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開天錄 > 正文卷 第五百七十九章 殺蠻神
    蠻神一族。

    力量絕強,肉體強橫,少見神通秘術,基本就靠天生的強悍軀體討飯吃。甚至蠻神一族的蠻神們,他們當中,極少有人愿意動腦子,他們更喜歡一言不合、拔刀就干。

    故此,蠻神一族在諸多神族中,很多時候,是以雇傭兵的形式出現。

    每個神族的大人物身邊,總會有數量不等的蠻神隨行,這些蠻神的數量、實力、天賦能力的強弱,也代表了這些神族大人物們的臉面,代表了他們的地位高低。

    但是從未聽說,有蠻神給下界凡人做保鏢。

    但是公羊慎行身邊沖出來的,的確是兩名身高五米開外,通體重甲,頭盔上有兩支極大的彎曲牛角,氣息兇殘、暴虐、猶如太古魔龍的蠻神。

    抓著公羊慎行腦袋的巫銅向后急退,一柄兩米長的黑色尖頭鐵棒帶著刺耳嘯聲,幾乎是擦著他的腦袋刺了過去。鐵棒上密集的符文閃爍,帶起一抹凌厲的勁風,黑色的罡風擦過巫銅的面頰,他的面皮瞬間紅了一大片,更有絲絲血水滲出。

    巫金、巫銀同時大喝一聲,兩人同時拔出長劍,朝著鐵棒劈了過去。

    斜刺里,另外一頭滿身低沉的呼喝了一聲,一柄單手牛角大斧帶起一片惡風,好似天崩一樣劈砍了下來,一斧頭劈在了巫金、巫銀的長劍上。

    就聽一聲巨響,巫金、巫銀嘴角齊齊滲血,兩人踉蹌著,向后倒退了十幾里,差點無法在虛空立足,直接一頭栽下地面。

    那根尖頭鐵棒繼續刺向巫銅的胸口。

    五米高的蠻神,使用的尖頭鐵棒長只有兩米許,對這蠻神而言,這只是一柄趁手的短棒。但是足足有海碗口粗細的短棒,對巫銅來說,這就是一柄龐然大物,萬萬不敢讓他傷及身體。

    巫銅反手,揮出一柄重劍,重重劈在了蠻神手中的鐵棒上。

    一聲炸響,鐵棒蕩起大片惡風繼續向前猛刺,巫銅手中的重劍裂開了無數條裂痕,隨后被鐵棒一震,直接炸成了無數碎片,帶著刺耳的撕裂聲劃過巫銅的身體,在他身上留下了一條條深深的傷口。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公羊慎行就從巫銅的掌控中脫身,巫金、巫銀、巫銅兄弟三個齊齊受傷被打退。巫金、巫銀內腑受到震傷,內傷還不知道輕重如何,但是巫銅的外傷看上去頗為兇狠。

    一片長劍的碎片擦著巫銅的脖子劃了過去,在他的脖頸上撕開了一條深達氣管的傷口,差點就傷到了他的大動脈。鮮血不斷從傷口中噴出來,巫銅張開嘴,血水就從嘴里噴了出來。

    只是一擊的功夫,三個兄長就在自己面前負傷。

    巫鐵的眼珠瞬間變得通紅一片,他的腦海中,再次浮現了當日巫家石堡被人攻破,自家父兄被人重傷,被人猶如獵物一樣屠戮的慘厲場景。

    “呵,呵呵!”巫鐵體內一聲冰冷無情的冷笑聲傳來,三足雙耳的黑天鼎沖天飛出,鼎身上,一張線條冰冷剛硬的人形面孔浮現,他咧開大嘴,朝著兩尊蠻神發出了低沉的笑聲。

    “黑天鼎,兩位……大人,當心!”公羊慎行不知所措的看著兩尊蠻神,他同樣沒明白,這兩個大家伙是從哪里冒出來的,他更是不知道,這兩個大家伙的身份。

    但是很明顯的,人家是從巫銅的手中救下了自己,毫無疑問,這是自己人。

    所以公羊慎行及時的示警,告訴他們這口大鼎的名字。

    只是,他還沒來得及說出黑天鼎的來歷,以及黑天鼎擁有的強大威能,一縷縷黑氣從黑天鼎中噴出,化為手腕粗細的黑色鎖鏈,‘唰唰’的破空而來,三兩下就纏住了兩尊蠻神,將他們捆得和粽子一般。

