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開天錄 > 正文卷 第七百零五章 斬首行動
    神明。

    什么是神明?

    不是親自踏入這個境界,言語很難解釋其中的美妙。

    神而明之,是為神明。

    先要‘神而’!

    然后‘明之’!

    這是一種有先后因果的,前后銜接的過程。先將神魂鍛煉成神胎,讓神胎足夠強大。然后讓神胎反哺肉身,讓肉身晉升為法體。

    最后,神、體相合。

    這種感覺,就好像一柄千錘百煉,用無數珍稀材料鑄成的利劍,突然滋生了自己的靈智。他醒了,活了,有了靈魂,于是乎,一切就不同了。

    頑石化為璞玉,凡體晉升神體。

    巫鐵握緊拳頭,向極遠處,以他的視力也只能勉強看清的一座大山輕輕揮出一拳。

    放在以前,如果這一拳單純使用**力量,那么巫鐵的拳頭會擠壓空氣,化為拳罡,然后拳罡凝成一個或大或小的拳印,破空飛去,轟在那座大山上。

    這一切,肉眼可見,無論巫鐵的拳印飛行速度有多快,肉眼可見。哪怕快成了一縷光線,普通的、凡人的肉眼,也能看到這一縷光線。

    但是第一縷神魂之力和肉身完美融合后,這一拳轟出,事情就大不一樣了。

    巫鐵的拳頭揮出的時候,一縷縷法則力量纏繞在他的拳頭上,然后,這一絲絲法則之力就和天地間無所不在的大道法則遙相呼應,產生了共鳴。

    這一拳,沒有擠壓空氣,沒有激蕩拳罡,沒有凝成拳印,大道法則響應巫鐵的這一拳,直接在那座山峰前,幾乎是緊貼著那座山峰,直接一枚金光燦爛的拳印浮現,然后重重一擊轟在了山峰上。

    這一拳,巫鐵心中起意,用的是五行之中的庚金之力。

    所以,那一拳通體金光燦爛,充斥著鋒利霸道的庚金銳氣,一拳好似一刀,重重的剁在了那座大山上。于是山體被無聲無息的破開了一個透明的窟窿,巫鐵相隔數萬里轟出的一拳,就好像利刀切豆腐,毫無阻礙的穿透了山體,然后一連破開了數百座大山。

    一條筆直的直線上,數百座大山被洞穿一個透明的窟窿。

    巫鐵心中念頭散開,那一枚拳印也隨之散開,直接消融于天地之間,再無半點痕跡殘留。

    這就是神明境的可怕力量。

    尋常胎藏境的攻擊,他們的刀光劍氣、符箓雷法,都需要有一個‘跨越空間’、‘抵達目標’的過程。但是神明境的攻擊,幾乎是發出即至。

    神明境對胎藏境的攻擊,幾乎是必定命中。

    這是碾壓性的優勢,數十、數百個胎藏境,根本不夠一個神明境隨手捏吧的。

    更重要的是,巫鐵用肉拳轟出的這一拳,剛剛那一枚在數萬里外凝成的拳印,直接完美的繼承了巫鐵這一拳上蘊藏的**力量,而且大道法則隨念而生,一股股天地元能加持在拳印上,憑空將拳印威力提升了十倍。

    隨意一擊,就能提升十倍的攻擊力,而胎藏境的修士,他們傾盡全力發出的神通秘術,有多少秘法能夠提升這么強的力量?

    這只是神明境一重天的基礎攻擊。

    隨著境界的不斷提升,神胎和肉身的不斷融合,每一擊得到的天地法則的加持,每一擊蘊藏的天地元能的數量都會飛速提升。百倍、千倍、萬倍的攻擊力加持只是尋常小事,這才是神明境最讓人感到可怕的地方。

    一步跨過神明境,就從凡人化為神。

    而凡人,是不可能反抗神明的……雙方的力量,大家的生命層次,在這一步之后,已經迥然不同了。

    “來,攻擊本王。”巫鐵脫掉了身上的戰袍,袒露上半身。

    四面八方,數千巫家兒郎統轄十余萬天武軍,大家結成了三座氣勢恢宏的軍陣,然后一道道五行屬性的法術攻擊呼嘯著傾瀉在了巫鐵的身上。

    天雷地火,巖漿金刀,寒流沖擊,冰霜覆蓋……

    諸般五行之力輪回轉換,諸般神妙的攻擊不斷落下。

    巫鐵……甚至沒什么感覺!

