    對上暗號,只是第一步,或者說,這根本不是暗號,而是這藥店里的藥材,的的確確就只有這么多。

    全部對上暗號之后,掌柜的記憶封印,才會解除掉,他才會回憶起自己的身份究竟是什么,平日里,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盜門的人。

    三七拿出一枚三寸長的飛劍,附上訊息之后,以飛劍傳訊之法,傳出去幾個誰也看不懂的字。

    所有一切,都當著秦陽的面進行,完成這一步,三七便一言不發,靜靜的等候著。

    過了一炷香的時間,飛劍飛回來,看著新傳回的信息,三七才點了點頭,重新露出笑容。

    “以前只是聽說,新一任傳道人已經出現,老朽卻從未見到過,公子大駕光臨,不知所為何事?”

    “我想問你點事,城海州這邊的訊息,大半都會經你手,我想問問,靈臺圣宗的林遲青,他的消息你知道多少?”

    “林遲青……”三七沉吟了一下,也不問秦陽為什么問這個,自顧自的回答:“林遲青祖上曾經是靈臺圣宗的大長老,香火傳承了十三代,早已經沒落,他是最年輕的一代,進入靈臺圣宗之后,嶄露頭角,天賦驚人,被譽為除了靈臺圣女之外,數百年來最有天賦之人。”

    “他跟靈臺圣女有什么關聯?”秦陽神色一動,插了一句。

    “前人余澤,五世而亡,他進入靈臺圣宗之后,天賦未顯,備受欺壓,一次近乎瀕死,被偶然路過的靈臺圣女遇到,隨手賞了他一顆丹藥,救了他,之后再無瓜葛,而林遲青也是自這之后慢慢崛起的……”

    “好了,我知道了。”秦陽捏了捏拳頭,心里一個咯噔。

    忽然明白了,林遲青,十有八九也是靈臺圣女的化身!

    之前花想容修成的三陰身,而林遲青據說修成了靈臺圣宗的三陽開泰之法,一身陽氣,形如烈日,最是正陽煌煌。

    而靈臺圣宗的三陽開泰之法,已經數千年無人修成過,除了當年那位身負三陽寶體的前輩之外,再也無人能修成,后來者,強行修煉,無一例外盡數引火自焚。

    一直傳聞之中,林遲青有特殊體質,可是卻沒人傳出來他是什么體質。

    現在看來,他絕對是修了三身術,而且修成的是三陽身,三位一體,分開來修煉三陽開泰之法,這才取巧修成。

    三陰身,三陽身,再加上靈臺圣女自身……

    三陰三陽,化為陰陽法身,轟開神門,一步登天!

    秦陽忽然有些恍惚,難怪這位靈臺圣女據說是靈臺期巔峰,近年來一直沒有突破。

    原來是在這里等著呢,她竟然想一步登天,一夕之間,橫跨三個境界!

    尼瑪,自己毀了她辛辛苦苦尋找到的三陰身,這仇結大了!

    “公子?”三七輕聲問了一聲。

    “無量道院究竟是怎么覆滅的?”秦陽回過神,又問了一句。

    “被青云門、飄云宗、虎山派圍攻,于五日之前,一舉覆滅無量道院,無量道院死傷殆盡,藏經閣付之一炬,道統近乎斷絕,這三個門派,盡數都是依附在魔石圣宗麾下。”

    “知道為什么嗎?”

    “傳出來的消息,是他們素有恩怨,此次無量老祖隕落,大好的機會,落井下石,不過,據門內傳來的消息,這三個門派,都已經暗中依附到玄天圣宗了,青云門內二長老,是我們的人,而且,覆滅無量道院,乃是玄天圣宗和魔石圣宗同時下的命令。”

    “嗯?”秦陽微微一怔,一時有些轉不過來彎了,摸不清楚這到底是什么意思……

    “好了,暫時就這樣,若是有事情,我會親自前來問詢,若是你有暴露的風險,等到玄天圣宗的壽典結束,我會請示師尊,將你調回本宗。”

    “多謝公子。”三七大喜,連忙躬身拜謝。

    “斷腸草的葉子給我單另包裝,三成要新鮮的,六成要干的,剩下一成,要不干不濕的。”秦陽緩緩的再念叨了一句。

    瞬間,三七的瞳孔又忽然放大,神色呆滯,幾個呼吸之后,意識恢復,三七這才微微躬身,帶著笑意:“這位道友,你看你選好了么?”

    “選好了,你們這的斷腸草,全部給我就好了。”秦陽一揮手,桌子上出現一堆靈石。

    “好的,道友稍等,馬上就來。”三七收起靈石,手腳麻利的弄好藥材,目送秦陽離開。

    “掌柜的,談好了?平日里也沒人要這么多斷腸草,弄不好可是劇毒,這是哪位煉丹大師的敗家子學徒,敢用這么多斷腸草練手?”一個藥鋪的伙計出聲感嘆。

    “你管人家干嘛的,就算是浪費了,咱們也有錢賺。”三七滿臉得意,背著手去了后堂。

    “掌柜英明。”伙計恬著臉恭維,心里面卻暗暗誹謗,之前進完貨,掌柜還后悔的不行,說自己腦子抽了才進這么多,還罵了我一頓說我也不攔著點,現在抓住個冤大頭賣出去了,又覺得自己英明了,可真是不要臉……

    伙計撇著嘴擦桌子,看到來客人了,趕忙露出笑臉迎上去。

    ……

    另一邊,秦陽回到蘆湖城,心里頭亂糟糟的,總覺得事情越來越復雜。

    原本還以為冒險親自接頭,能得到有用的消息,沒想到事情變得更復雜。

    無量道院賴好也算是壺梁第二梯隊的宗門,噢,這是無量老祖沒死的時候。

    無量道院被滅,靈臺圣宗卻沒什么表示,三宗門明里是魔石圣宗的,暗地里卻變節到了玄天圣宗,滅了靈臺圣宗的人。

    而靈臺圣宗,卻逼迫許慎,去滅了華煉這個魔石圣子……

    這些事發生的太快了,全部過程,總共不過兩三天的時間,靈臺圣宗哪來這么快的反應速度?

    秦陽有些頭疼,不出意外的話,整個壺梁就要亂成一鍋粥了。

    若是亂到明面上,三圣宗直接開始擼袖子開干,那壽典能不能順利舉行都是一回事。

    若是不舉行壽典,昊陽寶鐘就不會從玄天圣宗那守衛森嚴的禁地之中帶出來,那自己救出丑雞的唯一機會就沒了。

    畢竟,若是昊陽寶鐘一直緊鎖在玄天圣宗內部,縱然是三宗宗主,都絕無盜走的可能。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