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開天錄 > 正文卷 第四百七十四章 滅晉軍的前鋒
    數百條長只有三五丈,形如飛魚,通體銀光閃爍,飛行速度快得驚人的小型飛舟在空中急速穿梭,真個猶如一群飛魚在海面上嬉戲一般。

    每條小小飛舟上,都站著七八個趙貅帶來的私軍精銳,他們手持強弓硬弩,繃緊了面皮,一個個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前方的動靜。

    在這些小型飛舟的前方,九條四靈戰艦一字兒排開,鐵蚩站在正中一條四靈戰艦的船頭,目光兇狠的盯著這些往來穿梭,在他看來分明是故意挑釁的小船。

    鐵蚩不時的握緊拳頭,渾身發出‘咔吧咔吧’的骨節聲響。

    如果不是白鷴嚴令禁止,鐵蚩已經下令四靈戰艦發動攻擊。

    曾幾何時,區區將門趙氏,居然敢于如此挑釁東宮的威嚴?

    六千年前,在故太子的東宮幕僚中,也有出身趙氏的族人。

    在那時候,趙氏的長老也好,家主也好,滿門上下,誰不對東宮恭恭敬敬的?

    滄海桑田,星斗轉移,六千年過去了,鐵蚩依舊是當年的東宮武相,而區區一趙氏的年輕晚輩,居然敢放縱一群小嘍啰放肆挑釁。

    “放在當年,老子已經帶人去砸了你趙氏的祖祠。”鐵蚩雙拳重重的對碰,突然大吼了一嗓子:“去,和這群小嘍啰玩玩!”

    一條四靈戰艦突然加速,一條青龍虛影在戰艦上空浮現,大片狂風裹住了戰艦,龐大的艦體化為一道清風筆直撞向了那些小小的飛魚舟。

    就好像一條巨鯨沖向了一群沙丁魚,數百條飛魚舟同時四散奔逃,但是體型龐大,長達三千六百丈的四靈戰艦速度居然比這些長不過三五丈的飛魚舟還要快了許多,十幾條飛魚舟來不及逃遠,被四靈戰艦撞了個正著。

    十幾條飛魚舟當場支離破碎,炸成了一團團火光。

    數十名趙家私軍身不由己的撞在了四靈戰艦厚重的裝甲板上,他們就好像磨盤下的雞蛋一樣被碾壓而過,一個個骨斷筋裂,渾身噴血的從空中墜落。

    幾條長有千丈左右的狹長飛魚戰艦從遠處云層中降落,趙貅站在正中一條旗艦船頭,忍氣吞聲的朝著遠方鐵蚩大聲呼喝:“鐵蚩大人,你我畢竟同屬大晉……”

    趙貅想要對鐵蚩說一番大道理,比如說面臨強敵,大家同屬大晉一脈,應該同心攜手共對強敵云云。

    鐵蚩則是‘哈哈’笑著,很粗魯的橫過手掌,用力的在自己的脖頸上橫割了一記,比劃了一個割喉禮:“小子,少廢話,你敢靠近半步,老子捏碎你的卵-蛋,讓你進宮去伺候你們的主子!”

    趙貅心中惱怒,卻面無表情的,靜靜的站在船頭,遠遠眺望著被百多條瀑布環繞的那座圓峰。

    趙貅已經和龍浪接上了頭,知道了這座圓峰,就是當年故太子的陵寢。

    當年司馬圣不知道從大晉神國帶走了多少寶物,天知道他的陵寢中埋藏了多少珍稀之物。趙貅看著那座圓峰,也只覺得怦然心動。

    若是實力足夠,他真想揮軍而上,強奪了這座圓峰,占了故太子的陵寢。

    潑天價的功勞就在眼前,若是能搶占故太子的陵寢……當今大晉神皇會給趙貅多少賞賜?

    想到各種可能,趙貅不由得渾身微微顫抖。

    可是看著那九條四靈戰艦,趙貅強行打消了心頭的沖動。

    單單這九條四靈戰艦,不要說趙貅帶來的數十條趙氏飛魚艦,就說巫鐵麾下的數千條質量參差不齊的戰艦全加上,估計都不是對手。

    “老賊!”趙貅在心里狠狠的罵了一句。

    圓峰旁設了一座祭壇,白鷴、朱鹮帶著蘇禾和一眾東宮所屬,正在祭壇上燒香焚紙,獻上三牲祭品,向圓峰中的故太子陵寢叩拜請罪。

    這里,即將成為大晉和大武正面碰撞的戰場。

    和已經形成了固定攻防姿態的三國戰場不同,這是一片蠻荒的、新開辟的戰場,誰也無法預估這場戰爭的規模有多大,誰也無法預估雙方會投入多少兵器,動用多少殺手锏。

    總之,方圓數萬里的山嶺都可能被打成平地。

    故太子的陵寢放在這里,就好像將一塊大肥肉放在兩條猛虎面前,不將陵寢遷走,估計大晉和大武都會搶先對陵寢下手。

    趙貅看得眼睛噴火,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圓峰附近,百多條巨龍一般的瀑布突然劇烈的震蕩起來,從數百里高處墜落的瀑布猶如一條條發狂的白龍,猛地倒卷而起,呼嘯著直沖高空。