    不是他的肉身太強大,而是,在他的**表面,有一層淡淡的大道氣息包裹。

    任何一尊神明都是如此,只要是他領悟的,參透的,銘刻在肉身上的大道道紋,只要神胎開始和法體融合,就會自然生成一層絕對的‘大道結界’覆蓋全身。

    這一層大道結界,無論他看上去多么的不合理……

    舉例說明,一名剛剛踏入神明境,修煉火焰大道的神明,他體表的這一層大道結界,如果他受到的是胎藏境修士的攻擊,如果攻擊是火焰屬性的,那么這一層大道結界起碼也能削弱九成的攻擊力。

    而其他屬性的法術攻擊,對火焰有克制作用的水系法術,或許只會被削弱五成,而其他的金、土、木等諸般屬性的法術攻擊,最少、最少,也會被削弱七成以上。

    如果換成同為神明境的攻擊,這種削弱的幅度,按照雙方在胎藏境時打下的大道基礎的厚實程度,會有一定的衰減。可是參悟的同樣屬性的法術攻擊,最少也會被削弱五成以上。

    而巫鐵,他透徹三千大道,參悟八萬四千旁門,這一方天地所有的大道道紋,都融入了他的身軀。

    所以,從理論上……或者……確切的說,這些巫家兒郎統轄的軍陣,凝聚了十幾萬人的力量爆發出的攻擊,只有不到一成的殺傷力實實在在的落在了巫鐵身上。

    而巫鐵肉身如此強橫,就算沒有‘大道結界’護體,這些攻擊也難以攻破他的皮膚。

    此刻有了大道結界加持,這等攻擊就連春風化雨都算不上……

    漫天法術呼嘯襲來,刀芒劍罡長達數千丈,呼嘯閃爍的劈在巫鐵身上。甚至有數十條旗艦級的戰艦主炮充能,‘嘎嘎’有聲的沖著巫鐵噴出了一道道巨大的光柱。

    巫鐵只是站在那里,風輕云淡的,這些攻擊……真的沒能讓他有什么感覺。

    放在踏出這一步之前,十幾萬人組成的軍陣,怎么也能讓巫鐵的身軀感受到酸麻痛漲,甚至能打得他身軀火星四濺、‘咚咚’巨響,內臟也會受到一些沖擊震蕩。

    可是踏出這一步后,什么感覺都沒有了。

    這些攻擊,就好像完全落在了黑洞中,哪怕四周虛空都被打得扭曲搖晃,巫鐵實在是沒有半點兒感覺。

    “不錯。”巫鐵放聲大笑,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氣,十幾萬人組成的軍陣,數十條旗艦級主炮同時爆發出的攻擊,就被巫鐵一口吞了下去。

    ‘咕咚’一聲,一縷淡淡的熱流在腹中稍微回蕩了一下,就什么感覺都沒有了。

    “歐冶子,來!”巫鐵一揮手,巫家兒郎們統轄著大軍向后撤退,巫鐵向站在遠處一座山頭上,正在督促歐氏子弟布置一座殺伐劍陣的歐冶子招了招手。

    歐冶子躍躍欲試的看了巫鐵一眼,然后深吸了一口氣。

    “萬劍誅滅!陣起!”歐冶子得到了巫鐵的示意,他下意識的就將正在布置的這座巨型劍陣催動。

    數十萬條劍光沖天而起,在歐冶子的全力催動下,化為一條浩浩蕩蕩的劍芒長河朝著巫鐵當頭斬殺下來。

    巫鐵抬頭看著這一條輝煌壯麗的劍芒長河,隨意的伸手抓了上去。

    看似勢不可擋的劍芒長河距離巫鐵的身體還有一丈多遠,劍芒飛行的速度驟然下降了七成左右,每一道劍芒上附著的力量瞬間削弱了五成開外。

    踏入神明境后,巫鐵的**強度起碼又翻了一番。

    無數條劍芒重重的擊打在巫鐵身上,這是歐冶子借助劍陣的傾力一擊,結果就是無數劍芒紛紛碎裂,巫鐵身上發出細微的‘叮叮’聲,就好像一把輕飄飄的鐵針,隨手灑在了一個巨大的鋼錠上。

    劍芒粉碎,巫鐵感受到了一絲絲微不足道的沖擊。

    不錯,不錯,歐冶子的攻擊,居然讓巫鐵有了一定的感覺,這可比剛剛十幾萬人的軍陣釋放的攻擊強太多了。

    不愧是神明境的高手的攻擊。

    巫鐵對自己如今的實力,大致有了判斷……嘖,神明境中,怕是難有對手了。實在是,只要是包羅在這一方天地間的大道法則,面對巫鐵至少都會被削弱五成的殺傷力。

    無論是什么大道法則對應的法術攻擊,都會被削弱最少五成殺傷。

    這還怎么打嘛。

    其他的神明境高手,主修一門大道,輔修三五大道,或者七八旁門,這已經是極其了不得的事情。但是無論他們主修哪一門大道,他們都勢必受到其他好些大道法則的克制。

    而巫鐵,渾然圓滿,毫無能夠克制他的大道。

    這就是一個破壞規則的怪物……《元始經》,本來的根本目的,就是制造這樣的‘怪物’!

