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開天錄 > 正文卷 第二百四十四章 全力競爭
?    巫鐵看著灰夫子。

    依舊是那矮小瘦弱的模樣,但是眼睛里的神光,比之前更加的深邃,更加的靈動。

    智慧,才是最強大的力量。

    巫鐵一直記得他說過的話。

    滿場的紈绔子們大聲嘩然,有笑的,有罵的,有鼓掌的,有跺腳的。

    但是,沒有一個是對灰夫子有興趣的。

    一頭讀了幾本書的,矮小瘦弱、蒼老無力,而且沒什么修為的灰狼人?這種老貨,塞灶坑里都沒辦法點火的東西,誰會花錢買他?

    巫鐵游目四顧,將這些紈绔子的嘴臉一一記在了心里。

    這些家伙,猶如墳中枯骨,其實是不值得記恨他們的。

    巫鐵心頭有火,邪火是沖著十二天宮,沖著玄蛛,沖著玄蛛的那位干爹華焉去的。

    灰夫子的起拍價,就是一個金幣?

    毫無疑問,這是有人故意折辱灰夫子,故意挑動可能來競拍灰夫子的那些人火氣。

    滿場的混亂中,木肜高高的舉起了右手:“一群蠢貨,你們完全不懂一個智者的價值……華光懂,所以他離開了三連城;我也懂,所以,我要買他回去。”

    “灰夫子,我早就聽聞你的名氣,你對華光說的一些話,也傳到了我的耳朵里。我對你仰慕已久,奈何華光把你看得很緊,一直沒機會得手。”

    “這一次,你是我的了。誰也,別想,搶走。”

    木肜站起身來,一個字一個字,很認真、很嚴肅的看著灰夫子緩緩說道。

    滿場的紈绔子們一個個呆呆的回過頭來看著木肜,他們無法理解,這頭蒼老瘦弱的老狼人,他真的有這么高的價值?

    那個離經叛道,因為潔癖已經在三連城出名的怪物華光如此看重他。

    就連三連城最大的刺兒頭木肜,居然也如此看重他?

    是不是,自己也要出點錢,把這老家伙買回去?

    反正,起拍價只是一個金幣嘛。

    一個年紀輕輕,兩眼已經有了黑色的大眼袋,看上去極其萎靡的青年猶猶豫豫的舉起了手:“才一個金幣……掉在地上都懶得撿的事情……我出,一個金幣?”

    木肜目光森森看了過去,不緊不慢的說道:“十個金幣。”

    會場內沉默了一陣子,一個角落里,一個看上去三十開外的男子舉起了右手:“我不知道這老家伙有什么用,但是華光大人的眼光,我是相信的。一千金幣,或許這老家伙能給我帶來驚喜?”

    木肜又朝著那男子看了過去,她緩緩點頭:“很好,算是一個有點腦漿的,不過,灰夫子是我看中的人,一萬金幣。”

    起拍價只是一個金幣,不多一會兒就被木肜抬價到了一萬金幣。

    而之前拍賣的那些俊男美女且不說,那些精銳戰士才值幾個錢?

    三連城的這些紈绔公子哥們,他們其實是沒多大能為的,他們也沒有多高的眼光,能夠明白灰夫子的真正價值、真正意義。

    但是一如前面所說。

    這些紈绔公子哥們,他們心中有大-欲。

    他們近乎本能的想要侵占、想要霸占一切美好的、有價值的東西。他們就好像一頭頭本能萌發的野獸,他們近乎本能的圈占地盤,搶奪更多的資源、更多的財富。

    一片落在地上的樹葉,他們看都不會看一眼。

    但是如果有身份和他們相當,甚至身份比他們更高的人,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撿起那片樹葉。

    毫無疑問,他們也會撲上去和別人競爭,和別人爭搶。萬一,這是好東西呢?自己不搶的話,豈不是吃虧上當了么?

    反正,只是些許金幣而已。

    他們為了一些美女俊男都能付出百萬計的金幣,對三連城的這些大家族嫡系而言,金幣其實是最可有可無的東西。

    于是陸續有人舉手,一萬一千金幣,一萬三千金幣,一萬八千金幣,兩萬三千金幣……

    三萬……五萬……十萬……

    木肜不斷舉手,不斷報出一個又一個新的價碼,將競爭者的報價壓了下去。

    她越是這般做,越是有人加入不斷的報價中來。

    換成以前,換成大蛇燚和那兩萬精銳菩提一族全軍覆沒之前,木肜若是在拍賣場上想要買什么東西,極少有人敢和她競爭,最多最多有三五個身份地位、實力手段差不多的競爭者敢這么做。

    但是自從菩提一族的兩萬遠征軍全軍覆沒之后,木肜的身份地位遠不如當初。

    甚至有幾個菩提一族的附庸家族的子弟,也開始舉手不斷的報價。

    所有人都相信,木肜的眼光是不會錯的。

    就算木肜看錯了人,還有一個華光在那里墊底呢?

