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開天錄 > 正文卷 第八百六十六章 血獄的堅持
    豬剛鬣和金睛妖尊渾身燃燒著赤紅色的火焰。

    他們勉強站在妖云上,因為不斷受到的無形攻擊,渾身都在劇烈的抽搐。

    豬剛鬣喃喃道:“夏侯無名,好大的胃口,想要把我們一網打盡,他就不怕崩掉了牙齒,就不怕撐爆了肚皮?哈,薪火相傳大陣啊,咱老豬皮粗肉厚的,想要逃,還是逃得掉的。”

    金睛妖尊目露兇光,惡狠狠地盯著夏侯無名:“要不,聯手,做掉夏侯無名?”

    豬剛鬣目光游離,正在琢磨呢,東北角落,一朵碩大的青蓮冉冉綻放開來,在一片山林中,一座直徑十幾里的傳送陣亮起,數萬身披道袍的人影從大陣中化虹飛出。

    數萬人飛出,其中有十幾道氣息淡泊、與天地自然隱隱融為一體的人影猶如閃電般沖到了最前方,他們迅速和幽冥鵬尊、萬毒鴆尊糾纏在一起。

    這十幾道人影飛行速度極快,法力極其渾厚,道門法體淬煉得極其強大,手中的先天靈寶威力極強,相互之間配合得極其精妙。

    加上薪火相傳大陣的削弱,加上薪火相傳大陣的不斷攻擊,配合上四方軍陣的瘋狂攻打,眼看著幽冥鵬尊、萬毒鴆尊、舍利骨尊、黃泉三尊,以及北面的三位怪尊形勢都變得有點狼狽。

    六欲魔尊更是被巫鐵黑劍刺中身體,他們鑄就了無上魔體,身軀介乎有無之間,虛實變幻、頗為靈異,尋常兵器根本碰不到他們身軀分毫。

    甚至是,尋常修士,尋常的兵器,稍微靠近他們的身體,就會被他們引發體內的七情六欲諸般負面念頭,以至于心底陰火滋生,直接焚燒神魂,一個不小心就是魂飛魄散的下場。

    可是巫鐵神魂強大,又有大道熔爐庇護,黑劍更是天地間一等一的殺伐之氣,黑劍自蘊的殺戮氣息,比起六欲魔尊的魔性高出了不知道多少。

    黑劍掃過,六欲魔尊齊聲驚呼,他們直接魔性本源受到黑劍重創,大片五顏六色的漿汁從他們體內噴出,化為五彩光雨飄散四方。

    他們的氣息迅速虛弱了一大截。

    一尊魔尊嘶聲尖嘯:“這是什么鬼兵器?如此煞氣沖天、殺意凜然,這兵器,不對。”

    數萬身披道袍的人影結成了一座極其簡單的天地人三才陣法,將六欲魔尊困在了正中。‘叮叮’聲響處,數十件閃耀著靈動神光的道門法器騰空而起,隨后漫天降魔雷霆猶如雨點,紛紛落在了六欲魔尊身上。

    六欲魔尊身形一閃,也不知道怎樣發動了一道強橫絕倫的攻擊。

    數萬身披道袍的人影身形驟然一顫,齊齊口吐鮮血,但是他們發動的大陣、帶起的雷光也落在了六欲魔尊身上,打得他們通體光焰收斂,光點亂飛。

    巫鐵不由得駭然點頭。

    那數萬身披道袍的人影,當為青蓮觀弟子。

    他們的修為,都極其強悍,最弱都有地神巔峰的修為,而且盡是神明境八重天以上的境界。

    如此數萬人,借助先天靈寶,困住了被薪火相傳大陣和巫鐵接連重創的六欲魔尊,居然被人家輕輕一擊,就打得數萬人齊齊吐血!

    魔焰滔天,何其恐怖。

    不僅是六欲魔尊,巫鐵游目四顧,就發現在戰場上,哪怕實力已經被削弱了九成以上,諸多妖尊、鬼尊、怪尊,哪怕被軍陣圍困,哪怕被青蓮觀的高手滋擾,他們依舊兇焰滔天,打得是有聲有色。

    西邊,兩大妖尊身上羽毛已經被燒得干干凈凈,他們干脆化為人形,在虛空中蹦竄如飛,口吐毒煙,手放妖雷,打得四方合圍的軍陣亂顫亂晃,打得幾個牽扯他們的青蓮觀高手狼狽不堪。

    南邊,四大鬼尊也是掀起了漫天的鬼氣陰風,圍攻他們的軍陣中,悍然已經有數萬士卒化為枯骨灑了一地都是。

    北面,北面的戰斗更加的詭秘。

    泰山怪尊依仗龐大的肉身抵擋著四面八方的瘋狂攻擊,他的身軀極其的龐大,極其的堅硬,軍陣的攻擊無法在他身上造成半點兒傷害。

    反而泰山怪尊山頂上杵著的那座石碑,正面‘泰山石敢當’五個大字朝著軍陣一晃,就聽骨折聲猶如炒豆子一樣響起,起碼有上萬士卒硬生生從大陣中被拖拽出來,被一股巨大的壓力碾成一灘肉泥。