    “停下吧,本王,大概知道本王的實力了。”巫鐵笑著向歐冶子點了點頭。

    歐冶子,還有一眾大魏投靠巫鐵的老祖一個個臉色扭曲的看著巫鐵。

    萬劍誅滅大陣,這是在大魏也算是極其高明的殺伐陣法,尤其是配合歐冶子和他族人打造的神兵利器級別的寶劍布陣,殺傷力更是恐怖。

    以歐冶子的實力,配合這座大陣,配合數百口歐氏鑄造的神劍,就算是神明境七重天的高手,都會被劍陣硬生生的磨滅絞殺。

    可是巫鐵……

    這萬劍誅滅劍陣,連他的皮都傷不到?

    “怪物……但是,是我們的主君,這真正是最好不過了。”李玄龜站在遠處,很舒坦的吐了一口氣,得意洋洋的向站在身邊的袁麒麟等人吹噓著:“如何,老李我還是靠譜的吧?這位主君性格溫和、為人寬厚,而且實力如此強大……你們跟著老李我投靠了主君,就偷著樂去罷!”

    幾個大魏門閥的首腦齊聲歡笑,一個個笑得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線。

    實實在在的,巫鐵表現出來的恐怖力量,這種碾壓性的力量,可比當年的夏侯皇族給他們的安全感超出太多太多。

    巫鐵這個主君,哪里都好。

    唯一不好的,就是這武國的地盤略微貧瘠了一些,人眼稀少了一些,各種奢華用度,自然沒有當年的大魏那樣方便。偌大的武國疆土上,連手藝高明一點的織娘、酒匠、廚子、樂師都難得找到幾個。

    不過呢,大魏的門閥要說其他的可能欠缺了一些,要說這種經營之道,他們實在是三國無雙。

    給他們一定的時間,他們一定可以將巫鐵的武國打造得花團錦簇。

    能制造無縫天衣的織娘,會有的。

    能釀造絕世佳釀的酒匠,會有的。

    能炮制無上美味的廚子,會有的。

    能引來鸞鳳和鳴的樂師,會有的。

    有了巫鐵這么實力強橫的君主,什么暴風驟雨都不怕了,大家安安穩穩的操持好日子就是。

    劍陣的攻擊停了下來,巫鐵袒露著膀子低頭俯瞰著下方的惡魔巢穴。

    他眉心一條縫隙裂開,法眼噴出熠熠生光,瞬間劃破了惡魔巢穴中的濃郁黑霧,看透了巢穴下方十幾萬里的深度。

    法眼神光所過之處,濃郁的黑霧瞬間消失,黑漆漆的惡魔巢穴頓時變得一片通明。

    梼杌篡和另外兩名身軀魁梧的梼杌氏老人正站在半空中,隔著一層厚達千丈的濃郁黑霧,眺望上方千里高度懸浮著的巫鐵。

    大群大群的毒蜂在梼杌篡三人身邊急速的盤旋飛舞著,風鸞公主被梼杌篡抓在手中,一臉陰冷的指著巫鐵細聲細氣的介紹著他的身份。

    “剛剛踏入神明境的小兒輩……這小子在這里做什么?”梼杌篡皺著眉頭,滿是橫肉的臉上盡是煞氣:“呵呵,到我梼杌氏的家門口耀武揚威?他以為,他是誰?”

    “這是,好機會啊。三位……老祖。”風鸞公主輕輕說道。

    “叫我郎君,給你說過的。”梼杌篡用力抓了一下風鸞公主的腰椎骨,差點沒把她的骨頭直接掐成了碎片。

    “不過,說得沒錯啊,是個好機會。”梼杌篡身邊的一名老人低聲笑著:“大武神國剛剛覆滅,武王剛剛接手這塊地盤,初來乍到,他想要控制整個武國疆土,何其困難?”

    “尤其,他孤家寡人一個,又不是什么大戶人家出身,就連子嗣都沒有一個……”另外一個老人怪笑道:“若是能殺了他……以他如今手下的組成,定然內亂。而且,青丘神國令狐氏,肯定不會坐視……”

    “亂了好,亂了好啊……亂了,我們梼杌氏才有機會嘛。”

    梼杌篡隨手將風鸞公主往下方一丟:“愛妻自己小心著,別摔死了……看為夫……”

    ‘看為夫’三個字剛出口,巫鐵眉心法眼噴出一道神光,宛如大日朗照,‘唰’的一下照了進來。神光所過之處,烈焰升騰,金光閃爍,梼杌篡身邊的大群毒蜂‘啪啪啪’的炸成了一團團青煙。

    梼杌篡三人呆了呆,然后同時大吼‘好機會’。

    三道猩紅色,內部隱隱有一抹黑氣纏繞的遁光沖天飛起,彈指間就劃破了千里虛空,來到了巫鐵面前。

    梼杌篡三祖同時出手,三柄氣息森然的長劍同時劈向了巫鐵的致命要害。

    “武王小兒,納命來!”

    梼杌篡放聲大吼,他的兩個兄弟則是齊聲狂笑:“你可是自己送上門來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