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開天錄 > 正文卷 第二百四十五章 禁制
?    木肜一甩袖子,轉身離開了包房。

    很快,她就用清冷的聲音喝令十二天宮的執事,她要第一時間提走灰夫子和她拍下來的所有戰士。

    巫鐵和金滿倉跟著出了包房。

    唯有風樺呆愣愣的站在包房里,瞪大眼直勾勾的盯著風鳴。

    兩個包房之間相隔不到三米,風鳴密布血絲的眼珠子同樣死死的盯著風樺。

    他做夢都沒想到,風樺敢違逆他。尤其是剛剛風樺還一臉恭順謙卑的奉承自己,誰知道這小子,居然會突然膽大包天作出這樣的事情來。

    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資助木肜,和自家兄長競爭!

    風鳴只覺臉皮火辣辣的,每個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好像一耳光抽在他臉上。

    “風樺,很好,很好……不對,你哪里來的這么多金幣?”風鳴突然醒悟。

    風樺在鳳凰一族,只是旁系,雖然他這一脈有一位老祖是鳳凰一族的長老,風樺也是他最受寵的孫輩,可是風樺手中的資源供他花天酒地,自然是夠的。

    但是要說風樺能一下子拿出千多萬金幣。

    不可能。

    風鳴也要和龍驤聯手,才勉強和木肜競爭到最后,最終硬生生被木肜用龐大的財力徹底壓制。

    這筆錢,他們都拿不出來,何況是風樺?

    “關你什么事?”風樺‘咯咯’笑著,傲然昂著頭,微微的搖擺了一下下巴:“總之,我風樺,不是甘心久居他人之下的。以后,你們都給我,小心些。”

    又是‘咯咯’一笑,風樺朝著會場內所有賓客做了一揖,朗聲道:“諸位兄弟姐妹,我風樺,是極仰慕木肜小姐的……所以,以后有什么得罪冒犯之處,呵呵!”

    挑了挑下巴,風樺背著手,就這么昂首挺胸的走出了包房,然后所有人都聽到了他一疊聲的叫喚:“木肜小姐,木肜……大姐,您沒帶人出來?這可不行,您身邊可不能沒人使喚……”

    風鳴的臉色變得極其的……復雜。

    龍驤冷然看著他,輕聲道:“這風樺,有種。嘖,不過,連自家旁系小弟都約束不住,風鳴,我恥于和你為伍……你有什么資格,和我競爭?”

    搖搖頭,龍驤轉過身,一臉討好的看著玄蛛。

    玄蛛瞇著眼睛,淺淺的笑著,看著木肜原本所在的包房:“這位木肜小姐,也挺有意思的,能夠懾服風樺公子,可見也是個有手段的。”

    “哎,不管她愿意不愿意,這樣的女子,我是一定要和她結交的。”玄蛛笑得格外燦爛:“尤其是,她年紀似乎不大,居然已經到了命池境的大關口上……這樣的天賦資質……”

    “我自然要,好好的和她認識認識。”

    玄蛛‘噗嗤’一笑,轉身向包房的出口走去:“好了哦,兩位公子,不要這么惱火……那灰夫子,是我拿來拍賣的,所有的金幣,都到了我的手里,嘻,多好的事情呢。”

    “那么一頭老廢物,賣了這么多金幣,嘻,堆在一起,怕不是和一座山一樣?”

    玄蛛笑得很燦爛。

    風鳴和龍驤的眼珠頓時變得通紅通紅。

    兩千多萬金幣,那灰夫子居然是玄蛛拿來拍賣的?

    對了,可不是么?灰夫子是華光的人,華光是優曇一族的人,而華焉和華光向來不對付,能夠將華光的人弄到拍賣場拍賣的,除了華焉還能有誰?

    而玄蛛,赫然是華光的……‘干女兒’。

    如此美艷,還如此有錢。兩千多萬金幣,對風鳴和龍驤而言,也絕對是一個絕大的數字,足夠他們武裝一支戰力驚人的私軍了。

    一支實力強橫的私軍,對于他們穩定在族內的地位,對于增強他們在族內的話語權,那都是極有好處的事情。

    若是能‘人財兼收’,這是多好的事情啊?

    風鳴、龍驤就好像被鬼迷了心一樣,屁顛屁顛的跟在了玄蛛身后,活生生兩條狗腿子的模樣。

    會場內,突然傳來了幾個大家族紈绔子的罵聲:“兩條小狗……可惜了這塊嫩肉。哎,金光閃閃的嫩肉……嘖!”