    與此同時,黑天鼎的鼎口內,大量黑霧凝成的神兵利器沖天飛起,猶如暴雨一樣朝著公羊慎行帶來的公羊氏私軍落了下去。

    公羊慎行氣急敗壞的吐了一口血,然后嘶聲咒罵:“玉州公,你敢殺我家私軍,你是要和我公羊氏不死不休?你,你,你,我公羊氏定然讓你滿門血脈斷絕……”

    話音未落,巫鐵眉心豎目張開,一道張牙舞爪的龍形狂雷從法眼中沖出,重重的砸在了公羊慎行的胸口上。

    天羅印猛地從公羊慎行手中沖出,下方古兵司的重重防御大陣同時噴出奪目的華光,同樣的光芒在公羊慎行的體表涌出,重重疊疊的將他裹成了一個極大的光繭。

    巫鐵法眼噴出的狂雷正好轟在了光繭上,一聲巨響,十幾重光幕炸開,公羊慎行大聲嘶吼著,步伐踉蹌的被轟得向后退了十幾里地,但是他本體絲毫無傷。

    巫鐵驚訝的挑了挑眉頭,看著天羅印冷笑:“你們公羊氏的后手?古兵司的這些陣法禁制,果然是你們公羊氏加了手段的。嘿嘿,公羊氏號稱以‘忠孝治家’,這個‘孝’字且不說,你們公羊氏的‘忠’字如何解釋?”

    公羊慎行在陣法的保護下連連后退,他厲聲喝道:“我們公羊氏所忠的,是天下的黎民百姓,豈是那些禍國殃民的昏君?玉州公,速速住手,住手啊!”

    漫天黑色的刀槍劍戟落下,每一柄黑霧凝成的神兵威能都堪比超品的仙兵,比普通九煉仙兵還要強出許多。大片大片的公羊氏私軍還沒能組成軍陣,就被漫天黑色流光打成重傷。

    十二萬矯健如龍的巫族兒郎齊聲嘶吼,揮動著兵器大砍大殺,將這些公羊氏的私軍一一斬落長空。

    黑天鼎一出,短短一個呼吸間,公羊氏的私軍幾乎全滅。

    公羊慎行雙眼充血,他扯著嗓子嘶吼:“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雙手握著天羅印,公羊慎行咬牙切齒的,一縷神念直透印璽核心,迅速找到了和古兵司內的陣法禁制一一對應的那些符文禁制。

    古兵司所在的盆地四周,周邊的大小山嶺中,一塊塊巨大的山體冉冉向左右挪開,一座座純金屬鑄成的炮臺從山體內顯露了出來。一根根長達百丈的巨型光炮炮管冉冉伸出,龐大的能量順著地下的能量回路涌入炮臺,炮管上就亮起了奪目的光芒。

    兩尊被黑天鼎所化的黑色鎖鏈捆住的蠻神劇烈的掙扎著,他們的蠻力絕強,拉扯得黑天鼎微微搖晃,巫鐵能感受到自己的法力在急速的消耗。

    黑天鼎這種鎮國神器固然是威能絕強,但是對付的敵人越強,消耗的法力越大。

    換成普通修士,用黑天鼎捆住了兩尊蠻神,他們只要掙扎兩下,就能硬生生的將驅動黑天鼎的修士壓榨得油盡燈枯,直接法力匱竭、神胎崩裂的暴斃當場。

    但是巫鐵自身底蘊雄厚無比,單單他自身的神胎蘊藏的法力,就足夠這兩尊蠻神喝一壺。

    再加上,一百零八顆滄海神珠懸浮在巫鐵神胎旁,‘滴溜溜’的打著轉兒。巫鐵只是一個念頭,一百零八個滄海神珠內孕育的世界之力直接灌入黑天鼎,頓時黑天鼎爆發出了照耀萬里的黑色神芒。

