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開天錄 > 正文卷 第一千零四十章 懶得問了
    浮云中,不見化仙池。

    所幸巫鐵這一拳,力道掌控極好。從姜凕以下,所有青龍軍團所屬,每人平均分攤的力道,都是他們能承受的極致力量。

    每個人都被重傷,被打得難以動彈,但是無一身亡。

    見過了天庭化仙池的惡心勁兒,巫鐵可不想一拳打殺了他們,然后又一個接一個的活蹦亂跳的蹦跶出來給自己整事。

    恰恰打得重傷,讓他們再無戰斗之力,這才最符合巫鐵以及武國大軍的實際。

    姜垵站在半空中說不出話來,他呆呆的看著巫鐵,弄不懂為什么自己父皇從人族圣地帶來的援兵,在巫鐵的手下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只是一拳。

    僅僅是一拳啊。

    來自人族圣地的精銳大軍,一水兒神明境之上,更有人族圣器鎮壓的千萬大軍,就這么被巫鐵一拳給打崩了?

    作為一個合格的人族國朝的神皇,姜垵突然有點后悔——親爹也靠不住啊,自己剛才說話,就不該往死里得罪這突兀冒出來的武國……這是何等強大的一股力量?

    “尊上!”姜垵站在半空中,向巫鐵行禮問候。

    “先一邊去。”巫鐵也懶得多看姜垵一眼,一個中規中矩的人族神皇而已,神明境九重天的修為,資質雖然不錯,卻也不算頂尖。

    能夠在無數魔怪的圍攻下扛了好幾年,龍淵城不至于淪陷,這也不是姜垵的功勞,而是那后天文王八卦圖的功績……這八卦圖一如薪火相傳大陣,對異類有極強的鎮壓之力,尊級的魔怪進入這大陣籠罩之地后,實力十不存一,龍淵神國完全可以與其抗衡。

    遠處,一群尊級魔怪頭子齊聲吶喊。

    一尊山羊頭、豺狼身、蛤蟆腿,渾身密布毒疙瘩,手持一柄大剪刀的魔怪嘶聲吼道:“兀那武國君王,你也是尊級修為,想來和我等兄弟都是一路人……不如你我聯手……”

    巫鐵斜眼看了看這魔怪,冷笑了一聲:“同路人?抱歉,你我不同路。”

    滄海道人樂顛顛的走了出來,手指一戳,一顆滄海神珠呼嘯而出,瞬間跳躍到了那魔怪頭頂,一顆水缸大小的滄海神珠當頭砸下,直接將那尊級魔怪的山羊頭打得腦漿崩裂。

    滄海神珠中的世界之力一卷,這魔怪的先天靈光頓時粉碎。他的身軀驟然膨脹,化為千里長短的一具怪異身軀沉甸甸的朝著地面砸下。

    五行道人、陰陽道人同時化身靈光沖到了這群目瞪口呆的尊級魔怪面前,冷聲道:“投降者生,反抗者死!”

    數十尊級魔怪齊聲嘶吼,正要奮起反抗,巫鐵帶來的分艦隊中,近千道尊級氣息沖天而起,一個個將門大將、一個個門閥老祖面帶冷笑,腳踏云光,站在分艦隊上空目光森然的看向了這群魔怪。

    異類有一個好處,那就是最識時務,所謂拳頭大的就是大爺,什么節操、什么氣節之類的,完全和他們沒關系的。

    綿延數萬里,將龍淵城包圍得水泄不通的魔怪大軍‘嘩啦啦’,無數大小魔怪紛紛丟下兵器,脫下甲胄,整整齊齊的跪倒在地,一個個吶喊:“小的們,見過諸位大王老爺!”

    一隊隊巨神兵從戮神舟中沖了下去。

    那些實力低微的小魔怪很好解決,三兩拳打斷他們的胳膊腿兒,他們就只能躺在地上嘶吼愛好。

    實力稍強一點的,到了神明境一二重天的魔怪,一張墨家煉制的鎮靈符拍在腦門上,直接就能讓這些魔怪渾身法力凝固,再也無法動彈。

    實力更強一些的魔怪,比如說那些到了神明境七八重天,甚至是半步尊級的存在,那可就吃老大的苦頭了。

    先把四肢和腰椎骨打斷,再用符文枷鎖穿透了琵琶骨,連帶著周身數十處致命的死穴都用細細的龍須倒刺鉤給穿得死死的。

    就算他們實力再強,這么一番施為后,他們也就無力反抗,只能任憑武國大軍,將他們猶如壘糧食包一樣,整整齊齊的碼放在戮神舟的船艙里。

    “尊上……”在武國大軍忙活的時候,眼看巫鐵一步一步踏著虛空不斷逼近,姜垵慌了。

    他忙不迭的向巫鐵行禮,嘶聲道:“我龍淵神國,和尊上無冤無仇啊!”

