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品修仙 > 始于壺梁 第七零二章 第一個被天劫針對的,我不是黑影跟我沒關系

始于壺梁 第七零二章 第一個被天劫針對的,我不是黑影跟我沒關系

    外層空間里,不屬于大荒世界的生靈,多不勝數,而且能在外層空間里生存下來,基本上都不會太弱。

    這些種族里的強者,基本沒有人會去大荒世界,有些種族是壓根不想去,他們在外層空間里生活才是最適合的,而剩下的那些,則是壓根不敢。

    自從大荒世界的對外口岸壺梁,徹底失去了作為口岸的作用之后,唯一一個安全通道,也已經消失不見了。

    這種時候,只要不是大荒世界的土著,來到大荒的世界,必然會遭到排斥,越強的會遭到的排斥就越強,而偏偏如今的情況,弱雞根本進不來了。

    賴好強點的,進入大荒世界,遇到雷劫都算是運氣好的。

    不過,如今看著綠毛蟲遭遇到的雷劫,秦陽覺得,可以另外加一條。

    可能被世界認定為危險性不高,對于整個世界本身,沒有什么破壞,才會來了一個隨便意思一下的雷劫。

    這綠毛蟲,恐怕一輩子連只蟲子都沒踩死過,而且畢生吃素,食譜單一,心地單純,雖然實力不弱,體型龐大,可進入大荒,卻只是走了個過場。

    秦陽覺得,那雷劫,壓根就不叫雷劫,頂多算是進入大荒之后,大荒世界給它打了個印記。

    一旁的無毛黑鳥,看樣子也差不多,應該不是什么心腸歹毒,嗜殺愛吃肉的貨色,明明都剩下半口氣了,硬生生的扛過雷劫之后,這貨的傷勢竟然還好轉了一些。

    有這種待遇的,基本都是于世界無害,于其他生靈也無甚威脅的弱雞。

    既然無毛黑鳥沒死,還有些能挺過來的意思,秦陽也懶得多管了,權當是給丑雞找了個小弟,沒事的時候還能揍一頓打發無聊世界。

    自從黑影走了之后,丑雞都快無聊死了。

    綠毛蟲和無毛黑鳥沒什么太大危險,可另一邊的丑格獸和黑袍女人,可未必能有這種好運氣了。

    丑格獸心狠手辣,在外層空間的時候,一口氣坑了外層空間里幾十個種族,被他害死的數都數不清楚。

    而那個黑袍女人,更是毫無憐憫之心的角色,親手滅掉的異族都有好幾族了。

    他們倆,進入大荒,絕對堪比最嚴重的物種入侵。

    他們會遭遇到的排斥,絕對會是必死級別的。

    之前秦陽就一直納悶,他們費盡心機來到大荒,哪怕是有神樹,可到了大荒之后,劫難卻還是要他們自己扛的,他們哪來的信心,可以扛過去。

    這種天劫,可未必是有力量就能解決的。

    秦陽瞥了一眼下方的島嶼,如今算是稍稍明白了。

    來到大荒的第一站,就是這里。

    一座坐落在大荒世界,卻不是大荒世界本身所有的島嶼,算是一個緩沖地帶。

    他們絕對是想在這里,徹底解決天劫的問題。

    秦陽沒急著沖出去,半空中的空間都是一片混亂,這里本身就聯通著好幾個秘境,如今被神樹,裹挾偉力,再次強行洞穿了三座秘境,墜入這里。

    除了那座島嶼之外,其他地方,怕是都已經亂成一鍋粥了,提前離開神樹,遠比跟著神樹一起墜落的風險要高的多。

    畢竟,神樹裹挾的偉力,都已經消耗殆盡了。

    秦陽等著墜落,心里面念頭不斷閃過。

    之前黑影留在了海上,看他那意思,是準備去解開封鎮,拿回他本體的左手,就算這只手不要了,力量也要拿回來,能省略他大把大把的重修時間。

    若是這只手的本體,能拿出來的話,當成個法寶,那也是特別好用的。

    只要有力量了,黑影肯定會第一時間來這里,他如今的身軀,可不再是不死之身,力量就成了很關鍵的東西。

    如今五指島還在,看起來跟當年離開的時候,沒什么區別,那說明黑影可能還沒來呢。

    丑格獸他們連這座五指島都知道,那他們知不知道,這座島嶼的本質是什么,知不知道上面鎮壓著一位被諸多高手稱之為邪魔,怎么都死不了的家伙。

    還是,他們甚至知道了黑影的不滅意識,其實已經脫困,這里留下的,只是一只沒有意識的手而已。

    秦陽念頭轉動,縮回了腦袋,靜靜的等著神樹落地。

    另一邊,丑格獸趴在主干上,全身雷光閃耀,體內不斷的涌出黑氣,被雷光湮滅,他面目猙獰,青筋暴露,喉嚨里發出痛苦的嘶吼,氣血如同開閘放水一般的流逝。

