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開天錄 > 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三章 媧窈
?    媧谷。

    越過一座象征意義多過實際用途的哨塔,轉過一個彎度極大的拐角,前方豁然敞亮,媧谷就在眼前。

    一輪虛日高懸穹頂,溫暖的光芒照耀整個媧谷。

    觸目所及,是一片讓人心醉的綠色。是的,綠色,整個媧谷四周的巖壁上,生滿了藤蘿和小型樹木,藤蘿開滿了細小的花朵,小樹則是極力的招展著枝條。

    充滿生命氣息的綠色是如此的耀眼,以至于乍一看到這一幕的巫鐵等人全愣住了。

    除了曾經來過媧谷的鐵大劍,巫鐵等人都被這滿滿的、旺盛的、幾乎要溢出來的綠色給震驚了。這是生命本能的一種憧憬,一種感動,巫鐵、石飛等人的眼眶里瞬間充滿了眼淚。

    就連魔章王都被這滿眼的綠色給震驚了。

    他來自三連城,那是一個極其龐大的勢力,可是就算三連城最頂級的貴族,他們也無法如此奢侈的享用這樣的綠意。

    尤其是那些藤蘿,魔章王一眼望去,就他視線可及的地方,他就分辨出了二十幾種開滿了大小不同、色澤各異的不同種類的藤蘿。

    而那些千奇百怪的小樹木,更是品種眾多,以魔章王在三連城接受過的教育,他也只能分辨出三五種價值極高的元果樹,那都是六品以上的元果,價值極高的元果。

    滿是綠意的巖壁上,一條條蜿蜒的礦道延伸向了遠處一個個礦洞口,隱約可見那些洞口有個子嬌小的巖石侏儒進進出出,風中傳來了細微的敲擊聲。

    最寬處有三十幾里,最長處有百五十里的媧谷并不算大,一列列整齊的石質房屋排列在媧谷中,有些石屋規模堪稱宏偉,比起大龍城的那些巨大建筑也不差。

    在比較偏遠的地方,一片巖壁的下方,那里有一列長長的石屋,里面隱隱傳來了高聲的喧嘩。

    媧青兒雙手抱在胸前,得意洋洋的問巫鐵:“這里就是媧谷,感覺怎么樣?那些巖壁上的藤蘿,那些元果樹,都是經過精心培育,仔細計算過后栽種上去的裝飾。”

    巫鐵看了一眼媧谷內整齊的石屋,他愕然道:“沒有農田?”

    媧青兒呆了呆,她聳聳肩膀,不以為然的笑了:“媧谷不需要農田,媧谷的地盤可不止眼前這么一點,在別的地方,有好幾個石窟專門用來種植各種作物。”

    昂起頭,傲然一笑,媧青兒瞇著眼得意的說道:“媧谷不需要農田……就算沒有那幾個石窟,那些外戚家族每年供奉的輜重和財富,就足夠媧宮上下所有人過得舒舒服服的。”

    ‘外戚家族’,‘供奉的輜重和財富’……

    巫鐵想起了那一天夜里,巫戰對自己兄弟幾個吐槽過的那些話語。

    他突然間就明白了很多東西,媧谷的這種生存模式,倒是很新奇。

    老白眼珠子直勾勾的盯著遠處傳來喧嘩聲的那一列石屋,他壯著膽子問媧青兒:“那邊,是媧谷的酒館么?”

    媧青兒驚訝的看了老白一眼,她點了點頭:“沒錯,那里是媧谷唯一的一座酒館……那些下賤男丁放縱作樂的地方……長老們討厭嘈雜,所以,那酒館被丟得遠遠的……”

    歪了歪嘴,媧青兒低聲笑道:“他們倒是好多次提出請求,想要多一點地皮擴大酒館規模,但是都被三姨母駁了回去……那種藏污納垢的地方,容忍他們開著就不錯了,還敢提這么多要求……”

    媧青兒右手一揮,做了一個揮鞭抽人的動作。

    但是她揮出了右手,才發現了自己的鞭子已經被巫鐵給毀掉了,她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冷哼了一聲:“巫鐵弟弟,那里不是什么好地方,你可不許去那里……”

    巫鐵也看了一眼那酒館。

    他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媧谷有一個消息靈通的鼠人情報販子金幣,他通過鼠人的特殊渠道,將巫金尋找自己的風聲傳了出去,而老白從他們鼠人的特殊渠道中,得到了相應的消息。

    金幣平日里就在媧谷的酒館中混跡。

    老白看向那酒館,估計是想要去找金幣討要金幣……

    巫鐵屈指敲了一下老白的腦袋,隨手丟了一塊金錠給他:“老白,等我們落下腳了,你再去找你的族人吧……他們懸賞的那點金幣,你也別老惦記著……”