    離開包房,順著走道繞過巨大的拍賣殿堂,在大殿后面的一個天井里,巫鐵見到了灰夫子。

    十幾個氣息強橫的修士站在一旁,幾個看上去一臉精明的老人笑著迎向了木肜。這幾個老人,正是十二天宮的幾個負責的掌柜。

    饒是他們在十二天宮做了一輩子,伺候過大孔雀王朝最揮霍無度的那些王族,也伺候過十二執政家族那些最浮華墮落的紈绔,他們今天依舊被震驚了。

    那些精銳戰士也就罷了,他們不值幾個錢。

    灰夫子能夠拍出兩千多萬金幣,這根本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一條認識幾個字,讀過幾本書的普通灰狼人而已,一萬金幣,已經是溢價太多太多了。

    “木肜小姐。”幾個掌柜殷勤的圍住了木肜。

    木肜也不廢話,她將巫鐵的那個手環一揮,頓時大片金光噴灑而出,大大小小的金塊、金錠、金條飛了出來,‘叮叮當當’的在地上堆成了一座小山。

    幾個掌柜眉心靈光閃爍,他們的靈魂波動籠罩了這一座小小的金山。

    他們急速的鑒定這些金塊、金錠、金條的純度,從它們的體積計算它們的重量,然后除以單枚三連城金幣的重量。

    金光四射,黃金如流水一樣飛了小半刻鐘的功夫,幾個掌柜同時笑了:“夠了,恰好,一枚不多,一枚不少。”

    木肜收起了手環,緩緩的點了點頭。

    她指向了了灰夫子:“灰夫子,跟我走吧……其他的奴隸,送去我的宅子,我的人,會和你們交接。”

    灰夫子嘆了一口氣,眨巴了一下眼睛,背著手,走到了木肜身邊。

    巫鐵看著灰夫子,咧嘴一笑。

    灰夫子依舊是那般從容,一舉一動不緊不慢的,透著一股子鎮定大氣的風范。

    木肜左手一揮,一道綠光灑在了灰夫子的身上。

    就聽‘吱吱’聲響,灰夫子頭頂有一縷黑氣冒了出來,黑氣凝成了一只面盆大小的黑寡婦蜘蛛虛影,幾條長長的蜘蛛腿正深深的扎在灰夫子的心口上。

    木肜冷然看著幾個掌柜:“破開禁制……他現在,已經是我的人了。”

    幾個十二天宮的掌柜愕然看著灰夫子,一個白發老人沉聲道:“木肜小姐,這不是我們設下的禁制,這灰夫子沒什么戰力,我們十二天宮根本沒必要對他下禁制。”

    “這禁制,應是……送他來的人,預先設下的。”白發老人恭謹的向木肜行了一禮。

    木肜嘴角扯了扯,冷冽一笑:“我是否可以認為,你們在坑我的金幣?你們是,活得太久了,一個個活得不耐煩了?如果是,我可以讓你們滿門老小,一起去伺候大孔雀王族。”

    幾個老人額頭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來。

    另外一老人沉聲道:“木肜小姐,這絕對不是我們要坑您……灰夫子,是華焉家主的侍衛首領送來的。這事情……”

    玄蛛帶著風鳴、龍驤笑吟吟的走了過來。

    她纖長的腰身猶如水蛇一樣輕輕的晃動著,隔著還有十幾米遠,她的笑聲已經傳了過來:“哎,木肜小姐,是為了灰夫子身上的禁制么?嘻,他關系重大,所以,我給他下了個禁制,為的是害怕他被人搶走……”

    巫鐵閉上眼睛,過了好一會兒這才睜開。

    一如巫鐵擔心的,灰夫子身上果然被玄蛛搗了鬼。

    這才是巫鐵找上木肜,讓木肜出賣買走灰夫子的主要原因。

    這里是三連城,這里是十二執政家族的地盤,如果是巫鐵自己出面競拍灰夫子,巫鐵并沒有多大的把握帶著灰夫子平安離開。

    唯有讓木肜出手,讓十二執政家族內的權勢人物出手,用十二執政家族的潛規則,保證灰夫子的安全。

    如此,巫鐵不惜付出巨大的金錢代價。

    如此,巫鐵不惜將大蛇燚交還給木肜。

    只不過,玄蛛的囂張和肆無忌憚,還是大大的超出了巫鐵的預料。這女人,完全是毫無顧忌了。

    玄蛛帶著一陣香風快步走了過來,笑吟吟的站在木肜面前。

    風鳴、龍驤一左一右的緊貼著她站定,猶如兩條哈巴狗一樣乖巧。

    后面,數十米外,幾個同樣是十二執政家族出身的紈绔子帶著大群護衛,也在游廊出口探頭探腦的朝這邊張望著。很顯然,這些紈绔子不舍得讓兩條狗子獨吞金光閃閃的嫩肉。

    他們也想在這塊小嫩肉上狠狠咬一口。

    反正這種爭風吃醋的戲碼,在三連城哪天不發生個三五十起的?大家早就習慣了。

    “解開禁制。”木肜面無表情的看著玄蛛:“他,現在是我的人了。”

    玄蛛笑吟吟的看著木肜,眼眸中閃爍著奇異的幽光:“解開禁制可以,但是,木肜小姐能否回答我之前的一點點小小的疑問,您是為了什么,想要買走他呢?”

