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永恒圣王 > 第三十七章 玄甲出征
    聽到這句話,鄭伯、劉瑜先是愣了一下。

    兩人轉過頭,神色驚愕,盯著宋奇看了良久,才緩緩說道:“這……怎么可能?”

    “恕在下直言,兩位雖然是蘇家人,但對你家這位二公子恐怕了解并不多。”

    宋奇說道:“蘇二公子并非練氣士,但他卻有斬殺練氣士的實力,在下是八層練氣士,面對蘇二公子,亦不敢言勝。”

    這十幾天的時間,宋奇利用蘇子墨贈與他的下品靈石,已經突破境界,修煉到凝氣八層。

    “你是練氣士?”

    “還是八層練氣士?”

    “二公子有斬殺練氣士的實力?”

    “八層練氣士面對二公子,也不敢言勝?”

    一連串的疑問冒出來,讓鄭伯兩人有些發懵,一時間緩不過神來。

    他們一直以為,宋奇只是蘇子墨的江湖好友,這些天的相處,卻根本不知道宋奇練氣士的身份。

    宋奇又道:“在下此次來到蘇家,也是受蘇二公子所托,來保護諸位。”

    這句話,更把鄭伯兩人嚇了一跳。

    二公子竟然有能力驅使八層練氣士!

    鄭伯沉思少許,便意識到這些話宋奇絕不可能信口胡謅。

    突然,鄭伯似乎想到什么事,神色大變,突然問道:“二公子他殺掉燕王,能逃出王城么?”

    宋奇眼前一黯,面露苦笑,并未回應。

    鄭伯臉色難看,仿佛一瞬間都蒼老了許多。

    他是看著蘇子墨長大的,對蘇子墨的感情,更像是父親看待自己的孩子。

    在他心中,蘇家的血海深仇固然重要,但也不及蘇子墨的萬分之一。

    “唉。”鄭伯閉上雙眼,喟然長嘆。

    劉瑜恨聲道:“都怪羅天武,他若不將十六年前的事告訴二公子,二公子根本就不會死!”

    鄭伯大皺眉頭,搖頭道:“既然燕王已死的消息沒有傳回來,建安城的城主又不是傻子,他會相信羅天武所言?羅天武率五萬兵馬強攻,未必能攻下建安城。”

    劉瑜雙眼透著無盡的怒火,寒聲道:“那羅天武心狠手辣,并未選擇強攻,而是將建安城附近數十個村落的無辜村民聚在一起,讓他們頂在前面,去沖擊建安城!只要村民后退,羅天武便下令屠殺,這些村民手無寸鐵,后退無門,只能向建安城逃亡。”

    “什么!”鄭伯心中大震。

    這一計,可謂極其惡毒。

    萬余名村民沖擊建安城,這是一股龐大到不容忽視的力量,只要建安城主敢打開城門,村民蜂擁而入,緊隨其后的便是羅天武的五萬大軍,建安城必破!

    若是建安城主拒開城門,選擇漠然視之,城墻上的士兵眼睜睜看著燕國子民被屠戮,城內也會形成一股巨大恐慌,對士兵的情緒更會造成不小影響。

    城下的這些村民中,很可能就有他們的親人。

    這場大戰還未開始,羅天武便已穩操勝券!

    但勝利的背后,犧牲的卻是這些無辜的大燕子民。

    雖然蘇家眾人這些年一直住在平陽鎮,但卻始終將自己看做是燕國人,他們生在燕國,長在燕國,對這片故土有著無比的眷戀。

    鄭伯擺擺手,突然小聲說道:“燕王已死的消息可以告訴大公子,但羅天武驅趕大燕子民攻城的事,千萬別告訴他!以大公子的性子,恐怕……”

    就在此時,不遠處的房間,門突然開了。

    鄭伯三人回頭望去。

    蘇鴻扶著門邊,就站在門口,臉色依然蒼白,身子依然虛弱,但那雙眼睛,卻漸漸恢復了些許神采。

    “把我的盔甲拿來。”蘇鴻輕聲說道,語氣卻不容置疑。

    “大公子,你……”劉瑜眼眶含淚,哽咽難言。

    眼前這個男子,為了蘇家血海深仇隱忍十六年,得知無望報仇,幾乎被擊垮,臥床不起,萎靡不振。

    但,當他聽到大燕子民有難,卻還是義無反顧的站了出來!