    搖搖頭,巫鐵不覺得自己需要去見金幣。

    他已經收到風聲,他已經來到媧谷,那么剩下的事情,和金幣就沒多大關系了。

    “落下腳……”媧青兒在一旁有點猶豫的咕噥了一聲。

    “青兒姐姐,怎么?”巫鐵看出了媧青兒心中的猶豫。

    “這個嘛……你準備用什么身份呢?”媧青兒皺著眉頭看著巫鐵:“嗯……反正,你這么有錢,我建議,你用正常客人的身份落腳……當然,你也可以用媧族外戚男丁的身份直接去媧宮求見,但是這樣嘛……”

    巫鐵看著媧青兒糾結的表情,他的臉色也陰沉了下來。

    看樣子,媧族對于外戚的態度不是很好。

    他迅速聯想到了巫金。

    不管巫金是用什么方式來到媧谷的,想想看那一日巫家遭劫的時候,巫金身上可沒錢……或者說,整個巫家的身家都不算豐厚。

    巫金來到媧谷,可想而知他遭遇的是何等境遇。

    哪怕巫鐵和巫金的母親是當代的媧谷之主……或許正是如此,巫金的遭遇會更加的不堪吧?

    “我當然是……外戚。”巫鐵又笑得好似畫中人一樣,笑得無比的虛假,笑得空蕩蕩的好像一個上墳用的紙人,那笑容真個一指頭就能被戳得稀爛。

    “媧青兒大姐,我用媧族外戚男丁的身份,登門求見我的母親大人,以及……我的兄長巫金!”巫鐵的瞳孔驟然縮成了針尖大小,他的瞳孔里兩點火光閃爍,整個眼眶里都在往外噴著火苗。

    ‘眩光火眼’神通威能不大,對巫鐵的幫助也就是讓他的視力變好了許多倍,但是雙眼噴火的特效很能嚇唬人,尤其是媧青兒被巫鐵的眼神嚇了一大跳,有點狼狽的退后了兩步。

    “大家是親戚,就不要搞得這么生分,什么叫做正常客人?親族,親族,媧青兒大姐,你知道親族是什么意思么?”巫鐵笑得很燦爛,他腦子里突然閃過一道很古怪的信息。

    這是老鐵傳授的知識中,比較冷門的一類。

    巫鐵張口就說了出來:“放在古時,若是要誅滅九族的話,整個媧族可是要跟著我陪綁的……所以,我們是最親最親的親族啊。”

    巫鐵也來不及分辨這‘誅九族’的例子用在這里是否恰當,反正他就這么說了。

    他還‘呵呵呵’的笑了幾聲,示意自己真的是在說笑話。

    媧青兒身后幾個少女的臉色越發的不對勁了。

    媧谷有著獨特的傳承,知識傳承也比較完整,她們恰好知道‘誅九族’這話的意思。她們有點惱火的看著巫鐵——沒知識沒文化就少胡說八道,這話你覺得很好笑么?

    只有媧青兒敏銳的察覺到,巫鐵的笑容中、笑聲里,那一絲讓她毛骨悚然的寒意。

    她猛不丁的哆嗦了一下,她渾身汗毛豎起,毛孔里不斷的有寒氣噴出來。她血脈傳承的天賦神通告訴她,巫鐵或許對整個媧谷來說,都是一個極端的危險分子。

    只不過……媧青兒仔細的感應了一下巫鐵的氣息,重樓境一重天的修為,沒錯啊?

    這樣的小娃娃,怎么可能對整個媧谷造成威脅?

    重重的呼出一口氣,媧青兒伸手拍了拍巫鐵肩膀上的灰塵,又用力的拂了一下巫鐵的胸,她沉聲道:“好吧,我帶你去求見三姨母……但是記住,如果碰到媧窈她們,你……還有你的追隨者,不要輕舉妄動。”

    巫鐵笑著點了點頭,石飛、魔章王等人也都笑得點了點頭。

    只有鐵大劍反手摸了摸背在身后的,從格羅金三人手上繳獲的一柄重劍的劍柄,他呼出了一口氣,輕輕的搖了搖頭。

    他最是飽經世故不過,他分明看得出來,巫鐵心中有殺氣。

    他同樣也看得出來,媧青兒也感受到了巫鐵心中的惡意。

    媧青兒居然還能用這樣的態度對待巫鐵……

    鐵大劍很詫異的看著媧青兒,這丫頭,估計是媧谷的這群女人中,罕見的好脾氣吧?要知道,媧谷最廣為流傳的,可是這群女人翻臉不認人,動輒六親不認的做派啊!

