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開天錄 > 正文卷 第八百六十七章 巫鐵出手
    血獄突然殺出,突兀,突然,出乎意料。

    就連巫鐵都沒想到,血獄會在這個時候出手——話說,巫鐵也不知道血獄和風戎之間的私人恩怨,否則巫鐵一定會提防著一些。

    但是,血獄出手。

    裴鳳緊跟在血獄身后沖出了打仗,通體燃燒著黑色魔焰,眼看血獄不管不顧的全力出手,裴鳳仰天一聲長嘯,雙眼瞇起,狹長的鳳眼中噴出了百丈長的黑色魔光。

    “鐵!”裴鳳大喝了一聲。

    巫鐵腦子里沒有想太多。

    裴鳳是自己愛人,血獄救了裴鳳,血獄和風戎有仇,自己和風戎有怨……哈,那就干吧,誰怕誰呢?

    巫鐵狠狠的掃了一眼風苼。

    一長串話語急促的灌入風苼腦海,巫鐵以神魂傳音,說出了自己的訴求和條件。

    風苼猛地站起身來,指著風戎厲聲呵斥:“來人,誰為我,將這謀朝篡位的逆賊,連同他的一眾黨羽,拿下……”

    巫鐵仰天長笑:“吾等,奉命!來人啊,吾的先鋒大將血獄何在?”

    血獄出手,風戎身邊的風氏長老,當即有人想要出手阻攔——無論如何,風戎如今也是名義上的燧朝神皇,風氏長老們哪怕恨極了風戎,也不可能讓他死在一個女妖手中。

    但是,血獄剛剛出手,風苼和巫鐵就配合著來了這么一出好戲。

    血獄,這渾身血炎滔天的女妖,居然是風苼麾下的先鋒大將軍?

    欸……

    聯想到,風苼的義師,就是從西方妖國的地盤上起兵的——可不能小看了這些風氏的長老,這些皇族的老家伙們,有他們獨立的情報渠道,他們其實對外界的動靜把握得清清楚楚。

    風苼的地盤在妖國疆域上,那么,風苼的麾下出現一個或者兩三個、四五個大妖,也是理所當然的嘍?

    想要出手的風氏長老,頓時沒有出手。

    風戎正在歇斯底里的尖叫嘶吼,咒罵這些風氏的長老居然剝奪了他的乾元神鐘。

    尤其是,這種剝離的過程并不溫柔,乾元神鐘強行和風戎斷開了聯系,風戎的神魂受到了不小的震蕩和創傷,此刻正一陣陣的頭昏腦眩,體內法力十成中無法調動一成。

    血獄背后血色孔雀華美璀璨的尾羽上,數以萬計的血色妖瞳放出無量血光,細細的血光帶著可怕的殺戮戾氣和血腥孽氣席卷而來,天地都為之一片通紅。

    無數條極細的血光攢射風戎,頭昏腦漲的風戎根本來不及抵擋。

    青霧反應最快,他長嘯了一聲,腰間三枚青色玉環騰空而起,化為三輪小小的青色光暈擋在了風戎身前。

    這是一套燧朝皇庭珍藏的秘寶‘三清環’,據說還是當年某位神皇剛剛誕生時,青蓮觀送上的賀禮。

    三清環玄妙無窮,變幻多端,乃是一套不可多得的清心、靜念、辟除心魔的極好寶貝。尤其是賣相極好,故此被媧青鸞從秘庫中取出,賜給了青霧。

    奈何這三清環只是輔助秘寶,有一定的防御力,卻不是專司防御。

    血獄的血獄滅絕神光兇狠慘厲、殺性滔天,更有污人法寶、侵蝕神魂的恐怖效力。

    三清環擋在無數條極細的血光前,只是一個彈指的功夫,三團青光就伴隨著‘叮叮’脆響炸成了漫天青色流螢飄散。

    青霧一口血噴出老遠,他向后退了幾步,厲聲尖叫:“陛下,奴婢盡力了!”

    媧青鸞反應了過來,她心痛的看了一眼口吐鮮血的青霧,隨手拔出頭頂一枚鳳簪,然后朝著漫天襲來的血獄滅絕神光狠狠一劃。

    作為燧朝太后,之前的燧朝神后,媧青鸞的身家豐厚得很。這鳳簪,也是一件威力絕強的攻伐至寶。鳳簪一劃,虛空頓時崩裂,無數團拳頭大小的星辰之光打著旋兒,帶起一條條長長的星光呼嘯而出,重重的撞在血獄滅絕神光上。

