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品修仙 > 始于壺梁 第七五零章 繡花拆線,死不瞑目
    場面一度非常尷尬,一群人雞同鴨講,都不能算是跨服作戰了,而是跨游戲作戰,一個烏鴉坐飛機,從智械戰場坐到了蛋總的老巢里……

    白凜以為他追的是荀穆,實際上追的是張正義。

    張正義以為后面來追殺的人,是大燕太子和太孫的人,實際上是白凜。

    荀穆以為光顧他藏寶地的人,是律宗的苦行僧,實際上他自己引過去的倆北斗星宗高手,都已經掛了,人家苦行僧的行為頂多是撿漏。

    而苦行僧卻以為荀穆認為他殺人奪寶,以為張正義和荀穆是一母同胞的雙胞胎兄弟,卻在手足相殘。

    快亂成一鍋粥了。

    “你是太子的人還是太孫的人?”張正義瞥了一眼氣息怪異,不知道是什么妖怪的白凜,謹慎的先問了一句。

    白凜裹著毯子,傻傻的看著眼前的情況,腦子有點不夠用了,聽到這話,搖了搖頭頭。

    “都不是。”

    張正義眉頭微蹙。

    都不是的話,那必然是為了太子和太孫寶庫里的寶物,這妖怪古里古怪的,估計是在妖國混不下去了,在大燕廝混,渾水摸魚的。

    眼見這妖怪來了之后,也不動手,真個人還有點傻不愣登的,張正義而不再多管了,轉頭瞪著苦行僧。

    “大和尚,這里沒你的事,別整天什么都不知道就瞎裝好人,趕緊走。”

    “哪有這么好的事,不準走。”荀穆大怒,立刻大喝一聲。

    大和尚苦著臉,琢磨著自己是解釋不清楚了,他放下黑紫色的金幣,忍不住再次辯解了一句。

    “老僧并非殺人越貨之輩,這些東西,真的是老僧撿到的,你們快點離開這里吧,此地經常有不祥邪異出沒,非一般修士能抵擋。”

    “行了,大和尚,你趕緊走吧,誰說你殺人越貨了。”張正義煩的不行,聽到這話,瞥了一眼荀穆,冷笑著譏諷:“當真是狗眼看人低,門縫里看人的貨色,自己是什么貨色,就以為別人都是什么貨色。”

    雖說律宗的禿驢不怎么樣,他也看那些家伙也不順眼,當年他師尊來極北之地,跟律宗的大和尚可是干過架的。

    但有一說一,不喜歡也不得不承認,律宗有一些真正的苦行僧,從品德到堅守,還是沒什么問題的。

    眼前這個瞎和尚,明顯就是那種真正的苦修者,不假外物,意如鋼鐵,不動如山。

    這種人所求所修皆是由外向內,根本不會為了什么寶物,去干什么殺人越貨的勾當。

    瞎和尚很是欣慰,道了聲謝,指了指地上的那些東西。

    “這些東西都是老僧撿到之后整理的,諸位想要就拿去吧。”

    “那本來就是我的東西!”荀穆的臉色不太好看。

    “施主想要,拿去便是。”老和尚退后幾步。

    “你這瞎和尚,陰陽怪氣的什么意思?你拿了我的東西,現在意思是我要強奪這些東西?”荀穆肺都快氣炸了,越看越覺得這瞎和尚道貌岸然,陰陽怪氣的,不是什么好東西。

    他伸出手,正要凌空虛抓,拿回金幣的時候,就見被擺在一堆亂七八糟東西里的黑紫色金幣,驟然飛向了張正義手中。

    誰也沒感覺到張正義動用什么力量了,等到發現的時候,金幣已經被張正義握在手中了。

    這時,才能透過一絲反光,看到金幣上纏繞著一層細若蛛絲,微不可查的細線。

    那細線以雪地為掩蓋,一點一點的靠近到金幣,仗著沒有任何力量波動出現,趁著眾人對噴的時候,暗中下手。

    張正義拿到金幣,荀穆面色一沉,身上的劇烈的真元波動隨之浮現。

    然而就在此刻,張正義雙手掐著蘭花指,十根指頭柔弱無骨一般,上下翻飛,地面的積雪之下,一根根細若蛛絲的細絲,忽然彈了出來,繃直之后,化作數十條銀線,連接在荀穆身上。

    “秘法:繡花。”