    巫鐵已經走到了半空中巨大的后天文王八卦圖前,聽到姜垵的叫聲,他這才看向了姜垵:“這位陛下,你弄錯了一件事情,我們不是無冤無仇,而是我們武國,對你們有救命之恩。”

    姜垵忙不迭的點頭說道:“是,是,是,救命之恩,救命之恩……”

    巫鐵認真的沖著姜垵說道:“既然是救命之恩,你就要還……你們整個龍淵神國,也要還。”

    姜垵忙不迭的說道:“天經地義,理所當然。”

    巫鐵點了點頭:“很好,既然如此,我們武國打下來的地盤,就是我們武國的……你剛才許諾給黃玉,也就是本王那個貼身文臣的報酬,再加五十倍,我就放過你的不敬之罪。”

    姜垵的臉抽搐了一下。

    剛剛他許諾給黃玉的那些先天靈寶、先天靈兵,還有那些仙兵級的甲胄,如果按照他許諾的數字,對偌大的、底蘊雄厚的龍淵神國來說,算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卻也無傷大雅。

    可是按照巫鐵所說的,加上五十倍……

    姜垵的身體哆嗦了一下,心臟劇烈的抽搐了一下。他駭然看了看巫鐵,然后猛地低頭看向了腳下的龍淵城。

    在龍淵城內,皇城地下的國庫中,囤積的物資,恰恰就是他剛才許諾給黃玉報酬的五十倍左右!

    魔怪來襲,這些物資是龍淵神國守住龍淵城,守住神國最后一絲元氣的最大依仗。

    難不成,巫鐵一對兒眼睛,居然穿透了龍淵城的城防大陣,看清了自家國庫底細?

    何等神通!

    何等威能!

    姜垵呆呆的看著巫鐵,就要開口說一個‘好’字。

    被巫鐵一拳轟碎的浮云漫天亂飛,從浮云中墜落的姜凕重重的落在了龍淵城中,他艱難的服下了幾顆救命的大道寶丹,稍稍回復了一絲元氣,然后歇斯底里的朝著天空嘶吼起來。

    “朕,不允!”

    “爾等武國,先是滅殺了姬魁族長一支人馬,無疑是邪魔外道,邪魔走狗……將那些寶物交給你們,實實在在是資敵之行徑!”

    “朕,不允!”

    “朕,一腔正氣,可動天地,我人族,絕不屈服!”

    “武國國主,你可知道,你是在與我整個人族為敵,你是在和人族圣地為敵,你是在與人族這些年來臥薪嘗膽積攢的底蘊為敵!”

    “迷途知返,你可知道?”

    “你若是再行差踏錯一步,等我人族底蘊齊出,人族百姓之力,足以將你碾成粉碎,讓你魂飛魄散,讓你尸骨無存,讓你生生世世、永不超生!”

    巫鐵低頭看著龍淵城中不斷吐血的姜凕。

    姜垵急忙吼道:“國主,國主,父皇他只是一時……”

    巫鐵右手帶起三千條極細的白氣,輕輕的向前一推。

    就聽一聲悶響,庇護了龍淵城無數年,更是在魔怪大軍的瘋狂圍攻下堅持了數年的后天文王八卦圖,那盤桓在半空的黑白八卦圖,就這么‘啪’的一下炸成粉碎。

    如果說一枚道印就代表了一名尊級存在。

    巫鐵凝聚三千大道、八萬四千旁門,且不說大道之間的相互增幅、相互加強,不說一加一等于三甚至超過三的玄妙影響,單單從數量上來說,巫鐵這一擊,就等于八萬七千名尊級高手同時出手。

    更不要說,在‘劍道’、‘刀道’、‘槍道’、‘箭道’等等旁門法則的加持下,巫鐵這一具本來就強橫到極致的肉身,又額外附加的各種力量、敏捷、體質等等……

    單單**力量,如今瘦得皮包骨的巫鐵,簡簡單單一拳之力,或許就相當于十萬名尊級體修的全力一擊。

    所以,巫鐵只是輕輕一推,保護了龍淵城這么多年的鎮國大陣,就這么碎掉了。

    城內無數坐鎮陣眼的龍淵神國修士齊齊吐血,一個個委頓在地動彈不得。幾個坐鎮大陣核心的半步尊級強者齊聲驚呼:“蒼天……這是何等……偉力?”