    天地一片漆黑,黑色的神光所過之處,山嶺、大地都變成了詭異的半透明狀。

    黑天鼎內噴出的黑色霧氣所化的鎖鏈幾乎活化,數十條黑色鎖鏈好似生出了血肉,生出了鱗片,變成了數十條栩栩如生的黑色巨蟒,密布著嶙峋利齒的大嘴死死的咬住了兩尊蠻神的身軀。

    ‘嘎吱’聲中,兩尊蠻神痛得嘶聲慘嚎,他們的身體被黑天鼎所化的巨蟒鎖鏈咬得血肉橫飛,黑色的巨蟒蠕動著,一點點神靈精血不斷被黑天鼎吞噬,催生得黑天鼎也在緩慢的進化、強化。

    蠻神一族的族人和其他諸神還不同,其他諸神的身體內,多少有各種法則屬性。

    而蠻神一族的蠻神們,他們體內的精血就是最純粹的血肉力量,對應了最純粹的生命之力。這種純粹的精血力量,對天地間的一切生靈、一切靈兵靈寶,都是最好的補品。

    兩尊蠻神瘋狂的怒吼、掙扎,歇斯底里的謾罵著。

    但是蠻神一族的腦筋簡單,他們就算是罵人,也翻來覆去就是那么單調的兩三句,簡直枯燥無味到了極點。

    巫金、巫銀、巫銅兄弟三個已經喘過氣來,他們從巫族離開的時候,身上攜帶了巫族長老煉制的療傷巫藥。

    地下世界貧瘠,巫族的長老們就算繼承了太古的好些巫藥方子,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巫族已經很多年沒有煉制出什么真正的逆天的巫藥了。

    還是陰陽道人這次送去了堆積如山的修煉資源,巫族的長老們興高采烈的,用了好些珍貴的靈藥靈草小試身手,煉制了好些珍稀非凡的巫藥來。

    巫金他們身上就帶了少量的珍稀巫藥。

    一點藥膏吞入腹中,巫金三人通體氣血膨脹,瞬息間不僅僅傷勢痊愈,而且陷入了一種狂暴狀態,他們的力量、速度、反應等等,同時飆升了五倍以上。

    巫金、巫銀揮動著長劍,巫銅拔出一柄備用的大刀,兄弟三個沖到了巫鐵面前,對著兩尊無力反抗的蠻神就是一通亂劈亂砍。

    兄弟三個得到過巫族長老的神血灌體洗煉,實力飆升得厲害,雖然只是胎藏境的實力,但是在力量飆升五倍以上后,他們的殺傷力,已經隱隱靠近了最弱小的神明境。

    兩尊蠻神的甲胄、頭盔爆發出一縷縷火星,所謂水滴石穿,何況巫金兄弟三個此刻的實力和他們的對比,遠比雨水和石頭之間的差距要小。

    狂劈了數百刀之后,兩尊蠻神的頭盔被劈得粉碎,露出了他們粗獷、橫肉密布的面孔。

    巫金、巫銀、巫銅毫不留情的痛下殺手,兩尊蠻神痛得嘶聲怒吼,他們奮力的掙扎著,臉上不斷有粘稠、熾熱的金色血漿噴出。

    公羊慎行在十幾里外歇斯底里的尖叫:“你們想要干什么?玉州公,我這是最后的警告!”

    巫鐵斜睨了公羊慎行一眼,然后回頭看了看古兵司四周炮臺上,那數以十萬計的大小光炮的炮管上奪目的光芒:“喏,這些光炮,難不成你要用這些東西,對付本公?”