    更不斷的有士卒的七竅中噴出大片大片的白蘑菇,他們的身體就好像被蘑菇群吸干了營養的木樁子,迅速的腐朽,干癟,然后軟塌塌的倒在了地上。

    漫天蘑菇孢子粉亂飛,孢子粉所過之處,幾個青蓮觀高手的神通、法術的威力都削弱了大半。

    幸好有薪火相傳大陣,孢子粉飛了沒多遠就被燒成了一縷縷青煙。

    但是無數的孢子粉還在不斷的產生,從那些被寄生的士卒體內不斷的飛出來。

    至于,還有一些士卒突然莫名其妙的倒在地上,然后身軀膨脹起來,慢慢的,他們的身軀膨脹得和一個球一樣,‘嘭’的一下炸開,體內流淌出大量清澈的泉水。

    這些泉水散發出淡淡的涼意,軍陣中的士卒稍微碰觸,就覺得渾身發冷,然后身軀就逐漸變得沒有力氣,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就這么一頭栽倒在地。

    巫鐵心中醒悟。

    所謂的尊級,就是神明境之上的那個境界。

    按照《元始經》中的修行秘要,神明境的修士,依舊只是溝通天地,向天地‘借取’力量。無論神軀上銘刻了多少大道道紋,這些大道道紋只是一種‘許可’、一枚‘鑰匙’、一件‘準入證’。

    大道道紋越完整,擁有的‘權限’就越大、‘范圍’就越光,能夠借來的、調用的、支取的天地之力就越發的強大、神妙。

    可是到了神明境之上的那個境界,那就不是借來、調用和支取,而是直接的掌控、號令和支配!

    尊級存在,對于神明境,擁有碾壓性的優勢。

    所以,看看夏侯無名如此布置,又是原始版本的薪火相傳大陣削弱,又是龐大的軍陣四面圍殺,加上青蓮觀的精英弟子助戰……

    可是戰局依舊只能說,燧朝方面占了優勢,可是想要真個斬殺這些入侵的妖魔鬼怪的尊級存在,夏侯無名還缺少一錘子定音的手段。

    乾元神鐘當可承擔重任,但是乾元神鐘,如今掌握在風戎手中。

    那座巨大的傳送陣再次亮起,又是數萬身穿道袍的人影沖了出來。這些人組成了一座最簡單的天地五行大陣,卷動風云,朝著南方的舍利骨尊和黃泉三尊壓了上去。

    不多時,又是數萬青蓮觀弟子從傳送陣中沖出,他們組成了一座天地六合大陣,團團圍住了北面的泰山怪尊等三尊。

    最后,一聲聲清脆的玉磬聲響起,數十名氣息驚人,頭頂一道道清氣流轉,其上有無數朵青蓮不斷生出,不斷化為漫天光雨向下墜落的青蓮觀長老,帶著十余萬青蓮觀精銳弟子從傳送陣中涌出。

    一名白發蒼蒼,額頭上、面頰上、脖頸上皺紋層層疊疊堆積起來,生命氣息猶如一堆焚燒殆盡的灰燼中、僅存的一兩顆火星一般微弱的老道人抬頭高呼:“青蓮弟子,降妖除魔,就在今日。”

    “爾等,不可手下留情,只管用心殺人!”老道人垂垂老矣,近乎老死,可是語氣卻兇厲異常,一腔子殺意,比起黑劍也只是略弱了三等而已。

    一眾青蓮觀弟子齊聲應諾,平日里打點出的那股子逍遙出塵的氣息,那股子不近紅塵的韻味,今朝全都扯得干干凈凈,露出了兇神惡煞的屠夫嘴臉,拿刀拿槍的直奔正西兩大妖尊。

    幽冥鵬尊和萬毒鴆尊眼看著那些道人氣勢洶洶沖了過來,萬毒鴆尊厲聲喝道:“死豬,臭猴子,你們還等什么?不和我們一起殺出重圍,你們真要淪為小兒輩的賭注不成?”

    豬剛鬣和金睛妖尊相互看了一眼,金睛妖尊渾身肌肉隆起,一塊塊肌肉劇烈的跳動著,好似隨時能夠爆發出崩毀天地的恐怖力量。

    豬剛鬣渾身纏繞著淡淡的赤紅色火焰,他瞇著小眼睛,朝著四周張望著,他眸子里精光閃爍,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按照妖族的性格,在這種被人算計,陷入重圍的不利條件下,豬剛鬣應該暴起發難,配合幽冥鵬尊和萬毒真尊瘋狂突圍才是。

    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在為什么而猶豫。

    幽冥鵬尊和萬毒真尊眼看豬剛鬣和金睛妖尊沒有絲毫反應,兩人破口大罵,然后身體一晃,恢復了原本的體型,被燧火燒掉的羽毛一層層的密密麻麻的生長了出來,然后他們猛地一揮翅膀就要遁走。

