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品修仙 > 始于壺梁 第四三三章 摸遲但到,七殺殺道
?    去北境,秦陽撓了撓頭。

    這次十有八九也只是小打小鬧,正兒八經的戰爭,肯定是打不起來的。

    大燕朝內的明白人,都知道這是怎么回事,不過是轉嫁矛盾而已,意思一下就得了,打個千八百年,那是不可能的。

    而大嬴這邊,大體上也能明白大燕為什么這么做,但他們也得有所表示。

    這大軍壓境的事,未嘗不是兩國之間的一個互相試探。

    畢竟,兩國已經算是大體上和平相處了許久了,嬴帝自萬年多以前,就不再繼續征伐,這里面考慮到的東西可能會非常多。

    但整體上,秦陽預測,頂多也只能算是試探,以嫁衣的能力,絕對可以輕而易舉的解決。

    那他去北境有什么意思?

    稍稍一琢磨,秦陽看著嫁衣一臉認真的樣子,還是點了點頭。

    “行,我也跟你一起去,正好我還有件事沒做完。”

    去就去吧,嫁衣不在離都,他有些事情也不好去做,還不如先跟著混個臉熟,再看看嫁衣手里現在都還有什么力量。

    想要將她推到那個位置,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心里有個譜終歸是好的。

    “好,我會給你安排一個隨軍參謀的位置,不算是正式的官職,但你也不比出去冒險,也不用時時刻刻都待在帥帳。”

    “行,你看著辦,我就先去北境,到時候再去你的大營。”

    應下了這件事,秦陽回去收拾了下東西,左看右看總覺得少了什么,恍惚之間才想到,人偶師似乎被他塞進海眼里了。

    意識沉入體內,來到海眼之中,就見黑影跟人偶師大眼瞪小眼。

    “我都不屑與跟你這種靈智都不全的貨色說話!”

    魔手之上,黑影的臉浮現出來,說的話很是不屑,可是那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怎么看都像是火大。

    “你個連肉身都沒有的家伙,被鎮壓在這里動也不能動,要我看,就是秦陽吹噓,你要是真有這么強,會被人亂刀分尸?莫說是上古的人偶師,縱然是現在的我,你全盛之時也肯定不是我對手!”人偶師信誓旦旦,自信心爆棚。

    “放屁!什么人偶師,我在上古的時候根本沒聽說過,你這種連上古天庭和上古地府的時代,都沒有經歷的貨色,懂個屁,還敢自稱人族十二師之一,你可知道我那個時代,真正的強者有多強想么?

    告訴你,若是我全盛之時,一只手就能捏死你,而我那時的頂尖強者,縱然是只剩下半口氣,也能將我活活砍死,就你,啊呸!”

    “那你還是連肉身都沒有,被鎮壓的都沒法動。”人偶師指了指黑影,又重復了一遍。

    “你給我等著,等我出去之后,就讓你見識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上古強者!”

    “你沒肉身,還被鎮壓了。”

    黑影氣的七竅生煙,面孔上黑氣翻滾,最后才怒罵一聲,直接遁了,再也不理人偶師。

    “靈智都不全的智障!”

    “你出來,別躲著,今天必須把話說清楚!”人偶師大怒,上前敲了敲魔手。

    秦陽偷偷的窺視了一會,一直沒出現,萬萬沒想到,打嘴炮,黑影竟然不是人偶師的對手。

    念頭一動,將人偶師帶出海眼。

    “秦陽,你把我帶出來干什么,我還沒跟那個家伙說清楚呢,他這人腦子有問題,每次出來說不了幾句,就縮回去了。”

    “行了,我們還有事,以后有空了再說。”秦陽翻了個白眼,連黑影都受不了這個家伙。

    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這貨壓根就沒這個覺悟,翻來覆去的就那么一句話,瘋狂揭短,還怪人家黑影火氣大。

    帶著人偶師離開了離都,直奔北境而去。

    一路乘坐人偶師的飛舟趕路,足足過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才趕到北境,直奔邊境而去。

    來到當初戰場所在的地方,大地上已經長出來新的植被嫩芽,草皮鋪滿了大地,依稀還能看到當初交戰的痕跡。

    不少還未長出來植被的地方,還能看到焦黑的土地,這是被雷漿沖刷而過時留下的痕跡。

    找到當初埋葬半面的小坑,發現這里依然跟當初一樣,大燕的人,連收尸都沒人來。

    “哎,當初不過是覺得,帶著一個沒超度的尸身,很容易就被人追蹤到,所以才勉強隨意埋了,想到連口棺材都沒有,我這些時日就總覺得有什么事沒干完,這不,專門不遠數十萬里而來,就是為了能將他超度,給他一口薄棺安葬。

    墨陽,你可曾見過我這么好心的人?”