    玄蛛笑道:“說真的,他不值這個價。”

    木肜深吸了一口氣,她緩緩的說道:“解開禁制,不要讓我說第三次。”

    玄蛛瞇了瞇眼睛,她看向了站在一旁的風樺,眸子里兩點粉色幽光驟然熾亮,她死死的盯著風樺的眼眸,冷聲道:“風樺公子,你為什么要給她那么大一筆錢?你的錢,從何而來?你哪里來的膽量,違逆風鳴公子呢?”

    巫鐵反手摸了摸背在身后的長劍。

    金滿倉嘆了一口氣。

    風樺被金滿倉用控魂秘術操控著,玄蛛眸子里的兩點粉色幽光,顯然是更加高深、更加霸道、更加邪異的控魂之術。

    金滿倉隱隱察覺到一波波恐怖的靈魂沖擊猶如海嘯,正朝著風樺的靈魂沖刷而來。

    一旦風樺的控魂秘術被破開,他只要吼出一嗓子‘我不認識這兩個人’,那么金滿倉和巫鐵就有天大的麻煩。

    要知道,如今三連城的緊張氣氛,可都是他們兩個折騰出來的。

    那些失蹤的大家族子弟,還都在金滿倉的秘密巢穴中關押著呢。

    金滿倉輕咳了一聲。

    風樺的眼珠突然變得通紅一片,他歇斯底里的尖叫起來:“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你什么都比我強?你以為,你憑什么什么都比我好?從小到大,你憑什么,那些好東西都是你的?”

    一邊嘶吼著,風樺一邊猶如瘋狗一樣向風鳴撲了上去。

    風鳴也被玄蛛的秘術暗控,他的反應比往常慢了一大截。但是風鳴身后的鳳凰衛反應速度極快,一尊鳳凰衛突兀的出現在風鳴面前,當面一掌拍在了風樺的胸膛上。

    ‘轟’!

    好似一根干燥的柴禾棒,又被人涂抹上了火油,然后一點火星沾了上去。

    風樺的身體瞬間自內而外的燃燒起來,赤紅色的、異常霸道的火焰向四周噴涌,他腳下的地面都被燒化了一大塊,變成了人形火炬的風樺站在原地呆呆的站了三個呼吸的時間,然后變成了一縷飛灰飄散。

    風鳴激靈靈打了個冷戰。

    他朝著那鳳凰衛怒吼道:“你殺了他?”

    那鳳凰衛呆呆的看著自己的右手沒吭聲。

    他沒有用力,他只是想要逼退風樺,他并沒有施展什么大威力的神通秘術。

    可是風樺……

    就這么當眾被燒成了灰燼。

    金滿倉一臉驚恐的看著風鳴,看著風鳴身前的鳳凰衛。

    巫鐵嘶聲尖叫起來:“風樺少爺,你死得好慘……同是鳳凰一族的族人,同室操戈,何必苦苦相逼如此?”

    風鳴頓時凌亂。

    玄蛛也有極短的一小會兒功夫,很有點不知所措。

    木肜已經冷冰冰的在一旁開口了:“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解開灰夫子身上的禁制。”

    風鳴歇斯底里的尖叫起來:“閉嘴,木肜,不就是一頭老狗?多打點事情?風樺他,他,他是不是被你蠱惑,他,他,他怎么會……”

    巫鐵在一旁突然跳了起來,他指著玄蛛厲聲喝道:“妖女,是你用妖法坑了我家風樺公子!”

    玄蛛陰沉著臉沒吭聲。

    木肜則是上前了一步,冷冷的瞇著眼看著玄蛛:“第三次了。”

    玄蛛笑容全無,她同樣冰冷的看著木肜,冷聲道:“告訴我,是誰讓你來買走這條老狗的?是誰?不要逼我對你出手……你這種自以為是的凡人……你……”

    木肜的右臂突然動了一下。

    ‘嘭’的一聲巨響,玄蛛打著旋兒飛了起來,大口大口吐著血向后飛出了老遠……老遠。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