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開天錄 > 正文卷 第七十三章 無相舍利
?    “骨魔圣鼎”

    巫鐵站在數十米外,慎重的,卻又滿心狂喜的看著這口大家伙。

    四方大鼎,四個圓足粗粗短短,杵在地上顯得格外的厚重。一縷縷黑色煙氣不斷從大鼎內噴出,化為片片云靄繞著大鼎盤旋飛舞。

    整口大鼎通體漆黑,表面光潔如鏡,沒有絲毫花紋修飾。

    但是在大鼎內噴出的黑色煙云中,不時可見飛天狂舞,有天花亂墜,有奇異的山川大河,更有龍鳳麒麟無數瑞獸狂奔疾走。

    大鼎本身無相,卻以煙云幻化出無量形態。

    這些黑煙……應該不是什么好東西。巫鐵看著大鼎四周盤旋飛舞的煙云,暗自告誡自己。

    靜靜的看了一陣子,巫鐵突然大喝了一聲,他猛地上前一步,一口長長的白色吐息化為一條長龍猛地噴出。

    這是一口凝煉至極的浩然正氣,剛猛威嚴,正氣磅礴。

    白氣狠狠擊打在骨魔圣鼎上,就聽一聲巨響,整個長寬里許的碩大房間劇烈的搖晃了一下,大鼎四周纏繞的黑色煙氣紛紛碎裂。

    點點黑氣游離,然后被白色火焰引燃,化為一縷縷輕煙消失得無影無蹤。

    通體漆黑的骨魔圣鼎發出一聲輕微的呻吟聲,黑色的大鼎那濃郁至極的黑色逐漸退去。

    原本骨質的大鼎,不僅僅色澤發生變化,而且大鼎本身的質地似乎也在快速的變幻。金,銀,銅,鐵,玉,石,骨……短短幾個呼吸間,大鼎的質地變幻了數十次。

    甚至好幾次,大鼎變成了一團火,一灘水,一道雷霆,一道光芒……

    無論是火焰,流水,雷霆,光芒,全都凝成一口四足大鼎的形狀,沉甸甸的杵在巫鐵面前。

    大鼎內轟鳴聲不斷,色澤、質地變幻了數十次后,過了足足一刻鐘,它回復了原狀。依舊是黑漆漆暗沉沉的,依舊是黑色的骨質。

    一縷縷黑煙慢悠悠的從大鼎內噴出,緩緩的化為重重云靄裹住了大鼎。云靄中無窮幻象若隱若現,更有奇妙的聲音不斷的傳來。

    “果然,小心無大錯。”巫鐵目光狂熱的看著這口大鼎。

    他的左手食指劇烈的震蕩著,這一次不是他主動催動,而是他的食指在迫切的催促他,一種強烈得無法控制的悸動在催促他前往那口大鼎。

    巫鐵強忍著左手食指的劇烈震蕩,他站在原地紋絲不動,還想看看這口大鼎是否會有別的花樣。

    驟然間他的左手猛地向前伸出,一股巨力拖拽著他向大鼎走去。

    措手不及的巫鐵向前踉蹌著搶了十幾步,距離大鼎已經不到十米。他的食指越發激烈的震蕩著,一股暗沉沉的光芒從食指第一節指骨中噴出。

    幽光從指尖噴出三尺多遠,細細的幽光直指大鼎的……鼎口。

    不是這口骨魔圣鼎,而是骨魔圣鼎內的某件東西,吸引了巫鐵融合了那塊碎骨的指骨。或者說,是碎骨留下的某種本能,催促巫鐵取得大鼎內藏著的物事。

    “你和它有關系”巫鐵低頭看著自己騷動不安的手指。

    碎骨內殘留的那一絲靈智投影早已煙消云散,碎骨早就和巫鐵融為一體。所以,巫鐵的問題自然沒有得到任何的答復。

    “這里邪氣得很,不是好路數,但是……”巫鐵腦子里閃過冥魔礦坑中那些異變的礦奴,還有礦洞口那些強橫得離譜的異變戰士,以及黑骨大門上那兩具黑色骷髏。

    “但是,也沒什么好害怕的。”巫鐵低沉的念誦著:“天地有正氣……老鐵說,我走夜路不用怕鬼的……”

    “這里鬼氣森森的,所以,我怕你做什么”