    星光血光亂撞一起,發出沉悶如雷的巨響,一圈圈氣浪在空中爆發開來,方圓千里的燧都建筑被徹底夷為平地,大地被炸出了一個個直徑數里的大坑。

    如此對撞了兩個彈指的時間,媧青鸞突然悶哼一聲,她手中淡金色的鳳簪居然被染上了一層淡淡的血色,一條條極細的血色紋路在鳳簪上急速蔓延。

    血獄滅絕神光中蘊藏的歹毒殺生妖力,順著鳳簪一路內沁。

    媧青鸞的臉上也出現了一絲絲血色的紋路,張牙舞爪的好似幾張血色的蜘蛛網蒙住了她的面龐。

    媧青鸞身體晃了晃,她面皮上的血色紋路就好像被利刀切開一般,皮膚破裂,有鮮血不斷的流淌了下來。

    伴隨著刺耳的撕裂聲,媧青鸞的身軀上,大片皮肉綻開,傷口直透骨骼,甚至可以看到,在她骨骼上也出現了一絲絲怪異的血色紋路。

    這就是血獄的血獄滅絕神光,沾之則死,碰觸則傷,霸道異常,毫無道理可言。

    “你們,就眼看著一尊妖魔,折辱我燧朝的皇家威嚴?”媧青鸞的紅唇都被劈開成了七八片,她一邊吐血,一邊朝著一旁猶豫不決的風氏長老怒聲呵斥:“本宮,怎樣也是風禎的皇后!”

    一眾風氏長老呆了呆,就有數十人聞聲而動,擋向了血獄灑落的漫天血光。

    其中有一老人手持一面通體火紅,上面繪有十頭三足金烏的大旗,雙手舞動大旗,就有漫天金色火蓮蜂擁而出,將血色神光燒得‘嗤嗤’作響,化為一縷縷血色妖氣游離四方。

    “血獄山主的兇名赫赫,老夫們也是早有聽聞。”手持大旗的風氏長老沉聲道:“只是,這里是燧都,由不得你放肆。”

    巫鐵斜睨了風苼一眼。

    風苼在云團上,向前疾走了數十步,朝著那一群風氏長老厲聲喝道:“諸位長老,休要上了這歹毒婆娘的當……她說她是皇爺爺的皇后,那么,敢問,皇爺爺如今安在?”

    一群風氏長老又呆住了。

    他們相互望了望,年齡最大、最顯老態的白須長老厲聲喝道:“媧青鸞,風苼小娃娃說得對,風禎呢?他將皇位讓給了風戎,可是風禎人呢?”

    巫鐵聞聲冷笑:“這些長老,都快把自己養成豬剛鬣的豬頭子孫了……呵呵,皇位更迭這樣的大事,他們到現在,才想起來追問風禎的死活?”

    巫鐵口中嘲笑這些尸位素餐的風氏長老,但是在心里,他卻莫名的生出了一股警惕之心。

    以燧朝的底蘊,燧朝的強大,堂堂神皇之位被人用手段篡奪,風戎居然也就這么安穩的坐上了皇位,還能放手大殺四方……

    在風戎身后,幫他出謀劃策,幫他合縱連橫的人,可是了不起啊。

    “諸位長老,先將風戎擒拿,其他一切事情,都好說了……”巫鐵搖搖頭,甩開腦子里無數的念頭,一把朝著前方抓了過去。

    一出手,就是五色神光漫天灑落,瞬息間化為一只五彩大手,一把抓住了那位風氏長老手中的金烏大旗。

    那風氏長老只覺渾身法力驟然一僵,好似有無數座大山當頭壓下,壓得他渾身動彈不得,一絲法力都調動不得。手中祭煉了多年的本命法寶更是一震,隨后就被那五彩大手拿捏著,身不由己的騰空飛起。

    下一瞬間,金烏大旗不見了。

    這風氏長老又氣又急,頓時一口老血噴出來老遠老遠。

    “混蛋,你是哪家下屬,焉敢無禮?”明知道神通法力奈何不了巫鐵,這風氏長老連巫鐵用什么手段奪走了自己的寶貝都弄不清楚。

    實力上奈何不得,就只能擺出皇家耆宿的威嚴,指著巫鐵放聲呵斥。

    “嚇,你管我?”巫鐵冷然看著那長老,本來只是奪走了對方的金烏大旗,給血獄開路。但是這長老居然還要喝罵自己,巫鐵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將金烏大旗丟進了大道熔爐。

    大道熔爐何等霸道、何等強悍。

    金烏大旗也是一件非常強大的古寶,但是在大道熔爐中只是滾了三滾,就被煉化成了一團混沌精氣,頃刻間就被大道熔爐吞得干干凈凈。

    大道熔爐頓時又強悍了幾分,而那風氏長老則是面色驟然慘變,雙眼凸起來有一寸多高,隨后一口老血噴出去數百丈遠,身形委頓,軟塌塌的墜向了地面。

    漫天血光沒有了阻攔,頓時繼續朝著風戎激射。

    裴鳳也沖天而起。

    巫鐵出手了,裴鳳再無任何顧忌,她身后大片黑色魔焰沖天,黑色魔焰中一頭巨大的黑色鳳凰拍打著翅膀,發出驚天動地的尖嘯聲。

    “姐姐,我來幫你。”裴鳳手持黑色魔焰繚繞的長槍,抖手間就是數千條、數萬條黑漆漆的火焰槍芒撕裂虛空,朝著風戎一行人掩蓋了下去。

    血色的滅絕神光誅戮眾生,黑色的魔焰焚毀天地。

    黑色的魔焰猶如一片黑漆漆讓人絕望的海洋,鋪天蓋地的籠罩了下來;血色的滅絕神光就好像海洋中一條條兇厲殘忍的惡龍,齜牙咧嘴的破浪襲來。

    夏侯無名猶豫,心急,他急促的問風苼:“世子……這……”

    風苼想起了還在巫鐵手中的三個弟弟、五個侄兒,尤其是還在巫鐵手中的風熵。他冷哼了一聲,輕聲道:“難道,風戎不該死么?”