    縱然身體虛弱,縱然傷勢未愈,但他卻沒有絲毫猶豫。

    因為他是燕國武定公蘇牧之子,蘇家后人,蘇家的大公子!

    “大公子,你身體有恙,哪有力氣打仗,你交代下來,我們五千玄甲鐵騎去幫你打這場仗!”劉瑜咬牙說道。

    鄭伯神色焦急,也說道:“二公子已經兇多吉少,大公子你千萬不能有事,否則蘇家就絕后了啊!”

    蘇鴻眼中閃過一抹深深的哀痛。

    他小心翼翼的隱藏著蘇家大仇,不想連累自己的弟弟,沒想到,最后卻還是落得這樣的結局。

    “你們不懂。”

    蘇鴻壓下心中悲痛,搖了搖頭:“若真是子墨殺了燕王,我就更應該去阻擋羅天武。因為燕王死掉,建安城破,子墨必將成為燕國罪人,背負千古罵名,我蘇鴻怎忍心?”

    “可是……”鄭伯兩人欲要再勸,卻被蘇鴻打斷。

    “父親曾立下誓言,一生都將守護燕國子民,讓百姓有安身立命之所,免受戰火之苦。如今大燕子民有難,我蘇鴻縱然馬革裹尸,戰死沙場,也不會躲在這!”

    蘇鴻深吸口氣,眼中閃爍著璀璨的光華,沉聲道:“犯我大燕邊疆者,必殺之!戮我大燕子民者,必殺之!”

    在這一瞬間,鄭伯在蘇鴻的身上,仿佛看到了蘇牧的身影。

    恍惚之間,他好像回到二十多年前,追隨著蘇牧縱橫沙場,一往無前!

    熟悉的話語,熟悉的場面,一樣的豪邁,一樣的鋒芒畢露,無所畏懼!

    蘇鴻揚聲道:“玄甲鐵騎何在!”

    不知何時,五千玄甲鐵騎已經聚在外面,每個人的目光都灼熱如火,散發著無窮的戰意。

    剎那間,鄭伯老淚縱橫,單膝跪地,大聲說道:“鄭哲愿追隨將軍,擊殺外敵,護我大燕,護我子民!“

    五千玄甲鐵騎全部翻身下馬,單膝跪地,動作整齊如一,嘶吼道:“我等愿追隨將軍,擊殺外敵,護我大燕,護我子民!”

    蘇鴻緊握雙拳,大聲道:“備馬,隨我出征,重現玄甲榮耀!”

    宋奇看著這一幕,心中突然對眼前這個男子充滿了無限的敬佩。

    身為八層練氣士,他可以俯視所有凡人,但在此時,在此刻,宋奇被一個凡人所折服。

    他體會到了不曾有過的熱血。

    他體會到了不曾有過的家仇國恨。

    他體會到了那種深愛子民,深愛腳下這片土地的情懷。

    就在此時,蘇鴻身體一顫,突然轉過身背對著眾人,伸出手掌,在嘴唇上捂了一下,隨后不著痕跡的放下手掌,神色如常。

    宋奇看得清楚,蘇鴻的掌心中,那一灘鮮血紅的刺眼!

    蘇鴻的身體雖然虛弱,但已無大礙,絕不會咳血。

    宋奇很清楚,只有當一個人心痛到了極點,無處發泄,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蘇子墨的死訊傳來,蘇鴻雖然沒有表現出什么,但他卻選擇將這種哀痛,深深的隱藏起來。

    如果說,之前宋奇是被蘇子墨所雇傭,來保護蘇家的安危。

    那么在這一刻,宋奇是從心底想要保護好眼前這個人!

    這樣的人,不應該死。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