    巫鐵不斷的給自己打氣鼓勁,他一步一步的,雙手緊握白虎裂,一步一步的走進大鼎。

    一聲聲低沉的悲鳴聲從大鼎內傳來,一個蒼老、沙啞的聲音好似從地下傳來,在大殿中幽幽響起。一道道冰冷的風從大鼎中吹了出來,吹得偌大的殿堂陰寒刺骨。

    有黑色的冰晶從屋頂墜落。

    這里的溫度變得極低,空氣中的水汽全都凝成了冰晶。

    這里位于十幾里深的礦坑底部,空氣中濕氣極重,一點點冰晶不斷墜落,很快就在地上鋪了半寸厚的一層。

    巫鐵周身毛孔中有一絲絲白光噴出,浩然正氣充盈全身,勇氣大盛的他走到了大鼎前,身體微微浮空,低頭向大鼎內望了過去。

    ‘任你萬般能耐,始終不敵天數’……

    那蒼老、沙啞的聲音好似就在巫鐵的耳朵邊響起,又好像是從地下,從四周的墻壁中傳來。

    巫鐵激靈靈打了個寒戰,他向四周看了看。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那聲音又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巫鐵皺起了眉頭,這句話,灰夫子曾經對他說過,而且灰夫子也不懂這句話究竟是什么意思。

    在秘境中,巫鐵對老鐵說起過這句話,但是老鐵最這句話嗤之以鼻。

    到了現在,巫鐵還是不知道這話究竟是什么含義。

    ‘命也,運也’……

    那聲音幽幽的傳來,這一次,巫鐵終于確定,這聲音的源頭,就在大鼎內。

    低頭望去,大鼎內一絲絲極細的黑煙盤旋纏繞,絲絲縷縷的黑煙時而凝聚成無數文字,時而凝成無數奇異的花紋,更不時衍化出大鼎外的飛天亂舞、天花亂墜等諸般異象。

    從外面看,這口大鼎不過是兩米高下,邊長四米左右。

    但是巫鐵懸浮起來,低頭看向大鼎時,這大鼎內一絲絲一縷縷的黑煙卻好似廣袤無邊、深邃無底,任憑他用盡了目力,居然看不到這些黑煙的盡頭。

    就好像,這口大鼎內有無窮空間一般。

    就在巫鐵低頭打量的時候,他的左手食指已經不受控制的猛地跳了起來,指尖的一縷幽光驟然向大鼎內一卷。幽光所過之處,絲絲黑煙被震得粉碎,下一瞬間,巫鐵左手驟然一沉。

    那蒼老、沙啞的聲音長嘆連連。

    長寬里許的方形殿堂中,四周墻壁上‘咔咔’怪響聲不斷傳來,暗沉沉的綠色幽光從天花板上灑下,照亮了整個殿堂。

    巫鐵猛地向四周張望了一下。

    四周的墻壁上,一具具身軀半鑲嵌在墻壁中的黑色骨架,正緩緩的掙脫墻壁的禁錮,慢慢的掙扎了出來。

    有正常的人形骨架,也有高達十米的巨人骨架,更有長達數十米的蛟龍骨骼。

    其中還有一些奇異的飛禽走獸的骨骼緩緩的掙扎而出,它們的眼眶里一點點綠火亮起,無不目光幽幽的盯著巫鐵。

    和外面黑骨大門上的那兩具黑色骨架一樣,這些骨架也動了起來。

    而且很顯然,它們并不歡迎巫鐵。

    一股絕大的力量從左手傳來,差點將巫鐵拉進了大鼎中。巫鐵好容易穩住了身體,齜牙咧嘴的看了過去。

    在他左手食指噴出的幽光末端,一顆拳頭大小的晶球正在劇烈的震蕩著。

    黑色的晶球通體晶瑩,內有無量煙云翻滾,雖然是黑色的,這顆晶球給人的感覺卻絲毫不顯邪惡,反而有一種莫名的神圣、圣潔的氣息充盈其中。

    ‘邪極,而圣’。

    很莫名的,巫鐵腦子里浮現出了這四個字。

    幽光一點點的縮回指骨,這顆黑色晶球也就一點點的被拉向巫鐵的食指。

    那蒼老、沙啞的長嘆聲不斷的從四面八方傳來,又好似在巫鐵的耳朵邊響起。天花板上墜落的黑色冰晶越來越多,整個大殿內充斥著‘淅淅索索’的細微響聲。

    幾具體型最小的黑色骨架從墻壁上掙脫,它們快步向巫鐵沖了過來。

    它們撕裂空氣,帶起尖銳的破空聲,在空氣中拉出了一條條白色的氣浪,幾乎是瞬間就到了巫鐵身邊。

    黑色晶球沉重異常,巫鐵用盡全力才穩住身形不至于被拉進大鼎。

    黑色骨架猛沖而來,他根本無法閃避。

    “這究竟是什么鬼東西”

    巫鐵一聲大喝,右手揮動白虎裂,猛地在身邊劃出一道亮晶晶的圓弧。

    幾具骨架狠狠撞在了白虎裂劃出的寒芒上,‘咔嚓’聲不絕于耳,幾具骨架被巫鐵一擊掃飛,身上骨骼斷裂了無數。

    ‘前路斷絕……’

    ‘超脫之路,斷了……’

    ‘無路可走……’

    ‘真……不甘心啊……’