    荀穆慘叫一聲,方才被切開頭皮的地方,無數銀線伴隨著鮮血炸開,瞬息之間,鮮血被凍結成血紅色的冰晶,仿若一朵鮮血冰晶所化的曇花,悍然綻放。

    每一片花瓣上,都有細不可查的銀線,構建出一個完整的微型陣法,道紋符文俱全,當陣法構建出來的瞬間。

    荀穆面目猙獰,忍著劇痛,嘶吼著,毫不猶豫的揭掉自己的頭皮,連帶著銀線與血肉,一起扯下來丟了出去。

    鮮血冰晶與銀線構建出的璀璨之花,在半空中綻放,周遭數里之地的寒氣,在瞬間被其吞噬掉,無數符文和道紋,催動著這些力量,驟然爆發。

    嗡的一聲輕鳴。

    白、藍、紅三色煙花,在半空中炸開,寒氣化作一道光暈,橫掃開來。

    霎時之間,里許之地,連那些飄落下來的雪花,都被凍結在半空中。

    無數斷成一截一截的細小銀線,重新飛回來,自動連接到一起,沒入到張正義的指甲縫里。

    張正義臉上帶著一絲遺憾。

    當刺客到底不是他的專業……

    他擅長的還是探險考古,而不是殺人。

    若是這種情況,讓他師兄來出手,荀穆怕是連反應的機會都不會有吧。

    不過無所謂,繼續來就好了。

    張正義左手捏出印訣,右手伸出去,五指張開,遙遙對著荀穆。

    荀穆慢慢的后退,他的臉色異常難看,到了此刻,他才察覺到,他體內血脈、經脈、氣脈之中,都有細若蛛絲的銀線正在竄行。

    剛才那一擊,又是一個幌子,趁著剛才扯掉一塊頭皮的時間,劇痛貫穿神魂的時候,那些銀絲已經滲透到他的體內了。

    如今他想要阻攔,也已經沒法攔下來了,頂多只能護住腦袋。

    張正義凝視著荀穆,咧嘴一笑。

    “這個秘法,我稱之為拆線。”

    話音落下,張正義一手捏印訣,張開的另一只手,驟然握成拳。

    頓時,還在外面的所有銀線,都開始被回收。

    荀穆的雙手雙腳,仿若織好的毛衣,開始被人拆線。

    線頭被張正義握在手中,隨著銀線飛回,從荀穆的指尖腳尖開始,慢慢的向后平推,所有血肉都隨之慢慢的消失不見,只留下光禿禿的白骨。

    荀穆拼著自損,崩斷那些銀線,可是也已經毫無作用,因為那些銀線,本來就是被回收回去的。

    連帶著將他身上的血肉、經脈、氣脈、血脈,皆當成織好的毛衣,一絲一絲的全部拆掉。

    荀穆感覺通體冰涼,眼前這個面色肅穆,仿若在做什么正事的家伙,早已經不是他認識,他知道的張正義了。

    就在這時,一直傻傻的看熱鬧的白凜,身上亮起一枚符文,他屈指一彈,一截指骨飛出,化作一道白光,正中張正義后心。

    嘭的一聲悶響,張正義的身體一個趔趄,喉頭一甜,噴出一口鮮血。

    趁著這個功夫,荀穆掙扎著,再次后退了十幾步。

    他腳下的白雪,慢慢的開始泛起黑色,恍若石油一樣的東西,從地下滲透出來,包裹著荀穆已經化為白骨的雙腿。

    黑油飛速的覆蓋而上,將荀穆的身體包裹起來。

    張正義眉頭微蹙,指頭一動,收回了所有的銀線。

    荀穆已經沒救了。

    那黑油的氣息,怪異之極,似乎對真元有種極大的克制作用,真元的力量,都會被其直接吞噬掉。

    張正義回過頭,冷眼看著白凜,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輕咳一聲,再次咳出一口鮮血。

    “嗡。”

    一聲輕鳴忽然響起,緊隨而來的,便是鋪天蓋地的慘烈殺氣。

    一支黑箭,瞬息之間,跨越千里距離,裹挾著純粹到只是氣息,就能將人鎮殺的恐怖殺氣而來。

    “殺神箭!”瞎和尚想要去接下,可是這個念頭浮現的瞬間,他便繼續站在那里,動也不動了。

    他接不下來。

    因為他已經感應到了,第二支殺神箭的氣息,已經開始鎖定了。

    想當圣母,會先死的。

    白凜的頭皮都快炸開了,等他感應到那股刺痛他神魂的殺氣出現時,已經躲不過去了,只能硬抗。

    瞬間,黑箭自白凜的胸口洞穿,連帶著他的身體,一同釘死在地面上。

    “轟!”