    他的身形越來越小,化作常人大小,流逝的氣血,被其點燃了之后,化作硬抗劫雷的力量。

    而黑袍女人,則退回到大殿深處,無盡劫雷,將大殿包裹起來,源源不斷的滲透進去。

    越是向深處,劫雷便越弱,等到劫雷沖擊到最深處的黑袍女人身上時,已經被削弱了九成多,她的所有法門,都無法抵擋劫雷,只能用肉身硬抗。

    原本就已經消耗殆盡的力量,此刻也已經沒了作用,她只能拼著降低境界,來抵消劫雷。

    隨著神樹墜落,籠罩在神樹上的劫雷,也開始慢慢的消散,等到了靠近島嶼的時候,所有的劫雷都消失不見了。

    那些劫雷,不會靠近這里。

    丑格獸趴在樹干上,面容枯槁,身形瘦了一圈,而大殿深處,黑袍女人拎起裙擺,下面空空如也,雙腿已經消失不見了,她再伸出手,雙手都開始變得模糊,隱隱有化為齏粉的趨勢。

    若是劫雷再不消失,他們倆都要完蛋。

    在那種蘊含天地之道,世界之規,真正的天地偉力之下,他們誰都無法去抗衡。

    隨著劫雷消散,神樹的主干上,那些生活在神樹的種族,開始了活動。

    原本如同山脈一般巨大的青蛇,已經縮小到九千丈長,當神樹快要墜入海中的時候,它彈射而起,先一步飛出,墜入海中,順著秘境里,已經徹底破開的裂縫,沖出了這座秘境。

    不多時,青蛇便出現在了死海的海中,它感受著這里暴躁的靈氣,反倒是感覺挺舒服,正好有一頭百丈長的海中兇獸路過,青蛇張口將去吞噬掉。

    從未見過海,甚至從未見過這么多水的青蛇,在海中翻騰著,攪動風浪,一種天大地大,徹底自由的暢快感油然而生。

    它飛出海面,再落下竄進海底,沿途遇到了什么兇獸,都是風卷殘云,一口吞下。

    不一會,它便發現有一頭體型不在它之下的巨型章魚,青蛇無聲無息的游過去,一口咬斷章魚的一只觸手,不等它吞下,就見那章魚忽然轉過腦袋,巨大的眼睛里,滿是不可思議的震驚。

    它張開嘴巴,不知是不是受驚過度,竟然哈哈大笑著嚎了起來。

    “大哥!有條怪蛇要吃我!”

    嘣……

    嘣……嘣……

    黑暗的海底,點點亮光,驟然亮起,如同一盞盞幽藍色的燈火,配成一列列,驟然亮起。

    光亮越來越亮,慢慢的,那巨大的章魚后面,一個形如水母,全身透明,半點氣息也沒有,不算觸手,身形便已經近萬丈的龐然大物,就這么忽然出現了。

    而那一根根燈帶一般的觸手,最短的都有上萬丈,最長的兩根,足足數萬丈,所有的觸手,就這么靜靜的飄在海底。

    青蛇嚇的亡魂大冒,總算是冷靜下來了,也終于明白,為何物產豐富,兇獸極多的地方,忽然間有好幾百里地,一個算是兇獸的都見不到了。

    它轉身就逃,可是這會兒才想逃,哪里來得及了。

    那連根巨大的觸手,隨波逐流,慢慢的卷過來,構建出一個巨大的大網,將青蛇堵在里面,而后那巨大的章魚,嘎嘎怪笑著沖上來,完全不要命了一般,靠著龐大的身軀,將青蛇糾纏著。

    那龐大的水母,慢吞吞的飄過來,一點一點的將糾纏在一起的青蛇和大章魚一起吞噬了進去。

    透過那透明的身體,可以看到青蛇眼中的神采,慢慢的散去,它所有的意識、神魂,統統都消失不見了,只留下完整的身軀。

    噬魂獸進食完畢,不需要吃掉的東西,都被吐了出來,包括壓根沒有神魂的大章魚。

    大章魚美滋滋的卷著青蛇的尸體,將其尾巴,裝在了其中那根斷掉的出手的斷茬上。

    慢慢的,斷茬消失不見了,青蛇的尸體,也開始慢慢的被同化,化作了大章魚的一根觸手,它活動了一下新的觸手,樂的合不攏嘴。

    “現在竟然還有敢沖上來送死的傻帽,運氣真不錯,大哥,你還別說,這傻帽的實力可真強啊,我的身體都快被打碎了,現在這跟觸手,比我原來的都強得多,下次再碰到傻帽,就不用大哥出手,大哥等著吃就好了……”

    大章魚美滋滋的叨叨個不停,噬魂獸理都沒理它,身上亮起的亮光盡數熄滅,仿若消失在深海里,只有它的兩根觸手掛在大章魚身上,被大章魚帶著走。

    而另一邊,神樹已經墜落,墜落在五指島不遠的海里,神樹如同一根天柱,扎在海中,這邊劇烈的震動,稍稍平息了一些,掀起的萬丈巨浪,橫掃而過的時候。

    樹縫里的綠毛蟲,忽然開口了。

    “青蛇死了。”

    “死了?”秦陽一驚,剛想說這貨肯定沒干過什么好事,不然的話,那種走過場的雷劫,怎么可能弄死它,但話到了嘴邊,就自然而然的變成了:“它死哪了?”