    虛空中,數十張寬有數里,長達千里的巨型紙符憑空出現。

    黃色的符紙,紅色的符文,無數道屬性各異的狂雷呼嘯著落下,每一道狂雷的外圍,都鍍上了一層厚厚的燧火。

    雷火暴雨一樣落在了兩大妖尊龐大的軀體上,直炸得兩大妖尊渾身妖氣升騰,血肉橫飛。

    看四個方向,四國尊級大能受到圍攻的情況,兩大妖尊顯然首當其沖。

    認真想想,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北方怪國、東方魔國、南方鬼國,他們雖然和燧朝為敵,但是他們對燧朝的傷害,遠遠沒有西方妖國那般慘烈。

    西方妖國,大妖小妖,性喜食人。

    吃人,能夠讓妖族的實力快速提升,而西方妖國的人口總量,更是遠超其他三國,故此西方妖國為禍甚烈,最是燧朝的生死對頭。

    也正因此,夏侯無名布下這個陷阱,捆住了四國尊級大能十余人,但是他心中真正想殺的,還是西方妖國的幾大妖尊。

    這不僅僅是報復妖國對燧朝造成的傷害,削弱了妖國的巔峰力量,燧朝甚至能夠反攻妖國。

    妖,吃人。

    人,同樣吃妖。

    妖族的皮、肉、骨、筋、牙、五臟六腑和骨髓妖丹等等,都是好東西。

    只要擊殺了妖國的妖尊級巔峰存在,燧朝就能讓妖國變成燧朝的獵場。

    夏侯無名深深的看了一眼原地不動的豬剛鬣和金睛妖尊……

    這兩位不動,卻是正好。

    如此,正好集中力量,斬殺那兩頭大鳥兒才是正理。

    夏侯無名的眼角余光,掃過了站在豬剛鬣身邊的龍脈鱷尊……剛剛兩大妖尊振翼奔逃,龍脈鱷尊被甩了下來。此刻龍脈鱷尊面孔痙攣扭曲,顯然是陷入了迷亂狀態。

    跟著兩大鳥尊逃跑,還是跟著豬剛鬣和金睛妖尊呆在這里?

    逃,會面臨燧朝瘋狂的攻擊。

    留在這里,更是要面臨莫測的命運。

    龍脈鱷尊心里暗恨,如果豬剛鬣和金睛妖尊配合兩大鳥尊一起突圍,他自然毫不猶豫的跟著一起沖殺。

    可是豬剛鬣和金睛妖尊站在這里不動……龍脈鱷尊就有點坐蠟。

    他究竟,該如何是好?

    說到底,龍脈鱷尊是依靠自己強橫、高貴的血脈,才擁有了妖尊的實力……真要說智商么,龍脈鱷尊的智商還真不高,比起普通人都差多了。

    所以,他猶豫,他踟躇,他不知所措,他眼巴巴的看著豬剛鬣和金睛妖尊。

    漫天打成了一團,夏侯無名在不斷的調兵遣將。

    各方國主、州主,統轄大軍,迅速在地面上布置軍陣。更有無數陣法師,在快速的構建殺傷力巨大的各色陣法,以求對來襲的四國尊者造成盡可能巨大的傷害。

    燧都皇城上空,風戎一行人已經被近兩百名風氏長老團團圍住。

    青霧氣急敗壞的指著這些長老怒聲喝罵,媧青鸞擺出了自己太后的架勢嚴厲訓斥,風戎更是揮動著傳國玉璽,勒令這些長老散開。

    但是這些風氏長老眼看著燧都淪落成如此模樣,一個個心中恨極了風戎,他們哪里肯散開?

    不僅如此,更有風氏耆宿,不知道從哪里弄出了一枚燧朝祖傳的金符,將其往乾元神鐘輕輕一晃。

    風戎到手沒有多少天,還沒焐熱的乾元神鐘,居然就這么‘轟’的一聲,直接斷開了和風戎的神魂聯系,化為一口高有千丈的大鐘騰空飛起,冉冉落在了諸多風氏長老的身后。

    “這是先祖傳下的禁符,預防的,就是你這樣的不肖子孫,預防的,就是你這樣的無道昏君。”

    那風氏耆宿氣急敗壞的咆哮著:“這么多年了,這么多代神皇,從沒用上這先祖傳下的寶貝……沒想到,風戎啊……你,你,你……你對得起風氏的列祖列宗么?”

    風戎同樣氣急敗壞的跳著腳咒罵:“一群老不死的,你們,你們,你們焉敢算計朕?”

    乾元神鐘離開了風戎,這件鎮國神器離開了風戎。

    巫鐵的大營中,一團血炎沖天而起,硬頂著漫天繚繞的燧火,朝著風戎沖了過去。

    “風戎,還我阿姆命來!”

    血炎中,一尊高有萬丈的血色孔雀虛影若隱若現,張開的尾羽上,無數血色眼眸噴出無量血光,照得方圓數萬里盡是一片猩紅。

    遠處,幽冥鵬尊嘶聲大吼:“血獄丫頭,別犯傻!”

    無數條極細的血光鋪天蓋地橫掃而去,最終匯聚在風戎的身上。

    血獄尖銳的嘶吼聲響徹云霄:“殺母之仇,不共戴天!”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