    蒼老、沙啞的聲音幽幽嘆息著,空氣中的寒氣越發濃厚,巫鐵的皮膚上都蒙上了一層薄薄的冰霜。

    幾尊巨人骨架從墻壁上掙脫,它們眸子里綠光大盛,死死盯著巫鐵,一步一步的走了過來。和那幾具快若旋風的骨架不同,這些巨人骨架步伐緩慢,但是身軀沉重至極,每一步都震得整個大殿亂晃。

    大殿不過一里長寬,在這些巨人骨架腳下,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它們也走到了巫鐵面前。

    巨人骨架握緊了拳頭,高高舉起,然后狠狠砸了下來。

    巫鐵依舊是動彈不得,他不由得怒罵了一聲,咬咬牙,眼睛一閉,任憑左手沉重的力道將他整個人拉進了大鼎中。

    ‘咚咚’幾聲巨響,幾具巨人骨架的重拳轟在了大鼎上,打得黑煙亂晃,無數火光噴得有數十米高。

    ‘嗡’的一聲悶響,黑色煙云中,一具寸許高下的飛天輕輕一勾手中琵琶的琴弦,大片黑煙轟然爆開,一重重黑色氣浪向四周席卷而出,幾具沉重異常、剛猛霸道的巨人骨架轟然炸碎。

    可怕的氣爆席卷整個殿堂,將墻壁上那些正在掙扎的骨架也都震得粉碎。

    一氣爆順著敞開的大門沖了出去,瞬息間席卷整個礦道。倒在礦道中的石家、魯家的幾位長老的尸體也被氣爆震得粉碎,化為大片黑色沙塵。

    巫鐵被拉進了大鼎,懸浮在無邊無際的黑色煙云中。

    無數飛天在他身邊狂舞。

    無數花朵在他身邊飛旋。

    無數奇異的光怪陸離的影像在他身邊若隱若現。

    真實虛幻,瞬生瞬滅,幻光泡影,變幻莫測……

    那顆黑色的晶球,已經握在了左手中。

    巫鐵下意識的狠狠一用力,這一握他傾盡了全力。

    左手五指的指骨劇烈震蕩,左手的皮肉頓時血肉橫飛,大片鮮血灑在了黑色晶球上。

    五指暗沉沉閃爍著幽光的指骨死死扣住了黑色晶球,大片迷離的玄光從黑色晶球中噴涌而出,巫鐵灑在晶球上的鮮血被晶球吸納一空,隨后晶球就直接融入了他的左手第一節指骨。

    一縷奇異的信息傳來,巫鐵知道了這顆晶球的名字。

    ‘無相舍利’。

    一位修煉《無相骨魔經》的大能高手凝聚的‘無相舍利’。

    無相舍利中,原本蘊藏了這位大能的全部力量。但是因為某些原因,舍利中的力量幾乎全部流逝,只留下了舍利本體以及內中一點精粹。

    巫鐵左手食指第一節指骨所渴求的,正是這舍利本身。

    進化!

    進化的機會!

    或者說,并不是進化,而是讓那枚碎骨回復力量的機會。

    巫鐵靜靜的懸浮在無邊的黑煙中,無相舍利在和他的指骨融合,無相舍利中的那一點精粹,則是毫無窒礙的融入了他眉心的那一團金光中。

    蒼老、沙啞的聲音在巫鐵的身邊回蕩,但是隨著無相舍利和指骨融合,隨著那一點精粹被金色光團吞噬,浩然正氣只是微微一放,這一絲殘留于天地間不愿消散的聲音,就徹底的煙消云散了。

    “可憐人……”巫鐵喃喃的咕噥了一聲。

    精粹在緩慢消融,一些殘缺不全的畫面在巫鐵的面前一閃而過,朦朦朧朧的看不清楚。

    一些莫名的體悟融入了巫鐵靈魂力量所化的金色光團,巫鐵似乎學會了一些東西,似乎又沒有學會什么。

    只不過,他對《無相骨魔經》的內容突然有了極深的理解。

    就好像,他曾經在這一門亦正亦邪、邪皮圣骨的功法上,曾經浸淫了無數年一樣。

    漸漸的,巫鐵也明白了,身外這口骨魔圣鼎的真正來歷。

    這口大鼎,或許應該稱之為‘無相神鼎’……它的本質就是千變萬化、無形無相。

    只是因為那位大能長年累月用《無相骨魔經》修煉出的力量,不斷的加以祭煉,它才‘順水推舟’的演化成了如今通體漆黑的古怪模樣。

    “很好,很有趣。”

    巫鐵笑著。

    左手食指一陣陣的酥麻傳來,巫鐵只覺眼皮惺忪,于是沉沉的睡了過去。

    夢中,有無數的文字圖樣靜靜的流淌而過。

    冥魔礦坑的入口外,有大隊人馬突然到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最近500期