    順著一條巖壁上開鑿出的寬敞大道,巫鐵一行人騎著坐騎,緩慢的向媧谷內部走去。

    頭頂傳來‘唧唧’的聲響。

    巫鐵抬起頭來,看到媧谷上空倒垂下來的石柱中,一頭頭體型大大小小的獵蛛、狼蛛、劍蛛、牙蛛倒掛在那里,或者慘綠色,或者猩紅色的眼器森冷的掃視著下方一切行動的活物。

    這些蜘蛛的氣息比巫鐵座下的巨狼蛛要可怕許多,顯然都是媧谷特意培養出的強大異種。

    順著大道進入媧谷,巫鐵等人朝著媧谷正中的媧宮行去。

    沿途只見一座座規劃整齊的石屋,里面居住著媧谷的奴隸、仆役、扈從戰士或者其他的一些雜七雜八的人。

    沒有大龍城那么多的商鋪,也沒有大龍城那些稀奇古怪的店鋪、行會。

    整個媧谷似乎只有那一座酒館,除此之外,所有的石屋都是用來住人。

    “沒有商鋪。”巫鐵問媧青兒。

    “我們不需要商鋪,我們需要什么,外戚家族自然會供奉上來。”

    “沒有酒店。”巫鐵繼續問媧青兒。

    “不需要酒店,那種三五天短期居住的事情,我們不做……你看那些最大的石堡,長包,全都是長包房……不管你住不住,反正一次繳納十年的租金。”

    巫鐵和媧青兒一問一答,漸漸地,一群人就來到了媧宮門前。

    巫鐵也終于明白了,媧族究竟是一個何等奇葩的存在。

    她們的奇葩程度……讓巫鐵和他身后的伙伴們瞠目結舌,完全不知道該如何評價。

    媧宮的大門敞開,大門左右一字兒排開站著數十名身披重甲、渾身都是密布傷疤的壯漢。在大門的左側,則是放著一張長椅,四五個身穿黑色長袍,手臂上纏著長鞭的少女正坐在長凳上說笑。

    那些壯漢一個個猶如木頭人一樣,呆呆的站在那里默不作聲,幾個少女卻是肆無忌憚的說笑著,她們聲音極大,中氣十足,笑聲、話語聲隔著百來米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唉喲,真夠倒霉的。”媧青兒突然嘆了一口氣。

    “喲,青兒姐姐,你回來了?”門口長凳上,生得妖嬈多姿的媧窈站起身來,猶如風中柳條一樣,一步三搖的向這邊走了過來。

    媧窈站在大門中間位置,擋住了媧青兒等人進門的路線,她笑盈盈的看了看媧青兒,目光就落在了巫鐵的身上。

    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巫鐵一陣子,媧窈突然慢悠悠的笑道:“青兒姐姐,這位是?”

    媧青兒猶豫了一下。

    巫鐵從巨狼蛛背上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俯瞰著媧窈:“巫鐵……我是巫鐵,巫金的弟弟……我來媧谷,是來找巫金的。”

    媧窈猛地瞪大了眼睛,她驚愕的看著巫鐵,漸漸地,那張妖媚的臉蛋上,一縷不懷好意的笑容悄然浮現。

    “唷……你是巫金的弟弟?那,也就是說,你也是我們媧族的外戚?”媧窈笑得格外燦爛。

    “可以這樣說……如果沒弄錯的話,我父親娶了……”

    巫鐵的話沒能說完,媧窈一鞭子向他的面頰抽了過來:“放肆,什么叫做‘娶’?”

    鞭影呼嘯,細細的鞭子撕裂空氣,帶著極其刺耳的撕裂聲瞬間到了巫鐵面前。

    巫鐵冷哼一聲,依樣畫葫蘆的左手食指一彈,‘啪’的一聲脆響,媧窈手中的鞭子從鞭梢到鞭柄瞬間粉碎,媧窈的手掌一空,手掌里滿把的黑色粉塵‘簌簌’的落下。

    媧窈呆住了,剛剛從長凳上站起身來的幾個少女也呆住了。

    守在大門口的數十個壯漢齊聲悶哼一聲,‘咚咚咚’向前沖出了好幾步,一個個露出了憤怒、震驚、不敢置信的表情。

    鐵大劍反手拔出了長劍,石飛等人也亮出了兵器。

    媧宮大門前一片劍拔弩張,媧青兒的臉色一寒,指著媧窈厲聲呵斥道:“媧窈,你要做什么?”

    媧窈妖媚的笑臉同樣耷拉了下來,面無表情的冷笑道:“干什么?給這些下賤的外戚男丁立一個規矩……”

    雙眼一翻,媧窈指著巫鐵厲聲喝道:“拿下!”

    ***

    那個啥,月底了,最后一天了,有月票趕緊投給《開天錄》吧!

    不要藏著掖著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