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品修仙 > 始于壺梁 第七二八章 最后的名字,真實的倒影
    秦陽心中浮出一個問號,頗有些意外。

    眼前這個妖怪,當真是刷新了他對妖怪的感官。

    若是人族,有寧死不屈,舍身取義,殺身成仁的勇士,但是也有懂得取舍,舍得面皮,為了活下去,可以毫不猶豫舍棄道義的水太涼之輩。

    可妖,亦或者怪,大部分都是處于這二者中間這段的,沒那么崇高的理念,認慫也不會這么快,裝的跟沒事人一樣。

    這才一晚上過去,立刻擺酒認慫,偏偏面上還非要說大家和和氣氣的好好聊聊。

    這種行事方式,怎么看都像是一個人族。

    但眼前這位,半點人族的氣質都沒有,從面容到力量,氣勢、氣息,統統都顯示,他是一個不知道本體是什么的妖怪。

    那他肯定在人族的地盤,生活過很長一段時間。

    秦陽想了想,跟著坐上了桌,秦陽沒去坐主位,那妖異男子竟然也不去坐,坐到了秦陽對面,將主位空了下來。

    這種小細節,除了人族之外,沒別的種族會去講究的。

    “秦陽,咱們其實無冤無仇,我只是沒告訴你晚上會出情況而已,沒必要把事情做這么絕吧,你若是想知道,怎么離開這里,我可以告訴你,沒別的條件,只需要你勻給我一間房,怎么樣?”

    “你想多了,我這人做事,一向是一碼歸一碼,你沒義務告訴我晚上會有陰差勾魂,我真不怪你這點。”秦陽說的一臉真誠。

    他是真沒覺得這點有什么好記恨妖異男子的,他反手針對了一下,只是因為這貨認識自己,還想著算計自己。

    若是這里的情況再危險一點,可能就會逼著他答應下來,等到離開這里之后幫妖異男子做一件事。

    這種類似人情債的東西,是最難還的。

    說的輕巧,他可以輕易做到,但他可以輕易做到,卻會抱憾終身的事,多了去了。

    妖異男子有些意外,他看著秦陽,好半晌才道。

    “那你說吧,怎么才肯勻給我一間房?”

    “我問你點問題,你老實回答我,我今天晚上就勻給你一間房。”

    晚上沒地方住,流落街頭,便意味著可能會被勾魂。

    昨天晚上,妖異男子見到那位執傘黑袍人之后,立刻低著頭立在路邊,根本沒有任何反抗,以這貨的尿性,肯定是前面已經反抗過了,但付出的代價,遠比他不反抗大的多。

    “你可以告訴你怎么離開,其實很簡單,你只要……”

    妖異男子表現的很光棍,他直接就開始說了起來。

    秦陽眼睛一瞇,立刻打斷了妖異男子的話。

    “我不是想問這個。”

    秦陽給自己斟了一杯酒,端著酒杯,緩緩道。

    “我問,你答,就這么簡單。”

    “為了表示誠意,我可以直接告訴你怎么離開這里……”妖異男子一臉無奈。

    秦陽卻再次加重了語氣。

    “我說最后一遍,我問,你答,我問什么,你答什么就好。”

    妖異男子的表情慢慢恢復了平靜,他直視著秦陽,緩緩點了點頭。

    “好,你問吧。”

    秦陽暗暗冷笑,跟自己玩這種小把戲,還想牽著自己的鼻子走,這些年被他忽悠瘸的人,多不勝數,有的是臉面都沒見過,卻在他的局里被牽著鼻子走的人。

    這貨還想來搶話語權?

    當有人來問問題,你卻不等對方提問,直接拋出來對方最在意的問題答案,要么是坦白從寬了,要么就是對方最在意的問題,在自己這里卻不是最在意的問題。

    以一個重要的秘密,掩蓋另外一個更重要的秘密,是最簡單,但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這種方法被應用到了各種地方,往大了說,就比如五指島和幽靈號,很顯然就是有人用那里被封鎮的黑影左手,來掩蓋了另外一個辛密。

    因為黑影左手的事,對于絕大部分的人來說,都已經足夠大了,所有的視線都會被這件事遮掩。

    往小了說,比如,前世的時候,他曾經有一個朋友,用藏的私房錢,偷偷給媳婦買了一件價很虛的禮物,因此暴露了私房錢,卻也掩蓋了其中一部分私房錢,被他拿去大寶劍的事,偏偏最后誰都沒有不高興。

    秦陽其實有些納悶,眼前這貨為什么要這么做?