    “見過,基本都死了。”

    “……”秦陽被噎的夠嗆。

    挖開了土,半面已經不成人形的尸身,大體還保持著原本的樣子,眼球里依然帶著臨死的不甘和執念,尸身之上,還盤旋著一片死氣。

    被收走了積累的血腥殺氣,這貨竟然還執念不消,碎尸之間,已經有死氣串聯,說不定再過些時日,他可能就能重聚尸身,以死氣催動,化作不祥重新出現。

    “真是個好漢啊,可惜了。”秦陽取出一口棺材,將半面的尸身收殮,重新縫合之后,放入棺材里。

    望著死不瞑目的半面,秦陽伸出手,閉合半面的眼瞼,順手再施展摸尸技能。

    一顆紫色的光球出現在他的手中。

    隨手將技能書拍進腦袋里,秦陽喃喃自語。

    “行了,你要護著的十八皇孫,已經平安回去了,不知道為何還有這么大的執念。”

    蓋上棺材蓋,重新找了個向陽的山坡,將半面重新安葬。

    閉上眼睛,看了看新摸到的技能書。

    名曰血腥殺道,上面還有記載著來歷。

    當年大燕神朝的北部冰原,有一位大能的洞府出世,當時趕去的人不少,只不過打開洞府之后,其內殺氣沖霄,殘存的殺意近乎實質,當時大半的人都被影響到,變成了只知殺戮的瘋子。

    殺的血流成河之后,遂引來各方強者,進入冰原,待各位強者潛入洞府之后。

    就見其內尸骸遍地,有許多還非常古老,萬年不朽的尸身,其內幾乎所有的寶物,都被殺氣殺意侵蝕,化為朽鐵,唯有中央,一塊殘破的石碑,看起來根本沒有受到時光侵蝕。

    石碑之上的碑文,大多數都模糊不清,難以辨認,唯有其上有七個“殺”字,如同沁了鮮血一般,依然還在綻放著恐怖的殺氣和殺意。

    后來各方強者為了爭奪,又起惡戰,殺心起時,就不知不覺的受到七殺碑影響,近乎全部同歸于盡。

    最后還是極北的律宗大和尚出手,才壓下了殺意,將七殺碑也毀去。

    各方強者,也將破碎的石碑分了,帶回各家,化作傳承。

    大嬴神朝的太平殺典,就是當初一塊“殺”字石碑碎片所化。

    大燕神朝的七殺惡典,其實是給自己臉上貼金,他們哪來的七殺,只不過當時爭奪的時候,大燕神朝借助地利,多拿了一塊而已。

    這門血腥殺道,就是其中一個“殺”字所化。

    秦陽感應著其中內容,心驚不已,只是純粹的內容,就透著讓人毛骨悚然的血腥殺意,大有屠戮天下之意,比之魔道還要魔道。

    他見過的魔道法門也不少了,這么大殺性的,都從未見過。

    回想了一下,當初見到的面具人,他臉上的面具,十有八九就是為了遏制殺氣殺意,他自己恐怕都已經無法掌控了。

    之前就聽說過,大燕神朝的七殺惡典,修習極難,兇險極大,要么修成,要么發狂而死,看來不是空穴來風了。

    秦陽琢磨了琢磨,還是暫時不修行了,他對于邪門的法門,一向是敬謝不敏,參考參考,長長見識就行了,沒必要的話,還是別修行的好。

    當初的七殺碑,總共有七字,按理說,應該可以衍生出七部法門,可回憶了一下知道的各種出名的經典名字,硬湊也湊不夠七個。

    想來是其中有一些,根本不適合人修行,或者說根本難以修行,石碑碎片,已經被人封印收藏了。

    大嬴神朝的太平殺典,估摸著算是其中最溫和的法門了,不但是兇險最小的體修之法,而且法門雖修殺道,卻是為何捍衛心中太平,典型的魔身佛心的法門,兇險倒不是很大。

    但這些都是之前聽說的,此刻看來,太平恐怕不是捍衛心中太平之意,而是殺盡不平方太平的意思。

    秦陽略有些慶幸,幸好之前沒摸出來過太平殺典,不然的話,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修行的。

    畢竟是出自七殺碑,總有些邪性。

    稍稍研習了一下血腥殺道,其內的法門,可以不修行只借鑒,可里面不少其他的東西,倒是可以學習一下。

    比如有一部分,利用血腥殺氣的法門,秦陽就很感興趣。

    “墨陽,之前你收集的血腥殺氣,你準備怎么用?”