    公羊慎行舉起手,巫鐵也舉起了手。

    公羊慎行大吼了一聲,手中天羅印驟然一亮。

    巫鐵的右手輕輕揮下,數以十萬計的打小炮臺中的所有光炮,同時熄滅,隨后一塊塊厚重的山體‘轟隆隆’的挪動著,重新回歸原位,將所有的炮臺都遮擋了起來。

    公羊慎行目瞪口呆的看著巫鐵。

    巫鐵笑呵呵的看著公羊慎行,下一瞬間,古兵司上空的所有陣法禁制全部失去了光芒。大鐵在古兵司地下陣法禁制的核心部位,直接修改了這里的所有能量回路,于是乎,古兵司的所有陣法禁制,全部失去了能量供應,徹底成了擺設。

    公羊慎行身上,通過天羅印調動的大陣防御之力也消失了。

    他干干凈凈的,猶如一只洗扒干凈的小鵪鶉一樣,虛弱無力的站在巫鐵的面前。

    十二萬巫族兒郎左看看,又看看,發現似乎這里的戰場已經沒他們什么事情了,他們一個個惡劣的笑著,搖晃著膀子,大踏步的走向了公羊慎行。

    市井之中,有那些不學好的無賴子,他們欺壓善良子弟,十幾個無賴子毆打一個善良少年,那已經是頗為慘絕人寰的事情。

    可是現在……十二萬牛高馬大、氣息如龍的巫族精銳兒郎,從四面八方圍向了生得玉樹臨風、體型瘦削的公羊慎行。

    這不是慘絕人寰,世間簡直找不到更加恰當的形容詞了。

    “玉州公,玉州公……你,你……你要為你自己的前途考慮,你要考慮一下,你的族人,你的親人,你的朋友,你的下屬……大晉變天在際,你,你不要一條道走到黑啊!”

    公羊慎行近乎歇斯底里的尖叫著,哆嗦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他是胎藏境的修為,一點兒都不假。

    可是這里的十二萬巫族兒郎,最弱的也是半步胎藏境!

    十二萬,毆一人。

    這等事情,之前沒出現過,未來或許,很漫長的歲月中,也不會有這等無恥且湊巧的事情發生吧?

    巫鐵看著嘶聲尖叫的公羊慎行,很認真的,很嚴肅的,很道貌岸然的沖他拱了拱手:“本公對大晉忠心耿耿,爾等亂臣賊子,人人得而殺之!”

    巫金、巫銀、巫銅還在瘋狂的攻擊兩尊蠻神。

    兩尊蠻神被砍得渾身是血,皮肉都被劃拉掉了數十斤。可是他們的生命力強悍異常,血氣一沖,皮肉就重新長出來,傷勢在快速的愈合。

    巫鐵搖搖頭,冷然道:“速戰速決,不要鬧得太麻煩了……嗯……常規戰法吧!”

    巫鐵朝著十二萬巫族兒郎拱了拱手:“諸位忠心為國的好漢,難得諸位有一片忠心,不遠億萬里投靠本公,為我大晉作戰……此次,還請諸位好漢助本公一臂之力,全力幫助本公催動黑天鼎,誅殺這兩尊……妖人!”

    十二萬巫族兒郎齊聲大笑,一道道狂暴的血氣沖天而起,然后迅速注入黑天鼎。

    古兵司四周地動山搖,恐怖的氣息驚得方圓百萬里內的生靈人人色變。

    巫鐵點了點頭,朝著古兵司一招手。

    陰陽道人頭頂一抹黑白靈光閃過,一條人影一閃而逝。

    一聲大吼,兩尊蠻神的人頭高高飛起,精純澎湃的神血猶如噴泉一樣噴出,被貪婪的黑天鼎一滴不剩的,一口全部吞了下去。

    巫鐵寵溺的看著黑天鼎,微笑道:“都是你的,都是你的,連同身軀,一并煉化了吧……一根毛,都不要浪費!”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