    完全沒必要,還有些畫蛇添足的感覺。

    “你是誰?”

    秦陽問出了一個看似最簡單的問題。

    就這個問題,便將妖異男子難住了。

    他沉思了片刻之后,道。

    “我曾經有很多名字,也有很多身份,一時半會也沒法說清楚了,我最初的名字叫李易之,最后一個名字,叫白凜。”

    秦陽沒什么反應,他一個也沒聽說過,他只是隨便問問而已,他也沒打算信任這貨。

    “你想讓我幫你辦什么事?”

    這次白凜沒有猶豫。

    “我現在不想說。”

    “不想說就算了。”秦陽立刻站起身,轉身就上樓,一絲猶豫都沒有。

    白凜沒料到秦陽這般難纏,偏偏在這里,他還不敢動手,眼看秦陽不是起身做個姿態,而是真的不打算跟他談了,白凜也有些急了。

    “等等,我可以告訴你一……”

    白凜的話還沒說完,就聽一聲驚雷,驟然炸響,一股怪異而強大的氣息,忽然出現了。

    酒樓里,正在吃飯的怪人們,齊齊停了下來,轉頭看向了白凜。

    白凜臉色發綠,身形一晃,便出現在街道上。

    他仰頭向著天空望去,薄霧在此刻消失的干干凈凈,只見上方的倒影大地上,一模一樣,卻空空蕩蕩的小鎮子街道上,一位魚頭蛟尾,人身六臂的怪物出現了。

    那怪物也正仰著頭,跟白凜對視到一起。

    倒影大地的天空中,一道黑中泛著幽藍色的雷霆,驟然出現,狠狠的劈向那個怪物。

    白凜仰著頭,看著頭頂上倒影小鎮里的動靜,飛速的向著前方奔去,同一時間,倒影小鎮里的怪物,也做著跟白凜一樣的動作,向著前方狂奔。

    可是那道雷霆,卻仿佛被人操控著,只是稍稍拐了個彎,便劈在了那個怪物身上。

    同一時間,站在小鎮里的白凜身上,長袍破損,皮膚仿若從內部炸開一般,眨眼間身上便遍布著傷痕。

    他倒在地上,仿若遭受到了極大的痛苦,面容扭曲,雙眼暴突,脖子上青筋畢露。

    秦陽跟著走出酒樓,看到的便是這樣的一幕。

    秦陽只感受到怪異的氣息,卻什么力量都沒有見到,忽然,他順著白凜的目光,抬頭望去,目力催生到極致,立刻看到倒影小鎮里。

    那個怪物跟白凜保持著一模一樣的動作,區別只是那個怪物身上,黑中泛著幽藍色的雷光,不斷閃耀著,每一次躥動,都讓那個怪物身上皮開肉綻。

    跟著,就見一根灰色的蟠龍石柱,憑空出現,重重的砸向那個怪物。

    白凜艱難的扭動著身形,避開了一些,那個怪物也同步完成這個動作。

    下一刻,灰色的蟠龍石柱重重的砸在了怪物的雙腿上。

    同一時間,倒在街道上的白凜,雙腿憑空化成了肉泥,秦陽沒有感覺到任何力量落在白凜的雙腿上。

    秦陽抬著頭,望著頭頂的倒影世界,倒影小鎮里的怪物,還有那根蟠龍石柱,無聲無息的消失不見,天空中消散的薄霧,也再次浮現,遮掩住天空,讓人看不真切倒影小鎮。

    秦陽終于有些明白了,這個倒影大地存在的意義是什么了。

    那個魚頭蛟尾,人身六臂的怪物,應該就是白凜本體的模樣。

    說實話,真不是一般的丑,而且說不上來那是什么種族,看起來像是什么血脈駁雜,但是其中有幾種比較強的血脈的混血種。

    秦陽收回了眼神,看著倒在街面上,失去了雙腿,可是表情卻已經恢復正常的白凜,默然不語。

    白凜的身體慢慢飄了起來,雙腿斷口處,血肉正在極速衍生,他仿若感覺不到痛苦。

    可是剛才,他卻像是痛苦的快要撐不住了,秦陽若有所思,可能也是因為那個倒影吧。

    但為什么他會遭受這一切?

    秦陽閉上眼睛,回憶剛才的一切,白凜明明只是坐在那說話而已,并沒有做什么會壞這里規矩的事情。

    也就是說,問題只可能是出現在他說的話上,最后一句話落下的瞬間,異變就出現了。

    “等等,我可以告訴你一……”

    就是這句還沒說完的話。

    一什么?一點?一部分?