    話音一頓,秦陽又給補充了一下。

    “我是覺得挺可惜的,好不容易歷盡磨難,才來到大荒世界,怎么剛到就死了,它死哪了?我去把它安葬了吧,能安葬在這里,也算是稍稍了結一點遺憾。”

    “死在外面了,距離這里挺遠的,神樹沒落下的時候,它就走了。”

    秦陽恍然,向外瞥了一眼,暗道這貨的頭可真鐵啊。

    丑格獸和那黑袍女人,都要利用五指島當做緩沖地帶,這青蛇頭鐵的竟然敢直接沖出去,到了死海,那就是正兒八經的大荒世界,完全是這個世界本來就有的地方。

    真以為雷劫消失了,就沒事了?

    那青蛇的力量,應該還在綠毛蟲之上,看它那樣子,估計戰力也不會弱,怎么就忽然間暴斃了?是繼續渡剛才消失的雷劫?還是遇到什么東西了?闖入什么絕地了?

    秦陽頗有些納悶,這附近似乎沒什么特別危險,能讓那條青蛇這么快暴斃的絕地吧。

    難道是神樹墜落的時候,砸出來了一個什么絕地秘境么?

    可惜了,他現在脫不開身,不然的話,他肯定要去找找,把那條青蛇安葬了。

    秦陽走出樹縫,看著周圍的環境,深吸一口氣,一種回到家的感覺油然而生,身心舒暢。

    雖然落到了這里,但也比在外層空間舒服。

    丑格獸他們是想吃屁,竟然敢選在這里落下。

    ……

    距離五指島有段距離的地方,海龍號停在海面上。

    蒼郁姥姥拄著拐杖,遙望著天邊,萬丈浪潮,如同一片天幕,飛速的席卷而來,蒼郁姥姥用力一頓拐杖,海龍號便緩緩的下沉,沉入到海底,避開那滔天巨浪。

    “剛才那是什么東西?”蒼郁姥姥神情凝重。

    一旁,一位看起來十來歲,背著龜殼的光頭少年,果斷搖頭。

    “別問我,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肯定是從天外來的。”

    少年鼻青臉腫的,一直眼睛已經腫的睜不開了,說話都含含糊糊的。

    眼看一旁的老鬼瞪著小眼睛瞥來,少年立刻將身體縮回了龜殼里。

    “你們還是不是人?又想揍我?我都說了,教小七那些法門的是以前的黑影,我現在轉生了,我已經不是黑影,以前的事都跟我沒有一點關系!一丁點都沒有!我現在叫秦龍!”

    “另外,我再說一遍,我不是跟秦陽姓,我的秦,比他早的多的多,他祖宗八百輩之前,都是跟我姓!”

    “再說了,來這里,可不是我要求的,是你們非得讓我去拿走那只手,我告訴你們了,就算我能拿走,死海也未必會恢復原來的樣子,我還小,未必有力量拿走!”

    老龜暴跳如雷,揉著拳頭走了過來。

    蒼郁姥姥打量著眼皮,靜靜的瞥了一眼少年,很是平靜的道。

    “要不是有秦陽為你作保,在知道你身份,發現你的第一時間,你就已經是死人了,不要以為你有不滅意識,不滅意識也需要有東西作為承載的,有的是方法放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老身活的時間沒你長,卻也正好知道,大荒世界的海眼在哪里。”

    聽到海眼這倆字,黑影當場就慫了,氣勢瞬間消失,干笑著擺了擺手,把自己知道的,猜到的,一股腦倒了出來。

    “有話好好說,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這肯定是有外面的人,順著我當年跌落的路線進來了,我也不知道是誰。

    不過那棵樹,我倒是有點印象,是虛空中的一株神樹,我曾經路過的時候,看到過,但神樹上有什么,我就真不知道了。

    反正,對方能以神樹為舟,冒著神樹被毀的風險,強闖罡風層進來,所圖肯定不小。

    要我說,對方剛剛強闖罡風層,還是從這里走,落入那座島上,必然是為了暫時緩解一下天劫。

    如此畏懼天劫,實力必定很強,如今對方必定損失不小,實力暴跌,說不定還受了重傷,咱們最好趕緊過去,把他們統統打死。

    對于從外層空間來的外來者,打死了最是保險不過,一了百了。”

    黑影在一旁瘋狂的煽風點火,完全忽略了他其實也是外來者這件事。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