    “還沒想好,將其煉成武器應該不錯。”

    “你試試用煉制毀滅球的方法,用血腥殺氣當材料。”

    “這有什么用,又殺不了人。”人偶師不太樂意,覺得這是浪費材料。

    “你試試唄,煉制出來兩個。”

    “那行吧……”

    秦陽覺得自己還是別給人偶師教壞了,要殺人什么時候非得自己動手了?

    他們還沒待多久,就見有一道道神光,從天際飛過,貫穿東西。

    秦陽和人偶師收斂了氣息,躲入地下,等到對方離開之后,才重新鉆了出來。

    望著天空,秦陽若有所思,原本以為邊境肯定已經打出狗腦了,沒想到竟然還有大嬴的斥候在巡視。

    也就是說,大燕神朝的人,只是占據了緩沖地帶,根本還沒打入大嬴的境內。

    也有可能是這個世界的人,效率太低,大軍出動,效率更低,一個月時間,恐怕真正的大軍都還沒調派過來呢。

    該辦的事情辦了,秦陽也沒別的事情了,現在只需要等著嫁衣抵達,跟著大軍混點經驗,哦不,混點軍功什么的,不求能混個正兒八經的編制,有點軍功護身,以后也不至于有事了就被人隨隨便便的提審。

    秦陽覺得,還是未雨綢繆的好,以目前要做的事情,以后說不定還會被韓安明請去喝茶。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嫁衣也抵達了北境,整合了北境兵力,調到前線,壓制大燕。

    而大燕,僅僅聽說了統帥之人,乃是大嬴大帝姬之后,士氣就先降了三分,統帥之人,也謹慎的向后退了退,不再像之前一般,直接占據了緩沖地帶。

    秦陽在軍營里待了沒幾天,就徹底明白,嫁衣在北境,都成了一個傳說,她只是來到這里,什么都沒干,士氣就開始急速攀升,大家都覺得,這場仗已經是勝仗了。

    秦陽不禁琢磨,當年嫁衣在北境的時候,究竟是將大燕揍成什么樣子了?

    是不是若是嬴帝本尊當時還在,還想繼續對外征伐,嫁衣都會帶著大軍,直接打到大燕的國都去。

    “你在這里已經成為了一個傳說,看來這場仗,沒什么可打的了,大燕的統帥之人,畏畏縮縮,還未開戰,士氣就先跌三成,而我們這邊,士氣如虹,若非實力差距很大,不然不會有什么懸念了。”

    帥帳之中,秦陽百無聊賴的繼續養傷,一邊隨口吹幾句。

    而嫁衣搖了搖頭,眉頭微蹙。

    “北境已無大戰多年,兵力廢弛,從上到下,已經以修行為主了,廝殺操練,近乎沒有,若第一場大戰,不能以摧枯拉朽之勢,將大燕逼退,徹底摧毀他們的士氣,否則這仗就不好打了。

    可惜當年的飛鸞三衛,已經被打散,縱然現在重新召回,怕是也無當年的氣勢了,想要重新帶出來一支強軍,談何容易,縱然我胸有溝壑,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所以,你根本沒有打算開啟大戰,只是每日不斷的試探,是為了先練兵么?現在練兵怕是來不及了吧?”

    “是有些來不及了,不過,這里的將士,實力都有,就是經驗、氣勢、意志不足,只要能練到得心應手,如臂使指的指揮就行了。”

    于是,每日在兩國邊境的緩沖地帶,都是小股將士交鋒,雙方都沒有大軍出動的意思。

    嫁衣是知道直接大軍出動,勝算不大,她空降到這里,根本沒法得心應手的操控。

    而大燕那邊,懾于威名,踟躕不前,也不敢輕舉妄動,生恐大軍出動之后,被那位在大燕都留下了不少傳說的大帝姬一口吞了。

    還是先試探好了……

    一晃又是一個月的時間過去,秦陽帶著人偶師,坐在山頭上,遙望著遠處的戰場。

    來到這里,除了學習學習,見識見識,剩下的,自然是為了給雙方戰死的將士超度了。

    只不過今天,秦陽看了一會,眉頭微蹙,站起身向著遠處望去,瞳孔深處,一點金光浮現,他看著天空中,神情略有些疑惑,指了指東面。

    “墨陽,你去看看,是不是有大燕神朝的強者,趁機在緩沖地帶修行,怎么這里的殺氣,都向著東邊飄去,昨天在另一片戰場,我就納悶呢,今天這里怎么又是如此。”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