    不,這個應該不重要,那就是“我可以告訴你”這幾個字了。

    秦陽知道那是白凜想要挽留一下,不想沒法談下去。

    但單純這幾個字來說,秦陽回憶了一下,他的第一感覺,便是白凜在忽悠他。

    所以說,謊言么?

    秦陽有些明悟了,他飛速的回憶了一下進入這座小鎮,經歷的所有事情,遇到的所有人,跟所有人的交談,每一個字都重新翻出來。

    秦陽睜開眼睛,重新打量著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忽然明悟了。

    回想了一下這兩天的接觸,當鋪的掌柜,說他收不起了,應該不是做生意的手段,而是真的,他再收的話,圓光套裝太多了,可能就不值那么多銀票了。

    昨天在街上買毒菜的時候,見到那商販帶著一套圓光套裝,還隨口問了一句,商販說是一兩銀票加二百文買的。

    當時還覺得當鋪老板可真是厚道人。

    再回想了一下,這幾天跟二流子一樣亂逛,見到的所有人,只要是掏錢,似乎從來沒人講過價,都是報價多少就給多少。

    之前還他真沒注意到這個小細節,因為他自己買東西就不講價很久了,沒覺得順利的交易有什么不正常。

    可如今再想想,這種小鎮子,哪能每個人都這樣。

    當有了答案之后,再反過來去回頭看,就能挖出來種種可以側面驗證的小細節。

    所以,真實,可能就是這里最大的規矩。

    謊言是最大的禁忌。

    秦陽望著天空,心中暗忖,所以,頭頂上的倒影大地,其實是真實的倒影么?

    秦陽若有所思,白凜已經一言不發的進入了酒樓,自己找了個角落,悶不吭聲的面壁喝酒。

    秦陽想了想,看向人偶師。

    “墨陽,你是不是真正的人偶師?”

    “我怎么可能知道。”

    人偶師說完,秦陽抬頭看了看,沒什么反應。

    看來,所謂的真實,其實也不是以客觀事實為基礎的,這片倒影不可能全知全能,倒映出的應該是人心中的真實。

    也就是說,自己才是自己的裁判。

    騙別人容易,騙自己最難,這也說得過去。

    但若是能騙得了自己,那所謂的謊言,對于自己來說,自然就不是謊言了。

    “墨陽,你把我等下說的話重復一遍。”

    “噢。”

    “我挺喜歡夢師這個人的。”

    “我挺喜歡夢師這個人的。”人偶師毫不猶豫的重復了一遍。

    人偶師的話剛落下,就見天空中的薄霧消失不見,頭頂的倒影小鎮里,失去了血肉偽裝的人偶之軀,驟然出現在那里。

    一根灰色蟠龍石柱,憑空出現,砸向了倒影小鎮里的傀儡。

    人偶師仰頭看著天空中,忽然間,他身上的血肉偽裝,轟然崩碎成齏粉,顯現出他的人偶之軀。

    下一刻,倒影世界里的人偶之軀消失不見,薄霧再次出現,人偶師站在原地,摸了摸腦門,有些疑惑。

    “發生了什么?”

    “沒事,做一個小實驗。”

    “噢。”人偶師不明所以,卻也沒多問,拿出新的血肉偽裝,給自己套上,重新變成那個面無表情的高手形象。

    秦陽摸著下巴,這次算是試探清楚了。

    規矩的執行十分呆板,但同樣也特別嚴苛,哪怕心中完全不認同,只要說出口謊言,就會被倒影世界捕捉。

    秦陽瞥了一眼酒樓內部,再次補充了一下結論,只要心存猶疑,一句話沒說完,可能也會被判定為謊言。

    難怪之前白凜非要玩小把戲,因為他不敢說謊話,卻又想忽悠著自己,那只能讓自己不問出問題了。

    畢竟有些問題,不回答,其實也是一種答案。

    秦陽若有所思,跟著繼續猜測,這里的規矩,可能并不是不能搞事,只是單純的容不下謊言。

    而謊言,繼續拓展一下,并非只有說出口的話而已。

    難怪自己花費了幾天時間,還要在白凜中招之后,才想明白這里的本質。

    還不是自己做人太實誠了,又很懂規矩,從來不喜歡搞事情。

    買個菜都不問價格……

    若非提前知道的話,想要觸發倒影,還真是挺難的。

    那接下來要思考一下,怎么離開這里,也已經有了明確的方向了。

    大荒赫赫有名的誠實小郎君,總不至于會被困在這里吧。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