    華光雖然顯得和整個三連城都格格不入,但是所有人都不會質疑華光的能為。

    二十萬……三十萬……五十萬……

    木肜一次次的舉手,但是越來越多的競爭者不斷的加入,而且新加入的這些競爭者,已經變成了十二執政家族的真正核心嫡系。

    他們一會兒看看灰夫子,一會兒看看面沉如水的木肜。

    所有人都感覺到,灰夫子身上一定有著某些極大的牽扯,否則一頭狼人……無論如何,五十萬金幣的報價,對于一頭狼人而言,實在是太過分了。

    尤其是,這還是一頭沒什么修為,弱小得可憐的狼人。

    六十萬……八十萬……一百萬……

    當木肜面不改色的報出一百萬金幣的新價時,玄蛛的笑聲突然傳遍了整個會場:“唷,木肜小姐,您這么努力的想要買下這頭灰狼人,你是真的對他的智慧感興趣,還是因為別的什么原因?”

    玄蛛目光流轉,向木肜拋了個媚眼:“總不至于,是您看上了……他?”

    木肜轉過頭,冷眼看著玄蛛,冷冷清清的吐出了兩個人:“賤人!”

    滿場死寂。

    所有人都帶著怪異的笑容看著木肜和玄蛛。

    木肜能當眾罵出這樣的話,實在是一點都不奇怪的。

    但是玄蛛當眾挨了木肜的罵,她也只是嘴角微微一扯,然后繼續滿臉堆笑的向木肜拋了個媚眼:“總不是,我說破你心里真正的想法了吧?”

    “木肜小姐真是胃口奇特……嘻嘻,先是一條大蛇,然后是一頭老狼人……”

    玄蛛得意的挑了挑眉頭。

    當眾挨罵這種事情,她才不在乎。

    木肜冷冷的盯著玄蛛,她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再胡說八道,你就別想走出三連城。”

    玄蛛‘哎呀’一聲,故意做作的驚呼了起來,她右手輕輕的拍打胸口,向風鳴拋了個媚眼:“風鳴公子,她嚇唬我,她要……殺了我呢。”

    風鳴冷哼了一聲,他站起身來,伸出右手,很是威嚴的劃了一下:“一百一十萬金幣……很莫名的,我對這老頭,也有了點興趣。”

    怪笑一聲,風鳴淡然道:“就算他的腦漿沒什么用,他的這張灰皮子扒下來做靴子,還是足夠的。”

    龍驤也迫不及待的站起身來,他看了一眼木肜,大聲說道:“一百二十萬金幣,大家都有興趣的話,那就一起玩玩吧。嗯,或許這老家伙的價值,堪比兩萬精銳?”

    風鳴、龍驤同時大笑。

    鳳凰一族、天龍一族的族人也笑了起來。

    然后依附兩家的那些大小家族的人也都紛紛笑了起來。

    滿場哄笑,除了菩提一族的族人訕訕的沒有開口,滿場的人都在笑。

    灰夫子的拍賣價格,用一種極其不合理的方式向上飆升。

    一百三十萬……一百五十萬……一百八十萬……兩百萬……

    三百萬……四百萬……五百萬……

    玄蛛抿著嘴微笑著,她站起身來,站在風鳴和龍驤身邊,紅潤的嘴唇微微蠕動著,和兩人輕聲的說笑著。她微微扭動著腰身,一波波詭異的法力波動不斷向四周擴散開去。

    整個會場內,絕大多數的人,無論男女老幼,他們的情緒都變得莫名的高亢起來。

    玄蛛的瞳孔里兩點粉紅色的迷離光焰閃爍,隱隱可見兩枚扭曲而邪異的粉色符文在她的瞳孔深處不斷的隱現。

    玄蛛極力的催動這種詭異的力量,漸漸地,她的發絲都隱隱蒙上了一層迷離的粉紅色光芒。

    巫鐵看著玄蛛,心中充滿愕然。

    玄蛛曾經借用過天神器的力量。

    但是那件天神器的力量寒氣逼人,它的力量是深藍色的寒光。

    此刻玄蛛體內充盈的力量,擺明了和那件寒氣逼人的天神器不是一碼事情。而且這股力量,和玄蛛之前表現出來的,她自身擁有的法力屬性也迥然不同。

    這是……第二件天神器?