    姜垵的臉色頓時變得慘白一片。

    尊級,他見過。

    這些年,那么多尊級魔怪圍住了龍淵城瘋狂攻打,他見過那些尊級魔怪的滔天魔威。

    可是數十名尊級魔怪聯手,龍淵城的這座鎮國大陣也是巋然不動。

    輕輕一推,毀掉了龍淵城的大陣。

    這等力量……

    姜垵向巫鐵深深鞠躬:“一切都如國主所言,小王這就去令人準備。”

    這時候,親爹姜凕的話,也信不得了。

    什么人族圣地,什么人族百姓,哪里有巫鐵這站在面前的怪物可怕?

    姜凕歇斯底里的怒吼著:“姜垵……你這敗類!”

    巫鐵身體一晃,徑直到了姜凕面前。他身后,有數百武國尊級大將擔心有人冒犯了巫鐵,同時兇神惡煞般沖了過來,將巫鐵護在了正中。

    數百尊級做貼身護衛……他們散發出的氣息讓龍淵城億萬百姓匍匐在地,無一人敢動彈,無一人敢開口。

    “人族圣地。”

    “人族百姓!”

    “我是邪魔外道?”

    巫鐵站在面色煞白的姜凕面前,輕輕的搖了搖頭:“我是不是邪魔外道,你說了不算。”

    “唔,你來自人族圣地,你代表了人族百姓的高層,你代表了人族正道……而且,我看你們的確擁有極其雄厚的軍力,你們甚至足以抵擋,甚至是擊殺那些尊級的妖魔鬼怪。”

    “我甚至從一個輪回轉世的人族領袖口中,得知你們在不斷的試探輪回,不斷的積攢人族的底蘊……你們成功了,人族各部各族中,有無數人族的先賢,一代代的累積了下來。”

    “無論是智慧,還是實力,他們都完好的保存了下來。”

    “每一個人族國朝的神皇,只要是實力足夠的,都要去輪回中走一遭,然后被當做戰略物資囤積下來。”

    “媧島持續了多久?人族這么做了多少年?”

    “你們手上,又囤積了多么強大的實力?積攢了多少可怕的老怪物?”

    “更不要說,媧島的祖靈空間中,那些不愿意走輪回之道的老主母們,她們的靈駐扎在祖靈空間,接受晚輩族人的膜拜,變得越來越強,越來越強,她們甚至可以單獨面對那些尊級的妖魔鬼怪吧?”

    “甚至,就是高居天穹之上的那些……邪魔!”

    “人族圣地啊,那也有足夠的力量反抗一二?”

    “所以,我就不明白了,我真的很不明白,所以我想問你們幾個問題。”

    姜凕咬著牙看著巫鐵:“朕……不會回答你任何問題!”

    很鐵骨的,姜凕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冷哼了一聲:“邪魔外道……”

    巫鐵點了點頭,很認真的說道:“是啊,邪魔外道,所以我很想問問你。”

    “其一,我年幼時,生于地下巖窟,因為缺水,多種幾顆蘑菇都要精心計算,家中好些奴仆的幼崽生生餓死之時,人族圣地在做什么?”

    姜凕呆了呆,他本以為巫鐵要問什么關于人族圣地的問題,可是他沒想到,巫鐵會問他這個?

    地下世界,何其陌生?

    姜凕無法回答。

    “其二,地下世界,盤古遺族相互殘殺,相互吞食之時,人族圣地在哪里?”

    姜凕依舊沒吭聲,他,無法回答。

    “其三,真正的天外邪魔的走狗,游走于世間,肆意捕獵人族天才,將其作為祭品獻給天外邪魔之時,人族圣地在哪里?”

    “其四,將人族分為命場、戰場、獵場,犧牲無數族人,力保命場人族安全……此等行徑,和邪魔又有什么區別?戰場被妖魔鬼怪圍攻之人族何辜?獵場被肆意獵殺之人族何辜?”

    “其五……”

    巫鐵抬起頭來,看著魔氣升騰的天空,幽幽說道:“人族淪喪在即,我武國奮發,不惜犧牲,和妖魔鬼怪浴血廝殺,救下人族百姓無數……爾等口口聲聲說我武國是邪魔外道……呵呵,爾等私心如此熾烈……”

    手起,掌落。

    巫鐵一掌將姜凕拍得粉碎。

    他淡然道:“我懶得問了,你們這里,也無法給我一個確切的回復。”

    “所以,你們,回去告訴你們的主子,不要來招惹我武國……來者,死!”

    姜垵跪倒在地,嘶聲尖叫:“父皇!”

    巫鐵手指處,姜垵同樣粉碎。

    “哭喊如果能夠救下治下百姓,你可以隨意哭喊……身為神皇,不能衛國衛民,你有什么臉面哭喊?”

    “龍淵神國,是我的了……你們天庭可以不服,可以不滿。”

    “歡迎你們來打我啊!”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