    方圓數萬里的虛空搖動,天地元能劇烈的波動震蕩,高空中一個碩大的元能漩渦緩緩出現,一圈圈七彩霞光裹著薄薄的云團在漩渦中噴出,迅速拉出了一條條螺旋狀的煙圈。

    圓峰四周噴出了奪目的靈光,幾乎凝成實質的靈霧‘呼呼’的噴了出來。

    圓峰上無數年份極老、體積極大的珍稀神藥同時干癟,萎縮,化為絲絲粉塵飄散。

    龐大的藥力被圓峰徹底吸收,圓峰上那座古色斑斕的牌坊放出沖天霞光,就聽‘轟隆’一聲巨響,方圓數萬里內,一座座形如屏風、高有數百里的山峰不知道坍塌了多少。

    圓峰,整座圓峰和地脈的聯系被一股可怕的力量截斷,偌大的圓峰在靈光環繞中冉冉飛起。

    白鷴、朱鹮同時念誦咒語,雙手結印,不斷將一道道印訣打入圓峰。巨大的圓峰通體放出奪目的光芒,然后開始緩慢的縮小。

    趙貅握緊了拳頭。

    白鷴、朱鹮這是要徹底搬走整個陵寢。

    為了不打擾陵寢中的故太子,她們選擇了動用逆天手段,將整個陵寢所在的山頭都打包帶走!

    趙貅的身體微微向前傾斜,他死死咬著牙,強忍著下令沖上去搶奪故太子陵寢的沖動。

    鐵蚩指揮著九條四靈戰艦向前緩緩逼來,鐵蚩身上多了一套周天星辰戰甲,他厲聲喝道:“趙氏小兒,滾一邊去,再敢在這里探頭探腦的,可不要怪老子不顧和你親奶奶當年的交情,當場做了你!”

    趙貅氣得眼角直跳,差點沒跳腳破口大罵。

    什么叫做‘和你親奶奶當年的交情’?六千年前,趙貅的親奶奶還沒出生呢……鐵蚩這般辱罵,簡直就是老混蛋一個,不積口德的老混賬!

    “鐵蚩,你,你,你休要胡說八道!”趙貅怒極咆哮。

    “老子就胡說八道了,你能奈我何?”鐵蚩手一揮,九條四靈戰艦迅速按照九宮陣型站定了方位,戰艦兩側一對對巨大的火焰翅膀憑空凝成,虛空中溫度直線上升。

    “滾,或者和老子戰上一場!”鐵蚩一邊威嚇趙貅,同時迅速向遠處望了一眼。

    更遠一點的地方,一條孤零零的飛舟懸浮在空中,巫鐵、裴鳳肩并肩的站在船頭,遠遠的眺望著圓峰的方向。

    和趙貅不同,巫鐵只帶來了一條民用的運輸艦船,體長不過二十幾丈,根本沒什么戰斗力,也談不上什么威脅。而且船上除了幾個負責操作的水手,也就只有巫鐵、裴鳳兩人。

    鐵蚩也就沒把巫鐵當一回事,他的注意力,大半放在了趙貅身上。

    趙貅用力握了握拳頭,看著越來越近的四靈戰艦,他回頭向自己所在的旗艦的船樓望了過去。

    船樓的艙門開啟,幾個老人從中走了出來。

    八個老人,其中六人身穿重甲,手持長戟長戈等沉重的長兵器,另外兩人則是面容俊雅,身穿長袍,頭戴高冠,周身隱隱被一層淡淡的靈光環繞。

    八個老人緩步到了趙貅身邊,一名身披重甲,面赤如火的老人將長戟杵在身邊,上前一步,朝鐵蚩拱了拱手:“鐵蚩大人,六千年不見,您老,依舊是姜桂之性,老而彌辣……奈何,當今的大晉,已經不是當年的大晉,當年的東宮……嘿!”

    鐵蚩瞪大眼睛,看著紅面老人,冷聲道:“我說是誰,趙鐵骨啊……嘖,嘖,當年,你是老子的副手,怎么著,看你養得油光水滑的模樣,當年你沒被當做東宮黨羽清洗掉?”

    紅面老人趙鐵骨淡然一笑:“老夫對當今忠心耿耿!”

    鐵蚩一邊驅動四靈戰艦緩緩逼近,一邊重重的吐了一口吐沫:“啊呸,你對當今皇位上的那位忠心耿耿?嘿嘿,你忘了,當年你還是東宮所屬的時候,曾經校場較量,打斷過他手下狗腿子的腿?”