    說這話的時候,風苼是真心想要讓風戎去死。

    風戎上位啊,他殺了多少人?

    其他那些臣子貴族,風苼和他們交情不深,以風苼的性格,他也不是很在乎去追究風戎在這件事情上的責任。

    但是,被殺得血流成河的殷王府。

    風熵的王后、王妃,那么多王子王孫,那么多太監、宮女,那么多護衛、仆役……

    風苼的母親,他自己的妻子,他自己的兒女,他親近的太監、宮女,他熟悉的護衛、仆役,甚至是風苼平日里最在緊的幾只細犬、黃鶯鳥兒,都被殺得干干凈凈。

    此仇,此恨……

    看到巫鐵等人出手殺風戎,風苼樂于給他們豎大旗,讓他們名正言順的殺掉風戎。

    “太師,這件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只管安心對付了哪些妖魔鬼怪就好。”風苼擺了擺手,他又回頭看了一眼老老實實站在半空中的豬剛鬣和金睛妖尊,頓時想起了這兩位妖尊的那一份情分。

    怎么說,在風苼樹旗幟、拉義師的過程中,豬剛鬣和金睛妖尊也是起了很大作用的。

    “這兩位妖尊和其他妖類不同……若是他們愿意投靠燧朝,就不要傷害他們……嗯,那龍脈鱷尊也是,他們既然沒有出手,就暫停對他們的攻擊。”

    風苼背著手,定下了對豬剛鬣三大妖尊的基調。

    夏侯無名無語。

    他想要反駁風苼的話,但是當著這么多的國主、州主,這么多的文武重臣,還有遠處的那些風氏長老,夏侯無名重重頷首。

    他是忠臣……

    薪火相傳大陣對豬剛鬣、金睛妖尊、龍脈鱷尊時刻持續的攻擊暫停了下來,只有對他們的實力壓制依舊存在。十幾位修為極高的國主帶著親信圍了上去,遠遠的監視著豬剛鬣他們的一舉一動。

    豬剛鬣‘嘿嘿’笑了起來,他頷首道:“果然,夏侯無名的確是咱們的小師弟,這點情分還是有的……嘖,剛剛翻臉不認人的模樣,果然恐怖,恐怖啊!”

    “不過,不好脫身嘍……”金睛妖尊低沉的咕噥道:“死豬,你是鐵了心,要和燧朝勾勾搭搭么?”

    豬剛鬣雙手輕輕的拍打著肚皮,蕩起了渾身的肉浪不斷起伏,只是瞇著眼,不吭聲。

    裴鳳和血獄聯手,已經殺到了風戎面前。

    風戎和媧青鸞猶如瘋魔一樣,不斷取出一件一件防御秘寶,苦苦抵擋著兩女的兩手攻擊。

    奈何無論是裴鳳還是血獄,她們的力量本源都極其的恐怖,蘊藏了極其可怕的殺傷力。

    一件件防御秘寶被黑色魔焰燒成了灰燼,一件件防御秘寶被滅絕神光打成了粉碎,黑炎紅光配合在一起,更是滋生出了一種堪比巫鐵黑劍,大有屠戮萬物、崩毀世界的‘大滅絕之力’。

    虛空都為之顫抖,燧都上方的天空,被燒出了無數大大小小的窟窿,大量時空潮汐噴出,沖得一眾風氏長老都立足不穩,身體不受控制的搖晃著。

    夏侯無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朝巫鐵拱了拱手:“不如,我們全力出手,先終結了眼前一戰,如何?”

    巫鐵笑指著夏侯無名:“本王出手,價格很高。太師,就算是本家兄弟,后面該給的,一分不能少。”

    巫鐵看出來了,夏侯無名絕對是一個心有堅持,不容外力動搖的人。

    所以,和他說話,歪歪繞的東西,沒用。

    用拳頭,用實力,用不可取代的事實結結實實的教訓他,遠比浪費口水來得有用。

    夏侯無名面皮絲毫不動,緩緩點頭。

    巫鐵長笑,大道熔爐猛地從他頭頂躍出,高有萬丈的大道熔爐噴吐漫天火光,頃刻間籠罩了燧都北邊的平原。

    凄厲的慘嚎聲響起。

    一片網絡狀的菌絲虛影,一片迷離的清泉虛影。眾多大能高手沒能找到的,白菇怪尊和柔泉怪尊的本體,被大道熔爐覆蓋虛空的火焰直接逼了出來。

    巫鐵手一指,黑劍化為無數條寒光,頃刻間將兩大怪尊的本體掃成了粉碎。

    頂點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