    玄蛛在借用第二件天神器之力?

    而這第二件天神器,似乎充滿了可怕的魅惑力量。

    尤其在這混亂、污濁的會場中,這件天神器的影響力變得更加強大。只要一丁點兒微不足道的力量,玄蛛就能影響在場絕大部分人的想法。

    這些人的心變得混亂不堪。

    他們的血液流速也在加快。

    他們不時回頭看一眼玄蛛,他們的目光狂熱而迷離,猶如虔誠的信徒在瞻仰自己信奉的神靈。

    玄蛛‘嗤嗤’笑著,她的魅力籠罩了整個會場,她無比快意的深呼吸著,一股股淡淡的甜香隨著她的呼吸逐漸飄散開來,越發讓現場的氣氛變得狂熱而迷亂。

    “木肜小姐,你還能,爭下去么?”玄蛛瞇著眼笑看著木肜:“我很奇怪,你到底是為了什么,才會花費這么大的代價……競拍這個老家伙?”

    “智慧?呵呵,智慧值這么多金幣么?”

    木肜沒有搭理玄蛛,她高高的舉起右手,報出了一個新的、驚人的價格:“一千萬金幣。”

    但是木肜的報價迅速被此起彼伏的喊價聲淹沒,無數人報出了更高的價碼,風鳴和龍驤更是雙眼充血的大聲吼叫著,分別叫出了一千二百萬和一千三百萬的高價。

    木肜的臉色變得極其的難看。

    玄蛛笑了起來,她看著木肜輕聲道:“到了極限了?”

    木肜沉默。

    巫鐵深吸了一口氣,他有點擔憂的看著木肜。

    如果木肜沒辦法用常規的手段,將灰夫子競拍到手……如果一定要采用暴力手段的話,三連城,底蘊恐怖的三連城,或許巫鐵和灰夫子都要折在這里。

    巫鐵在心里怒罵玄蛛。

    這女人,她是怎么勾搭上華焉的?

    一個十二執政家族的當代家主,怎么就被她勾搭上了?

    巫鐵臉色有點難看,他看了看金滿倉,向他使了個眼色。

    金滿倉緩緩點頭,已經被他控魂之術控制的風樺就站起身來,笑呵呵的向巫鐵和金滿倉招呼了一聲,帶著他們離開了鳳凰一族的包房,穿過了外面的走廊、樓梯,來到了上一層木肜所在的包房外。

    巫鐵將一枚手環遞給了金滿倉,手環里放著巫鐵身上所有的值錢物件。

    金滿倉將手環遞給了風樺,嘴唇輕輕蠕動了一下。

    風樺拿著手環,大踏步的走進了包房,來到了木肜的身邊,將手環遞給了木肜。

    “木肜小姐,我是鳳凰一族的風樺,我對您,傾慕已久……您若是想要這老狼人,手頭不方便的話,我這里,倒是還有不少財物。”

    木肜呆了呆,她深深的看了一眼風樺,接過手環掃了一眼。

    手環中各色財物堆積如山。

    木肜點了點頭,輕聲喝道:“既然如此,一千五百萬金幣……”

    她轉過頭去,朝著臉色驟然變得難看的玄蛛淡然一笑:“現在,輪到你們了。”

    玄蛛的臉上密布寒霜。

    她不生氣木肜繼續報價,而是生氣風樺居然能夠擺脫她的魅力影響,居然能夠幫助木肜來競拍灰夫子。

    風鳴怒極盯著風樺,他厲聲喝道:“風樺……很好,很好,吃里扒外,你做得很好。”

    風樺微微一笑,他的目光略微有點呆滯,突然朝著風鳴做了一個極其粗魯的下流手勢:“你以為,你是誰?要不是大哥失蹤了,你以為,你是個什么東西?”

    風鳴差點被風樺的動作氣得昏厥過去。

    龍驤則是‘哈哈’笑著,再次舉起右手,同樣報了一個更高的價碼。

    一聲聲報價不斷出現。

    其他人已經無力競爭,只有風鳴和龍驤最靠近玄蛛,他們受到的影響最大,他們還在歇斯底里的和木肜相爭。

    玄蛛若有所思的看著木肜。

    她低聲的自言自語:“或許,你不是看中了他的智慧,凡人……呵呵,你以為,你們能瞞得過我么?”

    最終,當木肜喊出了兩千三百七十五萬金幣的時候,風鳴和龍驤也無力再爭奪下去。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