    搖著頭,鐵蚩冷聲道:“你們趙家,花了多少本錢,才讓你活下來的?”

    趙鐵骨笑著搖了搖頭:“此事,不可對人言,呵呵。倒是鐵大人您,回頭是岸啊!”

    不等鐵蚩開口,趙鐵骨大聲道:“當今神皇有旨,若是鐵大人您能迷途知返,陛下不吝王爵之封……鐵大人,您不為自己的前途著想,也要想想您的子嗣后人吧?”

    鐵蚩緩緩舉起了右手,然后握緊拳頭,用力向前一揮:“撞上去,撞死他們!”

    九條四靈戰艦同時加速,帶起一道狂飆呼嘯著向趙貅等人所在的戰艦撞了上來。

    趙氏私軍定制的飛魚戰艦,本身就是以速度見長。

    但是面對四靈戰艦,線條修長流暢,速度飛快的飛魚戰艦,就變得和蝸牛一樣慢吞吞的。四靈戰艦當頭撞了上來,趙貅等人所在的旗艦伴隨著巨響被撞得稀爛。

    趙鐵骨怒斥咆哮,雙手揮動長戟,狠狠朝著鐵蚩所在的四靈戰艦全力劈砍了下去。

    長戟變成了千丈長短,帶著一條巨大的弧形寒光重重落下。

    一聲巨響,長戟斷成了十幾節,四靈戰艦碩大的龍頭狠狠的撞在趙鐵骨身上,隔著老遠的距離,巫鐵都聽到了趙鐵骨身上的骨折巨響。

    趙鐵骨大口大口的吐著血,他身體一晃,右腳重重跺在了四靈戰艦龍頭上,正要借力飛奔逃跑,鐵蚩大喝一聲,猛地拔出一柄長刀,一步沖到了趙鐵骨面前,揮刀朝著他的脖頸就重重的剁了下來。

    趙鐵骨嚇得魂飛天外,他大吼一聲,一根金色繩索從另外一個趙氏長老手中飛出,飛快的纏在了趙鐵骨的腰間,拉扯著他向后急退。

    鐵蚩手中長刀斜斜劃過趙鐵骨胸口,在他身上留下了一條直透內腑的慘烈傷口。

    趙鐵骨大吼一聲,鮮血飛濺中,他蠻勇異常的,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了一顆拳頭大小的流星錘,抖手打向了鐵蚩。

    流星錘一出手就噴出大片電光烈火,伴隨著沉悶的雷霆聲,化為一道流光急速打下。

    鐵蚩怪叫一聲,他身體微微一偏,流星錘重重的打在他的肩膀上。

    周天星辰甲的護肩爆出一團強光。

    流星錘炸得粉碎,鐵蚩晃了晃肩膀,‘嘿嘿’笑了起來:“趙鐵骨,你就這點手段?所以當年,你只能是老夫的副手。”

    趙鐵骨被金色繩索拖拽著向后急退,他死死的盯著鐵蚩,任憑鮮血流的滿身都是。

    巫鐵看著鐵蚩和趙鐵骨的亡命廝殺,突然他聽到了遠處行宮方向傳來的戰鼓轟鳴。

    火光沖天而起,大片山林在短時間內燃燒起來,行宮外方圓數萬里的竹林在頃刻間就被滔天烈焰覆蓋。高空中,一顆顆直徑數十丈的火焰流星飛墜,重重的落在地上,爆發出恐怖的轟鳴。

    一團團火光炸開,無數稍有修為的熊貓在竹林中狼狽的穿梭,護著幼崽向行宮內逃跑。

    戰鼓聲響得驚天動地,山嶺都在顫抖。

    大片黑壓壓的烏云一般的戰艦猶如海嘯翻滾來襲,無數法修站在船頭,聯手施展流星天墜之術,漫天火流星猶如暴雨一樣落下,歇斯底里的摧毀著行宮外的一切。

    萬龍宮在虛空中露出了一角,無數條青銅神鏈在虛空中翻滾穿梭,想要鎮壓漫天落下的火流星。

    一尊通體漆黑,三足兩耳,表面沒有任何花紋裝飾的大鼎從虛空中沖了出來,重重的撞在了萬龍宮上。就聽一聲巨響,一圈圈火焰氣爆朝著四周擴散開來,一層層大地被掀開,無數山林徹底粉碎,方圓千里的大地凹陷下去,化為一個巨大的圓形大坑。

    一名通體黑色戰甲,長須垂到小腹附近的中年男子站在虛空中,右手虛托那口高有數里的黑色大鼎,臉上帶著掩飾不住的狂喜笑容。

    “太子所言不虛,果然是沒有認主的萬龍宮!”

    “哈哈哈,如此厚禮,本王就厚顏領受了!”

    大武神國滅晉軍的先鋒,到了。

    讓人駭然的是,軍中居然有一尊掌握了和萬龍宮同一品階鎮國神器的大武親王!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