    一聲巨響,殺神箭落地的地方,地面驟然塌陷,這里的萬載玄冰,被硬生生的轟的凹陷下去,化作一個百丈大的巨坑。

    大坑的地步,白凜被貫穿胸口,釘死在下方的藍色玄冰上。

    白凜的面色由白轉黑,由黑轉白,連續變化了數次,他的臉上,連續浮現出三張面孔的虛影,面孔隨之崩潰,甚至他身上的長袍上,也有三枚代表著三個神通的符文,也隨之崩碎消散。

    他躺在大坑底部,動也不敢動,逃也不敢逃。

    因為已經有另外一支殺神箭的殺氣,已經鎖定在他的眉心,他敢動一下,又要再挨一箭。

    但若只是一兩箭也就罷了,無所謂,損失的起。

    可他已經看到了,飛來的人是秦陽,射出這一箭的人也是秦陽。

    想到秦陽是個狗大戶,再想到,殺神箭的最大擁有者是大嬴神朝的新帝。

    所以,秦陽跟玩似的,隨隨便便就掏出來百八十支殺神箭,他也一點都不意外。

    既然秦陽沒有繼續下殺手,沒用百八十支殺神箭,硬生生的磨死他,他也不想去刺激秦陽。

    老老實實的被釘在坑底裝死得了。

    而另一邊,瞎和尚沉默著走向黑油浮現的地方。

    荀穆已經快要被徹底吞噬了。

    瞎和尚雙手合十,大片金光揮灑而下,那些黑油被金光絞碎,照耀之后,消失不見。

    四肢已經化為白骨,軀干里內臟也缺失了不少的荀穆,跌落在地上,眼看著就活不成了。

    瞎和尚走到荀穆面前,面帶慈悲,低聲道。

    “施主,老僧也救不了你,只能將你的身體,從不祥邪異手中救下來。

    哎,兄弟鬩墻,手足相殘,何其悲慘。

    老僧還想再說一句,老僧真的沒有殺人奪寶,那些東西,的確是老僧在清理不祥邪異的時候撿到的。”

    荀穆倒在地上,出氣多進氣少,他還掙扎著,扭動腦袋,看向那邊那邊尚未完全變白的雪地,之聲西白骨的手,探出去,想要爬過去。

    然而,瞎和尚脫下身上破舊的僧袍,將荀穆的身體擺正,包裹在破舊的僧衣里。

    “施主,老僧唯一能做的,只剩下將你安葬了,你切放心,老僧不會讓你暴尸荒野的。”

    荀穆還在掙扎,他扭頭盯著最后一點點黑油消失不見,眼中的光彩都沒了,他任由瞎和尚用僧衣將他抱起來,意識消散的最后階段,他無神的望著瞎和尚,喃喃自語。

    “我敲里嗎!”

    下一刻,荀穆咽氣了,死不瞑目。

    瞎和尚站在荀穆的尸體旁邊,雙手合十,微微頷首。

    “雖然老僧沒聽清,但,施主,不用謝。”

    ……

    一艘飛舟,頂著漫天風雪飛來。

    秦陽站在船頭,肩膀上握著一只燃燒著火焰的丑雞。

    他手握一張大弓,一支殺神箭已經搭在了弓弦上。

    從飛舟上落下,站在大坑的邊緣,秦陽冷笑著看了一眼坑底裝死的白凜。

    “狗東西,果然沒被困死在那里啊,本來你不惹我,我也懶得理你,沒想到,你又來找死,還敢偷襲我師弟?”

    “咳……秦師兄。”張正義面色發白,咳了一聲,走到秦陽身邊。

    一看張正義的樣子,秦陽立刻拉弓,對準大坑地步的白凜,又是一箭射了下去。

    嘭的悶響,白凜的脖子上又插了一支箭,長袍上的符文,再次崩碎了三個。

    但他還是躺在那裝死,而且身上一點生機也沒有,沒有呼吸,沒有神魂波動,沒有意識波動,也沒有力量波動,跟一個真正的死人沒任何區別。

    “沒事吧?”

    “一點震傷而已,沒事。”張正義擦了擦嘴角,伸長了脖子看了看大坑底部失去生機的白凜。

    然后,頗有些后怕的道。

    “世道險惡,幸好我早有防備,忽然的話,這次真死了,還是死在荀穆面前,想想就可怕。”

    他伸出手在后背一摸,在衣服下面抓出來一塊變形的護心鏡,隨手丟在地上。

    “……”

    秦陽不知道說啥了。

    狗東西,浪費我一支殺神箭,浪費感情。

    秦陽伸出一只手,搭在了張正義的脖子上。

    “說吧,叫我過來干嘛?宰了荀穆么?”

    “的確有點事需要師兄幫忙,不過荀穆已經死了一次,尸體就在那邊,我還有別的是需要師兄幫忙。”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